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蜘蛛女】第一部‧第三章


  一個金髮的小男孩在林中跑著,在他身後則跟著另一個氣喘吁吁,眼看就快要跟不上他的小男孩。

  「小約……等我一下啦!」

  金髮的小男孩不耐煩地叫道:「噯!你很慢耶!跟不上就不要來了啦!」

  跟在後頭的小男孩這時跌了一跤,他褐色的鬈髮和著泥水沾黏在他的臉上,全身整個正面都濺滿了泥污。

  「你看吧!就叫你不要跟來了啊!」前頭的小約這時轉過頭來,看見男孩狼狽地趴在泥濘裡,非但沒半點擔心的神態,反倒還幸災樂禍地大叫。

  男孩從地上爬起,抹掉臉上的泥污,雖然他的年紀看來比較小,但他並沒有哭,只是眉頭緊皺成一團。

  「你又哭了吧!愛哭鬼!小莫是愛哭鬼!」

  「我才沒有哭!」

  小約不以為然地對他作了個鬼臉,然後又自顧自地跑走了。

  「小約!」

  他想追上去,卻沒了小約的蹤影。

  「小約?」

  風颯颯吹過樹林,他這才發現自己被獨自一人拋在這裡,四面八方的景致都沒有兩樣,不一會兒他就分不出來時的方向了。

  小莫開始想哭,但他又怕小約只是躲起來嚇他,等他一哭小約就會不知從哪冒出來,然後嘲笑他。

  他不哭,他絕對不哭。

  「小約……小約!」

  他在微暗的樹林中走著,突然間一道光線自身後射來,他轉過頭來,卻因迎面而來的光線太強而什麼都看不清楚,只隱約看見一個人形的影子朝他走來。

  在那個當下,他應該要尖叫出聲,可是他沒有,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眼前的東西不會傷害他。

  那個人形的東西全身都是白的──或者該說因為它看來有些半透明,而且微微透著光的關係,才使小莫認為那是白的,無論如何,在那個當下,他只是呆立在原地,看著那東西朝他走來。

  那東西的臉上──或至少該說像是臉的部位沒有表情,但小莫卻覺得它看來像在對他微笑,然後他哭了出來。

  為什麼他就這樣被丟在這裡?

  他一直哭,哭到停不下來,他沒有看清楚那東西的反應,但他知道它朝他伸手過來,最後停在他鎖骨部份的地方。

  一股燒灼感傳來,痛得小莫當場瘋狂尖叫,但他的身體卻無法動彈。

  那東西的手指在燒他,他只知道這件事。

  在他失去意識前,那東西的臉上仍然沒有半點表情。

  但他知道它在笑。



  莫瑞小時候有件事是約瑟從來不曉得的。

  那時候,約瑟擅自跑到附近的林子裡,莫瑞跟著他,但不一會兒,莫瑞就消失在他身後幾公尺之遙的地方,而他完全不知道莫瑞是怎麼辦到的。

  那個季節,所有的樹都是光禿禿的,沒有任何遮蔽物可言,沒道理當他回頭時會看不見莫瑞──更何況莫瑞那時離他並沒有很遠。

  幾乎就是在莫瑞跌倒,而他第二度回頭時,莫瑞就憑空消失了。

  那時,約瑟感到有一絲不安。

  之後,他往來時路上走回去,回程上他看見莫瑞平躺在一處滿是落葉的乾燥處,當時他差點以為莫瑞死了,直到他好不容易搖醒莫瑞他才鬆了口氣。

  莫瑞沒有說他出了什麼事,事實上他看來好像被什麼東西嚇到了,一句話也不肯講,雖然這讓當時的約瑟感到很火大,但他不知為何也感到有點不對勁──更重要的是,他害怕自己把莫瑞丟下來的事被大人知道後,他會被狠狠罵一頓,於是最後他只得趕快帶莫瑞離開那裡。

  莫瑞從那天之後,怪了好幾個禮拜,沉默得可怕,後來才慢慢恢復回來。

  而在那段時間,約瑟還是經常去找莫瑞,因為他怕莫瑞會跟大人告狀,說他把莫瑞一個人丟在樹林裡,所以在那段期間,他對莫瑞好得要命,直到他確定莫瑞不會跟任何人告狀後,他才恢復原本那種頤指氣使的德性。

