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蜘蛛女】第四部‧第三章


  莫瑞又看見蜘蛛女,在他的夢中。

  「莫瑞,你現在知道我是誰了吧?」她笑道。

  莫瑞點點頭,他覺得她這次看來毫無敵意。「妳不再想殺我了?」

  「你殺了史塔德嗎?」

  他想了一下。「沒有,他還活在珍的體內。」

  「那就是啦,你介意我繼續住在你裡面嗎?」

  「如果妳不再想殺我的話。」

  她發出一連串銀鈴般的笑聲。「你真傻,我才不是你書裡的蜘蛛女呢,蜘蛛女可以殺死史塔德,可以殺死珍,那是你的角色。」

  「我……?」

  「是啊,你才是那個可以選擇殺死誰的角色。」她笑了笑。「所以囉,別殺了我的孩子。」

  「孩子?妳在說什──」

  話音未落,蜘蛛女便吻上了他的唇,緊密地與他貼合在一起。

  然後他醒了。

  他撐起身來,看見自己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想起昨晚他走到樹林裡,去找約瑟,最後在黑暗中有誰握住了他的手。

  之後的事……?

  他記得他看見在約瑟的背上也有那個疤,跟自己一模一樣的疤,然後他得知了自己其實跟約瑟是一樣的東西。

  人類的莫瑞早在多年前就死在那個樹林裡了。

  他是要怎麼接受這個事實?

  「如果妳在,就給我滾出來。」他喃喃唸道。

  但沒有回應,連嗡嗡聲都沒有出現。

  他的腦袋從沒像現在這樣安靜過。

  她消失了。

  不對。

  他想起剛剛的夢境,她並沒有真正消失,而是把自己交給了他。

  「你介意我繼續住在你裡面嗎?」

  就像史塔德仍然活在珍體內一樣……唯一不同的是,珍接納了史塔德的存在,也接納了這樣的自己。

  蜘蛛女要他也這樣做嗎?

  他皺起眉頭,他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接受這一切,畢竟她還殺了雷依……他要怎麼接受她殘酷的那一面?

  他突然想起那個夢,那個他在床上活活掐死珍妮的夢。

  「你才是那個可以選擇殺死誰的角色。」

  不可否認的……他知道自己的確也有殘酷的一面,他恨珍妮,因為愛過她,所以才恨她。

  「所以囉,別殺了我的孩子。」

  孩子?

  「什麼意思?」

  他低頭看見那隻原本被咬傷現在卻全無傷痕的手臂,他已經知道那是因為他跟約瑟是同類的關係,所以這種大範圍的外傷才會好得那麼快。

  同類?

  那也就意味著他的身體實際上跟人類並不如外表般接近是嗎?

  「別殺了我的孩子。」

  他想起他與珍妮結縭多年,卻連個小孩也沒有。

  那不會是巧合。

  但那句話又是什麼意思?

  他披上睡袍,走到外面去。



  書房的門開著,他知道有人在裡面,於是走了過去,看見約瑟坐在裡頭讀著他桌上那一堆印出來的稿子。

  約瑟知道他就站在門口,但並沒有抬起頭來,只是盯著稿子吃吃笑了起來。「你寫的這故事真的很棒。」他說。

  莫瑞沒有回答──事實上他也不知道要說什麼,他走到書房另一端坐下,望著隔著幾步之遙的桌面那一頭,約瑟注意到他的目光,卻沒有馬上搭理他。

  「你想跟我說什麼?」約瑟問道。

  「我根本不是人類……當初你為什麼沒有告訴我?」

  約瑟歪頭看著他:「我從來就沒有確定過這件事。」

  「為什麼?我身上不是也有那個疤嗎?你怎麼可能會看不出來?」

  「你太像人類了,莫瑞,我並不是你想像中那種超能力生物,我很多時候就跟你一樣沒辦法確定很多事情,也會做出連自己都匪夷所思的行為。」

  「你之所以把我關起來,就是為了要確定這件事嗎?」

  約瑟用一種好像沒聽到他說話的表情看著他,而正當他想再次重複這句話時,約瑟開了口:「不是,我想不是。」

  「但如果你沒看見我身上有那個疤,你會那麼做嗎?」

  「我不知道。」

  莫瑞往後靠在沙發上。「真蠢,現在什麼都已經發生過了,我還跟你在這裡討論這些假設性的問題。」

  約瑟站起身來,將稿件放好。「那現在可以換我問你了嗎?」

  莫瑞眨了眨眼。「什麼?」

  「你為什麼來找我?」他問。

  莫瑞皺起眉頭:「那你又為什麼要躲起來?」

  「你還沒回答我。」

  「……聽著,就算我打從心底恨你,但我也不能就當作這事從來沒發生過,你不能把我搞成這樣,然後說不見就不見,就算你死了,我也要看到你的屍體。」

  「你去樹林,是想找到我的屍體嗎?」

  「沒錯。」

  「看著我說。」

  「……我不知道!誰知道我那時在想啥!三更半夜跑到樹林裡……我一定是瘋了!」

  約瑟雙手交抱,靠著桌緣。「我們都瘋了,我們都自以為比對方正常,但其實最瘋的是我們自己。」

  「老天……我已經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辦了……」莫瑞揉著額頭。「結果繞了一大圈還是回到原點……」

