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蜘蛛女】第一部‧第四章


  說他沒有半點後悔,那是騙人的。

  事後,他將陷入昏迷的莫瑞抱到房裡,並且仔細地將浴室沖洗了一遍,確定那些血啊液體什麼的沒有留下來。

  這其實不是他想要的。

  如果他可以忍耐久一點,如果他跟莫瑞之間可以更加友好,也許……也許哪天莫瑞就會願意……

  願意啥啊,馬的,莫瑞會願意才有鬼。

  他懊悔的是,其實一開始他並不打算用那麼激烈的手段,但他其實也很清楚,如果不用這種手段,他永遠也得逞不了。

  現在莫瑞知道他是什麼妖怪了,知道他根本不是約瑟了,他無法再假借約瑟的身份跟莫瑞裝熟了,現在開始他對莫瑞而言,只是一個陌生、而且可怕的怪物。

  雖然這一方面讓他很懊惱,但另一方面,他又有點高興終於有人知道真正的他。

  至少現在他不需要再偽裝什麼了。

  他打開莫瑞的房門,走了進去。



  莫瑞靜靜地躺在那裡,沒有醒來。

  他將莫瑞的一隻手臂輕輕地抬起來,而那上面有一個圓形、並且呈多重狀的咬傷。
  那是在莫瑞不住掙扎時,他不小心在莫瑞身上留下的傷口。

  當他開始為莫瑞上藥包紮時,莫瑞也醒了過來,而當他一看見約瑟時,就幾乎是反射性地從床上彈了起來,並立刻想將手縮回來,約瑟見狀趕緊捏住莫瑞的手臂,而這當然又再一次弄痛了莫瑞的傷口,他悶哼一聲,隨後便癱軟下去。

  「抱歉,莫瑞,我不是故意要弄痛你的,我只是要為你包紮,你如果亂動,我就沒辦法……」

  「放開我!」

  「我會放,但你要先讓我包紮好。」

  「你乾脆把我整隻手都砍斷算了!」

  「你有辦法忍受整隻手被砍斷嗎?現在光這個傷你就痛得快哭出來了。」

  莫瑞沒說話,只是瞪了他一眼。

  約瑟做出一個表示妥協的手勢:「抱歉,我說錯話了,但你還是得答應我,如果我放開,你不能把手抽回去──至少讓我把這件事做完好嗎?」

  莫瑞盯著他好一會兒,然後才微微點了頭。

  等到包紮一結束,莫瑞就很快地閃到床的另一頭去,他身上一絲不掛,所以他僅能用被單包著自己。

  「……你到底是什麼?」

  「這個嘛,你還是可以叫我約瑟。」

  「你不是約瑟!你把他怎麼了?」

  他看著莫瑞的藍眼睛此時呈現深色,變得有點奇異的那種綠。「我不認為你會想知道。」

  「……你殺了他。」

  他沒說話,只是默默承認。

  「然後你接下來會殺了我!」

  「我不想殺你──我為什麼要殺你?」

  「誰曉得──那你何必殺約瑟?難道他有招惹你嗎?」

  「我襲擊他只是因為我需要一個人類的外表,而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我沒理由再去攻擊誰。」

  「但你攻擊我!」

  約瑟嘆了口氣:「是──我是這麼做了沒錯,但我一開始無意如此──更重要的是,我並不想殺你。」

  「我寧願你殺了我。」莫瑞的聲音顯得有點沙啞,而且在顫抖。

  這個房間沒有窗戶,唯一的出入口只有約瑟身後的那扇門,莫瑞靠著牆,一雙眼睛從未離開過眼前這個偽裝成人類的生物。

  「……看來你是能夠溝通的,」莫瑞的聲音異常冷靜:「告訴我,你這麼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只是想要一個伴侶,其他別無所求。」

  儘管這句話被這麼認真說出來顯得很滑稽,但莫瑞一點都笑不出來,他只是瞪著約瑟,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我只是想告訴你,我不會殺了你。」他柔聲說道。

