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維特先生的煩惱】第十五章‧最後一夜


  維特先生充滿絕望地將頭埋在枕頭裡,他知道他已經沒有辦法再瞞下去了。

  稍早,凡赫辛教授以相當強硬的態度堅持為他診斷,他當然死命拒絕,但基度山伯爵與教授合力將他按住,而他又因極度虛弱而沒能抵抗成功,於是最後他只得放棄掙扎,讓凡赫辛宣佈那件維特先生早就已經知道的事情。

  起初,凡赫辛教授看來有些迷惑,但幾經確定後,他深吸了一口氣又吐出,並喃喃說道:「真希望是我的醫術出了問題。」

  「為什麼這麼說?」伯爵問道。

  「因為男人是不可能會懷……」話聲未落,維特先生便緊緊抓住了他的胳臂,他低頭望向維特先生,而後者則是一臉哀求地搖了搖頭。

  教授見此便拍了拍維特先生的手背,並將他的手鬆開,妥貼地放進被單裡,然後他抬起頭對伯爵說道:

  「他懷孕了。」

  這時被按住的維特先生又瘋狂地扭動起來。「你這惡魔!你為什麼要說出來!我絕對不會原諒你!一輩子、永遠都不會──我死都不會原諒你!」說到後來他不禁哽咽了起來,伯爵見此也鬆開了手。

  「你說……維特先生他……」伯爵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雖然這一般是不可能發生的,但他的確懷孕了,而且──」他看了一眼正以怨毒的眼神瞪視他的維特先生。「大約已經兩個多月了。」

  某種警訊在伯爵的腦海中敲響──兩個多月?

  「咳、我看得出維特先生並不想與我們分享這孩子是哪裡來的,基於身為醫師的道德我也不便過問,當然,為了一位朋友的名譽著想,我與基度山伯爵都不會將此事透露出去的,不過,維特先生,可還有其他人知道此事?」

  維特先生紅著眼眶望著他。「只有米娜跟歐洛克知道。」

  「噢!天哪!這麼說歐洛克是明明知道卻還對你出手?真是個惡魔!他難道不知道懷孕初期的人極容易小產嗎!」

  伯爵的表情這時不自然地抽動了一下,他沒忘記前不久他才找維特先生決鬥的事。

  「……我知道他的目的,他想把我變成他的同類,至於孩子的死活他才不放在心上……」說到這裡,維特先生覺得索性豁出去了。「無所謂,反正這個孩子我根本不想要。」

  「你在胡說什麼!怎麼可以不要!」伯爵突然吼道,當場把兩人都嚇了一跳。「呃……我是說,那也是一個生命,怎麼可以隨便就扼殺掉,何況……我記得墮胎是違法的對吧?」他望向凡赫辛教授。

  「是違法的沒錯,但在某些國家是合法的。」教授的回答讓伯爵突然很想殺掉他,但凡赫辛沒注意到他的視線,而是繼續接下去說道:「不過,維特先生,遭遇這麼大的磨難,甚至連你的性命都差點丟掉,這個孩子還是沒有流掉,你難道不認為這是上天的安排嗎?也許這孩子就是註定要成為你的,就這麼將之抹殺掉不覺得太殘忍了嗎?」

  「但是──我沒有自信能撫養這孩子啊,我甚至──甚至連自己有沒有辦法生下來都不確定……一個男人是要怎麼生孩子呢?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容我這麼說,維特先生,」凡赫辛柔和地說道。「我不清楚你之前發生過什麼才會導致今天的結果,但我認為,既然你能夠受孕,那就表示你的身體內部的構造很可能產生了某種變化──因為我們都知道依男人的身體構造是不可能受孕並懷胎的,因此,你之所以能夠懷孕,就是因為你的身體已經不再只是『純男性』的結構,你的體內必定有一部份已經趨向女性化,並且擁有能夠懷胎的器官,既然如此,你的身體應該也變成像女性一樣能夠生育──因為上天不可能賜予人一個生命能夠寄予的身體卻不賜給它出生的道路。」

