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蜘蛛女】第四部‧第一章


  一隻無聲的耐煩的蜘蛛,我發現她在一隅小角上獨自佇立,發現她摸索廣大虛空天地的方式,她拋出游絲,游絲,游絲,從她己身,永遠地延展絲線,永遠地不倦地推吐她的絲。

──沃特‧惠特曼《一隻無聲的耐煩的蜘蛛》


第 四 部 ‧ 蜘 蛛 女

  莫瑞從睡夢中醒來,注意到這裡是他自己的房間,而不是那個沒有窗戶的地方。

  他有些愣住,掀開被單,看見自己身上穿的是他平常入睡前著的睡袍,底下還穿著一件針織衫,看看床頭的鐘,時間已近中午。

  慢著,現在是怎麼一回事?他揉揉眼睛,隨手摸到床頭櫃上的眼鏡,將它戴上。

  他走到房門邊,門沒上鎖,事實上它根本連關都沒關,只是虛掩著而已,然後他打開門,走了出去。

  當他一張口,他就意識到自己差點脫口叫出約瑟的名字,也意識到自己正在這屋裡繞來繞去尋找類似的人影,他在幹什麼?如果那傢伙不在這裡,那他應該立刻離開這個曾經把他困住的鬼地方啊!也許那傢伙出門了,忘了把他的房門上鎖,也許那傢伙以為他不會那麼快醒來,也許他只是出去一會兒……

  種種令人不安的揣測襲進他的腦海,但他卻沒有真正感受到恐懼,他在屋裡繞了一圈,沒有看到任何人,也不預期會看到任何人。

  他不相信那傢伙會那麼大意,忘了把他的房門上鎖。

  他站在沙發後方,看見那個有著條紋花樣的四方枕躺在他上次頭枕著的位置,他上次在這張沙發上睡著是什麼時候的事?他望向牆上的月曆,他老早就忘記去撕它了,現在是幾月?今天幾號?他愣了一下,這房子裡沒有電視、沒有收音機,沒有任何告訴他現在是什麼時候、現在發生何事的東西,他抬眼環視這空得離譜的大屋,這才發現時間其實都一直靜止著,在這棟房子裡,時間沒有在流動,或該說它從來不讓住在這裡的人知道時間在流動,住在這裡的人不會意識到外面的世界,不會意識到時間的流逝,這裡的一切早就凝結起來,變成一個不會改變的固體。

  從他得知珍妮的背叛後,他的時間就永遠凝結在那一刻了。

  不讓時間再度流動起來的,是他自己。

  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將他嚇了一跳,約瑟回來了!他抓了把火鉗,走到門邊,然後猛地打開門。

  沒有人在那裡。

  很快地他發現外面風很強,風撞擊在老舊木門上的聲響就跟敲門沒兩樣,他鬆了口氣,心想是自己大驚小怪,於是關上門將火鉗放回原處。

  喀!

  他抬起眼來。

  那是什麼聲音?

  這時恐懼才真正襲上他的心頭。

  他知道那或許也是風的聲響,也許後頭有哪個窗子沒關好然後風吹落了啥東西……

  但要去確認嗎?

  他沒忘記這房子曾帶給他的恐怖,他曾經被關在這裡,這個他一直以來都住在裡頭的地方居然從來沒對他伸出援手,搖身一變就成了固若金湯的牢籠。

  他脫下睡袍,帶上帽子,拿了桌上的皮夾跟鑰匙,然後打開門走了出去。



  其實他沒有任何想去的目的地。

  這天他在路上遇到珍妮,毫無意外地話題又扯到離婚的事,他已經夠煩了,沒想到珍妮居然還知道約瑟的事,但她似乎不知道那傢伙的真面目,也是,如果她知道的話,她不會敢跟他提起這件事的。

  好了,所以他現在在這個即將成為他「前妻」的女人眼裡留下了什麼樣的印象?惺惺作態的濫交雙性戀者,或更糟?算了,他不想提,也不想去爭辯了,他唯一不能接受的是珍妮將他與約瑟之間的關係看成是她與大衛間那樣對等的關係,但他又能怎樣?明講自己是被強暴的?算了吧,對方根本不是人類,講了又能怎樣?何況他也不想在這種時候還要承受珍妮憐憫的眼神。