  在莫瑞耳裡,這句話無異於判他死刑。



  史塔德從惡夢中醒來,他夢見他被巨大的蜘蛛怪物抓住,並丟到陰冷的洞窟裡。

  當他感覺到濕氣從四面八方傳來時,他才確定這不是夢。

  這是現實。

  他現在正處在一個洞窟的深處,而他雙手雙腳都被上了鐵鍊,就像一個中世紀的囚犯。

  她出現在洞口,帶著甜甜的笑容望著他。

  她很美,但史塔德知道她的真面目比魔鬼還醜陋。

  「放我出去!」他叫道。

  「很抱歉,我不能那麼做。」

  「為什麼把我抓來這裡?」

  「我有我的原因。」

  「……是為了殺我嗎?」

  她笑了起來:「殺你?我為什麼要殺你,全世界我最不想要的就是讓你死。」

  「我想不出除此之外還有什麼可能。」

  「史塔德,你的想像力太貧瘠了。」她又笑了笑。「我明白你現在很害怕,因為你不知道我是什麼怪物,不知道我想對你做什麼,這種未知讓你沒來由地恐懼,恐懼令你的思緒混亂,你沒辦法好好想清楚這個狀況,如果你冷靜想想,你就會知道我根本不想殺你──如果我想那麼做,那你不可能到現在還活著,不是嗎?」

  「那妳到底圖我什麼?妳到底想要從我身上得到什麼?」

  「只是想要一個伴侶,其他別無所求。」

  她定定地望著他,而她的那種眼神令他不寒而慄。

  在那之中除了幾近狂熱的深情外,什麼都沒有。




  那個時候,他其實不確定這麼說莫瑞會不會懂他的意思,但從他當時的表情看來,顯然莫瑞很清楚那句話是誰說的,也很清楚那代表的意義。

  其實他可以用更世俗的說法來表達他的意思,但那樣似乎就太濫情了,他對莫瑞不是普通那些話就可以交代清楚,所以他很自然地就想到這樣的說法,而莫瑞似乎也能理解──儘管他並不見得能接受。

  當他再度走進房裡時,莫瑞仍然對他充滿敵意,裹著被單坐在牆角裡,約瑟相信如果可以的話,他大概巴不得把自己縮進牆角裡,然後跑掉。

  「這是你的衣服,」他將一些乾淨的衣物放在床上。「你會餓嗎,莫瑞?」

  「放我出去。」

  「如果你答應我你不會從此跑掉,我就會放你出去。」

  「我答應你。」

  「我不相信你,莫瑞。」

  「馬的你在耍我嗎!」

  「我只是知道以你現在的狀況來說,如果我放了你,你就會逃得遠遠的。」他走到床邊坐下,因為他知道再近莫瑞就會更武裝起來。「莫瑞,我不擔心你告發我,反正這副外表又不是我的,我可以再去找下一個倒楣鬼,假裝成他的樣子,躲到他們抓不到我的地方──你們的法律只適用地球的人類,而那根本就管不到我──我最怕的是你跑掉,我只擔心這個。」

  「……為什麼挑上我?」

  「沒有為什麼,我一看到你的時候,就知道只能是你──當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你鎖骨上的那個舊傷。」

  莫瑞一手不自覺地撫上鎖骨上的傷疤,並以一種既疑惑又警戒的眼神看著他。

  「莫瑞,你跟我的同類接觸過。」

  「……什麼?」

  「那個傷,表示你曾經見過不屬於這個星球的人,這就是原因,這就是為什麼我會找上你。」

  「意思就是我活該倒楣是嗎……」莫瑞低聲說道,將被單裹得更密了。

  「莫瑞,聽著,我並不想傷害你,我只想表示友好,你也不想一直像這樣防著我對吧?」

  「如果有必要,我一輩子都會防著你,少在那邊說什麼友好!從你做出那種事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經喪失談條件的資格了!」

  「我不是在跟你談條件,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對我那麼充滿敵意,我說過了,我不會傷害你。」

  「你已經傷害過了!」莫瑞的聲音此刻顯得嘶啞,約瑟不確定是否有在他眼中看見什麼,因為莫瑞避開了他的視線。

  「……莫瑞?」

  「滾出去。」

  約瑟自知再講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了,於是他站起身,走到門邊,正待伸手握住門把之際,他又將手收回,轉過身來。

  「不,我沒有必要聽你的。」他說,然後朝莫瑞的方向走來,莫瑞見此嚇了一跳,拼命想向後退,但他身後早已緊貼著牆壁。

  他靠近莫瑞,並伸出手來作勢要威脅他,莫瑞頓時緊閉雙眼,整個人縮在牆角裡,全身上下恐懼的細胞都張了開來。

  約瑟沒碰他,只是虛晃一圈。

  「你知道的,只要我想,我可以對你做任何事,而你不會有任何招架的餘地,我可以不管你的意願,你要搞清楚我本來就沒必要跟你談條件,因為讓你屈服對我來說並不難,但我不想那麼做,因為那不是我要的,我希望我們和平相處,但不是現在這種形式,你懂嗎?」

