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維特先生的煩惱】第二十三章‧創造者與肉塊


  「後來呢?他還是決定殺掉那孩子嗎?」

  維特先生無奈地笑笑:「我不知道,總之,故事就到此為止。」

  沉默持續了一會兒。

  「人們常常因為科學的力量而做出愚蠢的行為,對吧?」那聲音問。

  「也許是吧,人們在這種時候往往只有兩條路可走,一種是硬著頭皮去面對,並想辦法解決,一種則是當作沒這回事,任它不了了之,或是粉飾太平,而往往人們都會傾向第二種路子。」

  那聲音想了一會兒:「但也有人會選擇第一條路,不是嗎?」

  「有是有,但那需要極大的勇氣與意志力才能做得到,而擁有這種能力的人少之又少,或該這麼說吧,通常人們不會相信自己有那種能力。」

  「你呢?你相信自己有那種能力嗎?」

  維特先生苦笑:「我很想相信,但這做起來比想像中難上太多了。」

  「所以,你會殺掉那孩子,是吧?」

  「我可沒說過故事裡的主人翁是我,更何況,我也沒說這故事是真的。」

  「先生,有件事我必須坦白,其實從我的角度可以很清楚看見,你的手從剛剛就一直貼著你的腹部。」

  「如果你看得見我的動作,你應該早一點說。」維特先生立刻將手移開,並不安地調整了一下坐姿。

  「抱歉,畢竟我沒有綁住你,也沒有取走你的劍,小心點對我總是比較好。」

  維特先生突然覺得可笑起來:「如果我看不見你而你看得見我,那麼該小心的人應該是我吧。」

  那聲音沒有回答,黑暗中維特先生再次感到體內的異狀。

  「怎麼了?」

  「嗯?」

  「我注意到你又將手貼在腹部了,你身體不舒服嗎?」

  「不算是,只是覺得……有一點奇怪。」維特先生突然覺得臉紅了起來,但自己也說不上來為什麼。

  沉默再次持續。

  「你介意我碰你嗎?」

  維特先生頓時嚇了一跳:「什……為什麼?」

  「……我知道這請求很冒昧,我只是對你說的那個故事有點好奇……請當我沒說過吧。」

  「不……沒關係……呃、我是說,只是碰一下的話……你的手可以給我嗎?不然我看不見你。」

  「沒關係,我看得見你就行了。」

  維特先生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一隻大手便覆上了他的腹部,他立刻抓住那隻手,而它的主人顯然嚇了一跳,將手縮了回去。

  「怎麼?你可以碰我,我卻不能碰你?」維特先生說道,並很確定他摸到的是一隻極為粗糙的手,還有很多像是裂痕般的突起。「你不想讓我知道你的模樣?」

  「你不會想知道的。」那聲音顫抖著。

  「你知道你剛剛摸到的東西代表什麼嗎?」

  「你體內……那到底是什麼?」

  「那表示我沒辦法殺掉它了,就算我想也沒辦法。」

  「……什麼意思?」

  維特先生沒再回答,知道這個事實也讓他感到很不安,但他卻彷彿失去了一切理智的思考,相反地,感覺到體內生命的成長竟然令他產生了另一種前所未有的情緒,而那實在不像是現在這時機該有的情感。

  「也就是說,那個故事的主人翁只能選擇生下它了?」

  「看來是這樣,」維特先生想抑制將手貼上腹部的舉動,卻發現很難做到。「很可笑吧,男人居然生孩子。」

  「沒什麼好可笑的,創造我的人也是男人。」

  維特先生微弱的笑了一下:「你剛不是說過那故事不是真實的嗎?」

  「我只是說沒人會相信。」

  「也是,在這種狀態下,故事是真是假又有何差別。」

  「事實上,」那聲音停頓了一會兒:「我原本就是要尋找我的創造者,結果卻錯將你帶來。」

  「你找到他之後,想做什麼?」

  「……我不知道,事實上,我不知道找到他後,我會做出什麼事……」

  「你恨他嗎?」

  「是的,我恨他,因為他將我狠心的遺棄,但我並不願殺他,我想讓他痛苦,但又渴望他能幫助我……我說不上來我究竟是恨他或是愛他,這是一種複雜到我無法解釋的情感。」

  「能告訴我他的名字嗎?」維特先生不清楚自己為何會脫口問出這句話,只是他很肯定打從一開始聽見這個故事,他的心頭就始終有股強烈的不安。

  「維多‧法蘭肯斯坦,就是他的名字。」



  「威廉是個意外,我發誓,這並不是一樁蓄意綁架,那天早晨後我醒來,看見小屋裡已空無一人,於是我立刻離開,結果在樹林裡聽見你弟弟的哭聲──他迷路了,所以我伸出援手,就是如此。」

