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維特先生的煩惱】第二十二章‧來自墳墓的哥利亞


  維特先生自昏迷中醒來,隨即發現自己正處於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而正當他想弄清楚身處何地時,一些細微的聲響自某個角落傳來。

  「誰在那裡?」

  那聲響頓時消失,儘管維特先生看不見,但他知道對方似乎怔住了。

  「親愛的朋友,我無意傷害你。」黑暗中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

  「我可不記得我交過哪個連臉孔都不知什麼模樣的朋友,如果你真無惡意,何不示出你的真面目?」

  那人沉默不語。

  「先生,我相信你不會想看見我這副模樣的,只因……我天生長得醜陋,任誰一見都要追打,說我是從地獄來的魔鬼。」

  「那麼,你真是從地獄來的嗎?」

  「不……」那聲音停了一會兒。「雖然我很想說不是,但我得說,其實我也不十分確定,尤其當人們都這麼說你時,你益發會懷疑自己是不是真如他們所說的那樣……也許我真從地獄來,只是我不願承認。」

  維特先生靜靜聽著,覺得那聲音儘管一開始聽來可怖,但口吻卻極為自制且有禮,聽來不像是缺乏教養之輩。

  「我相信人一生有許多時候,是一腳跨在地獄裡的,但只要夠理智,就能阻止自己投入魔鬼的懷抱,我從不認為一個人的外表能夠左右他的內心,那只是取決於你想不想這麼做而已。」

  「先生……你的話很有道理,但那充其量也只能套用在一般人身上,對我這樣的……異類,是行不通的,若你真看見了我的模樣,必定會抽出你腰間的那把佩劍,欲置我於死地。」

  「從你的言語聽來,你並不像是個會放任自己犯罪的人,也因此,我對你之所以會將我綁來這兒感到很驚訝,如果你肯以真面目示人,坦白你的過錯,我保證不會對你作出任何意圖傷害的舉動。」

  那聲音在黑暗中無奈地乾笑了一下:「先生,你是個友善的人,但我過去已從那些同你一樣友善的人身上吃過太多虧,像你這樣生活在光明中的人,恐怕不知道,真正傷人至深的其實不是天生就窮兇惡極的人,而往往是那些好到骨子裡的善人,正因為他們打從心底相信自己是善良的,所以他們就算在毀壞承諾時也會認為自己是正確的那一方,並且毫不愧疚。」

  「這麼說,你是認為我會違反承諾了?」

  「我不得不如此,先生,等天一亮,我就會讓你離開,在那之前,請不要再勉強我做不想要做的事。」

  「既然你不相信我,我又憑什麼相信你?」

  「我最多只能作到這樣,若你再怎麼樣都認定我是個惡人,我也沒有辦法再拿出什麼證明,我只能保證,明天一早我一定會讓你走,並且絕不會傷害你,如此而已。」

  「既然你打算放我走,又何必將我抓來?」

  那聲音嘆了口氣:「原先我並不是要找你的,只因你的背影實在太像我要找的那人,我將你弄昏後才發現認錯人,但又不能就這麼將你扔在那裡……那地方是貧民窟,像你這樣穿著體面的人在那兒是很危險的。」

  維特先生無意識地以手指敲著皮靴:「被貧民窟的人洗劫跟被陌生人綁架,我不知道哪種比較糟。」

  「若你繼續倒在那兒,可能會喪命。」

  「這麼說,我得感謝你了?」

  那聲音再次沉默不語。

  維特先生嘆了口氣:「好吧,你沒拿走我的佩劍,我暫時相信你,現在呢?在你放走我之前,我們要做什麼?」

  「我想,可以聊聊。」

  「聊什麼?」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有個故事,只是會有點長。」

  「無妨,你就說來聽聽吧。」



  他推開墓門,將那只沉甸甸的袋子馱在肩上,悄聲走了出去。

  袋子裡裝滿了屍塊,全是他由墳場裡偷來的,他很清楚,這裡前不久才舉行了葬禮,他需要的是新鮮仍未腐敗的屍體,而顯然這些新葬下的死者正符合他的需求。

  每夜他都像這樣偷偷溜出去,帶著工具到附近的墓場去盜取屍塊,儘管這是一件極為褻瀆的骯髒事,但他如今滿腦子只有他的研究,為了完成一項從古至今從未有人達成的偉大壯舉,他非做這些事不可。

  今晚是最後一次了,只要能夠帶回這些肉塊,他便擁有足夠的材料完成他接下來的工作,而很幸運的,儘管有過幾次差些被守墓人或巡警發現的危機,但他都順利躲過了,他回到他獨自居住的公寓,將他至今收集到的屍塊蒐集起來,並一一在筆記本上作下紀錄,確定數目無誤後,便立刻著手進行工作。

  儘管那些肉塊都是從新鮮的屍體上擷取下來的,但它們很快也會因為暴露在空氣中而腐敗,因此,他必須加快動作才行。

  他不眠不休地進行著工作,要將他的研究實行,但實際上的作業卻遠比他所想得還要困難,他因而花上了更多的時間與精力投入這項工作,不眠不休的工作使他變得憔悴,整個人也瘦弱了一圈,但他就像個因為忘記現實而沉浸在精神亢奮的瘋漢一般,對此毫無自覺,直到他完成了所有的工作,筆記本也被他瘋狂寫滿各式符號、算式與紀錄之後,他才驚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疲倦襲來。

  「不……我還不能休息,得完成最後的步驟才行……」他喃喃說道,這段漫長且獨處的時間內,他經常這麼自言自語。

  他以顫抖著的手去觸碰那個裝置,那個最重要也是他最用心製作出的東西,就要因為這個科學裝置而甦醒了,他已經歷經太多失敗,也耗費太多體力在這上頭,他無法想像若這次再度失敗該怎麼辦。