  莫瑞睜開眼睛,然後點了點頭。

  「好,那麼我們達成共識了吧?」這時,莫瑞突然推開他,逃離了牆角,往門口奔去,但約瑟的動作比他更快,他一把拽住莫瑞的手臂,將他拉回來,莫瑞死命掙扎卻未果,反倒失去重心跌在身後的床上,沒一會兒,約瑟就將他死死地壓制住。

  「莫瑞,」他說。「你明明知道這沒有用的。」

  「……你也很清楚,我不可能跟你和平相處。」莫瑞面朝下,聲音微弱,但聽得出在發抖。「……因為我不可能不怕你。」

  約瑟感覺到莫瑞原本強硬的氣力此時消逝地一乾二淨,他沒有意願再掙扎了,約瑟也放鬆了壓制的力道。

  「莫瑞,」他輕聲說道。「你沒有必要那麼怕我,真的。」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要怎樣才能不怕你,你以為憑你幾句話就能辦到嗎?」

  約瑟頓了一下。「那麼,你也怕蜘蛛女嗎?」

  「她只是書裡的角色。」

  「當她成真了,你卻害怕起她來了?」

  「你不是她!不要把虛構跟現實相提並論!」

  他淡然地笑了:「是啊,我不是她,我也不是約瑟,我是另外一個活生生的個體,你卻寧可認同他們,而不是我。」

  「我要怎麼認同一個殺人兇手──一個強暴我的妖怪!

  「我對你很失望,莫瑞,你不但沒有勇氣面對你書裡的人物,你甚至寧可認同一個從來沒善待過你的死人。」

  「沒有人善待過我!你沒有!約瑟沒有、珍妮也沒有!我早就不奢望任何人了!」

  約瑟放開他,站起身來,但莫瑞仍然一動也沒動,約瑟知道他已經不再有逃走的意願──至少現在這一刻已經沒有了。

  約瑟將滑落的被單拾起來,披在莫瑞身上,而後者只是蜷縮起來,不讓約瑟看見他的臉。

  然後約瑟走出房間,將門鎖上。



  他知道,莫瑞不再是那個友善,時而有些傲慢的作家了。

  這裡的時間已經倒退到多年前,那個純真而殘忍的童年,那個時候,約瑟不會吝於表現出他的殘酷,莫瑞則還無法假裝他不是個愛哭鬼。

  他不知道後來莫瑞是怎麼變成後來那樣的,畢竟約瑟與莫瑞之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再碰面,這中間莫瑞還被欺負了多久,何時開始學會武裝自己,他一點都不曉得。

  他在想,當年莫瑞被約瑟關進儲藏室時,不知道他心裡做何感想?

  莫瑞不知道還記不記得那回事。

  不對,他一定記得。

  不然他不會寫出史塔德這個角色。

  那個被蜘蛛女關在洞穴裡的禁臠。

  他快步走進書房,將書櫃上的《蜘蛛女》找出來,然後啪啦啪啦地翻了起來,最後停在一段敘述上。

  他非殺了蜘蛛女不可!

  只要蜘蛛女不死,他就永遠也別想逃出去,所以他一定得殺了蜘蛛女。

  只是因為這樣嗎?

  不對。

  他很清楚除了這個原因外,還有別的動機促使他那麼做,他恨蜘蛛女!他恨她奪去了他的自由、奪去了他的一切──他恨她恨得巴不能現在就殺死她!

  就算他永遠也逃不出去,就算殺死蜘蛛女也不能還他自由,他還是想要蜘蛛女死。

  他要親手殺了她,他要看她痛苦,他要讓她毫無尊嚴地死去。

  蜘蛛女對他做的,他要她加倍奉還!

  他蜷縮在角落裡,全身顫抖著,恐懼與狂喜這兩種情緒在他的胸中不斷抨擊著,他緊咬著牙關,不讓自己聽見牙間的喀喀碰撞聲,連齒間咬出了血都渾然未覺。

  要怎麼做、要怎麼做?