  維特先生仍然面有難色。「我……唉……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若孩子將來出生,我要怎麼跟他解釋為什麼他沒有母親,我又該怎麼向所有人解釋孩子是怎麼來的……我……我恐怕……」

  這時,基度山伯爵伸出手,摟住了維特先生的肩膀,這舉動連伯爵自己都嚇了一跳,但維特先生並沒有表現出反感的樣子。

  「這些就留待以後再想吧,萊納斯,你只是有點緊張而已,放心吧,沒事的。」

  凡赫辛也表示鼓勵地拍了拍維特先生的手背。「他說的沒錯,沒什麼好擔心的。」

  歷經多日來的精神緊繃,突如其來的安心感頓時令維特先生哭了出來,伯爵摟著他,像是捧著一個易碎物品,他有些慌亂地望向凡赫辛,然凡赫辛僅是對他使了個眼色,意思是任維特先生哭個痛快。

  對伯爵來說,這感覺有點奇怪,他剛剛才確認自己已經徹底失戀,準備將這一切當成一個亟欲忘記的不快回憶,但凡赫辛剛剛宣佈的事實卻又令他無法這麼做,才不過短短幾分鐘的時間,他就突然變成必須要負起一個在他人生中前所未有的責任:為人父母。

  他知道維特先生對此一定是千百個不願意,但他自己又是怎麼想的呢?

  他不知道,即使是維特先生正在他懷裡哭泣的此刻,他也一點頭緒都沒有。



  「依你看,有沒有可能是歐洛克那傢伙讓我們的朋友懷孕的?」凡赫辛站在房間外的走道上,壓低音量說道。

  「不可能。」基度山伯爵面色凝重地搖了搖頭,畢竟他知道父親是誰。

  「也對,依米娜夫人的說法,維特先生認識歐洛克並不到一個月,時間點顯然不對……對了,吾友,我注意到你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心神不寧的,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只是……有點震驚。」伯爵困難地說道。

  「說得也是,維特先生的情況實在太不可思議了,我從事醫學研究這麼多年來,從未遇過這種事……不過,既然維特先生因為懷孕而無法適應大蒜的氣味,這似乎就棘手了……」

  「沒有辦法解決嗎?」

  「除了大蒜,我們還知道那怪物害怕十字架,或者,我們也能在房間四周灑下聖體,但是,維特先生不可能永遠待在我們的保護網裡,要徹底根除那惡魔的唯一之道,唯有找出他的墓穴,用木樁刺入他的心臟,並砍下他的頭。」

  「但我們並不知道他的墓穴在何處吧。」

  「沒錯,」教授心不甘情不願的承認道。「墓穴對這樣的怪物是很重要的藏身之處,他們甚至會保存祖國的墓土,因為不同國家的土地氣味無法使他們習慣,正因為墓穴對他們如此重要,所以他們當然會將其藏在絕對沒有人找得到的地方,這麼一來,要揪出他們就更加不可能了。」

  伯爵聽到這話顯得有些頹然。「那麼我們現在還能做什麼呢?」

  「那傢伙的目標現在只有維特先生,至少這確定今晚在其他地方不會出現犧牲者,吸血鬼只會挑選他留下印記的人下手──而先前威斯騰納小姐頸上的傷口如今已經癒合,所以今夜他一定會到這裡來,或許……我們可以設下陷阱,然後一舉將他逮住。」

  「莫非你已經有想法了?」伯爵問道。

  「有是有……但需要一點時間,若真要幹的話,我現在就必須立刻去尋找我需要的東西,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我恐怕他會趕在傍晚就出手……」

  「既然如此,你就快去吧,教授,這邊有我在。」

  「但你只有一個人……」

  「你只管去吧,我會保護維特的。」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