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Batman】當蝙蝠燈映照在高譚夜空




  「呃,喂?我今晚不回家吃飯了,嗯……我知道了,妳早點睡吧,晚安,我也愛妳。」

  高登將通話掛斷,手機上某個累贅的吊飾令人不悅地晃啊晃的,他皺起眉頭,才剛剛忘掉這東西的存在,這會兒又提醒起他了,他以手指捏住那吊飾,一臉嚴肅地打量著。

  就算不必戴著那副厚重的眼鏡,他也能輕易看得出來,那是一個蝙蝠俠的Q版娃娃,大大的頭,短短的四肢,看起來介於滑稽與怪異之間,儘管娃娃的比例如此可笑,但它的表情卻十分嚴肅,如果它的表情是個笑臉,高登也許還會認為它算得上是滿可愛的,但偏偏它的表情就是如此陰沉且充滿敵意,使得娃娃本身看來相當詭異,完全不能稱得上有任何討喜之處。

  這個娃娃不是他買的,也不是他自己將它掛在手機上的,之所以會有這東西,是因為他的女兒在他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用他給她的零用錢買了這麼一樣毫無實用性的東西,又在他毫不知情的時候,將這麼一個累贅的東西偷掛在他的手機上,而且掛取的技巧非常高深,以他從來沒見過的綁法打了不少結,簡直是令人嘆為觀止的牢固,他在與之奮鬥一個多小時後宣告放棄,而且好死不死,今晚他非得去打那盞有著蝙蝠標誌的大燈不可,這意味著要不了多久,這個Q版娃娃的本尊就會活生生出現在他面前。

  蝙蝠燈映照在高譚市的夜空,雲層上令人滿意地映出一隻蝙蝠的形狀,但他並沒有刻意去注意夜空中的那隻蝙蝠圖樣,而是不自覺地看著手機上的那個吊飾,然後他笑了。

  他現在才突然注意到,這娃娃醜歸醜,但表情倒是頗像本尊的嘛。

  「你在笑什麼?」

  一個低沉的聲音從他背後傳來,將他結結實實地嚇了一大跳──儘管他表現地並不怎麼明顯。

  他轉過身去,並沒能來得及將手機收進大衣口袋,於是他將娃娃捏在手心裡。「你每次都非得這麼無聲無息地出現嗎?」

  那個從頭到腳一襲黑色的男人看來有些驚訝──儘管他的臉上半部完全被面罩蒙住,照理說應該看不出他的表情才對,但高登就是看得出來,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這應該稱得上是一種「默契」吧,畢竟就某種標準上來說(當然,那得是一套很寬鬆、而且還要很奇詭的一套標準),他們可以算是──同事,站在共同都有「守護高譚市並打擊犯罪」這點共識與立場上,蝙蝠俠的確可以算是與他共事同一信念的夥伴──如果不要太計較他那身奇怪的緊身衣以及比銀行搶匪還有創意的面罩,而且也沒有一週七天休假日零摸魚買甜甜圈吃跟他坐在同一間辦公室大眼瞪小眼偶爾還拿報告拼錯字的事來煩他──的話。

  「我以為你該習慣了。」蝙蝠俠說。

  高登嘆了口氣,算了,他不想跟他計較這個,更何況還有更要緊的事兒得辦。「不說這個了,你應該知道最近發生的一連串縱火事件──」

  「你手上那是什麼?」

  「嗯?」

  高登循著蝙蝠俠的視線一路望向自己的右手,這才發現那只蝙蝠俠造型的娃娃正令人尷尬地在手機上搖曳著。

  ──該死,他居然忘了。

  「呃──這是……我女兒的惡作劇,你知道──她還是個孩子,喜歡搞這些讓人傷腦筋的花招──」他聳聳肩,並佯裝無事地讓手機滑進口袋。「我原本是打算將這東西解下來的,但繩子纏的很緊……看來我只好回去再用剪刀把它剪斷了。」

  蝙蝠俠看來對此並沒有什麼顯著的反應,但高登發現,他的表情似乎在一瞬間變得很凝重。

  「這樣好嗎?」

  「呃?」

  那雙掩蓋在黑色面罩下的眼睛望著他。「那畢竟是你女兒特地送給你的東西。」

  「呃嗯──」有那麼一刻,高登不知該如何回答。「但……我想那只是她慣常的惡作劇──」

  「我不認為做孩子的會故意想令他們的父母困擾,」蝙蝠俠以一種相當具有說服力的語調說道──儘管他平時講話一向就是如此地低八度。「除非他們想引起你的關心。」

  高登望著他,心想眼前的這個男人到底有什麼立場跟他這麼說──他到底知不知道是誰害他老是得一天到晚在寒冷的夜風中等他到天明──連回去看看兒女的睡臉這點小小的願望都嫌苛求的?

