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蜘蛛女】第一部‧第五章


  「你會把蜘蛛女寫死嗎?」約瑟站在門邊說道,手中拿著一杯咖啡。

  「我會。」莫瑞坐在床上,雙眼瞪著電腦,因為他不想看約瑟。

  約瑟啜了一口咖啡。「你總是能夠控制你筆下的人物,讓他們走到你想要的結局嗎?」

  「很多人以為我可以。」

  「所以你其實辦不到,對吧?」

  莫瑞看了他一眼。「大部份的情況,我可以讓故事走到我大致想要的結果,雖不中亦不遠。」

  「所以蜘蛛女會死,是吧?」

  「我希望會。」

  約瑟笑了笑。「你不能用這種方式來發洩,只因為我喜歡那個角色,你就要把她弄死,那如果我說我也喜歡史塔德這個角色,你要怎麼辦?也把他寫死?」

  「這不是出於發洩,她本來就會死。」

  「為什麼?就因為史塔德不愛她?」

  「她把史塔德監禁起來,她不該這麼做。」

  「那你說她有別的辦法嗎?史塔德眼中只有珍而已,不這麼做他根本不會看蜘蛛女一眼。」

  「如果她懂得什麼叫成人之美,她就應該成全他們兩個。」他頓了一下,好像還想說什麼,可是又吞了回去。

  約瑟將咖啡杯放在一旁的桌上,然後在莫瑞身旁坐下,莫瑞沒有閃躲,但約瑟知道要是他再離莫瑞近一點,他就會跑掉。

  「莫瑞,」他說。「我前幾天開車到市區,有看見珍妮。」

  莫瑞顯然被這話題引起了注意,他將目光從電腦螢幕上移開,停留在約瑟臉上。

  「她跟大衛在一起。」

  「……是嗎?我還以為他們早分了。」莫瑞說道,視線又再度移開,只是這次變得比較閃爍。

  「顯然是沒有,因為我看他們感情好得很,珍妮上大衛的車前還吻了他一下。」

  「……幹麼跟我說這個?」

  「我想知道,你是不是也心甘情願成全他們兩個?」

  「沒什麼成不成全的,那女人的事早就跟我無關了。」

  「為什麼無關?你們現在還沒有正式離婚不是嗎?」約瑟望著他的側臉。「……你是不是在等他們分手?」

  「他們分不分手干我什麼事!難道你以為我在等她回來嗎?」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有在等她回來,我只知道,你在她離開後,還養著她的貓,而且,」他環視四周。「這屋子也不像有別的女人來過的樣子。」

  「──你到底想說什麼?」

  「你根本沒辦法成全他們兩個,對吧?」

  「就算不成全也──」莫瑞突然發現自己很自然地回了他的話,於是一臉不耐煩的別過頭去。「這根本不干你的事。」

  「你可以把她關起來,這樣她就哪裡也不能去。」

  「那是犯法的。」

  「如果你可以一輩子都不被抓到,你會做嗎?」

  莫瑞低下頭,輕嘆了口氣,然後緩緩地抬起頭來,迎著約瑟詢問的目光。「我不可能永遠關著她,如果她求我,我會讓她走。」他靜靜地望著約瑟。「我不像你那麼殘忍。」



  他很殘忍嗎?

  他坐在診所裡,想著莫瑞對他說的話,他知道自己似乎已經讓整個情況形成一個僵局,莫瑞對他充滿敵意,而只要他說中莫瑞的心事,莫瑞就會更厭惡他。

  他明白莫瑞仍然有脆弱的一面,但正因為他曾經看過那樣的莫瑞,所以莫瑞更加不可能原諒他,因為莫瑞不要任何人看見他的那一面,也不要任何人保護他。

  但「不要」不等於「不需要」。

  他很清楚,正因為莫瑞從未自他人那裡得到這些善意,正因為沒有人對他好,沒有人保護他,沒有人告訴他其實他可以表現出脆弱的一面,所以久而久之,莫瑞也就不再要求那些東西了,甚至連別人要給他這些善意,他也早已不知道該如何接受,最後只是斷然地將一切拒之於門外,連善意與惡意也懶得再去作分類了。

  他承認自己是對莫瑞作過錯事,但他絕非殘忍,他只是想讓莫瑞了解,他對他只有善意,沒有別的,他想瞭解莫瑞,但莫瑞卻總是拒他於千里之外。

  莫瑞需要別人對他好,但他自己卻先放棄了這項權利。

  他要怎麼說服莫瑞,讓莫瑞知道自己可以放心地依賴他?

