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Blood²:血色紅帽】第八章‧血族與狼族

  「你說得沒錯,卡歐斯,像該隱家這種純血貴族是不可能和狼族通婚的。」那個銀髮少女如此說道,並輕巧地躍上一座廢棄建築的樓頂。

  卡歐斯在她身旁降落。「那約希跟葛洛斯特家的婚事是……?」

  「是被逼的。」

  「我覺得你在說廢話,夏洛特。」

  「我們已經很接近事情的核心了,卡兒,」夏洛特以雙手比出一個模糊的藍圖,八成只有她自己看得懂。「高貴的該隱家為何會紆尊降貴,願意和他們向來瞧不起的狼族結親,這肯定有某種逼不得已的理由,只是我們現在還無法窺知真相到底是什麼。」

  卡歐斯聳聳肩。「若是人類的話,那八成是為了錢,但像這種非人種家族的話就很難說了。」

  「如果有某方勢力想要讓該隱家分崩離析的話呢?」夏洛特抬起眼,望向比她高上許多的卡歐斯。「像他們這種歷史悠久的血族和狼族是不太可能合作的,但要是有第三方勢力威脅到他們的地盤,那就另當別論了吧?」

  「什麼樣的勢力會逼得血族和狼族聯合起來對抗?」卡歐斯雙手叉腰。「外星人嗎?」

  夏洛特不理會他語氣中的諷刺。「這是個非常有可能的選項,但也是最不可能的一項,就我所知,外星移民中沒幾個敢惹哈斯特。」

  「哈斯特?誰啊?」

  「一個開書店的,上次卡爾那件案子他有幫我們一些忙。」

  「我從沒聽你說過這回事。」

  夏洛特揚起手,一臉嚴肅。「現在不是舊事重提的時候,別忘了,我們得救出史黛拉。」

  「是嗎?那對我來說可不是舊事,我今天還是第一次聽到。」卡歐斯雙手交抱。

  夏洛特蹲下身去,將雙手擱在水泥地面上。「我們來打開異空間吧。」

  卡歐斯翻了翻白眼,然後也跟著蹲下身去,將掌心覆在地上,過了一會兒他說道:「我沒感覺到有非人種的波動,你確定地點真的是這裏?」

  「狼族不是啟動異空間的能手,通常他們得靠咒語才辦得到,你應該感應得到這裏有咒術的波動吧?」

  「……有是有,但……」

  「另外就是,這裏有我的血味。」

  卡歐斯抬起眼,望向面前的夏洛特。「你是說雷恩他……」

  「對,他在這裏,可能會阻撓我們。」

  「雷恩為什麼要阻撓我們救他女兒?」

  「也許他很中意約書亞這個女婿。」

  「約書亞?」

  「喔,我是指約希,約書亞是他的本名。」

  卡歐斯站起身來,拍了拍掌心的灰塵。「既然雷恩在這裏,那我們回去吧。」

  夏洛特抬頭看著他,似乎有點訝異。「為什麼?」

  「我不想跟雷恩打起來,」卡歐斯說道,並指了指天空:「而且現在月亮又出來了。」

  「你剛剛在地下墓穴裏不是這麼說的,難道你怕了嗎?」

  卡歐斯想了一下,然後說道:「對,從剛剛開始,我就覺得渾身不舒服,好像有什麼我非常不希望碰上的事會發生。」

  「那算是你身為隊長的第六感嗎?」

  「對,而且那通常很準。」

  夏洛特的臉上露出沒趣的表情。「那好吧,我自己下去。」她才說完,便忽然有人抓住了她的手,將她整個人拉了起來。

  卡歐斯抓著她,說道:「不要去。」

  「但我們都來了。」

  「我不喜歡你這樣,夏洛特,你好像非要跟雷恩爭個高下似的,雷恩是我們的同事,不是敵人。」

  「他是你的同事沒錯,但不是我的,」夏洛特一字一句地說道。「記得嗎?我並不在第十九分局的體制中。」

  「你這話的意思就是,你要違抗我這個隊長的命令?」

  「差不多就是那樣。」

  卡歐斯抽出槍,指著夏洛特的腦門。

  「你不會喜歡對我開槍的,卡歐斯。」

