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Greatest Freak Out Ever】惡戲


  那傢伙已經待在樹上將近三個小時了,他看了一眼手錶,一邊想著這種大熱天那傢伙不曉得會不會把自己曬傷,一邊擔心著若他真把自己曬傷,而自己竟然沒把那麼愚蠢的過程全程拍下,那可就真是吃大虧了。

  他啜了口可樂,一面盯著窗外那傢伙光著上身蜷曲在樹上的模樣,他看起來似乎完全沒有想下來的意思,窩在那裡就活像是隻巨大的松鼠──他想,除非突然下起一場大雨,或者老爸出去對他怒吼一頓,否則那傢伙八成還會待在上頭好一陣子。

  他將可樂一飲而盡,並舔了舔殘留在牙套上的甜味,冷氣徐徐吹來,相當涼爽,在這種熱到死人的天氣裡,白癡才會像那樣待在樹上,並任由自己陷入中暑的危機之中。

  已經超過三小時了,那傢伙還真能撐,有時他還真不得不佩服那笨蛋的毅力。

  他走進廚房,從冰箱裡拿出第二罐可樂,這原本是那傢伙的份,不過反正對方顯然沒有要喝的意思,那麼就由他代勞也無所謂。

  也許他應該出去跟他道個歉,不過,得記得帶攝影機就是了。

  他看了看錶,決定再多等一個小時。



  四個小時過去了,那傢伙居然還待在樹上,可見他真的很生氣,不過,那傢伙生氣起來向來就沒什麼殺傷力,這是全家都有的共識,就算老媽把他的線上遊戲帳號給砍了,他也只是窩在房裡瘋狂鬼叫而已,不過他大概沒料到,自己在房裡發狂的蠢樣會被自己老弟拍下來上傳到You Tube就是了。

  身為樹上那傢伙的親生弟弟,他深知老哥向來都很好笑,因為帳號被砍而發狂拿遙控器捅自己屁股並不是他做過最好笑的事(不過也是數一數二的經典了),只是那些大多數都沒被拍下來而已。

  如果換成別人被這樣惡搞,他大概早就沒命了,不過對方是他親愛的老哥,所以他根本用不著擔心自己的安危問題──雖然剛開始時他還是有小小擔憂一下,不過現在看到老哥這樣窩在樹上,他就知道自己完全是多慮了,老哥生氣的時候根本就像個小女孩,毫無威脅性可言,說實在的,這也是他之所以那麼愛逗他哥的原因,那就像是跟一隻沒長牙、也沒爪子的小貓玩一樣,你知道你不會受傷,所以你就會更樂於捉弄牠。

  他拿著攝影機走了出去,到樹下跟他老哥說話,他不確定他是不是哭了,因為他將臉埋在臂彎裡,但他知道老哥對他很生氣,因為他還對他比中指,不過,他老哥能做的最大威脅也差不多就是這樣而已。

  「別這樣嘛,老哥,我知道有個東西能讓你開心一點。」他說。

  「什麼?」老哥儘管很生氣,但還是回了他的話,老天,有誰能停止捉弄他的欲望呢?

  他拿出一隻小熊玩偶,那是他預先藏在口袋裡的。「你看,你最喜歡的小熊熊喔。」他笑道。

  「拿走開啦!」老哥叫道。「我才不玩什麼小熊熊!」

  「才怪,你明明就很喜歡。」看到老哥的反應那麼大真令他開心,他更加走近,並朝老哥搖晃著手上的小熊玩偶。

  「我才不喜歡!我七歲就沒在玩了!」他哥尖叫道。

  「可是你每天晚上都跟它一起睡搞搞。」

  「我才沒有!不要因為你在拍才這樣說!」

  他笑得更樂了,並一邊拿著手上的小熊逗弄他哥。「別這樣嘛,它會哭哭的喔,哪──」

  「拿走啦!走開啦你!」老哥叫道,並一把抓住他的攝影機,將它揮開,有那麼一瞬間,他差點以為老哥會毀掉他拍下的珍貴片段,幸好他抓得很牢,沒讓老哥毀了它,他一邊大笑一邊將攝影機搶回來,並趁老哥徹底發飆前逃離了院子。

  可惜的是,他沒拍到老哥為了攻擊他而摔下樹的畫面,不過目前拍到的部份也已經夠好笑了,一直到他奔回屋內,他都止不住笑意。

  「史蒂芬!快給我從那裡下來!」老媽的怒聲自屋後傳來。

  「不要!」

  老哥和媽隔空喊話的時候,他一邊笑一邊檢查拍下來的部份,網路上已經有一些人開始擔憂起他或是他老哥的安危──有人擔心他是否會被他哥公開處刑,也有人擔心起他哥是否會因此跑去自殺,這支影片可以解決他們的疑慮,他哥蠢歸蠢,但根本不是會自殺的人,這種流言還真好笑。

