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蜘蛛女】第二部‧第六章


  這天夜裡,那傢伙讓他到院子裡去,而且有那麼一刻,那傢伙並沒有抓著他,不過他也沒有嘗試逃跑就是了。

  「為什麼不逃?」偽約瑟問。

  「難不成你想放我走?」他回問,但不抱任何期待。

  「如果你現在轉身逃走,我不知道我會做出什麼事來。」

  「那就是啦,天曉得我如果逃了會有什麼下場。」果然,逃走等於跟自己的命過不去。

  偽約瑟顯然覺得這句話觸到他的笑點,但莫瑞可不覺得有什麼好笑,真要說的話,他現在根本不想把絲毫的注意力放在偽約瑟身上,也不想去防對方可能會做什麼,他只想好好放鬆,享受這短暫的自由,他深吸一口外面的空氣,覺得很高興,卻又有一點想哭,他想永遠保有這樣的自由,他不想再被關回去,他不想永遠跟這個怪物耗在這裡。

  「看你這樣子,差點害我想把你永遠留在外面。」

  「如果你是在開玩笑,我會很傷心。」他漠然回道,心想自己剛剛的心情是不是表現得太明顯了。

  「我是在開玩笑沒錯。」偽約瑟笑道,不過看得出來他是認真的。

  「哈哈真好笑喔。」他沒好氣地回道,並靠到一旁的樹幹上,注意到偽約瑟的左手無名指上多了一個疑似婚戒的東西。「你那個戒指是怎麼來的?」

  「喔,這個啊,沒什麼,擋一些無聊事用的。」

  他忍不住大笑出聲,所以這傢伙在外面也有女人在倒追他囉?但這傢伙是怎麼回事?居然拒絕了她們!就因為有他在這裡嗎?他想起這傢伙平時看似正常實則笨拙的言行舉止,心想搞不好這傢伙根本沒辦法應付那些倒貼的女人,所以才去搞了一個假婚戒來擋,果然,這個傢伙還是跟約瑟差太多了,他根本不懂得如何運用自己的外表優勢,就他所知,約瑟對此可是游刃有餘。

  「有那麼好笑嗎?」偽約瑟問道,雖然臉上在笑,但語氣卻有些微慍。

  他邊笑邊抹眼淚:「你何必擋呢?那不是好事嗎?」

  偽約瑟皺眉看著他,但仍帶著笑意,那表情看起來好像在質疑他怎麼會問出這種莫名其妙的問題。「對我來說不是。」

  他又笑了出來,但這次大部份沒有笑出聲音。「我敢說,你絕對挑錯上身的對象,自願被約瑟玩弄的女人我看從這裡排到市區都還排不完。」

  「人類的女性,對我來說沒有用處,她們沒有辦法作我的伴侶。」偽約瑟說道,神情十分認真。

  他誇張地嘆了口氣。「你就非要男人不可?」

  偽約瑟搖搖頭。「非你不可,莫瑞。」

  「噢老天啊,我拜託你別再說那種話了好嗎?」他叫道,一副聽不下去的樣子。「我到底是造了什麼孽才會被你找上?」

  「莫瑞,不是我先開始的,找上我的人是你。」

  「什麼?你在他媽的胡說什麼?我找上你?開什麼玩笑!」

  偽約瑟走近他,害他被這突然的舉動嚇得退了一步,但他背後除了樹幹沒有任何退路。

  「你聽好,莫瑞,我也還沒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原先也以為找上你的人是我,但我現在發現這中間有問題,不是我先開始的,有什麼人要我到這裡來,而那個人很有可能就是你自己,如果不是,那也一定是有某人藉你來傳話,要我找上你。」

  他愣然地望著偽約瑟,完全沒搞懂對方在說啥。「……你到底天殺的在說什麼?既然不是你,那會是誰?是哪個王八蛋把你弄到這裡來的?」

  「我不知道,莫瑞,我真的不知道。」偽約瑟說道,那表情無辜地讓莫瑞真想往對方臉上狠狠掄一拳。

  「去你的不知道!」他粗暴地一把將偽約瑟推開。「你莫名其妙跑到這裡來,把我關起來還上了我!你現在要說這不是你的問題?不然是我的問題嗎?我有把腿張開求你來上嗎?你現在要裝作沒這回事說不是你幹的是吧?我告訴你,別想把這檔事賴到我頭上!我沒惹過你,是你自己來動我的!別跟我扯那些莫名其妙的外太空話!」

  「我只是想警告你,莫瑞,你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完全處於受害者一方,也許你以為你是,但你並沒有,你身上有別的事情藏著,只是那可能連你自己都不知道。」