  他將裝置通上電,讓電力經由導線通往那具可怖的巨大軀體──一個以各種人類屍塊所縫補起來的巨人

  起先,那具巨大的軀體只是因電力而微微抽動,他一度以為這次實驗又將宣告失敗,但他不死心地持續著作業,終於,那東西漸漸像個真正的生物動了起來,他可以聽見它正渴切地大口呼吸著,並發出狀似痛苦的呻吟,但他沒被這可怕的聲音給嚇退,他依然轉動著裝置,以一種欣喜──甚至可說是興奮的神情望著眼前的肉塊,而它正一點一點地活過來,最終,那東西從地上坐了起來,當「它」起身時,也連帶拔斷了導線,這一度嚇到了他,以為巨人會因失去動力而倒地化為原先的屍塊(這狀況過去不是沒發生過),但他預料的情況並沒發生,巨人睜著那雙灰白且渾濁的眼睛,那對雙眼原先死絕而無生命,但當它們轉動著並捕捉到了他的身影,這竟然令他感到了一絲戰慄。

  巨人再次發出了呻吟,並朝他伸出手,像是要抓住他一般,他嚇得立刻往後退,並打翻了手中的裝置,裝置落在巨人的腳邊並碎裂開來,這似乎使得巨人非常震驚,它立刻往他撲來,但撲了個空,一頭撞向工具櫃,工具櫃倒了下來,隨著許多器皿與用具砸在它的身上,它尖叫起來,更加失去了控制,這把他嚇壞了,他壓根兒沒想到當巨人醒來時會是那麼失控的場面,他立刻奪門而出,而在咆哮與沉重的腳步聲還在他耳邊持續時,意識就旋即離開了他。

  他所剩無幾的體力與過度驚嚇沒能讓他逃得太遠,他昏倒在門前,他身後的巨人蹣跚地跟了過來,拾起了他掉落的大衣,然後走了出去。



  「巨人不知道為什麼人們見了他都要追打,直到他在雨後的水坑裡看見自己的模樣才明白,正因為他有著一副醜陋的面孔,所以人們才畏懼、厭惡他,但他不知道該如何才能讓人們了解他並無惡意,因為他並不懂他們所說的語言,直到他找到一戶人家的倉庫,並決定暫時棲身在那裡後,他才漸漸明白了一些事。」

  聲音繼續說著:「藉由窺視倉庫另一端人家的生活情形與交談,他開始學會了一些語言,也逐漸明白了所謂的一般人是如何生活的,他所看見的那戶人家,有著一個眼盲的老父親,以及兩名子女,儘管他們的生活似乎很困苦,但那對子女仍然十分敬愛他們的父親,而那位老父親也以同等的愛回應他們。

  「看到這樣的情形後,巨人的心中漸漸產生了疑惑,為什麼他長得與他們都不一樣,也沒有像他們一樣的家人,他懂得的事情越來越多,但他卻越來越不了解自己到底是誰,又是從何處而來,直到他發現到,在他的大衣口袋裡有著那麼一本筆記本,而那正是他的創造者所留下的東西。

  「筆記中有許多他並不是很理解的符號與數字,但也有相當一部份是如同日記般的記述,還畫上了不少圖解,起先他不是那麼能夠理解這些記錄,但他有很多時間可以慢慢讀懂,最後他終於明白,那正是一本關於他身世的紀錄,他是經由某個人的實驗下而誕生的生命,有某個人從墓裡挖來了屍塊,以科學的力量令它復活過來,但紀錄沒有敘及這個人接下來的打算,筆記本中的字跡大都潦草且混亂,字裡行間都充滿著某種極不理智的激情,這使巨人感到惶恐,如果這個創造出他的人從未考慮過實驗的後果,那麼,這個人是不是在他一誕生後就將其拋棄了?他望著牆縫另一端的人們,他渴望著像他們一樣愛人,也能被人所愛,但他會不會永遠得不到這樣的愛?如果連他的創造者都不願看他一眼的話……」

  那聲音停了一會兒,維特先生並不確定他是不是聽見了啜泣的聲音。

  「後來呢?」他問。

  「後來,巨人抱持著他唯一的希望,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踏入了那棟小屋,那天,老人的兒女都出門工作去了,只有他獨自一人在屋裡,巨人取得了老人的同意,在屋裡歇息了一會兒,他相信這位慈祥的老人必定能夠了解他的苦楚,甚至……說不定能接納他,他向老人告白了一切,告訴他自己是多麼地愛他們這一家人,並且請求他們能接納他,但不幸的是,正當他還未聽到老人的回答時,他的兒女們就回來了,當他們一看見他,便以一種極度厭惡與恐懼的眼神望著他,並揮舞著手上的鋤頭要他離開那裡,他們就跟他之前所遇到的人一樣,用武器打他,用石頭扔他,他一如以往地受了許多傷,但這次傷得更重的,是他的心,他最後的希望與寄託被狠狠地粉碎了,他逃往森林深處,在那裡哭了一天一夜,至此他真正明白了,這個世界沒有人會愛他,他是個不該被創造出的怪物。」

  故事說完了,沉默在黑暗中持續了一會兒,最後維特先生決定開口:「這是個令人悲傷的故事。」

  「只是個故事,一個沒人會當真的故事。」那聲音說。

  「在這樣的黑暗裡,不管什麼樣的故事聽來都會分外真實,而此時此地,我不得不承認我真要相信它的真實性了。」

  「所以?你相信這是真實的了?」

  「姑且不論我相不相信,我倒是想起我也有個故事,剛好跟你的故事有那麼點類似之處,如何?有興趣聽嗎?」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