  「我的確不喜歡。」卡歐斯說道,但並未把槍收起來。

  「那就收起來,人家現在是女孩子,別把那玩意亮出來晃。」

  「聽話,夏洛特,到此為止吧。」

  夏洛特抬起那雙金眸。「現在抗命的人可不是我,你忘了亞契的指示嗎?」

  「雷恩在這裏,他會處理一切。」

  「但雷恩剛才把我咬得有多慘,你也看到了。」

  「我不要你去找他算帳。」

  夏洛特眨了眨眼睛,這時,一道夜風吹過樓頂,拂過她的銀色髮辮和紅色的裙襬。

  「卡歐斯,你是在擔心我嗎?」

  卡歐斯只是盯著她,不發一語。

  「卡……」夏洛特還想再說什麼,但忽然有一道黑影降落在兩人不遠處,卡歐斯立刻警戒起來,夏洛特也感覺到身後有某種不尋常的氣息,於是回過頭去。

  一個有著淡金色長髮的少女佇立在風中,夜風吹動著她的鬈髮和灰褐色長裙。

  「你們需要開啟異空間的鑰匙嗎?」少女問道。

  卡歐斯疑惑地看著她。「……約希?你怎麼會……」

  夏洛特轉過身去,面對著約希。「你打從一開始就知道地點吧,約書亞?」

  約書亞略顯痛苦地閉上眼睛,低下頭去。「是的。」

  「約希……不──約書亞,既然你知道,為什麼不告訴我們?」卡歐斯問道。

  「因為他想要史黛拉‧雷恩。」夏洛特笑了。「對吧,約書亞?」

  約書亞抬起眼,那雙藍色的眼睛變得不再像是人類,在黑夜中透著淡淡的微光。「我知道史黛拉很有可能會贏,」他淡淡說道,聲音變得比原先低沉,並不像女孩的聲音。「那樣的話,愛德華也才能對我死心。」

  「但史黛拉的立場呢?」卡歐斯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你們這些血族都是用這種方式對待自己喜歡的女孩嗎?」

  「別忘了,卡兒,你也是血族。」夏洛特在旁小聲提醒他。

  「我原先並沒有想到這一切會來得那麼快,」約書亞說道,表情仍然悲傷。「若我知道愛德華會提早行動的話,我就會先提醒史黛拉。」

  「……這太荒謬了,」卡歐斯低聲啐道。「你把無辜的史黛拉拖下水,還害我們忙得團團轉,現在又冒出來是怎樣?耍人嗎?」

  「我是來救史黛拉的,」約書亞說道。「因為我已經決定放棄她了。」

  聽到這話,夏洛特的眉毛揚起了一道略高的弧度,但卡歐斯看起來卻好像快氣炸了。

  「混帳──你未免也太任性了吧!自己隨便把別人當成未婚妻候補!然後又忽然反悔了!你這樣還像話嗎!難道所謂的純血貴族都是像你這種個性惡劣又沒腦的爛貨嗎!」

  「卡兒,你說得有點太過份了。」夏洛特在旁提醒他,面帶憂容。

  「不然我有說錯嗎?」卡歐斯轉過頭來望向夏洛特。「你還為了這件事受了重傷!可是這個始作俑者卻完全不想管史黛拉的死活!既然這樣,我們幫他幹麼!」

  「我們救史黛拉不是為了要幫他,這跟那是兩回事。」夏洛特說完後便轉向約書亞。「你說你要救史黛拉?那你要怎麼做?」

  「我會幫你們開啟通道,到史黛拉所在的異空間去,並阻止愛德華,讓儀式中斷。」

  「聽起來那不像是只有你才辦得到的事。」卡歐斯雙手交抱。

  「別這樣,卡兒,他算得上有誠意了,」夏洛特拉了拉他的衣角。「你該慶幸你不是面對他們家族的大老。」

  卡歐斯哼了一聲,不想做任何回應。

  「既然這樣,你就開始吧,約書亞。」夏洛特朝約書亞做出一個請便的手勢。

  約書亞得到准許後,便蹲下身來,將雙手掌心貼在地面上,低聲念了一串短咒,接著,水泥地面上便開始出現紅色的微光,那光芒變得越來越強烈,以他為中心點擴張成一個圓形,圓形中央閃現出各種血紅色的文字,像蛇般在當中舞動穿梭。