  「你該做的是將他帶回法蘭肯斯坦家,而不是回到這裡吧?」法蘭肯斯坦有點氣急敗壞地說道。

  「噢,因為你弟弟──呃,對長輩說話的態度有點欠佳,所以我不太樂意護送他回去。」維特先生板起臉來。

  「真不敢相信你居然跟個小孩子計較,維特,你以前是這樣的人嗎?」

  「很抱歉,我認為威廉是被寵壞了,你瞧,他現在連你這個哥哥的話都不聽。」

  法蘭肯斯坦望向仍然依附在巨人身後的威廉,不禁又氣又惱:「威廉,跟我回去!」

  「不要!」

  「你到底對他灌了什麼迷湯?」他對巨人吼道:「為什麼他會這個樣子!」

  巨人沉默不語,只是無助的望向一旁的維特。

  「咳……你就說吧,不用顧慮我。」維特先生說道。

  「事實上,我比維特先生更早看見這孩子──因為那天早上我一直待在樹林裡,原本我一直在考慮是否要傷害他(我當然知道他是法蘭肯斯坦家的孩子),但當我看見維特先生發現這孩子時,我又改變主意了,而那正因為──」他深吸了口氣:「我看見維特先生摑了他一巴掌。」

  「什──」法蘭肯斯坦聞言立刻回頭狠狠瞪了維特先生一眼:「你怎麼可以這麼做!」

  「抱歉,情不自禁。」維特先生說道。

  「你這傢伙──」

  「別怪維特先生,你沒在現場不能妄下斷言,這孩子當時真的非常任性,他當時受了傷,所以維特先生立刻為他清理傷口,並撕下衣服一角為他包紮,甚至還打算背他回法蘭肯斯坦家,但這孩子完全不領情,不但繼續哭鬧,包紮時還亂動亂踢,甚至哭叫著要法蘭肯斯坦法官──也就是你的父親──將維特先生抓起來……在我看來,維特先生當時已經算是很有耐性了,但這孩子實在太不可理喻……所以……」

  「好了,夠了,我不想聽外人來評論我們家人的品行。」法蘭肯斯坦揚起手阻止他說下去。

  「法蘭肯斯坦,你這樣說就不對了,在這間屋子裡,嚴格說起來只有我不算你們家的人吧。」維特先生說道。

  「你什麼意──」

  「他算是你兒子不是嗎?」

  法蘭肯斯坦這才猛然被點醒,他一臉愕然地望著眼前的巨人,而巨人只是靜靜看著他。

  「你……你是在開玩笑吧!他不過是用一堆肉塊拼湊起來的怪物!我不可能承認他!法蘭肯斯坦家的人也不可能會接受他的!」

  「誰說的,威廉不就很喜歡他嗎?」維特先生說道。

  「那是因為威廉還小,不懂事──」

  「在我看來,最不懂事的人是你,你知道威廉為什麼會那麼喜歡他,因為在我替你教訓威廉時,是他出來阻止我,雖然剛開始威廉也被他的模樣嚇著,但他知道大個子並不是壞人,因為他看見的是大個子的心而不是外表,而你呢?單憑他的外表就排斥、厭惡他,他是你創造出來的,你卻完全沒有打算負任何責任!你身為一位博士──教導那麼多青年子弟──結果呢?法蘭肯斯坦,你那麼多年來學來的知識與教養究竟都到哪兒去了?我認識的你從來就不是這樣的人,坦白說我真的對你很失望。」

  「我不需要聽你的指責!維特!」法蘭肯斯坦一手指著維特先生的胸口。「說穿了,這與你又有什麼關係?你憑什麼站在這裡教訓我?沒錯,這傢伙是我創造出來的,可是我並不想要他!他打從一開始就不該出生在這世上!他是個受詛咒的肉塊!因為他並不是藉由上帝之手而創造,而是由我──我這雙自不量力的手!你根本不知道我是作了多少骯髒、褻瀆的行為才創造出他,而如今我只對此感到後悔,我必須懇求上帝饒恕我的罪過,而不是去擁抱這個罪孽!」

  「所有人都是在罪裡出生的,誰不是在骯髒的血水裡出世?」

  「這不一樣!維特!你還是弄不明白嗎!」

  「我當然明白。」維特先生以一種極冷靜的語調說道:「你要拋棄你親手創造出的孩子。」他不再說話,雙手交抱並轉身背向法蘭肯斯坦。

  「維特,我不知道你為什麼那麼激動,我真沒想到你會為了一個肉塊如此譴責我,但你終有一天會知道我是對的。」他望了一眼身旁的巨人,巨人的眼神始終憂愁,而他很快別開了視線,並強行將威廉從巨人身邊拉開,威廉拼命哭叫,但巨人只是低下雙眼,默不作聲,任其將孩子拉走。

  「肉塊……對你而言他只是肉塊而已嗎?」

  「夠了,維特,到此為止,看在朋友一場,威廉的事我不會追究。」

  此刻,一柄閃著銀光的劍尖抵住了法蘭肯斯坦的喉頭。「放開那孩子。」

  「維特!你這是做什……」

  「放開他,別讓我再說一次。」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