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維特先生的煩惱】第一章‧維特先生大意失荊州


  今天是萊納斯‧維特升為海軍上將的日子,但他並不如他預期中來得喜悅,相反地,他甚至感到有一些憂鬱,不過他並未讓這種心情表露出來,畢竟,在他的軍人生涯中,其實也已習慣喜怒不形於色。

  他所擔心的是,他的朋友──博學多聞的傑克爾博士,從上個月起就開始熱中於某種謎樣的實驗,當然,他所認識的傑克爾博士,總是一天到晚在從事著各種各樣的實驗,不過也由於最後老是以失敗或博士的三分鐘熱度收場,所以他總認為對這位朋友的好學實際上是沒有什麼可擔心的。

  但這次卻大大不同。

  原因是在昨晚,傑克爾博士興奮地衝到他家,宣佈此次的實驗大大成功,這原本也沒有什麼可擔憂的地方,但造成維特先生不安的則是,傑克爾博士死都不肯透露他作的到底是什麼實驗,甚至還特別聲明此事只有維特先生一個人知道,千萬不可以告訴任何人,尤其那位向來外表冷漠但實際上卻頗為好事的厄塔森律師(他同時也是傑克爾博士的老友)更是萬萬不可得知。

  總而言之,傑克爾博士神秘兮兮地告訴維特先生,第二天可以來他的實驗室見識見識他的實驗成果,還要他作好心理準備,可不要被嚇著了。

  「如果你是對那位老拉尼恩醫生這麼說的話,那十分合理,但別忘了我可不是拉尼恩醫生。」維特先生當時是這麼回答的。

  本著身為軍人的自信與膽識,維特先生認為並不需要對傑克爾博士的研究懷抱任何恐懼,但在他前往傑克爾家的此刻,他的心中仍不免浮上一抹擔憂,他擔心他的這位好友會因為過度著迷於研究而對自身造成傷害,舉例來說,傑克爾博士很有可能在研發出一種新的化學藥劑後,連動物實驗都不作就自行飲下,或是為了取得某種實驗材料而與店家發生衝突,以他對傑克爾博士的了解,這些都是博士很可能會幹的事。

  「拜託……至少在我到之前千萬別作出傻事啊……」

  很快地,維特先生已被管家普爾引至了大廳,而傑克爾博士也笑容滿面地走了出來。

  「很抱歉沒能參加你今天的升職大典,因為我實在太醉心於我最近的研究了,本想前去道賀的,沒想到一不注意就忘了時間。」傑克爾說道,從他臉上的表情看得出來他確實十分抱歉。

  「沒關係,比起典禮,我更在意你的實驗,那到底是什麼樣的研究?你沒有因為研究而作出傷害自己的事來吧?」

  「噯,你真是跟厄塔森越來越像了,老是擔心東擔心西的,」傑克爾嘟嚷道。「早知如此,我就不會跟你說了。」

  維特聞言板起臉來:「那麼,你是要趕一位大老遠前來赴約的朋友離開了?」

  「呃、別這麼說嘛……維特,我剛剛只是說笑罷了。」

  維特看著緊張的傑克爾博士,不禁覺得好笑起來,但他的表情依舊漠然,他很清楚博士非常想要有人能看看他的實驗成果,如果他就這麼打道回府,傑克爾將會十分失落。

  「好吧,我就看看你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維特先生淡淡說道。

  傑克爾博士聞言精神一振。「那麼,請隨我來吧。」



  「就在這兒。」傑克爾博士指著桌上的幾瓶液體與粉末。

  「我看不出這些東西有什麼值得驚奇之處。」

  傑克爾博士眼神一亮。「值得驚奇的不在於這些東西本身,而是它們在經過混合與調配後,將會成為一種前所未有的藥物,使得喝下它們的人產生一種相當驚人的變化!」

  維特先生將視線由桌上的物品移向傑克爾博士。「你喝了它們?」

  「是的,有什麼問題嗎?」博士理所當然地說道。

  「博士,你不會沒作動物實驗吧?」維特的眼神轉為懷疑的目光。

  「當……當然有啦!你以為我是那種會不顧風險隨便拿自己作實驗的人嗎!」傑克爾博士雖然嘴上這麼說,眼神卻完全沒對上維特先生。

  「好吧,既然你這麼說,我就當作你確實有這麼做吧。」維特先生說道,心裡想的卻是該怎麼讓眼前這傢伙永久遠離任何有化學藥劑的地方。

  「總……總之那不是重點,重點是這東西如何發揮它的神效,難道你一點都不想知道嗎?」

  「我比較想知道你的身體是不是應該先讓拉尼恩醫生診斷一下。」

  「維特,我的身體沒有任何問題,這點我可以向你保證。」

  見維特仍然一臉懷疑,傑克爾也不禁有些生氣起來:「好吧,那我就讓你見識見識!」他一把抓起桌上的量杯,動作俐落地調配了藥劑,不一會兒,他就完成了作業,藥劑在他的調配下變成了一種清涼的綠色,看來頗適合在夏日飲用。

  「等等!」在傑克爾正要飲下藥劑時,維特喝止了他。「我的朋友,你不會真要喝那東西吧?」

  「親愛的維特,我已經實驗過了,這東西對健康並不會有任何危害。」

  「不,我還是不放心,傑克爾,我想你應該將那東西交給我,我不希望你作出傻事。」

  「維特,」傑克爾正色道。「你身為軍人的膽識到哪裡去了,居然對區區一劑毫無危害的藥劑如此恐懼,我今天才知道在知識的領域上,你探索未知事物的能力竟不如一個從未拿過刀槍的科學家!」

  雖然維特先生並不想承認,但這話卻實實在在地激惱了他。「你說什麼?」

  「我說你是個膽小鬼,你只敢面對肉體之軀的敵人,卻不敢探究知識的奧秘!你甚至不像我敢於喝下這藥劑!」言罷傑克爾立刻灌下手中的綠色液體。

  「你給我慢著!」維特立刻一個箭步上前搶下那藥,而那藥劑僅餘下了一半。「我可不能忽視你剛才的那句話,傑克爾,你竟敢這樣侮辱我!」

  「哼……如果你要證明自己不是我說的那樣,就把那餘下的藥劑喝完啊!如果你真有那膽識的話。」

  「這……」

  「你不敢對吧。」

  維特望了那藥劑一眼,隨後便一飲而盡。

  「這樣你還有什麼意見嗎,傑克爾博士?」維特將空瓶還給了傑克爾,而後者一臉愣然,維特此時才突然感到這一切真是荒謬且幼稚。「對不起,我想我還是太意氣用事了……」

  「我真是太感動了,維特,你做出了超越自己的事,你甚至願意以自己的身體來共享我的實驗成果,我真是、真是……」

  「怎麼了,傑克爾?」

  「不……沒事,只是藥效開始產生作用了……」

  維特聞言心頭一驚。「等……慢著,喝下那藥會怎麼樣?你還沒告訴我──」

  「等一下……你就會知道了。」

  「什──」話聲未落,維特便感到有一股錐心之痛自體內傳來,他一手扶住一旁的扶手椅,緊接著感到全身都像是要溶化似的噁心,在他還沒來得及掌握自己的身體發生什麼事前,他就因為極度的痛苦而昏了過去。

  「第一次喝的話,會比較難受一點。」

  在他昏倒前,有個聲音如此說道。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