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維特先生的煩惱】第二十一章‧法蘭肯斯坦的怪人


  維多‧法蘭肯斯坦從惡夢中驚醒,他一度以為那個夢魘仍緊緊地抓著他不放,直到聽見他的老友亨利‧克拉佛爾溫和的聲音,他這才驚魂甫定。

  「亨利……亨利,是你嗎?我不是在作夢吧?」他緊抓著克拉佛爾的手臂。

  「是的,是的,是我,我最近才回到這個國家,順道過來看你,一到這兒卻看到你昏死在地上,你昏迷了好些天才醒來,維多,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一個令他戰慄的念頭掠過他的腦海。「等等,亨利,你說我……昏迷了好些天?」

  克拉佛爾點點頭:「是啊。」

  「亨利!你沒亂動我的東西吧?你有沒有……看到什麼?」

  「你抓痛我了,維多。」

  法蘭肯斯坦猛地跳下床,衝到一扇緊閉的門扉旁,卻沒有立刻打開它。「亨利,你告訴我,你有沒有進去過這個房間?」

  「維多,你還不能下床……」

  「回答我!你是不是看到裡面的東西了?」

  克拉佛爾擔憂的臉上此時多了幾分困惑:「裡面?裡面什麼都沒有啊。」

  「什麼……」

  法蘭肯斯坦立刻打開門,只見裡頭除了幾具實驗器材外空無一物,窗簾已被打開,和煦的陽光灑在潔白的地板上,一切毫無異樣之處。

  「……你做了什麼?」他回過頭來,一臉不敢置信地望著克拉佛爾。「你把『那東西』弄到哪裡去了?」

  「你到底在說什麼啊?維多,你有什麼東西被偷了嗎?」

  「……你來這裡的時候,沒看到『什麼』嗎?」

  克拉佛爾皺起了眉頭:「我一來的時候,就看到裡面滿是動物的血跡,而且臭氣沖天,花了好些時間才清理乾淨……」

  「除此之外……沒別的?」

  「是啊,維多,你到底在做什麼實驗?」

  他沒回答,只是愣愣地望著空蕩蕩的房間。「不見了……」

  「什麼東西不見了?」克拉佛爾不解地問道。

  「不……也許不見是好事也說不定……」他喃喃說道。



  接到未婚妻依莉莎白的來信,法蘭肯斯坦便與好友告別,匆匆地回到他的家鄉,在多日的調養下,他孱弱的身體狀態已經大為恢復,而令他慶幸的是,克拉佛爾儘管始終不清楚他之前的實驗內容,也不清楚他之所以會如此虛弱的原因,卻也體貼地沒有進一步探問。

  雖然他對隱瞞自己的好友感到愧疚,但他也很清楚自己沒有辦法說出真相,他好不容易才從夢魘中脫離,他沒有勇氣再回去面對一次。

  但當他接到依莉莎白的來信時,那股不安又爬上了他的心頭。

  他年幼的弟弟威廉失蹤了,父親與依莉莎白都十分擔憂,尤其依莉莎白更是自責,她認為這完全是她看顧不周所造成的,但自小與依莉莎白一起長大的法蘭肯斯坦知道,這絕不會是她的錯,依莉莎白的溫柔與細心他比誰都清楚,必定是有人存心要擄走威廉,而那不會是依莉莎白一介弱女子所能阻止的,只是這麼一想又令他的一顆心沉到了谷底,因為若真如此,威廉平安歸來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當他一回到久違的家中,就看見他心愛的依莉莎白正等待著他,然而她看來卻甚為憔悴,眼睛也哭腫了,威廉失蹤的事徹底讓一位美麗又充滿朝氣的女子心碎了,他對依莉莎白只有滿腔的疼惜,但儘管他想說些撫慰的話語,卻也徒勞無功,因為很顯然威廉仍未歸來。

  「他們還沒有找到威廉,已經好些天了……維多,我好怕他會不會已經……」

  「不會的,威廉是個好孩子,他會回來的,別胡思亂想。」他抱著依莉莎白顫抖的肩膀,卻也很清楚自己說的這些話連他自己都說服不了,又怎能讓依莉莎白就此寬心。

  晚間,在他見過父親後,他獨自走到露台上,清冷的空氣拂過他的頰邊,但他不以為意,他滿心只擔憂著他的弟弟,他望著遠處的樹林,據說威廉就是在那裡玩耍時失蹤的,當他發現自己不自覺地期望那裡會有熟悉的人影出現時,一樣移動的物體吸引住了他的視線。

