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維特先生的煩惱】第二十四章‧籌碼(上)


  「威廉是我弟弟!你不能阻止我帶走他!」

  「我現在心情很亂,可能也很難阻止我手中這把劍。」維特先生微微揚起了下顎:「你到底放不放人?」

  法蘭肯斯坦知道他不是在開玩笑,於是終究鬆開了手。

  「哥哥好可怕!」威廉哭叫著投入巨人懷中,法蘭肯斯坦見了這幕,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好,我照辦了,你可以把劍放下了嗎?」

  「不,我還是很不高興,你剛剛那番話讓我很難原諒你。」

  「拜託!這整件事根本就與你無關不是嗎!難道你想殺了我不成!」

  維特先生深吸了口氣,然後將劍收了起來。

  「維特,你到底要我怎樣?你不能永遠把威廉扣留在這兒,也不能逼我把這怪物帶回去,難道我們要一直在這兒耗下去嗎?」

  「不准那樣叫他。」維特先生冷冷地掃了他一眼。

  「好吧,」法蘭肯斯坦兩手一攤:「我不知道這傢伙到底對你,對威廉做了什麼,讓你們都那麼維護他,好像我才是壞人一樣,不過你不要忘了,維特,再怎麼說,你跟旁邊那傢伙都是挾持威廉的共犯,看在那麼多年的交情上,我本來是可以不計較的,但我沒想到你竟然不可理喻到這種地步,現在開始我可以告訴你,只要我一離開這裡,我就立刻報警捉拿你們這伙人,我說到做到。」

  「那要你離開得了這裡才行。」維特先生一臉平靜的說道。

  「你這話什麼意思?」

  「大個子,那邊那捆麻繩拿來,還有找個什麼堵住他的口,我現在不想聽到他的聲音。」



  這是犯罪,他很清楚。

  他坐在一處小土坡上,望著遠處的法蘭肯斯坦莊園,微微嘆了口氣。

  他幹麼為了這件根本與自己毫不相關的事發這麼大脾氣?

  以前的他明明不會這樣的。

  他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覺間變得越來越奇怪了,他的情感波動漸漸凌駕了理智,而那是過去從來不會發生的事。

  現在的他等於是退化到六歲小兒的狀態,任性,蠻橫,難以控制,自他有記憶以來,他從來就沒有被自己的不理性搞得這麼狼狽過。

  他知道,這絕對是傑克爾那該死藥劑的餘毒,那藥劑讓他不理智了那麼一次,此後就全盤皆毀,另一個更麻煩的東西悄悄寄宿在他的體內,然後一步步將他的理智蠶食殆盡,害他現在變成這樣。

  他很確定,他非常厭惡這整件事,但比起責怪傑克爾、責怪伯爵、或是責怪自己身體裡的東西,他現在更厭惡的卻是此刻被關在小屋裡的法蘭肯斯坦。

  那些話他在心裡想了不止一百次一千次,但如今親口由另一人口中說出,卻沒來由的令他感到非常憤怒。

  他很清楚他不可能說服法蘭肯斯坦,那個以屍塊拼湊成的巨人儘管出自法蘭肯斯坦之手,但法蘭肯斯坦對巨人根本不抱有絲毫關愛之心,他知道法蘭肯斯坦之所以如此,只是因為恐懼,他不敢接受一個出於他之手,跟任何其他人都截然不同的生命,但就算這樣當面指責法蘭肯斯坦,他也不可能欣然接受,他只會否認,否認,再否認,因為他害怕面對自己內心深處可能擁有的那份情感──如果他真的有的話。

