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蜘蛛女】第四部‧第二章


  不會再有第二次機會了。

  他往前跨了出去。

  莫瑞衝出門,往屋外奔去,當他跑到車道上時,一不注意便狠狠被絆了一跤,他抬起頭,不意看見雨棚下的那台車,他的車,在前輪下卡著一些灰色的毛髮與褐色的污漬,他不知道那是什麼,也不知道那些東西為什麼會在那裡,在那一刻,他愣住了,甚至連逃跑都忘得一乾二淨。

  「莫瑞。」蜘蛛女的聲音自他耳際傳來,而那從未在大白天裡出現過。

  不對,那不是蜘蛛女的聲音。

  那是他自己在講話。

  他愣然地爬起身來,腦中因為一片混亂而空白,然後他回頭,聽見那龐然巨物用濕黏的觸肢在屋內爬行的聲音。

  那傢伙來了。

  他知道約瑟──不,應該說是那曾偽裝成約瑟的怪物來找他了,但他沒有逃走,只是站在那裡,徐徐吐出一句話:

  「來找我,我在這裡等你。」

  幾乎就是在同一時刻,屋門被粗暴的打開,隨即一具具的觸肢朝他襲來。

  他站在那裡,連眼睛都沒眨一下。



  他醒來並意識到自己正躺在自己的房間裡。

  他在夢中看見了他自己。

  黑暗中他意識到自己正捏著自己的手臂,他立刻拉起袖子,並開了床頭的燈,看見那隻原先應該包著繃帶的手臂毫髮無傷。

  一切都變得像夢一樣模糊難辨了。

  他開始懷疑起這一切是否只是他做的一場噩夢,其實根本就沒有外星人,他沒有被強暴,沒有被監禁,也沒有受傷。

  甚至連他到底有沒有在街上遇到珍妮也變得那麼不確定了。

  如果是,那他絕不能接受。

  他猛然自床上爬起,往門外衝去,起身時他又突然感到有些暈眩,腳步也顯得踉蹌起來,但他卻慶幸這暈眩的存在,因為至少讓他感覺比較真實。

  他走出屋外,冷風自他耳旁呼嘯而過,黑夜裡的樹木一棵棵都像鬼魅般佇立,林子裡看來恐怖異常,但他沒有想太多,甚至連回頭去提個手電筒都沒有,就這樣走進了樹林。

  他知道他現在只想找到一個人。

  他沒有辦法接受這一切都只是他的夢,那些苦難,那些折磨,那些屈辱,儘管痛苦,但他仍不能當成從沒發生過。

  他想嘗試呼喚,但這時他才想起,那怪物並沒有名字,他從不知道該怎麼叫他。

  「這個嘛,你還是可以叫我約瑟。」

  不知道為什麼,想起這句話讓他笑了一下,連他自己都覺得自己三更半夜在這種陰森森的地方怪笑實在是有病。

  「約瑟──!」

  沒有回應,只有風在遠處哀鳴。

  他繼續往前走,繼續扯喉大喊,雖然一片黑壓壓的樹林看起來很可怕,但他卻略覺好笑地想起似曾相識的情景。

  小時候,他也曾經這樣無助地找著約瑟,只是差在那時找的跟現在要找的不是同一個人。

  那時他哭了,因為他害怕永遠迷失在林中,害怕自己被永遠遺棄。

  但現在他卻有點希望能夠就這樣走著走著,最後被黑暗吞噬,這個世界從來就沒有遺棄他,他真正希望的,是遺棄這個世界。

  他想要就這麼一直走下去,走到他們找不到的地方。

  身後窸窣聲傳來,他沒有放過。

  他轉過身去,眼前仍然與他來時一般黑暗,但他可以聽見那移動的窸窣聲,以及越來越近的呼吸。

  「我就在這裡,哪裡都不去。」他說,並將手伸向黑暗。「來找我,我在這裡等你。」

  黑暗中,一樣東西握上了那隻手,莫瑞站在那裡,微笑望著它。



  當莫瑞逃到屋外後,他很快就後悔了。

  他追了出去,看到莫瑞就站在門外,不逃也不躲,那眼神裡似乎已沒有了什麼,又似乎多了些什麼,他伸出觸足,將莫瑞包覆起來,將他拉了進來。

  然後莫瑞伸出手,抱住了他。

  接下來的事他不知道該如何詳述,因為一切都太順利也太過美妙,他們又回到原來的那間房間,過程中他知道有人來過,有誰進來了屋內,在門外窺伺,但那不重要,因為他不知道像這樣的事還有沒有機會再發生第二次。

  但他同時也得知了一件事。

  就是那個時候,他懷中抱著的人並不是莫瑞。

  那是蜘蛛女。

  那個在多年前偷走莫瑞身體的人。

  那個開車撞死雷依的人。

  那個不斷托夢給他的人。

  那個始終都在等著他的人。

  蜘蛛女要他殺死的並不是莫瑞這個人。

  就像蜘蛛女也不是真的要殺死史塔德一樣。

  她想要的,是讓珍接受自己體內的那個史塔德,或者反過來說,讓史塔德知道自己體內的那個珍。

  那就像是殺死了其中那一方一樣。

  但死是為了讓其新生。

  他知道那只有他可以辦得到,因為他是蜘蛛女的同類,蜘蛛女將這個任務給了他。
  但他無從得知自己有沒有這個份量。

  他不知道在此之後,在他消失之後,莫瑞會不會來找他,他無法確定莫瑞願不願意讓自己再死一次。

  他只能等待,等莫瑞回到那片樹林。



  莫瑞看得見那個疤痕,眼形的疤,現在他覺得那看起來像是嘴唇的形狀。

  那個疤痕不是只有他自己才有。

  他現在知道正因為約瑟身上也有,所以當初約瑟才會找上他。

  不,也許在他提著雷依走進診所的那一刻,約瑟就已經找上他了。

  但要更正確的說,其實根本不是約瑟找上他的,而是在多年以前,他死在另一個約瑟的同類手上時,一切就已成定局了。

  約瑟說過,他常常會在夢中看見過去的約瑟腦中的記憶,這也常讓他忘記自己不是真正的約瑟,莫瑞知道自己就像那樣,只是他的意識從來就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他還活在這個被「別的生物」佔據的身體裡。

  那個佔據他的的生物藏身的很徹底,那生物已經幾乎放棄自己的意識,只是沉睡在莫瑞的意識之下,而當另一個同類出現時,它就醒來了,但當它醒來時,卻發現已經無法消除莫瑞的意識,只能偶爾在莫瑞沉睡時醒來,但也只能活動一小段短暫的時間。

  就偽裝成人類的程度而言,它的能力比約瑟還高竿,因為它根本完全放棄自己的意識,讓原主誤以為自己還活著,繼續像正常人一樣生活。

  但也正因如此,它放棄了自己對這個身體的控制權,在它醒來時,它無法控制這個身體控制得很好。

  因此,它只能對莫瑞的意識造成小小的干擾,讓他頭痛,讓他做噩夢,在他睡著時做一些令他丈二金剛的事,它除了暗示外沒有辦法再多做什麼,所以它求助於約瑟。

  它知道約瑟能夠讓莫瑞逐步崩潰,能夠瓦解他的意識,他能讓莫瑞動搖,進而察覺到它的存在。

  它原先是想要莫瑞死的,讓莫瑞的意識永遠消失。

  但現在它不那麼想了。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