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蜘蛛女】第三部


  她戴著面具,也是銀色的……可是……唉,可憐的生命……她動彈不得!她困在叢林最深處的蜘蛛網中。噢,不,蜘蛛網是從她自己的身軀射出來的。蜘蛛絲從她的腰部和臀部射出,根本就是肉體的一部份。

─馬努葉‧普易《蜘蛛女之吻》─


第 三 部 ‧ 珍

  「喂?」

  「喂?莫瑞……你還在睡嗎?」

  「我已經醒了。」

  「喔……」

  「珍妮,妳打來有事嗎?」

  「嗯……沒什麼,想問你最近好不好……還是老樣子?」

  「還是老樣子。」

  「雷依怎麼樣?你有記得餵牠嗎?」

  「嗯……我沒忘記,牠很好。」

  「莫瑞……」

  「幹麼?」

  「你到底還要這樣躲我到什麼時候?」

  「躲妳?我什麼時候──」

  「你不能再把事情這樣耗著。」

  「喔──哼,原來妳就是要說這個,妳只敢在電話裡談嗎?妳有意見何不自己過來?」

  「莫瑞──」

  「我知道妳是怎麼打算的,我也知道『你們』是怎麼打算的,告訴妳,我不會簽字的。」

  「你不要再這樣了好嗎?你這樣只是在折磨你自己。」

  「再見,珍妮。」

  「莫──」

  電話的另一端只剩下被切斷的嘟嘟聲,她立刻再次撥號,卻發現打不通。

  算了,反正依莫瑞電話裡的口氣,再談下去恐怕也是沒用的。

  這時屋外傳來車聲,她朝窗外望去,看見那台熟悉的車開進車道,原本的不愉快頓時一掃而空,她笑了笑,朝車內的人揮了揮手,而車內的那人也朝她作出回應,作了個滑稽的手勢,她見狀不禁莞爾,大衛就是這樣,總會逗她笑。

  她轉身將電話放回原處,在鏡前將髮髻解下,放下一頭輕柔亮麗的金髮,然後愉快地走了出去。



  「對了,妳剛剛在跟誰講電話?」大衛問道,但他的臉上始終是一派開朗。

  珍妮充滿笑意的眼神此時一僵,隨後她嘆了口氣,並伸手順了順頭髮:「我剛剛打給莫瑞。」

  「他還是不願意簽字?」大衛的雙眼直視前方的路況。

  「……嗯。」她突然極不耐煩地又嘆了口氣。「天啊,我真是……真是快受不了了!他怎麼……噢!怎麼可以那麼自私!」

  車子在紅燈前停下。「親愛的,難得出門,就別想這些了。」他趁機吻了一下珍妮。

  「嗯……大衛,我得說很抱歉,真的很抱歉,要不是他一直拖著,上次的那趟旅行也不會……」

  「妳看妳,不是說好別再提了嗎?」

  「抱歉……可是我──」

  大衛這時將手指抵在她的唇上。「嗯──?我看我們得約法三章,那就是跟我在一起時,永遠不要說抱歉。」

  珍妮這時才又笑了出來。「好──都聽你的。」



  外面在下著大雨,她驅車前往郊區的那棟房子,在她一旁的前座上放著那份待簽署的離婚協議書,無論如何,她要親自解決這件事。

  不能再拖下去了。

  她將車停在離門口不遠的地方,下車三步併兩步地跑向屋子,正當她伸手想敲門時,卻發現門僅是半掩著的,並沒有關上。

  她推開門:「莫瑞?」

  無人回應,雨聲掩蓋了她的聲音。

  她走進去,客廳空無一人。「莫瑞──?」

  她心想莫瑞可能還在睡,於是她走向臥房。

  那裡沒有人──事實上那裡看起來似乎已經很久沒有人睡過了。

  難道他不在家?

  她轉過頭,看見長廊那一頭的房間。

  那是一間用來當雜物間的房間,而且沒有窗戶,長年都陰陰暗暗的,她知道莫瑞才不會跑到裡面去。

  但她走了過去,並發現門也沒有被關好。

  她輕輕推開門扉,將門縫開得更大一點,然後看見了她可能畢生都不想看見的一幕。

  一種冰涼的感覺頓時踴上來,彷彿將她整個人都凍住、然後揮發到空氣中一般,那瞬間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很想吐,很噁心,接著,她沒有花太多的時間停在那裡,而是立刻轉身往來時的方向跑去,衝出門,上了車,然後離開那裡。

  她花了一點時間才從震驚中恢復。

  這種感覺是怎麼回事?