  「你又跑去鬧你哥了?」老媽的聲音從他肩後傳來,不過語氣中並未帶有譴責之意。

  「哪有?我只是去勸他下來啊。」他愉快地說道。

  她抬頭望向窗外,巨大的松鼠仍盤踞樹上。「都快傍晚了,那笨蛋還待在那不知道在搞什麼。」

  「他肚子餓就自己會下來啦。」

  「也是啦,」老媽雙臂交抱,一派威嚴。「對了,你哥的生日快到了吧?」

  「唔,對喔。」他算了算日子,的確再過幾天就是老哥生日了。

  老媽嘆了口氣:「最近這陣子也真是夠他受的了,我正在想是不是要送他什麼,他一直想要台車。」

  「那爸怎麼說?」

  「他說把上次那台紅色卡車修一修送他就行了。」

  「哪台紅色卡車?」他問。

  「就那台中古的啊,上面還被噴漆的那台。」

  「喔──那台啊。」他回想了一下那台中古卡車的外貌,他記得上次看到它時,還覺得那真是跟台廢鐵沒兩樣。

  「你想史蒂芬收到那台卡車會高興嗎?我正在考慮。」

  他望著老媽認真的臉龐,心想她是不是在跟他開玩笑。

  不,老媽從來不開玩笑的,她說會把老哥的帳號砍掉就是會砍,而她也真的做到了,所以當她說正在考慮送台廢鐵給兒子當生日禮物,她就是真的有這個打算。

  他望了望窗外,老哥仍然窩在樹上文風不動,在漸晚的天色中看來無比地孤單與淒涼。

  老哥若在生日當天收到那台紅色廢鐵的話,是絕對不會高興的。

  而且肯定會很火大,火大到不知道會幹出什麼事來。

  也許會幹出比拿遙控器捅屁股和用球鞋打自己還要瘋狂的事。

  他靜靜地笑了。

  那肯定會很有趣,不是嗎?

  「應該會吧,」他轉過頭來,一臉愉快地說道:「他不是想要一台卡車很久了嗎?既然一樣都是卡車,那中古的應該也沒差啦,我想他一定會很高興。」

  「你真那麼想?」老媽的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

  「嗯,那會是個大驚喜,不是嗎?」他笑了起來,露出一口閃亮的牙套。

  「那我得跟你爸說一聲,要他趕在你哥生日前把卡車修好,」她笑道,眼中閃著期盼的神采。「對了,你想我們是不是該順便把車身重新烤漆一番?這樣看起來比較像新的。」

  「不用啦,」他連忙說道。「只要心意到就好啦,老哥知道媽要送他禮物一定超高興的,他才不會在意車子是新的還是舊的咧。」

  噢,老哥當然會在意,而且在意得不得了,但他可不想據實以告。

  「這樣啊,嗯,那就這麼決定,」她說,完全沒有注意到兒子話中的言不由衷。「噢,可別告訴你哥喔,我要給他個大驚喜。」她笑了起來,巨大的胸部搖晃著,有如泰坦族的女神。

  「知道啦,我不會跟他說的,放心好了。」他也笑了,因為他簡直等不及要看他老哥收到那台卡車的表情,不過他當然會謹守承諾,絕不會先透露給老哥知道,就像老媽說的,這絕對會是個大驚喜──只不過他哥負責驚的那部份,而他則負責喜。

  當然,到時他得準備好他的攝影機,他可不希望在老哥生日當天才發現攝影機早就沒電了,或是發生故障,不過今晚得先把老哥窩在樹上的畫面上傳到You Tube,他們會喜歡小熊熊這部份的,唔,至少他自己對這段很滿意。

  他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遏止這股不斷想捉弄老哥的欲望──儘管他其實也沒那麼想遏止。

  也許有人會認為這很過份,認為他不該對自己親生哥哥這麼做,可是他們根本不會了解,正是因為沒有人能夠阻止他,正因為連他自己也阻止不了自己,他才會這麼一而再、再而三地深陷於這些惡劣的把戲而不可自拔。

  他無法想像一個沒有老哥的世界,一個沒有老哥可以捉弄、戲耍的世界。

  那肯定會是地獄。

  他們能夠了解嗎?不,他們不能。

  他們永遠也無法了解在這些愚蠢影片的背後,其實宣告著史蒂芬只屬於他一個人。

  只有他可以獨佔這麼有趣的玩具。

  直到世界毀滅前,他的惡劣戲耍還是會繼續下去。

  他知道下次老哥還是會生氣,還是會怪他為什麼背叛他。

  但,小貓就算被逗弄到發怒,最後也還是會乖乖回來依偎在主人腳邊,不是嗎?

  這是只屬於他的小貓,只屬於他的惡戲。

  只屬於他的愛情表達方式。

  誰也不會懂的。

  他再次望向窗外,露出了微笑。

  這會很有趣的。

  他保證。



◆ End ◆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