  他沒想到實際執行起來居然那麼困難。

  不應該是這樣子的,莫瑞應該能夠理解的,他不管暗示還是明示都做過了,為什麼莫瑞就是接收不到他的訊息呢?

  他會不會其實搞錯了,也許莫瑞根本沒跟他的同類接觸過也說不定,他會覺得莫瑞身上有同類的氣息只是錯覺。

  但那個傷無庸置疑證明了一切。

  他很清楚當年莫瑞與他的同類接觸時,他的同類做了什麼。

  或者該說,他希望當年那個同類曾經做了什麼。

  只是如今莫瑞顯然就跟個普通人類沒兩樣。

  如果他曾經接觸過他們,那照理說他不可能忘記那麼多事的。

  也許他應該將莫瑞改造成他想要的樣子,他應該把莫瑞當成是一個尋常人類,那個傷口或許只是一個誤會,只是一個沒什麼大不了的痕跡,如此而已。

  就算當年那個不知名的同類其實什麼也沒做,他現在也已經不能回頭了,他不可能把莫瑞放走,也不願將他殺死。

  他必須讓莫瑞變成同類。

  讓他知道在這世上只能有他一個伴侶。



  「麥林醫生,你喜歡什麼類型的女孩子啊?」

  約瑟這才從出神狀態回到現實,他抬起頭來,眼前一名有著棗紅長髮的妙齡女子正帶笑望著他。

  「呃,抱歉,我沒聽清楚,妳能再說一次嗎?」

  女子笑了笑,手中的叉子輕戳著盤中的食物。「我說──麥林醫生你喜歡怎麼樣的女孩子?」

  「沒有特別想過這個問題耶,應該說是我不太會去設限吧。」

  「也就是什麼類型的女性你都通吃囉?」

  「喂喂,這樣說太難聽了吧?」約瑟笑道。

  「那……醫生你現在有在交往中的對象嗎?」

  約瑟頓時反感起來,他原先只是答應一個老顧客的邀請出來吃頓飯,沒想到對方還帶了姪女過來,然後還中途離席讓他們兩人獨處,女方三不五時就發出一個問題,害他現在連飯都吃不太下去。

  「嗯……也不算是在交往中,應該說是我單方面的追求吧。」

  「怎麼可能?像麥林醫生這樣的對象,對方居然還沒答應跟你交往?真不敢相信。」

  「我想,也許是前一個對象還讓她耿耿於懷。」這不全是胡謅,但也不完全算是真相。

  「真可憐,希望她能早日明白你的心意,」她作出一個憐愛的表情,但約瑟只覺得她的下眼線看起來很可怕。「醫生,我是站在你這邊的喔。」



  因為晚餐時實在是沒怎麼吃(主要是那女人很讓人倒胃口),於是回家前他又繞到附近的熟食店買了些宵夜,一邊思量著下次遇到那位老顧客時要怎麼塘塞過去,防堵對方下次又找機會讓他跟那女人碰面。

  戒指或許是個好主意,他暗想著改天就去弄個戒指來戴,省得麻煩。

  他驅車前往莫瑞的住處,反正他現在幾乎可以算是住在那裡。



  當他打開門時,他發現到門鎖似乎有些鬆動,但仍鎖著,沒有被破壞──事實上是,它曾被某人嘗試破壞,但沒有成功,他走進去,看見莫瑞仍然待在原處,並刻意避開他的視線,他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這個下午你顯然沒閒著啊。」

  莫瑞沒理他。

  「你可能不知道,這扇門除了原來的鎖之外,還有幾個從外面扣住的門栓,從裡面破壞門鎖或是嘗試撞開都沒用的。」

  「……門栓?」莫瑞抬起頭,茫然地望著他,約瑟心想可能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發出了這個問句。