  「我只知道,當你對我做那些事時,沒有一次是我自願的。」

  「那又怎樣?當你以為是出於自己的意願,但其實那根本就是某人存心要你去做的,你以為那樣就有比較好過嗎?」

  約瑟突然走近他,一手搭住他的肩,將他拉近自己,他沒有抵抗,因為在對方碰到他時,他突然聽見了什麼。

  這次不是混亂的嗡嗡聲,而是更清晰、明確的訊息,聽起來……很像是約瑟在跟他講話

  「……老天……你想跟我說什麼?」

  約瑟顯然嚇了一跳,因為他差點將莫瑞狠狠地推到樹幹上。「你說什麼?」

  「我不知道……說話的不是你嗎?」他茫然地望著約瑟,這傢伙剛剛沒有講話嗎?那我聽到的是誰……

  約瑟舔了舔乾澀的嘴唇,沒有說話,顯然也思索著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莫瑞這時靠著樹幹,一手揪著頭髮,聲音從不知所措的喃喃自語一路轉至接近歇斯底里的大吼。「天啊……天啊天啊天啊……我要瘋了,我一定是瘋了!你高興了吧!你已經把我搞瘋了!」

  「不對,」約瑟說道。「你還沒瘋,放心吧,如果真的有人存心要讓我們瘋掉,我會是比你先瘋的那一個。」

  他望著約瑟,這時他才第一次發現到,其實對方跟他一樣,都懷著某種恐懼。

  他在怕什麼?他有什麼好怕的?

  莫瑞想起剛剛自己脫口說出那句話時,約瑟幾乎是嚇得立刻將他推開,只是在那一瞬間理智又抓住了他,沒真的讓莫瑞脫離他的手。

  他怕的……是我?

  「回屋裡去吧,莫瑞,你在外頭待得夠久了。」約瑟說道。

  這怎麼可能?他有什麼理由怕我?

  他再次望向約瑟。

  這次,約瑟將視線避開了。



  他注意到自己已經不再以「偽約瑟」做為那傢伙的代稱了,有什麼差別?反正真正的約瑟已經死了,不會再回來索取正名了。

  約瑟就這樣在他的記憶中漸漸模糊掉,只剩下很久很久以前那些小時候的往事,在他的印象中,約瑟從沒對他好過,但他還是跟著約瑟,一直到約瑟搬離了這個小鎮。

  如今那些記憶都變的像莫內的畫一樣,模糊、粗略、而且細節還不清不楚。

  他知道,約瑟這個人真的徹底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不是搬離這個小鎮,也不是跑到哪裡去旅行,而是真的就這樣不見了,哪裡都不在了。

  其實他沒有太難過,因為自從約瑟搬回鎮上後,他跟約瑟也沒有熟到哪裡去,偶爾小貓病了讓他看一下,不然就是請他來家裡吃個飯而已──當然,那都還是珍妮跟他在一起時的事,而如今他連珍妮還在的那段時光都覺得離他很遙遠了。

  說真的,其實雷依死了比約瑟死還令他難過,畢竟雷依陪他的時間還比較長,也比較沒那麼遙遠。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小時候總是跟著約瑟,明明自己老被對方欺負,但卻還是死心塌地的跟著,明明也恨過對方,但被丟開時仍然會哭泣。

  不知道,也許只是因為想要被注意吧。

  不管怎樣,都總比只有一個人好。

  他又想起珍妮,珍妮現在不知道在做什麼?也許正跟大衛在一起,也許他們正在親吻,也許他們正在床上……

  他想阻止思緒往更令人絕望的方向飛去,但他沒有辦法,他的思考回路就是這樣,總是往更負面,更能打擊他的地方直直駛去,他就是沒辦法阻止這股失落,沒辦法逃離這股低潮;珍妮,那個原該是他妻子(現在也還算是)的女人,現在正跟別的男人燕好,她的心與身體都不再屬於他,他只能用一紙未曾簽字的離婚協議書綁住她,綁住那條在風中搖曳,過不了多久就會斷落的細線,綁住他的蝴蝶,那就要掙脫殘網的美麗蝴蝶,而他連填補破網的時間都沒有。