  他拔起一小撮草,朝下風處扔去,腳步聲在他身後響起,但他沒有回頭。

  「法蘭肯斯坦呢?」他問。

  「我用了點哥羅芳。」

  維特先生不想過問巨人是在哪兒弄來這類藥劑,很多次他試圖將巨人當成個單純的大孩子,卻辦不到。

  「我在想……也許我們應該把威廉送回去。」

  「我看得出來,你剛剛那樣只是在賭氣。」巨人說。

  維特先生沒說話,只是微弱的笑了笑。

  「寶寶還好嗎?」

  「誰知道……大概還活著吧。」

  「你不該動怒的,那樣對你跟寶寶都很不好。」

  「難道你就不氣?他那樣子說你──」

  巨人搖搖頭:「換成別的情況,我可能會氣得想將他的頭扭下來,但是……」

  「但是?」維特眨了眨眼。

  「但是,因為有你在這兒,所以我被怎麼說都沒關係了。」

  維特先生望著巨人,並暗自希望他在巨人眼中讀到的東西並不是他所想的那樣。



  法蘭肯斯坦從黑暗中醒來,並很快發現到維特先生正站在他身旁,他點起一盞燈,擱在一旁。

  「老友,有件好事告訴你,在你昏迷的期間,威廉已經回家去了。」

  「什……你說真的?」他扭動起來,並發現自己還被綁著。

  「是真的,我親自送他回去的,如果你答應不攻擊我的話,我就幫你鬆綁。」

  法蘭肯斯坦順從地讓維特先生鬆了綁。

  「那你們為什麼還把我留在這兒?」

  「大個子說他有話要跟你私下談談。」

  「談什麼?」

  維特先生聳聳肩:「父子間的會談?」

  「這一點都不好笑,維特……」

  話音未落,燈光便立刻被熄滅,在一些掙扎的聲響後,很快又回歸寧靜。

  「維特?」

  彷彿回應這聲叫喚般,燈又再度被點燃,只是此刻站在法蘭肯斯坦面前的已不再是維特。

  「你……你把維特怎麼了!」

  維特此刻已完全沒有意識,昏迷在巨人懷中。

  「一點哥羅芳罷了,你用不著擔心他。」

  法蘭肯斯坦後退一步,因為巨人正以那雙黃澄澄的眼睛直望著他。

  「你……你想做什麼?我警告你……」

  巨人咧嘴一笑:「就像維特先生剛剛說的,我有些話想私下與你談談,而這些話不方便給旁人聽到──當然維特先生也一樣。」

  「你想跟我說什麼?」

  「我的創造者啊,你不明白在我來到這世間之後,我遭受了多麼大的苦難,就如你所見,我這副不人不鬼的模樣不論去哪兒,都只會受人詛咒,任人追打,而在我以為終於遇見能夠得以信任的人時,人們又將我好不容易築起的希望擊碎,我怨恨你將我創造出來,怨恨你擁有一個美好的家庭,擁有那些你愛且也愛你的人,長久以來,我一直堅信你必須為我的人生負責,我是你一手創造的,你必須補償我,償還那些我本該有但你卻沒有賦予我的東西!」

  「補償……你什麼意思?我怎麼可能有辦法再補償你什麼……你是個意外!你根本就不該──」

  「不該出生在這世上是嗎?」巨人咯咯笑了起來:「維多‧法蘭肯斯坦,你還要這樣逃避到什麼時候?我就在這兒,這個你親手創造出的生命就活生生站在你面前,並擁有遠高於你的力量,只要我想,我可以把你像隻蟲子般捏死──當然,威廉和依莉莎白也不例外……」

  「你說什麼!你不會已經把威廉──」

  「放心,威廉已經平安回家了,我之所以沒對他出手,只是因為維特先生的關係,我不希望他認為我是個冷血的殺人魔,事實上,我並不一定要等到威廉落單才能對他構成威脅,你們那棟大宅對我來說並不難闖入。」

  法蘭肯斯坦簡直沒辦法相信眼前這個恐怖的怪物與白天那個溫順的巨人是同一人,但事實擺在眼前,巨人的溫順完全是裝出來的,他本性中的兇殘從來就未離去,此時此刻,他才第一次意識到,這個由他之手所創造出的肉塊對他的恨意是多麼濃烈。

  「別傷害我的家人和朋友,」他很快望了一眼平躺在地的維特先生。「你要我做什麼?」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