  約書亞在光芒中心慢慢地站起身來,並抬眼望向面前的兩人。「真的很對不起,這整件事跟你們毫無關係,我卻把你們拖進來,接下來請讓我一個人去吧。」

  「這怎麼可以?」夏洛特說道。「既然插手了,當然就要參與到最後啊,對吧,卡兒?」

  「……我無論如何都不能阻止你嗎?」卡歐斯盯著她。

  「這樣吧,如果你答應今晚將身體獻給我,那我就不跟去。」

  「我們走吧,夏洛特。」卡歐斯說著便往前走去。

  夏洛特朝他的背影撇了撇嘴。「頑固的傢伙。」她低聲嘟囔道,隨後也跟了上去。



  史黛拉從幽暗中醒來,感覺到眼窩後方隱隱作痛,她慢慢從冰冷的地面上撐起身來,努力回想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她下意識伸手去扶眼鏡,卻發現眼鏡早已不在她的鼻樑上了,這讓她頓時深感不安,便開始在陰暗的地面上摸索,並同時想起自己仍未脫離險境,她的眼鏡被一個瘦乾巴的壞傢伙揮掉了,而且那傢伙還想殺她,那股惡意現在仍飄浮在四周的空氣裏,刺痛著她的皮膚。

  她想起剛才那些黏答答的黑色物體,它們就像章魚的觸手一樣想將她拖進未知的黑暗深淵裏,雖然現在那些東西不見了,但她仍記得那討厭的觸感,一想到就渾身不舒服。

  那傢伙呢?

  她四下張望,卻只看見周遭一片黑暗,由於眼睛已經適應微弱光線的緣故,她隱約可以辨識出這是個有點空曠的地方,但更清楚的東西就無法辨認了。

  她還在異空間裏,真是個令人喪氣的事實。

  她想起剛才是怎麼暫時擊退那傢伙的,她只覺得很生氣……接著眼睛就痛了起來,她看見那個壞蛋對她俯首稱臣的模樣,而她並不怎麼確定自己是怎麼辦到的。

  從小,她就隱約察覺自己偶爾會出現這種能力,爸爸曾告訴過她,這是從她母親那兒得來的遺傳,但她的生母遠比她擅長操縱這種能力,和她母親比起來,她的這種能力可說是相當輕微,只能在很短的時間內發動一次,之後她就會感到極度疲累,並立刻陷入昏睡,據她爸爸的說法,那是因為她同時擁有人類和非人種血緣的關係,這種能力和身為非人種的血統是互相排斥的,當她發動這種能力時,她體內屬於非人種的那部分也會受到制約,在這種衝突之下,她無法將這種能力發揮太久,並且很快會因此變得虛弱。

  也就是說,她現在的處境恐怕比之前還更加危險,因為她根本連半點反抗或逃跑的氣力都沒了。

  一聲無助的玻璃破碎聲在她不遠處響起,雖然她看不清楚,但她立刻就意識到,那是她的眼鏡被某人踩碎了。

  「真是個賤人,想不到你還藏著這招。」那個惹人厭的聲音再度響起,周遭也慢慢變得亮了起來,史黛拉抬起頭,只見那個身穿白西裝的年輕男子正鄙夷地看著她。「難怪約書亞那麼喜歡你,你就是用這招支配他的吧?」他說。

  「我沒有。」史黛拉反駁道,因為她確實沒有對約書亞這麼做過。

  但她不能確定約書亞是不是因為察覺到了她的這種能力才會接近她。

  她當然知道約書亞是非人種,向來都知道。

  「我剛剛差點就中招了,不過,我不會讓那種事再發生的。」那男子說道,並舉起一手,史黛拉看見他的手開始變形,像是野獸的爪掌,指甲也變得尖利,在微暗的光線中閃著令人不寒而慄的光芒。

