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四號出口:下】四號出口


3. 四號出口


  那天,在捷運站四號出口外,有個男人發生了車禍。

  當時他被一輛貨車撞上,雖然他立刻被送進醫院急救,但他卻始終昏迷著,沒有恢復意識。

  如今,他扭曲變形的黑框眼鏡仍躺在四號出口的不遠處,上面還沾著暗紅色的血漬。



  她坐在四號出口的階梯上,注意到那傢伙正盯著她看,以致於當他經過她身邊時,她不悅地看了他一眼,但在那瞬間,她突然想起了那傢伙是誰,他怎麼還在這個地方晃呢?他不該在這裡的!

  她站起身,想衝上去告訴他,但不知道為什麼,她終究沒那麼做。

  那不是我該管的事情。那個時候,有個聲音在她腦中這樣說著。



  「對不起,伊朵!我遲到了!」一個年紀跟她差不多的女孩跑向她,女孩有著及肩的長髮,頭上戴著髮箍。

  「還好啦……還不到三分鐘。」伊朵看看手機。

  「走吧,快趕不上電影時間了!」

  「嗯。」

  她們跑進四號出口。



  當列車進站時,伊朵注意到有個高中生沒有上車,他站在候車處,看起來不像在等人。

  「這班車也不是我等的那班……」

  她聽到他如此輕嘆著。



  那天下午,她偶然經過那裡,看見他站在屋裡,於是她向他招手。

  我得告訴他!他不該待在這裡的!他應該……他應該去……

  他微笑著向她走來,像是見到一個老朋友,這突然讓她不安了起來。

  他為什麼那樣看我?他認識我嗎?「你在這裡做什麼?」

  「這裡是我工作的地方啊,對了,妳叫什麼名字?」

  他並不認識我。她鬆了口氣,畢竟她不清楚「那些傢伙」對「這裡的人」了解有多深。「我叫伊朵。」

  他抿嘴笑了笑。

  「那你呢?你叫什麼名字?」她問。

  「我叫以希。」

  果然是他!他不該在這裡的!他得回去!

  「以希,」她指著他身後的房子:「你為什麼要在一棟空屋裡工作呢?」

  他愣住了,這時,伊朵看見他身後有個黑影幽幽地搖晃過來。

  「妳是誰?」以希問她。

  那個扭曲的黑影緊挨到他身後,她覺得它好像正盯著自己,一時間,她發現自己根本說不出話來。

  他突然大吼:「伊朵……妳不存在!妳只是我的幻想朋友!」

  她一點都聽不懂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但她看見那個黑影環住了他──那東西就快把他抓走了!而他甚至還沒真的屬於那裡!

  她怒不可遏地瞪著他。

  你應該回來的!你還不屬於那裡!你沒發現嗎?

  這不是妳該管的事。那個黑影好像這樣對她說著。

  那不是我該管的事嗎?那為什麼偏偏就是要讓我看到呢?他就快被拉到那裡去了!難道我不該阻止他嗎?他該……他該回到這裡的!

  但是,這裡就有比較好嗎?

  她愣住了,她抬起頭,看見那黑影貼著他,像是擁抱一個愛人,以希沒有抗拒,他將自己的重量全都交給它,以一種相當親密的姿態。

  他看起來很不願意過來伊朵這裡。

  「以希,你覺得待在那個世界會比較好嗎?」她問。

  他點點頭,看起來像個快哭出來的女孩。

  那個黑影溫柔地握著他的手。

  那東西儘管陌生而未知,但它真的可怕嗎?至少對以希來說不是,她突然明白了。
  這本來就不是我能管的事。

  她看著他們,然後笑了,最後轉身往街道的另一頭走去。



  那天下午,那個男人在醫院裡斷氣了。

  他沒有回來,只有伊朵知道他在哪裡,那個男人不知道自己被車撞,不知道那間他每天走去上班的水族館已經不在了。

  她本來想讓他知道的。

  但是這真的有必要嗎?如果他不想回來,那為什麼要告訴他呢?



  「伊朵,妳剛剛站在那邊幹麼?那裡發生過火災耶,聽說店長就死在裡面……感覺有點毛毛的……」戴著髮箍的女孩說道。

  「喔……那我看到的一定是他了。」她低聲說道。

  「討厭!妳又看到『什麼』了對不對!很毛耶!拜託不要講那個啦!」

  伊朵笑了笑:「妳不想聽我就不會講的。」

  她們手牽手走進了四號出口。

  而那些人至今還在那間水族館裡。


En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