  他必須冷靜下來,好好想一想。

  絕不能失手才行。


  他瞪著這段敘述,像是要把紙頁都看穿一個洞似的。

  莫瑞很恨約瑟──也許他自己都沒有察覺也說不定,但他心底必定是恨著約瑟的,而且那比約瑟對莫瑞的厭惡還要深,還要徹底。

  莫瑞之所以總是毫無怨言地跟著約瑟,因為他在等待。

  他一定在等著什麼機會,讓約瑟嘗到跟他一樣的苦果。

  甚至是要他加倍償還。

  也許莫瑞當時還沒有想到要怎麼做,也許是他還在等。

  但約瑟在那之前就走了。

  他沒有留給莫瑞機會。

  他將書闔起,將它放回它原該待著的地方。

  現在一切都重演了。

  那間沒有窗戶的房間就像當年的儲藏室,而他已經成為那個把莫瑞關進去的殘忍小孩,現在這個狀態跟那個時候並無二致。

  可是他明知自己根本不是約瑟,他不是當年那個厭惡莫瑞到了極點的人。

  只是對莫瑞來說,也許根本沒有什麼差別。

  莫瑞會恨他如同當年他恨約瑟一般。

  但他知道他不能讓這個情況重演,這次他不能讓同樣的事再度發生。

  他要改寫結局,他也要莫瑞改寫他自己的。

  蜘蛛女與史塔德的結局。



  莫瑞已經穿好衣服,此刻他只是靜靜地坐在床上。

  「我不能一直待在這裡沒事做,我還有書要寫。」當約瑟將食物擱在一旁時,莫瑞對他這麼說。

  「蜘蛛女的續集是吧?」

  「沒道理我連自家的書房都不能去吧?」

  「我會幫你把電腦拿進來,如果你需要別的東西可以告訴我。」書房有一扇很大的窗戶,他可不會忘記這一點。

  「你不能永遠把我關著,我是個作家,而且很不巧還算有點知名度,要是我突然與世界失去聯繫,一定會有人察覺不對勁。」

  「不會有人察覺不對勁的,這裡是你家,除了被禁足的小鬼之外,沒有人會被關在自己家的,至於書你還是可以照寫,作家離群索居不是一件那麼奇怪的事吧?何況我看你平常就沒跟世界有多大聯繫了。」

  莫瑞瞇起眼盯著他:「你早就算計好了是嗎?」

  約瑟搖搖頭:「不能算是,真要說的話,一時衝動的成份比較多。」他停了一會兒,然後又開口道:「那時在儲藏室裡,你在想什麼?」

  「什麼?」

  「這不是你第一次被關起來,不是嗎?」

  「……為什麼你會知道?」

  「約瑟知道的事,我全都知道。」

  「……之前我就覺得有點奇怪……你明明不是約瑟,但你知道的事太多了。」

  「他的記憶被我存起來了,存在這裡。」他指指自己的腦袋。

  「你也盜取其他人的記憶嗎?我的也是?」

  「不,我只能在別人死掉後才能拿到他們的記憶,你想的事我一點也不知道。」他望向莫瑞。「但是,我很想知道你在想什麼。」

  「你想殺我。」

  他無奈地嘆了口氣。「不,我說過了,我從來都不想殺你,你就那麼想被我殺嗎?」

  「我寧可你殺了我,也不要像現在這樣如坐針氈地活著,我完全不知道你接下來會做什麼。」

  「這我也說過了,莫瑞,我要你當我的伴侶。」

  「你明明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

  「為什麼不可能?」

  「因為我不可能愛上一個男人。」

  約瑟的眼神空了一下,然後好像才會意過來他在說啥:「性別對你來說很重要嗎?」

  「對大多數的人來說都很重要,不只是我。」

  「你就非要跟大多數的人一樣不可?」

  「不是我要不要的問題,是我天性如此,我天生就只會被女人吸引。」

  「難道從來就不會有例外嗎?」

  「就算有例外,」莫瑞抬起頭來。「那也不會是你,不會是一個外表跟約瑟一樣的人。」

  約瑟靜靜地看著他。「你果然很恨他,對不對?」

  「那又怎樣?那都過去了,他已經死了。」

  「你到現在還是氣他丟下你一個人離開,對吧?」

  「我為什麼要氣這個?就算我有,那又干你什麼事?」

  「因為我想瞭解你。」

  莫瑞似笑非笑地望著他:「既然如此,那何不把我殺了?那樣最快不是嗎?」

  「我不要你的記憶,我不要那種早就已經死透的東西。」

  「那你要什麼?」

  「你的意志。」他低聲說道。

  「你不會得到的。」

  約瑟雙手一攤,作出一個無可奈何的樣子。「我不能試試看嗎?」

  莫瑞突然笑了出來,隨後一臉嘲弄地望著他。「你知道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嗎?」

  他沒回答,只是看著莫瑞,莫瑞突然發現他的眼睛與約瑟的藍眼並不一致,而是湛藍中透著一點綠色,他曾看過這雙眼睛變成完全的綠,但此時它們卻褪回到幾近原來的藍。

  「那表示你想追求我。」

  「用你們的話來說是這樣沒錯。」

  莫瑞別過頭去,嗤笑了一聲。「真是可笑。」

  約瑟沒應聲,只是搖搖頭無奈的笑了一下,隨後又打開門走了出去。

  「晚點我會拿你的電腦進來,書你什麼時候想寫都可以。」臨走前他這麼說道。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