  就這樣吧,乾脆一點對大家都好,至少最後珍妮還願意謝他……這樣就夠了。

  當晚他不敢回家,而是到鎮上的旅館過夜,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有點虛弱,才出門晃了一圈就很疲憊,他想應該是因為太少出門的關係,當晚他睡得很安穩,一夜無夢。



  翌日他經過約瑟的診所,發現診所正在歇業中,而且似乎已經歇業好幾天了,沒人知道醫師發生了什麼事。

  約瑟消失了。

  他不知道也不能確定現在回去那個家是否安全,但他還是決定非回去一趟。

  因為他想知道約瑟是不是還在那裡。



  約瑟不在那屋子裡。

  他再度回到那裡,原先他懷著十足忐忑不安的心情,因為約瑟很有可能就等在那裡,等他自己落入陷阱,這裡是他家,他再怎麼樣早晚還是要回來,而約瑟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

  但他想錯了,約瑟沒有趁他打開家門時襲擊他,也沒有躲在哪裡等著他,那房子就一如被棄置般孤單地等著主人回來,而其間沒有任何人來打開它的大門。

  突然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湧上他的心頭,雖然現在放鬆還太早……但他實在沒有辦法抵擋這種回家的感覺,他倒頭趴在熟悉的床上,然後沉沉睡去。



  他夢見蜘蛛女,夢見那個有著一頭紅髮的魔女。

  這次蜘蛛女沒有殺他,事實上她似乎根本沒意識到莫瑞的存在,而是靜靜地坐在房裡,像個新婚的嫁娘,溫順地等著她的丈夫到來。

  他環顧四周,意識到這間房間就是那間沒有窗戶的密室,腳步聲自他身後傳來,毫不意外地,約瑟與他擦肩而過,床上的蜘蛛女嬌羞並放膽地展開雙臂迎接他,約瑟的呼吸埋進了她的胸脯,隨後也埋進了她體內。

  他們沒有看見他,他就在那裡,但卻沒有被察覺。

  「我只是奇怪,你明明早就應該死了,為什麼還在這裡?」

  他抬起頭,聽見那聲音,蜘蛛女的聲音這麼說道,但蜘蛛女不是正在床上與約瑟……他望向那對男女,他們仍然沒有看見他,但他卻聽得見蜘蛛女近在咫尺的低語。

  那聲音是從哪裡傳來的?

  「如果妳聽得見,就回答我。」

  嗡嗡聲又再度響起。

  「……馬的!別又來了……該死!這聲音到底是怎樣……」

  如果妳在的話……

  他感到頭痛欲裂,眼前上演的活春宮也越來越令他不耐,那場景只會不斷地令他回想起那個炎熱的夜晚,那該死的一幕……

  他伸出手,掐住了她的喉嚨。

  金黃色的亂髮自她失去光芒的藍眼旁散下,她的手無力的在身體兩側擺蕩,而他的手指仍緊扣著她紫黑的喉嚨。

  蜘蛛女變成了珍妮,並且死在他的手上,但他卻感受不到一絲驚懼或悔恨。

  「你不可以那麼自私,莫瑞。」珍妮瞪大的雙眼指控著他。

  「自私的是妳這婊子,珍妮,自私的從來都是你們,我為什麼就不能自私?」他淡淡地說道,然後將珍妮的屍體扔在床上。

  蜘蛛女不在了,約瑟也不在了,而那嘈雜的嗡嗡聲似乎也已遠去。

  他抬起頭來,面對著一片幽然的黑暗,輕聲吐出了一個句子。

  「來找我,我在這裡等你。」

  一隻手自他身後越來,並輕放在他的肩上,而蜘蛛女的聲音也在同時傳來。

  「莫瑞。」

  他轉過頭去,看見他自己站在那裡,微笑望著他。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