  「嗯,也許我是太疏於關心她了,」他說,語氣極為平常。「但我實在很希望,如果有人臨時決定不現身的話,可以先通知我一聲──這麼一來,至少我還可以趕上回家吃晚飯的時間。」

  那黑色的身影一如石像般毅然。「你不高興的話,可以不要等。」

  「但只有我在的時候,你才會來。」

  「那是因為我不信任別人。」

  「那你還叫我不要等?」高登盯著他。「我在的時候你都不見得會出現了,更何況別人?而且,光只有我也就算了,我可不想讓你再去破壞下一個人的家庭和樂。」

  蝙蝠俠沉默了一會兒,高登實在不確定他是否會在下一秒便翩然離去。

  「你今天話好像特別多。」他說。

  高登搔了搔髮線漸高的額頭。「──好吧,抱歉,我只是……」

  「給你個忠告,如果那吊飾拿不下來,就別拿下來了。」

  他瞪著那個頭上長著兩道尖刺的身影。「為什麼?」

  「就如我剛才所說的,那是你女兒送你的東西,你不應該破壞它。」

  「你的意思是要我帶著一支吊著蝙蝠俠娃娃的手機到處跑?」

  「我看不出有何不可。」

  「那未免太可笑了!我為什麼要在手機上吊著一個長得跟你一模一樣的娃娃?」

  「你是說,現在和我一起站在這裡也是一件很可笑的事了?」

  「我不是說你──我是說,任何一個成年男子都不該帶著那種孩子氣的東西──」

  「你的意思是說孩子氣了?」

  「噢,天哪!你明知我不是針對你──」

  「在我聽來,你就是針對我,你說不論任何一個成年男子都不該帶著那種孩子氣的東西。」

  「我那麼說的意思是──」高登漲紅了臉。「老天──難道你不覺得那東西對我來說未免可愛過頭了嗎!我都幾歲了,怎麼能讓人看到我帶著那麼可愛的東西?」

  有那麼一刻,蝙蝠俠的臉上似乎掠過一絲驚訝,但那稍縱即逝──而高登並不明白他為何突然陷入沉默。

  「你怎麼了?」高登問道。

  蝙蝠俠發出一種介於咳嗽和清喉嚨之間的含糊聲──某種程度上,那聽來很像是一種想掩飾笑聲的聲音,換作別人的話,高登肯定會認為那是在笑,但眼前的人不是別人,而是蝙蝠俠,所以他認為那應該只是自己聽錯了。

  「沒什麼,」他很快地接口,使高登更堅信他剛剛並不是在笑。「我只是想問你,關於最近縱火案的事。」

  噢,感謝老天,總算是拉回正題了。高登心想,他真不明白蝙蝠俠剛才為什麼要那麼堅持談那個娃娃的事。

  「我們認為最近的縱火案都是同一人所為,這些是目前蒐證來的資料。」他取出一份複本交給蝙蝠俠。

  「嗯。」蝙蝠俠看著資料,不自覺地沉吟道。

  「另外──雖然我不知道你平時的身份,也無意打探,但是……」

  聽到這話,蝙蝠俠略微警戒地抬眼,望著面前這個戴著眼鏡的蓄鬍男人。

  「別告訴任何人那個手機吊飾的事,好嗎?」高登說道,那模樣看來有點侷促。「那只是我女兒的惡作劇,並不是我的……興趣什麼的。」

  「你放心,我不會說的,我沒那麼無聊。」

  「……謝謝你了。」

  他沒有回應高登的答謝,只是望了他一眼便轉身離去,躍下頂樓,消失在夜色裡,一如他來時無聲無息。

  高登站在燈下,不自覺舒了口氣,然後他取出口袋裡的手機,又望了一眼那個滑稽的娃娃吊飾。

  其實就算這個娃娃缺乏一張討喜的笑臉,他還是會覺得它很可愛。

  天知道為什麼?

  他決定就再與它的繩結奮鬥看看吧,反正既然纏得上去,應該就沒道理拿不下來才是,就算真的拿不下來……算了,大概也沒什麼關係吧。

  說穿了,他之所以那麼急於擺脫這個娃娃,也只是因為怕被本尊看到而已,既然本尊似乎對此沒什麼反應,那他又何必那麼緊張?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蝙蝠俠好像還巴不得他別把這娃娃拿下來似的?

  他望著那只娃娃思考了一會兒。

  應該,只是錯覺吧。

  他將手機收進口袋,離開了頂樓。


~ END ~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