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蜘蛛女】第四部‧第四章(全文完)


  蜘蛛女沒有再出現過,這反而讓他很不習慣。

  他很清楚,蜘蛛女活在他的體內,但她的意識卻不曾再干擾過他。

  因為我選擇了蜘蛛女要我選擇的人嗎?

  他坐在書桌前,視線從眼前的電腦螢幕飄到了天花板上。

  蜘蛛女的目的都達成了,雖然她已經消失,但他無疑地一直遵循著她的意志,幫她完成每一件她想要做的事。

  因為那其實也有一部份是他自己的意志。

  他知道,一直都知道,只是他拒絕承認,也拒絕去想。

  拒絕是他一貫的作風,拒絕別人的好意,拒絕別人的不懷好意,甚至拒絕面對自己,對他來說都是很習以為常的事,他習慣以拒絕來面對這一切,習慣到有時他明明不願拒絕,但卻仍然拒人於千里之外。

  其實他有時候總希望別人再堅持一些,只是他們往往都是一句話就可以打發掉。

  他不是真的想拒絕。

  這時一個外星來的傢伙闖了進來,強迫他無法再拒絕。

  然後他發現自己已經習慣被支配、被強迫。

  因為在他小時候也是過著這樣的日子。

  約瑟──他兒時記憶的那個約瑟,人類的約瑟,就是完全只把他當成一個非人的玩具,高興時就找來,不高興時就丟到一旁去,甚至將他囚禁起來。

  他承認自己那時也是基於某種劣根性才會那麼死心地跟著約瑟。

  那種劣根性深植在骨髓裡,就算自認早已逃離了它,但只要某個時候、某個地點、某個人的一個小舉動,就足以將之喚醒。

  而這種劣根性一旦被喚醒,就再也擺脫不掉。

  也許蜘蛛女就是知道他有這種劣根性,知道無論如何他終究會死心投降,遵循他自小就深植體內的那股意志,放棄堅持,放棄自尊,放棄拒絕。

  不對,那不能算是「放棄」,應該說他本來就是這樣的人,他所放棄的那些本來就不是屬於他的東西。

  因為蜘蛛女知道真正的他,知道他終究會選擇這條路,所以才會進到他裡面來。

  到底是他遵循著蜘蛛女的意志,還是蜘蛛女順著他的意走,他已經搞不清楚了。

  現在這個他真的是真正的他嗎?還是說這只是蜘蛛女操縱下的結果?

  可是真正的蜘蛛女又在哪裡呢?

  「所以囉,別殺了我的孩子。」蜘蛛女說。

  在他體內。

  不管他是不是願意承認,蜘蛛女跟他都是一體的,這點他最清楚。

  「我怎麼可能殺妳的孩子?」他盯著牆面喃喃說道。

  她的孩子無疑地也是他的。

  珍妮沒有給過他也無法給他的東西,現在就在他身體裡。

  他不是人類。

  無論他再怎麼想否認,都不能改變這個事實。

  他不是莫瑞‧蓋勒這個人,或該說不完全是,畢竟他們根本是不同的生物。

  他知道,他還沒有完全做好準備,他還不是很能接受現在這個狀態,但所有發生過以及即將發生的事並不會等他,事情總是突然就發生了,在還沒有人發現到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而被告知的人只能手足無措地等著它發生。

  現在想想,也許那次的暈眩就是一種暗示,只是他怎麼可能會知道那意味著什麼?

  他趴在桌上,雙手環在懷中,現在他已經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如果不是這個原因,也許他那時不會答應跟約瑟做愛──不然他應該一輩子都不會答應的。

  有東西在改變他,改變他與約瑟相處的模式,這一切都只是為了讓這個狀態適於這個即將到來的未來,他跟約瑟都只是因為這個而來到這裡。

  這是他們的同類從千萬年以前就已經形成的模式。

  也因為這個模式,所以他們才會在這裡。

  他還沒決定是不是該遵循這個模式下去,事實上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但他也很清楚事情會在他還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發生。

  車道上傳來車聲,他不用到窗邊察看也知道是誰。

  他有點想衝出去,但他沒有。

  他知道他會一直徨然地待在自己的網中,不知道下一步是不是該踏出去,也不知道是不是該繼續保持原狀。

  但他的獵物會自己投進來。

  「莫瑞?」

  他抬起頭,看見約瑟站在那裡,微笑望著他。



  他已經進展到故事的最後,這時敲門聲傳來,打斷了他的作業,讓他有點不太高興,但他還是起身走到客廳去。

  珍妮先前已經打過電話,所以他本來就知道她會來。

  「莫瑞,你最近在忙什麼?」

  「忙?」

  珍妮撥了撥耳際的髮絲,喝了一口茶。「上個月我打給你好幾次,但根本沒人接。」

  上個月……莫瑞愣了一下,他上個月的確是發生了一些事,只是講出來八成也沒人會相信。

  「我……」

  「等等,那跟約瑟有關嗎?」珍妮突然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算是。」會發生那事,約瑟也有份沒錯。

  「那就不聽了。」她低下頭去,在包包裡搜尋著那份她一直想讓莫瑞簽下的東西。

  他站在那裡看了她一會兒,然後開口道:「對了,珍妮,有件事一直沒告訴妳。」

  「什麼?」她沒抬頭。

  「雷依死了。」

  她停下動作,張大眼睛盯著他。「死了?」

  他盡量把態度保持在一個客氣的程度。「被車撞死的。」

  「你騙人!你不是說牠還好好的──」

  「我把他埋在後院,妳可以自己去確定。」

  「後院──!那種地方!你怎麼可以隨便──」她氣得說不出話,便往後院直奔而去。

  莫瑞冷冷地看著她的背影,當她跑過去時,一股刺鼻的香水味也直撲而來,她以前從來沒有用過這種香水,他站在那裡,感覺心底對她的厭惡又升了一分。

  他很清楚,那間沒有窗戶的房間就在通往後院的長廊上。

  他也知道某個跟約瑟很像的東西現在正在那裡面。

  「別殺了我的孩子。」

  他沒有殺蜘蛛女的孩子。

  他讓其出生。

  他轉過頭來,看見那只沾有珍妮唇印的杯子,他用三根指頭將它捏了起來,然後走到廚房,將它丟在垃圾桶裡。



  「莫瑞,你有養狗嗎?」她站在長廊上喊道,但客廳那裡沒有回應。

  她聽見旁邊房間裡有某種令她不安的聲響,那很像是某種動物發出的碰撞聲。

  那間雜物間。

  沒聽到回應,她此刻的不耐更增了一分,也不管莫瑞養的到底是狗還是什麼了,她拉開後院門,看見那座孤單的小土堆,她簡直不敢相信這居然是真的。

  那看起來不像是最近這兩天的產物,而是顯然已經在那裡好幾個月了。

  雷依明明就已經死掉很久了,但莫瑞卻騙她!

  她忿恨地摔上後院門,回頭往客廳走去。

  那間沒有窗戶的房間的門在她身後無聲開啟。

  她還不知道那東西已經出來了。



  莫瑞又坐回他先前所在的位置,繼續著他的工作,隨後,他伸了伸懶腰,在螢幕上打出了最後幾個字:

全書完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