  她在下一個紅燈的時候仔細地思考了一下。

  除了錯愕與震驚外,還有別的。

  她覺得有一種被侮辱的感覺。

  這讓她……很不快……或者該說是相當光火

  為什麼?

  她不該生氣的,事到如今,她有什麼好生氣?當初離開莫瑞的是她自己,莫瑞的事早就與她無關了,她何必──

  可是為什麼當她看見房裡那一幕時,她會有一種被背叛的感覺?

  很快的,她找到了結論。

  莫瑞不應該一方面將她綁住,一方面又跟別人在一起。

  如果他有別的人,那他就應該放手讓她離開。

  莫瑞的緊咬不放,讓她以為他的世界裡除了她之外沒有任何人,但事實卻根本不是這樣,他表面上裝成一副棄夫的樣子讓她良心不安,可是實際上卻背著她跟其他的人亂來,這樣太惡劣了,就是這點令她光火,她不能原諒他,絕對不能。

  他的世界裡居然不是只有她一個人,這讓她受到了侮辱。

  她從沒想過莫瑞也會背叛她。



  珍的世界,在史塔德死去後,就永遠地崩潰了。

  蜘蛛女為了得到她,在她的眼前活活殺死了史塔德,但卻錯估了一件事,就是珍的意志也在史塔德死去那一刻,永遠地消失了。

  現在在這裡的,不是珍也不是史塔德,只是一個忘記自己是誰的靈魂而已。

  蜘蛛女走上前去,伸手輕撫珍的臉──那個始終以為自己是死去愛人的女子,撥開覆在那之上散亂的金髮,然後深情地吻上了她的唇。

  「如果妳在,就回答我,」她低語道:「珍。」




  「……哪裡都不在了,史塔德走了!」

  「珍,妳還有我啊。」

  「是妳殺了他!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妳!」

  「原來妳都不記得了是嗎……我明明是在幫妳……那傢伙──他背叛了妳啊!」

  「住口!我不要聽!」

  「妳也早就知道了對吧……只是妳一直裝作不知情……」

  「不要再說了!我不想聽!」

  「……」

  「珍,我不會背叛妳的,我絕不會像史塔德一樣讓妳傷心。」

  「……剛開始都是這麼說的,可是最後呢?我還是一樣被丟掉,我還是一樣只有一個人……」

  「難道因為這樣,妳就再也不去試試看嗎?試著再將自己的心交給別人一次……」

  「我不想再試了,已經夠了,我不會再愛上任何人,也不會愛上妳,我對妳沒有任何價值了,要殺我的話就快動手吧。」




  這天下午,她在市區遇到莫瑞,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莫瑞看起來有點失神,也很憔悴,於是她提議到附近的咖啡館坐一下,順便看有沒有機會提起離婚的事……雖然她不指望這次能夠談成,畢竟莫瑞這天看起來狀況實在很差。

  「你看起來瘦好多,莫瑞,怎麼了嗎?」

  莫瑞伸手將咖啡杯的執耳轉到右邊,但卻沒有拿起來喝它。「沒什麼,就老樣子。」

  老樣子……聽到這個詞,珍妮突然有種不快的感覺,上次在電話裡是怎麼說的?也是老樣子,每一次每一次當她想表示關心時,莫瑞就拿這個詞來堵她。

  那天在莫瑞的屋子裡看見的情景又浮上她的腦海。

  老樣子?別傻了。

  「對了……莫瑞,你現在還有跟約瑟聯絡嗎?」

  莫瑞皺了一下眉頭。「幹麼突然問起這個?」

  「沒什麼,只是想到你可能會把雷依帶去給他看……雷依還好嗎?」

  「很好。」莫瑞將杯子舉到唇邊,徐徐的啜了一口。

  話題又被切斷了。珍妮心想,他存心要把氣氛搞僵,存心要讓我難堪,他恨我,他這麼做就是因為他到現在還在恨我!

  他明明也有了別的人……!

  她伸手將額前的一束髮絲撥到耳後,盯著自己手上的戒指,那是大衛送她的,大衛說過只要她跟莫瑞這邊的事辦妥就跟她結婚,這只戒指只是一個承諾的象徵……並不意味著任何法律上的束縛,畢竟她現在還是眼前這個頑固男人的妻子……她雙手交疊,不讓莫瑞看見她戴著這只戒指。