  「我後來裝上去的,另外門板我也做了點補強,抱歉,沒先告知屋主。」他笑嘻嘻地說道。

  「我真想殺了你。」

  「不然你以為我上次幹麼把你關到地窖裡?為了好玩嗎?拜託,我可沒那麼變態。」

  「你沒必要妄自菲薄,」莫瑞瞪了他一眼。「我知道你很想把我一輩子關在那個鬼地方。」

  「那裡是比較安全沒錯,不過那裡對你不好,太潮濕也太悶了,我可不能讓我的伴侶待在那種地方。」

  「我說過,我不可能成為你的伴侶。」

  「但你有別的選擇嗎?你逃不走,也對付不了我,現在的情況是你根本沒辦法抗拒這個選擇,你只能接受,然後讓它成為事實。」

  「我寧願死。」

  「沒用的,這裡沒有任何可以用來傷害你自己的東西,而且你也不像是為了求死不擇手段的人。」約瑟一派輕鬆的笑道。

  「你別想逼我屈服!」莫瑞惡狠狠地瞪著他。「我死都不會屈服的。」

  「我會等,我知道逼你是不會有用的,那只會造成反效果,所以我會等你自己心甘情願答應我,我知道那天不會太久的。」

  「你作夢!」

  「莫瑞,你還不了解嗎?你現在除了逞口舌之快外,什麼都做不到,遲早你會放下這些無謂的堅持,因為你的自由意志並不是那麼堅不可摧的東西,日子過得越久,你就會越懷疑自己這麼做有沒有必要,最後你會妥協,而目前看來,時間顯然是站在我這邊的,莫瑞,你根本沒有贏面。」

  「我要殺了你……我非殺了你不可!」莫瑞說道,聲音十分嘶啞。

  「──好吧,我們今天就來把話說白吧,」約瑟雙手一攤,一副無所隱藏的樣子。「現在的情況是,你很恨我,所以想殺我,但我並不恨你,甚至可以說對你很有好感,所以我不會讓你死,你不覺得這個局勢對我其實很不利嗎?因為要是我對你稍加鬆懈,你就會想辦法對付我,莫瑞,你覺得這樣公平嗎?為什麼我們就不能和平相處?我對你根本就沒有惡意不是嗎?」

  「你不要說你忘記了你對我做過什麼,我就算到死都不會原諒你!」

  「難道就沒有讓你改觀的可能嗎?」

  「不可能有的。」

  約瑟突然冷笑了起來:「那麼,既然不可能讓你改觀,那我是不是乾脆在這件事上放棄算了?就繼續當那個讓你心生恐懼的大魔王,對你為所欲為?」

  莫瑞神情一怔。「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約瑟沒回答,只是徐步走近床前。

  「你想做什麼?我警告你──」

  莫瑞話還沒說完,雙手便被約瑟一把攫住,在還來不及反抗前便被壓制在床,動也動不了。

  「你要警告我什麼?或者該說……你以為你可以警告我什麼?

  「放開我!你這……」

  約瑟沒讓莫瑞把話說下去,就封住了他的嘴,咬得連莫瑞的唇邊都滲出了血絲,而除了一連串的嗚嗚聲與徒勞無功的掙扎外,他並沒有受到太大阻礙。

  這次,約瑟又撕毀了莫瑞的一件衣服,不過無所謂,反正再買就有了,必要時他也可以讓莫瑞穿約瑟的衣服,反正他們身材差不了多少,但最主要的是,現在這個時候,他根本沒有餘裕慢慢脫掉莫瑞的衣服,因為此刻莫瑞正死命掙扎。

  當他已將對方的衣物褪至最後一層時,他才注意到莫瑞哭了起來,但莫瑞已經被驚嚇到不足以意識到自己眼裡的淚水,只是顫抖著聲音哀求他,那聲音已經恐懼到支離破碎,幾乎聽不出那是莫瑞的聲音。

  「求你……不要……別那麼做……」

  約瑟沒理他,反倒一股作氣貫入莫瑞的體內,隨之他感覺到身下的身軀也緊繃起來,而一聲微弱卻痛絕的哀鳴也同時穿入他的耳朵。

  莫瑞還說了些什麼,但那已經模糊到聽不清了,那混雜著痛苦與受辱的淚水還在湧出,但約瑟這次不打算同情他,他存心再摧毀莫瑞的自尊一次。

  「小莫,」他以約瑟過去慣常的語調說著:「你一點都沒變,還是個愛哭鬼,不過有哪次是因為你哭我就停下來的?嗯?」

  「對不起……小約……對不起小約……求你放過我……」

  「當然可以,但那要等你不哭了以後。」



  直到結束,莫瑞都沒有止住過淚水,他沒再嘗試反抗,因為反正現在才反抗好像也沒多大意義。

  約瑟伸手擁住莫瑞,莫瑞顯然是極不情願地掙扎起來,但那氣力已弱上許多,沒過多久約瑟就已將莫瑞埋在自己懷中。

  「……放開我!」這句話雖然是命令句,但莫瑞的聲音卻氣若游絲,並且帶泣,約瑟喜歡這種聲音,聽起來有點像撒嬌,雖然他知道莫瑞根本沒那個意思。

  「……」

  「嗯?」

  「……你到底要我怎樣?」莫瑞的聲音悶悶的。「要怎樣你才會放過我?」

  約瑟沒回答,只是輕撫莫瑞的頭髮,像在給貓順毛一樣。

  「我什麼都被你拿走了,你還想從我身上搾出什麼?你要的到底是什麼?」

  「莫瑞,我說得很清楚了,我要你心甘情願地待在我身邊。」

  「我答應你!我答應你總可以了吧?我什麼都乖乖聽你的,哪裡也不會去!我只求你不要再……」莫瑞的聲音此刻因哽咽而顯得走音。

  「不要再把你當女人一樣操是嗎?莫瑞,你想得也未免太美了。」約瑟一手捏住了莫瑞,而後者就像驚弓之鳥般緊張了起來,莫瑞往後好像意圖把自己縮進床裡,但約瑟按著他不放,不讓他有空隙閃躲。