  約瑟跟莫瑞的關係一直很微妙,他們不像是好朋友,但也不像是感情差。

  從小,約瑟就是那種大家都喜歡的好學生乖寶寶,莫瑞則是很悶很無趣的一個小孩子,老是獨來獨往,做些蠢事,而且動不動就會哭,所以沒人要跟他玩。

  但那時,因為約瑟家就在莫瑞家隔壁,所以大人們總是會要求約瑟,偶爾也讓莫瑞跟他一起玩。

  照顧一個各方面都比自己差的小孩,就某方面來說,其實讓約瑟頗有優越感──儘管他與莫瑞相處時經常感到十分不耐。

  對其他人,約瑟一向表現得很有禮貌也很討人喜歡,但對莫瑞他就很容易發火。

  他受不了莫瑞的無趣,於是經常表現惡劣,但一方面他又很火大自己為什麼總會對莫瑞這麼壞,於是他就更難給莫瑞好臉色看。

  明明他對別人從來就不會這樣。

  有時候,他會很想把莫瑞關起來,或是丟到哪個外太空,他就是這麼討厭莫瑞,也痛恨這麼討厭莫瑞的自己。

  有一次他真的差點辦到這件事,他把莫瑞關在儲藏室裡,任他在裡面大聲哭叫,對莫瑞這麼殘酷讓他感到很有優越感,讓他很痛快。

  不過後來他當然被大人痛罵了一頓,原因是莫瑞差點缺氧而死。

  從那之後,他就明白他那天的確是闖了個大禍,畢竟他討厭莫瑞,但他並不想害死他,如果莫瑞死了,他會內疚一輩子。

  莫瑞是長在他心上一顆醜陋的瘤,時時提醒他自己也有殘忍不堪的那一面,時時挑戰著他的理性,莫瑞只要靜靜地坐在那裡,甚至啥都沒做,他就會感到一股火大的感覺湧上來,很想走上前去甩他一巴掌,或是把他從樓梯上推下去。

  他擺脫不掉莫瑞,不管走到哪莫瑞都會跟著他,問他為什麼要跟,他又什麼都不應。

  不管約瑟對莫瑞再壞,莫瑞好像都還是沒感覺──當然他被約瑟罵,被打時會哭,但就算被欺負得哇哇大哭跑回去,你以為他再也不會來找你了,沒過多久他又跟往常一樣站在同一個地方等你,像受過你一次恩情的癩皮狗一樣死纏著你不放。

  每次大家都說他們感情真好時,約瑟就覺得真是夠了!難道你們看不出來我討厭這傢伙討厭得要死嗎?

  所以當約瑟他們家終於搬離這個鎮上時,他簡直是高興得要命,甚至幾乎立刻就衝去找莫瑞,告訴莫瑞他很高興再也不用見到他了。

  但那天莫瑞得了重感冒,躺在家裡沒有辦法起來。

  莫瑞的媽媽告訴他,他可以去莫瑞房裡見他,但他不想被傳染,所以最後還是沒有去見莫瑞。

  雖然他沒有辦法當面再對莫瑞殘忍一次,但當他坐在爸爸的車上,最後一次看著這個小鎮時,他心裡想的是,當莫瑞知道他搬走後,一定會難過得要死。

  而光想到這點,他就很愉快。

  在那之後,他很快就忘記了那天在樹林裡的事,因為他欺負莫瑞的事反正也不只那一件,更何況,他根本沒興趣去知道莫瑞那天到底遇到什麼,莫瑞的一切對他來說就像病菌一樣,他連碰都不想碰。

  多年之後,當他得知莫瑞成了作家,雖然他早已沒有像當年一樣那麼厭惡莫瑞,但他終究沒去看莫瑞的書。

  如今,約瑟回到鎮上開了寵物診所,而莫瑞雖然早已不再住在原來的住址,但他始終待在這個鎮上,沒有離開過。

  約瑟知道,莫瑞反正就是這樣的人,終其一生都巴在同一個地方,就像藤壺一樣。

  他跟莫瑞至今還是朋友,一直都很熟稔,但熟歸熟,卻仍然不是那種摯交的關係。

  反正永遠也不會是。



  他知道,約瑟對莫瑞的感覺一直都很奇怪,約瑟一方面對莫瑞做過很多殘酷的事,但其實又不是真的想對莫瑞那麼做,因為他總是會感到內疚。

  儘管內疚,但還是討厭對方。

  他實在不是很了解人類的這種情緒。

  他是不是可以代替約瑟,以約瑟的身份重新做些補償?如果他現在對莫瑞好一點,那也是美事一樁吧。

  他是不是可以重新跟莫瑞成為好友?