  「我想……剛剛我為什麼要問起約瑟的事,你自己心知肚明吧?」

  莫瑞抬起眼:「什麼?」

  她抬頭直視對方的眼睛:「我說──你自己知道你跟約瑟是怎麼一回事。」

  「……妳這話是什麼意思?」莫瑞回問,但她看得出莫瑞很清楚她的意思。

  「我不想跟你爭辯這個,我只是想告訴你,如果你已經有別的對象──不管是男人還女人──這些事我不想管也不想知道得太清楚,那你是不是應該放過我?」

  「總之妳要的是簽字,對吧?」

  「我不懂你為什麼還在堅持,你只要放手,你也可以去過你想過的……跟你喜歡的人……」

  「不是妳想的那樣,我可不可以拜託妳別說了。」莫瑞一手揉著額頭,看來很不耐。

  「你不可以那麼自私,莫瑞。」

  莫瑞抬眼看著她,她原本以為他會立刻反駁,或是當場翻臉,揚長而去,但他沒有,只是靜靜地看著她,過了一會兒,他才將視線投向桌上的咖啡杯,而在同時,她看見他輕嘆了一口氣。

  那嘆息很輕,很輕,很難注意到那是否真的存在,有那麼一瞬間,她還以為是她的錯覺。

  「我答應妳,我會簽字的。」

  聽到這話,她有些吃驚,她沒想到莫瑞居然這麼乾脆就答應了。「真的嗎?」

  他看了她一眼,她看不出那眼中之中有任何作態或譴責的神色。「這不就是妳想要的嗎?」

  「那……」

  「不要是現在,拜託。」莫瑞語帶疲憊的說道。

  她略帶不確定的望向莫瑞,而莫瑞顯然也注意到了她的目光。「放心吧,答應過的事我不會反悔的。」

  「真的……謝謝你,莫瑞。」

  「有什麼好謝的?我拖得夠久了不是嗎?」他將杯中的深褐色液體一飲而盡。「沒別的事的話,那我走了。」

  「嗯。」

  他站起身來,卻搖晃了一下,險些要跌倒,但在那之前他扶住了桌面。

  「怎麼了?莫瑞?」她嚇了一跳,趕緊伸手扶住莫瑞,這時莫瑞轉過頭來,顯然看見了那只戒指,但他的眼神卻像是它從不存在於那裡似的。

  她將手伸回來。「你還好嗎?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沒什麼,只是頭有點暈。」

  「要我陪你走一段路嗎?」

  「不用了。」

  「那……我會再打電話給你。」

  「嗯。」



  珍不知道的是,其實外面的世界已經過去了很長一段歲月,長得她難以想像也無法承受,在這段期間,所有她認識或不認識的人都已經死去,甚至連那些她從未見過的、將在未來出生的人們也先她一步消逝。

  唯一留下來的,只有她一個人。

  「珍,我無法讓他們活下來,我唯一能保住的只有妳。」蜘蛛女說。

  呈現在珍眼前的,是一片荒蕪的大地,沒有人煙,也不像曾有生物寄留過,蜘蛛女告訴她,這是她過去曾與史塔德一起生活過的那片麥田,那片曾經肥沃,曾經美麗的金黃色大地。

  這個她曾經熟悉的世界毀滅了。

  「為什麼要讓我活下來?我寧可與這片大地一起死去。」她說,眼中閃著淚光。

  「因為我不想讓妳死,」蜘蛛女對她說。「我愛妳,珍。」

  「我不能只靠愛活下去,那都是虛幻的,我沒有辦法只依賴妳的愛活著!」

  蜘蛛女將她擁入懷中。「妳可以的,只要妳也願意愛我,我們就可以一起活下去。」

  珍沒有回答,只是不斷地哭泣。

  蜘蛛女抹去她的淚水,輕吻著她的唇,她沒有反抗,只是膽怯、拘謹地承受著蜘蛛女越來越放膽的撫觸。

  「啊……」她輕叫一聲,往後仰倒在地上,蜘蛛女壓著她,姿態狂野卻又有所顧慮。

  「告訴我,妳想要怎麼做。」蜘蛛女咬著她的耳垂,在她耳邊低聲問道。

  「慢一點……我還沒準備好……」

  「……我怕我等不下去……」

  「妳想要怎麼樣都可以……只是……別弄痛我,我怕痛……」

  「好……」

  她看見蜘蛛女的體腔內伸出了一支已勃起的陽具,她知道的,雖然她總叫對方蜘蛛女,但蜘蛛女並不是只有一種性別……她很清楚……

  就像她自己也不只一種性別一樣……

  她伸手想握住蜘蛛女的陽具,但卻被蜘蛛女遏止了。

  「別碰……它會耐不住的……讓我進去吧。」

  「嗯……我準備好了……啊……」

  「珍……」

  蜘蛛女暖熱、白色的稠絲射了出去,包覆著珍,也包覆著她自己。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