  然後他朝史黛拉衝了過來,將爪子伸向她的喉嚨。

  她閉上眼睛,但卻沒有感覺到被撕裂的痛苦。

  某人抱著她,她嗅到有一股洗髮精的香味,幾縷柔細的髮絲拂過她的臉,於是她睜開眼睛,並看見約書亞的側臉就在眼前,而自己則被他護在懷中。

  「你的對手是我,愛德華。」約書亞說道,聲音壓得極低,史黛拉從來沒聽過約書亞以這種聲音說話。

  史黛拉順著約書亞的視線望去,只見愛德華的爪掌被約書亞細瘦的手緊緊握住,他的手被爪子刺得滲血,但約書亞並未露出絲毫痛苦的表情。

  被喚作愛德華的蒼白男子一臉錯愕,但很快地,史黛拉看見那張臉變得扭曲,猙獰得根本不像是張人的臉。

  「約書亞!」他大吼道,並將約書亞的手甩開,猛地一躍,便往後跳到極遠的地方,史黛拉看見他像一隻蜘蛛那樣攀附在高空中,像是貼在某道牆上,但史黛拉並不確定這裏是否有所謂牆的存在。

  約書亞摟著她站起身來,並把她推到身後。「別離開我身後,史黛拉。」

  史黛拉愣愣地站在他背後,忽然發現約書亞的背影遠比她印象中還高,怎麼看也不像她記憶中的那個嬌弱樣貌。

  「約希……」她話還沒說完,約書亞便往前奔去,同時,攀附在高空中的愛德華也躍了下來,撲向約書亞,史黛拉看見愛德華再次以利爪擊向約書亞,但約書亞身子一低,閃過了攻擊,並瞬間伸出一手,掐住愛德華的喉嚨,將他整個人高舉起來,接著狠狠把他扔了出去,愛德華的身軀摔在不存在的牆上,而異空間也隨之產生了裂縫,一陣破碎聲響起,愛德華倒下的地方便出現了許多道裂痕,從裂痕之中滲出了光線,以及從現實世界飄過來的陣陣微風。

  史黛拉站在那裏,怔怔地望著約書亞的背影,微風吹動著他的淡金色長髮和灰褐色長裙,但在此刻的史黛拉眼裏,卻完全不覺得他看起來有任何地方像個女孩。

  「搞什麼,那傢伙原來那麼強?」一個男聲從史黛拉身後傳來,她回頭一看,只見有個蓄著紅色亂髮的年輕男子站在她身後,身穿鑲著金邊的白色制服。

  「畢竟是該隱家的繼承人嘛。」一個稚嫩的聲音從史黛拉的身側傳來,她又朝旁一望,看見有個比她年幼的小女孩不知何時出現在身旁,她有一頭長長的銀髮,兩邊結著髮辮,身上的紅色洋裝構造非常繁瑣,有著大量的荷葉邊和蕾絲,是史黛拉永遠不會想要去穿的那種小公主式洋裝。

  「……你們是誰?」

  「雷恩的同事,」卡歐斯說道。「我們算是來救你的吧,雖然都給那小子搶功了。」他有些不悅地用下巴指了指前方的約書亞。

  「是我爸爸叫你們來的嗎?」史黛拉略微睜大眼。

  「不是,是局長下的令。」夏洛特答道。

  「局長……」史黛拉的表情非常驚訝。「是亞契嗎?亞契叫你們來的?」

  卡歐斯和夏洛特表情微妙地互看一眼,接著卡歐斯說道:「你跟他很熟?」

  史黛拉的臉忽然紅了。「也……也不算是很熟,我只知道他常來我們家。」

  卡歐斯看來對這回答沒放在心上,但夏洛特卻奇怪地瞥了她一眼。

  「我們走吧,」卡歐斯走上前去,伸手摟住史黛拉的肩膀。「這個異空間好像要崩毀了。」

  夏洛特盯著他。「不公平,卡歐斯,你從來沒那樣摟我。」

  「少囉嗦,快把門打開。」卡歐斯回道,史黛拉看了他一眼,覺得他對那個小女孩的態度相當不客氣。

  夏洛特低聲咕噥了幾句,然後將雙手平舉到前方,唸出一道史黛拉覺得似乎曾聽過的咒語。

  接著,眼前出現了一道亮光,像是一道出現在黑暗中的縫隙,那亮光逐漸擴張,最後變成一道巨大的圓形,史黛拉感覺到裏頭有微風吹過來,伴隨著城市的氣味,就算不需要說明,史黛拉也知道另一端就是現實世界。

  「走吧,別睜開眼睛。」史黛拉聽見身旁的男人如此說道,接著她感覺到有人覆上了她的雙眼。

  於是她離開了那裏,回到現實世界。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