  「你用不著那麼怕,反正不是第一次了。」約瑟輕聲在莫瑞耳邊說道,像惡魔的低語。

  莫瑞害怕得連呼吸都不敢,被壓得尖細破碎的喉音從已不受控制的聲帶上傳出來,顫抖著。

  突然,約瑟鬆開了他,不再以一派壓迫的姿態加以威脅,反倒抹去莫瑞眼角的淚水,並在他眉間輕吻一下。

  莫瑞張著淚汪汪的眼睛望著他,雖然恐懼與憎惡並未從他眼底消散,但顯然此刻困惑的比例比這兩種情緒都要大些。

  見他這副模樣,約瑟張口想告訴他什麼,但即刻意識到自己差點說出什麼,於是又吞了回去;他知道此刻的莫瑞不會聽進去的,而就算他聽進去,反正他也不會相信。

  他不想讓那句話成為莫瑞的籌碼。

  現在還不想。



  稍晚,約瑟將新的衣物拿進來,坐在床邊看莫瑞穿上,而莫瑞穿好後,就坐在另一邊的床沿,對著牆壁悶悶的沒有講話。

  「想去沖個澡還是什麼的嗎?」約瑟問道,並且意識到自己話中的讓步成份,這些日子以來,除了他先前曾把莫瑞關到地窖那次外,他從未讓莫瑞離開這房間半步,吃喝拉撒他都讓莫瑞在這裡解決。

  出乎預料地,莫瑞拒絕了。

  「那,想到外面透透氣嗎?到院子裡走走如何?」

  莫瑞搖搖頭。

  「莫瑞──」

  「反正到頭來,你還是會把我關回來不是嗎?」莫瑞說道,而約瑟則注意到他的肩膀似乎在顫抖。

  「莫瑞,你別這樣……」他伸手想拍拍莫瑞的肩膀,卻被對方一把甩開。

  「你別碰我!滾遠一點!」

  「莫──」

  「為什麼就偏要是我?我到底什麼地方招惹到你?」莫瑞叫道。

  約瑟望著他,眼中的顏色又褪回淺色,無辜的那種藍。「……當你遇見珍妮的時候,難道你就知道為什麼非要是她嗎?」

  「這跟那根本就不一樣!」莫瑞轉過頭去,避開那視線,因為那雙眼睛有好幾次都讓他差點忘記眼前這個人不是約瑟。

  「沒有什麼不一樣!莫瑞,你就一定要這樣否認到底嗎?」

  「當初我跟珍妮是彼此相愛!就算她當初沒有接受我,我也不會把她關起來!我不會像你這麼病態!

  「但她現在丟下你跟別人跑了,不是嗎?她根本不知道你在等她回來,不知道她的貓死了,更不知道你被關在這裡,因為她連一次都沒有來找過你!

  「住口!你給我住口!」

  「她根本不關心你,莫瑞。」

  「閉嘴──!」莫瑞突然張牙舞爪地撲過來,像是要狠狠揍上約瑟一頓,但他卻沒真的動手,反倒撲倒在床上,把臉埋在床單裡,雙手緊握,然後又鬆開。「……我求你……求你放過我好嗎?我不會說出去,這裡發生的事我一個字都不會說出去,我只求你放我走,我保證絕對不會有人來找你麻煩……」

  「我辦不到,莫瑞。」

  莫瑞鬆開的雙手此刻又緊揪著床單,約瑟聽得見他在大口喘著氣,那是受辱、憤怒的喘氣聲,隨後莫瑞支起身來,抬起頭定定地望著他,約瑟覺得他在那眼神中看得見最起碼八百年份的怨恨,彷彿隨時要跳出來,把他燒得連骨頭都不剩,不過他只是面無表情的回視著莫瑞,畢竟他沒有什麼好怕的。

  「你會下地獄去的。」

  「如果地獄真的存在的話,反正也不會少上你一筆,」約瑟說道,那語調中似乎還揚著幾許愉悅。「畢竟你就是我的罪行,莫瑞。」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