  他試圖用那餘下的絲線將他的蝴蝶困住,但他自己也被另一張網所困,只是困住他的,是一張更堅韌、牢密的大網。

  所有人都在織著他們的網,所有人都在試著逃離另一張網。

  但他的網已殘破不堪,無法抓住那就要逃脫的蝴蝶,也容不下新的獵物。

  容不下那隻可怕的黃鋒。



  「萬一,他真的要我殺掉你,那怎麼辦?」

  要殺就來吧,管他去死。雖然他很想這麼說,但在那個當下他卻沒說出口。

  他知道他不想死。

  雖然他不知道還有什麼好活的,但他也不甘心就這麼死去。

  他不甘心他的人生就這樣結束,死前僅存的記憶是他失婚、失業、還外加失身,這樣的人生太慘了。

  當然,他是有過一些快樂的回憶,像是他投稿第一次被錄用、第一次得知他從此可以靠最喜歡的寫作過活、第一次遇見珍妮、第一次的婚姻……等等,但這些都隨著珍妮的離去而變成了最折磨他的夢魘。

  雖然這麼說很陳腔濫調,但他必須要承認,珍妮是他的繆思女神,史塔德的珍就是取自珍妮的珍,這個角色當初就是為了她而寫,但如今再也不是了。

  蜘蛛女的夢魘讓珍永遠的離開了。

  珍在他的世界裡已經逐漸模糊,就像死去的約瑟一樣,如今在他的世界裡唯一鮮明的,只有那個偽裝成約瑟的怪物,他憎恨著對方,但卻與之和平共處。

  他還是必須寫下去,繼續寫著《蜘蛛女》的故事,因為只有逃離到小說的世界,才能讓他忘記現實的這個地獄,哪怕只是短暫的逃避也好。

  他知道他遲早會妥協,會變得麻木,因為如今他早已放棄逃走,外面的世界又怎樣?反正根本沒有人在等他不是嗎?珍妮早就忘記他了不是嗎?

  他早就被所有人忘記了不是嗎?

  他瞪著電腦螢幕,突然覺得自己好蠢,寫這些是要幹麼?這些都沒有意義了,再也沒有意義了,再也沒有人會從他身後探頭問他「你在寫什麼?」,再也沒有人會看著他的稿子吃吃作笑,再也沒有人會在他出書時為他開心,為他慶祝了,珍妮已經不再屬於他,如今她的一切都只為另一個男人所有,她的笑容、她的鼓勵、與她的心,都再也不會回到他身上了,那些從此都只會屬於另一個男人,一個在她看來更好、更體貼、更愛她的男人,但天知道他有多愛她,那甚至遠超過於他自己所知。

  他盯著自己先前寫的字句,覺得好無趣,好糟,這東西根本從第一章開始就沒好轉過,跟它一開始看起來一樣爛。

  他心一橫,將螢幕上所有的字句盡悉刪除,那是他過去好幾個禮拜所寫下的東西,那是他過去用心書寫的一切,但他把它刪除了,他知道他事後或許會痛心,或許會後悔,但他就是要這樣,他就是要否定他這些日子以來所做的所有努力,他就是要讓這一切付諸東流。

  他不要再讓蜘蛛女、史塔德還有珍的故事進入他的世界了。

  因為他就是正以生命上演著他們的故事。

  他再也不要寫作了。



  約瑟在哭。

  過了一會兒,他才確定這只是夢境,不然,約瑟怎麼可能會哭?這一定是夢。

  在約瑟的身下,躺著一具無力的身軀,那正是他,他被約瑟掐死了,此時屍身正在冷卻。

  約瑟似乎因為失手掐死了他而感到自責,他從沒想過約瑟會因為他死而那麼難過,不過,那又怎樣,這只不過是夢而已,誰知道真實情形會是怎麼一回事?

  等等,如果死在床上的那傢伙是他,那他怎麼會看得到自己的屍體?

  他發現自己正以第三人稱的狀態站在約瑟身後,隱約中他覺得有另一個女聲在與約瑟對話,但他什麼都聽不清楚,嗡嗡聲阻絕了他們的對話內容,他只知道另一個聲音是個女的,但卻聽不清他們說了些什麼。

  他不斷試著回頭找那女人在哪裡,但卻徒勞無功,他找不到那聲音的來源出自哪裡,也看不到那女人的身影,每次當他往其中一個方向看去,那聲音就又從另一個方向傳來,那女聲彷彿來自四面八方,又彷彿只來自某處,感覺很近,卻又很遠。

  最後他只好放棄,轉而試著去聽那股嗡嗡聲,聲音雖然很雜,但那感覺似乎又像是人在說話,很熟悉,卻又很令人害怕……

  「……是誰?」他喃喃問道。

  嗡嗡聲還在持續。

  「……回……答我……」

  他聽見了。「什麼?」

  「如……在……」

  他專注聽著。

  「……如……如果妳在……」

  他愣了一下,這句話難道是……

  「……」

  嗡嗡聲又持續了一陣子。

  「……如……果妳在……就回答我……」

  嗡嗡聲很嘈雜,但他沒有聽漏這句話。

  什麼意思?