  「沒有回到原點,原點是永遠不可能回得去的,莫瑞,現在跟那時已經不一樣了,因為這次我並沒有關住你。」

  「……我知道,這次是我把你弄回來的……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我為什麼──」

  「莫瑞,別去想那些,不知道也無所謂,如果你覺得去想會讓你覺得很不舒服的話,就別去想。」

  「我不是你,我沒辦法接受這種事!我只要一想到我這麼做可能是因為我對你──」

  「莫瑞,別說那個字眼,如果你不能接受,那就不要說出來,你想讓那句話成為我的籌碼嗎?」

  「但──這根本沒有道理啊!我明明是恨你的……我明明就好幾次想殺了你……」

  「因為你沒有選擇餘地,」約瑟低笑道。「你知道你的同類只有我一個人,就像珍只能接受蜘蛛女,因為在她的世界沒有別的任何人。」

  「你別忘了是你把我的世界變成這樣的,珍原來的世界裡也有她愛的人,但蜘蛛女殺了他。」

  「但傷害珍最深的一直是史塔德,不是嗎?」

  「……珍可以選擇一死,她並不是非得選擇蜘蛛女不可。」

  「但珍想活下去,你知道她根本不想死,而且她並不如她想像中那麼恨蜘蛛女。」

  莫瑞看著他,徐徐地嘆了口氣。「我並沒有那麼恨你,我雖然好幾次想殺了你,可是你的臉卻是我熟悉的人……我也恨過他但是……我沒有那麼恨他。」

  約瑟走近他。「莫瑞,你有沒有想過你可能是喜歡他的?」

  「不可能。」

  「你記得我曾說過有人在暗中安排這一切吧,安排我來到這裡,安排我找上你。」

  「那是蜘蛛女搞的鬼。」

  約瑟點點頭。「你有沒有想過,她為什麼要選上你?我又為什麼會選上約瑟──如果我會來到這裡是她暗中決定的,那又為什麼偏偏是你們兩個?」

  「那只是剛好而已,剛好我比較倒楣,剛好約瑟比我更倒楣。」

  約瑟笑了起來。「你不懂,莫瑞。」

  「我知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只是我不相信,我也不想去相信那麼荒謬的事。」

  「沒關係,我知道你沒辦法馬上接受,但我們有很多時間。」

  莫瑞抬頭望向他,而幾乎就是在同一時間,約瑟的唇便疊上他的,莫瑞想將他推開,但約瑟抓住了他的手。

  「……到此為止,我不能再讓步了──昨天那樣已經是極限了。」

  「你別忘了,莫瑞,昨天我們沒有做到最後。」

  「如果你要繼續下去的話,那跟以前那種強暴有什麼兩樣!你自己也知道我沒辦法馬上接受……」

  「你放心,這次我會盡量顧慮你。」

  「話不是這樣說──」

  話音未落,莫瑞便被壓倒在沙發上,同一時間約瑟幾乎也已抵住了他。

  「你看起來很緊張,莫瑞。」

  「……因為我不可能習慣這種事。」

  「你會的。」約瑟說道,隨後又是一次深吻,而在莫瑞還來不及呼吸的同時,約瑟便伸進了他體內。

  「唔……」

  「放鬆點。」

  「……」

  「……不行,我辦不到,快點住手!」

  「你可以的。」

  「不行!放開我!」

  「……」

  「……我拜託你,至少不要是現在。」

  「那你要我等到什麼時候?」

  「你就是怎樣都一定要嗎?」

  約瑟沒回答,只是將身子往下移。

  「喂!你幹麼……等等!你──」

  「好吧,你還是有雄性人類的劣根性,這我承認。」

  「快給我住手……」

  「……」

  「恭喜你,你的沙發報銷了。」

  「……」

  「莫瑞?」

  「……我沒力氣跟你扯了。」

  「很好,那表示你也沒力氣可以抵抗了。」

  「……唔……」

  「這樣還可以嗎?」

  「……」

  「……」

  「……噢……」

  「……」

  「我沒說你可以吻我。」

  「你不覺得現在說太晚了嗎?」

  「……我要睡了。」

  「要我抱你回房嗎?」

  「我拒絕……咦?」

  「怎麼了?」

  「我不知道……這裡……好像有東西……」

  「這裡嗎?」

  「……有東西在我裡面。」

  「看來是這樣沒錯。」

  「這怎麼回事?」

  「我想我大概知道。」

  「別告訴我,我不想聽。」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