  那東西看來像個人形,卻比一般人的體格大上許多,有那麼一刻,他感覺自己的血液頓時被凝結,因為他覺得自己並非完全不知道那東西是什麼。

  那東西顯然也注意到了他,但對方並沒有逃也沒有躲,只是站在那兒,雖然距離遙遠,但法蘭肯斯坦覺得,那東西也正瞪著自己。

  他應該叫人過來,逮住那個非法入侵的傢伙──不論那是什麼,但他的喉嚨卻乾得發不出聲音來,甚至有一絲呼吸困難的感覺。

  他認識那東西。

  他知道那是什麼,而那東西的存在令他良心不安,令他沒有勇氣叫人過來,讓任何人看見那東西。

  他動了一下,而那東西在轉瞬間便遁入黑暗的林間,當晚,他一夜未眠。



  第二日一早,天還未亮,法蘭肯斯坦便騎上馬前往那座樹林,沒有讓家人知道。

  馬兒走了很久,直到他看見某樣東西在草叢中閃著光亮才停下,他下了馬,拾起那樣東西,發現那是刻有他已故母親畫像的項鍊,而那正是威廉失蹤時所持有的東西。

  看到這樣東西,他的心涼了半截,因為那表示威廉還活在這世上的可能性更低了。

  他又騎著馬走了一段,雖然他對威廉的擔憂只有與日俱增,但他知道他此次的搜尋並不全然是為了找尋他的弟弟。

  他在找的是另一個東西。

  他走到山谷的盡頭,早已離開屬於法蘭肯斯坦家的土地很遠,強風從他的耳旁吹過,直到他聽見風聲中參雜著別的聲音,他才回頭望去。

  一個長相醜陋的巨人正站在他身後,而儘管他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爛不堪,法蘭肯斯坦還是認得出來,那正是他早以為已經丟失的一件大衣。

  「我的創造者啊,你不會已經不記得我了吧?」巨人開口道,那聲音渾濁而低沉,彷彿來自地底的低吟。

  「……你會說話!」他驚呼。

  「離開你之後,我學會了不少事。」巨人說道。

  「威廉是你抓走的嗎?」

  「你放心,他現在很安全。」

  「要是你敢動他一根汗毛,我一定會殺了你!」

  巨人此時露出一種扭曲的神情,像是悲傷,卻又像是嗤笑。「你對我難道就只有敵意嗎?維多‧法蘭肯斯坦,我是你所創造的,你對自己所創造出的這個肉塊就沒有半點善意嗎?」

  「你綁架了我弟弟!你這個惡魔!創造出你是我畢生最大的錯誤!我應該……我該在那天晚上就殺掉你的!」

  巨人沒有說話,只是轉身離去。

  「等等!你要去哪裡!」

  「牽著你的那匹馬跟我來吧,我讓你見威廉。」



  法蘭肯斯坦儘管一開始並不能完全相信眼前的這怪物,但一聽到可能見得到自己失蹤的弟弟,且怪物似乎也沒有傷他的意圖,他也只有跟著對方走了。

  不久,怪物領著他來到一處山上的小屋,小屋看來已極為老舊,他講馬栓好後,便跟著怪物走了進去,他原以為屋內會又暗又冷,但一走進去才發現壁爐生著火,並且意外地整潔。

  「哥哥!」一聲稚嫩的童音傳來,待法蘭肯斯坦回神過來,威廉已撲進了他懷中,他隨即緊緊將幼弟抱個滿懷。

  「噢!威廉,你沒事真是太好了!父親跟依莉莎白知道一定會很開心的……走吧,我們回家去!」

  聽見這話,威廉卻突然放開哥哥的手:「我不要回家!」

  法蘭肯斯坦頓時錯愕:「什……威廉!你在說什麼啊?大家都很擔心你──」

  「我不要回去!我要跟大個子叔叔在一起!」威廉跑離他,拉住一旁巨人的衣角,還躲到他身後去。

  「威廉!你……」他氣急敗壞地望向橫亙在他與威廉之間的那個巨人:「你對他做了什麼?」

  「他什麼也沒做,法蘭肯斯坦。」一個聲音自屋後傳來,皮靴踏在木製地板上,發出清脆的聲響,而隨之出現的,是一個法蘭肯斯坦相當熟悉的人。

  「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這個嘛,說來話長了。」維特先生嘆了口氣。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