 不是普通交情的那種,而是摯友,那種你不需要說,彼此就能明白的交情。

  可是他又明白自己想要的不只這樣。



  當門打開時,他看到的是莫瑞一臉不耐煩的神色。

  「約瑟,我怎麼覺得你最近常來找我啊?雖然我是有說過你可以常來──」

  「有嗎?沒有吧。」

  「抱歉,我現在正在工作,你還是先──」

  「你不會是在寫《蜘蛛女》續集吧?」

  「我就是在寫它沒錯,而且我寫到一半就被你打斷了──我不是不高興你來,只是我不喜歡在寫作時被其他事干擾。」

  「偶爾也該休息一下吧,莫瑞,你總不能一整天都窩在桌前寫啊,嗯?我帶了這個,如果帶回去會冷掉的。」約瑟提起一袋吃的東西。

  莫瑞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好吧,進來吧。」



  「老實說,我看了你的書。」

  莫瑞抬起眼來:「真的?哪一本?」

  「《蜘蛛女》。」

  「就是你上次在我這翻的那本嘛。」

  「嗯,坦白說,我發現它比我想像中有趣很多。」

  莫瑞沒有如他所想露出高興的神色,反倒有點腆然:「約瑟,你是不是吃錯藥了?」

  「我真的很喜歡那本書──對了,你剛剛說你在寫續集是嗎?」

  「慢著,就算你這樣講,我也不會把原稿給你看的。」莫瑞帶笑說道。

  「是嗎?真可惜。」

  莫瑞喝了一口啤酒,然後說道:「我很高興你喜歡──我是說,你居然會看我的書。」

  「人的喜好總會變的嘛。」約瑟笑道,然後停了一會兒。「對了,其實我覺得……我應該找個時間跟你道個歉。」

  莫瑞眨了眨眼:「道歉?道什麼歉?」

  「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啦……搞不好你早就忘記了也說不定。」

  「你說說看啊。」

  「就是,我以前對你態度很差,這點我要道歉。」

  「以前?什麼以前?」莫瑞的表情好像聽到外太空語一樣。

  「嗯……就是小時候的事。」

  「拜託──那麼久以前的事!還以為你要講什麼哩!幹麼突然扯這個?」

  「也沒什麼,就是突然想到以前不是有一次,我把你扔在樹林裡?」

  「我早就忘光了。」

  「拜託,你一定記得,那時你跌倒了,滿身都是泥巴,記得嗎?」

  莫瑞沒回答,只是揚起一邊眉毛盯著他看。

  「然後我沒管你就自己跑掉了,後來再轉頭看你的時候,你就不見了。」

  「我?不是你自己不見的嗎?」

  「看吧,你果然記得──後來我折回來的時候,才在一堆落葉上看到你,」他吞了吞口水,畢竟那其實不是他真正經歷過的事,他現在只是在複述別人的記憶而已。「那時我還以為你死了。」

  莫瑞乾笑道:「對,我記得那回事。」

  「那時我問你發生了什麼事,你一句都沒回我。」

  「……我一直都沒告訴過你嗎?」

  約瑟搖搖頭。

  「好吧,那時的事我現在也說不上來是怎麼回事,我到現在還想不透那時到底怎麼了,你不見之後,我遇到一個很奇怪的人──我現在已經想不起來那人長怎樣了,然後他把手朝我伸過來,差不多就在這個位置。」他在鎖骨的地方比畫了一下。

  「……老天,那個人該不會對你──」

  「別想歪了,我沒有被怎樣,不過那時我想他有攻擊我,拿什麼東西燒我之類的──無論如何,我昏了過去,然後再醒來的時候,就看到你了。」

  「這麼大的事情,你怎麼沒有講啊?」

  莫瑞皺著眉頭:「誰曉得我那時在想啥?」

  「他燒你哪裡?現在還有痕跡嗎?」

  「就是鎖骨附近,現在還有個小疤,就這裡。」他將領口拉低,約瑟可以看見他鎖骨附近有個小小的,形狀像眼睛的一個傷疤,但那個傷疤卻只是在外圍呈環狀形,中間是一塊完好的皮膚。

  當他看見那個傷疤時,他頓時心頭一怔,剎時間好像一切都很清楚了。

  「……你確定除此之外,他沒有再對你做什麼?」

  「沒有,絕對沒有,有的話我到死也不會把這件事說出來。」莫瑞有點不耐煩地說道。

  「可是你那時不是昏過去了嗎?我是說……你怎麼能夠確定……」

  「我就是能夠確定──拜託,被怎樣了我自己會不知道嗎?好了,不要再討論這個了,沒事的話,我也該工作了──說到這,你的診所放著不管好嗎?」

  「今天公休。」他喃喃說道。

  莫瑞笑了一下:「如果你開的是醫人的診所,我敢說你就不會那麼清閒──」

  話音未落,一隻有力的手便掐住了莫瑞的鎖骨。

  「喂──你幹麼!」

  約瑟沒有回答,應該說是他其實也什麼都聽不進去了,他現在眼中唯一所見,只有那個奇怪的傷疤。

  他現在可以確定很多事情了,而這個機會,他不會放過。

  「約瑟!」

  一個對莫瑞而言,是他平生僅見最恐怖的景象此時出現在他的面前,約瑟變得不再是約瑟了──應該說,連個人的模樣也不是,此時壓制住他的是一個巨大的怪物,沒有臉沒有眼睛也沒有四肢,只有一個像腔腸動物般的大口,裡面森然排列著一圈又一圈的利牙,而原本按著莫瑞的手變成一個沾滿黏液的觸足。

  莫瑞尖叫著,直到他自己都聽不見自己的尖叫。

  他瘋狂掙扎,但徒勞無功,怪物就這樣拖著他一直到盡頭的浴室裡。

  現在牠可以做牠想要做的事了。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