  他該回答嗎?他是不是該問那是什麼意思?他完全搞不清楚嗡嗡聲為什麼要這麼問。

  但他知道該怎麼回答。

  不知道為什麼,那時閃進他腦海的只有這句話。

  「來找我,」他說。「我在這裡等你。」

  隨後嗡嗡聲立刻消失,只留下一片空然的寂靜。

  他睜開眼睛,看見蒼白的天花板,這才意識到自己醒了。

  那到底是誰在對他說話?

  他又為什麼要回那聲音那句話?

  他不知道,一點都不知道。

  這時,他坐起身來,看見放在床頭的那台電腦,當下一股冷顫又從他背脊升上來。
  明明昨天他就已經全數刪除的小說內容,如今又回到他的電腦螢幕上了。

  「老天啊!這真是……見鬼了……!」他伸手想去拿那台電腦,但在觸到前又縮了回來。

  約瑟不可能做這種事,事實上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出這種事,因為他的小說內容只有他知道,可是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在一個晚上就還原所有內容啊,這根本就……

  他環視房間四周,心想當初在買下這棟房子時,明明就確定過這房子沒死過人也沒鬧過鬼,不然總不會是他的電腦其實是受詛咒的電腦吧,拜託,這台是新的耶!又不是二手貨!

  好吧,不要胡思亂想,事實擺在眼前,這次可不是客氣的《蜘蛛女》第一章一行字而已了,這次可是一整篇都端出來了,親愛的華生哪,咱們別把不容易跟不可能混為一談,現在它就是發生了,依你看這個邪惡的罪犯到底是──?

  除了他自己,他想不出還有誰有辦法幹出這種事。

  難道他會夢遊?在睡夢中搞定所有的文章?不過這沒來由啊!珍妮跟他同床共枕那麼多年,也沒聽她說過他晚上會夢遊……

  他瞪著電腦螢幕,此刻他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有人不希望他停止寫《蜘蛛女》,只是他不知道那個人到底是誰。

  「有人早就佈局好了。」

  他想起約瑟說的話。

  「有人早就佈局好了,引我來這裡,要我找上你。」

  那個人會是這個一直拿小說騷擾他的傢伙嗎?

  ……或許也是那天夜裡勒住他脖子的傢伙……也許這一切都是那個人幹的。

  可是那傢伙的目的是什麼?

  他又看了一眼床頭的電腦,將它拿過來,然後準備按下刪除鍵。

  真的要把它刪掉嗎?

  他猶豫了一下,並嘆了口氣。

  「你不會放過我的,對吧?」

  電腦上的字體仍然端正整齊地對著他。

  「……好吧,寫就寫啊!混蛋!」



  「你幹麼?」

  「……沒、沒事──你怎麼起這麼早?」

  「我作了噩夢,睡不著。」

  「噩夢?什麼噩夢?」

  「我非得什麼事都跟你報備不可嗎?」

  「告訴我!」

  「……我夢到你把我活活掐死,就在這張床上。」

  「該死!」

  「……老兄,你到底怎麼了?」

  「……」

  「……沒有什麼不同。」

  「你說什麼?喂……你看起來真的不太對勁……」

  「那是真的,那都是真的。」

  「什麼真的?我拜託你不要突然發神經好嗎?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很恐怖啊!」

  「那個夢,那個我把你掐死的夢!它會成真!」

  「什麼……」

  「那個傢伙……那個你小時候遇上的那個傢伙,她想殺你!她要藉我來殺掉你!我不知道她什麼時候要動手……說不定就快了!」

  「……殺我?為什麼?」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沒辦法保護你,我不能再把你留在這裡了,所以你快走吧!走得越遠越好!快點!」

  「走……?」

  「快點!」



  那隻該死的灰毛貓站在那裡,一副無辜的樣子,她沒有多加猶豫就踩下了油門,往那隻貓直直駛去。

  貓的身軀飛得很高,摔落在一旁的草皮上,這對牠來說似乎不是件好事,因為柔軟的草皮會讓牠在著地的那一刻還保有知覺,牠會感覺到自己骨頭的碎裂,感覺到草地的濕涼,感覺到自己血液的溫熱,感覺到自己就快失去生命。

  「可憐的小東西。」她說,不過嘴角卻是上揚的。

  她沒照原先的計畫往市區駛去,而是往反方向開往那棟郊區的房子,莫瑞住的地方。

  她很清楚,莫瑞一定什麼都還不知道。

  因為她知道這時候莫瑞還在睡。



  他把車停在車道上,然後想起今天一早到現在他還沒餵過雷依。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