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維特先生的煩惱】第二十七章‧憤怒的巨人


  他沒有太多時間思考,急促的呼吸聲自唇齒間傳來,起先只是對方強烈的一股激情,但當他意識到對方似乎就要離開時,他卻忍不住急切地索回那雙唇,並吻地更深更渴切,他伸出手,將自己埋進對方懷裡,而對方早已將他緊緊擁住,他知道自己快要不能呼吸,卻絲毫不想索求更多空氣,他只是本能地吸吮著那雙唇,貪婪地攫住那舌尖。

  當他與那雙唇分開時,他覺得彷彿已經過了一生一世,他的腦中一片空白,雙腿像是失了氣力般癱軟,但他撐住自己,並推開了伯爵。

  他知道自己已不再是薇多莉亞,但伯爵卻吻了他──吻了萊納斯‧維特這個男人!

  「你到底在想什麼……你……」

  「我答應你。」伯爵說道,近得讓維特先生甚至能感覺到他的呼吸。

  「什麼……?」

  「我不會再讓你走,也不會再放開你。」

  「你瘋了──不……我們都瘋了……我一定是瘋了剛剛才會與你……」

  伯爵將手探入維特懷中,維特因這碰觸而嚇了一跳,但他沒有閃躲。

  「這是我的,對吧?」伯爵的臉上泛起一股淡淡的笑意。

  維特先生知道此刻自己的臉肯定紅的很可笑,因為他感到自己的臉正在發燙,他發現自己無法出聲回答,只好微微點了點頭。

  「那麼,你還想閃躲什麼?你以為我會坐視你帶著這傢伙跑到我找不著你的地方?我對此也有義務該盡,你不能剝奪這一點。」

  「我不是……」維特先生有些窘困地說道:「我不是為了要你認這孩子才來求你的,我也不希望你只是為此才對我……」他感到自己的臉又發燙了起來,於是沒再說下去。

  「如果我只要孩子,剛剛我就不會那麼做,」伯爵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你知道要對一個男人那麼做有多困難嗎?」

  「……我看你剛剛倒做得挺自然的,」維特先生回道:「敢情這是你們那國家一貫的行事作風?也不問半句就直接出手?」他不動聲色地拂過嘴唇,鬍髭摩擦的觸感還殘留在上頭。

  「我也不太習慣這國家拘謹到令人不耐的作風,」他笑道:「如果你不是生於這國家,我就不會繞那麼大一圈才找到你,也用不著耗上這麼多麻煩。」

  「這麼說,你是怪我了?」

  「畢竟,我可不記得是我找上你的,」他雙手一攤,一派無所謂的模樣:「若不是某人特地來找我朋友麻煩,進而引起我注意的話,只怕我也不會涉入其中哪。」

  「喔?這麼說來,那時吻我的不知道是哪位仁兄?」

  伯爵作出一副困惑的表情:「我怎不記得那時吻的是萊納斯‧維特哪,如果她是萊納斯‧維特,她為什麼不早說呢?」

  「就算我當時說了,我又怎麼知道你會不會認帳──」

  話音未落,門外便傳來一聲恐怖的咆哮聲,彷若野獸的嗥叫,緊接著房門便被猛力一撞,像是有什麼東西正要破門而入。

  維特先生馬上想起那會是什麼,他按住佩劍,卻沒有拔出劍來:「是他。」

  「誰?」

  「一個需要我的人。」

  在伯爵還來不及思考這話意味著什麼時,房門便立時被撞開,僕役們的尖叫與騷動聲如潮水般湧進,而立於門口的,是一個巨大且面目猙獰的身影。

  「你欺騙我,萊納斯‧維特!你沒有遵守我們的約定!」巨人咆哮著。

  伯爵不懂這話的意思,他立刻望向身旁的維特,卻看見他臉上露出了相當自責的表情。

  「抱歉,大個子,我原先真的沒有想到──」

  「沒有想到你還有地方可以去、還有人會接納你是嗎!」巨人又是一聲咆哮,並擊碎了一旁雕塑精美的胸像。

  一把亮晃晃的大刀立時抵著巨人的喉嚨。

  「不論你是誰,與維特先生有什麼恩怨,我必須要說的是,這兒是我家,而你剛剛才弄壞了一個我相當喜愛的收藏品,如果可能的話,請你出去,我家可不是任人放肆妄為的的地方,若你再如何都不聽勸告的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巨人望向伯爵,並冷笑著:「要我出去的話,可以,但你必須交出那個男人,」他指向維特先生:「他答應過我的事,我不希望他毀約。」

  「他答應過你什麼?」

  「他答應要與我一道走。」

  伯爵望向一旁的維特,他不需要問,因為維特臉上的表情已說明了一切。

  「你看來並不像個適合一道同行的伙伴,我不明白他為什麼會答應你。」

  「哼!那是因為他同我一樣骨子裡都是個怪物!如你所見,我每到之處盡皆引來尖叫、詛咒與追打,沒有一個地方會接納我,也沒有人會愛我,但歷經如此漫長的孤獨後,我終於找到一個與我如此相像的人,也就是萊納斯‧維特,他告訴過我沒有一個地方會接納他,也沒有人會諒解他的處境,他答應會與我一道同行,他答應過我,他不能就這麼──」

  「夠了,大個子,別再說了,」維特先生打斷他:「我答應你,我會遵守約定。」

  他舉步邁向巨人,卻被伯爵一把擋下。

  「你沒必要這麼做,萊納斯。」

  「但我答應過……」

  伯爵沒搭理他,轉而朝向巨人:「萊納斯‧維特沒有答應過你什麼,他不需要聽你的。」

  「這是毀約──」

  沒等巨人說完,伯爵便粗率地打斷他:「答應你的人是薇多莉亞,不是維特。」

  這時巨人與維特先生都頓時愣住了,但率先開口的是巨人:「這是詭辯!你不可能不知道那女人與維特是──」

  刀鋒更加挨近了巨人的咽喉,令他無法再說下去。

  「有些事,我不建議你這麼大聲嚷嚷,」伯爵淺笑道,他當然不可能忽視房門外那些手拿武器的僕役:「不論那位甜美的女士答應過你什麼,那都並不代表我這位朋友的立場,你還是請回吧,我這兒並不歡迎像你這樣不懂禮貌的客人。」

  巨人氣得直發抖,緊接著他咆哮起來,聲震屋頂,將現場所有人都嚇得腿軟──但伯爵不為所動,他抵著巨人的大刀始終沒有半絲鬆懈。

  「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這個該死的渾帳!」巨人狂吼著:「你休想阻止我!我今天非要帶走他不可!我不可能放過他!」

  巨人無視那把刀的鋒利,他在下一刻便緊抓住那把刀,以驚人的氣力拽開它,滿手鮮血並沒有令他退卻,反倒更加堅決,伯爵想抽回那把刀,但巨人卻死握著它不放。

  「哼……沒有刀你還能怎麼著!」巨人大吼一聲,那把刀便從伯爵手中被奪了出去,並飛落在房內一角。

  巨人一步步朝兩人逼近,而露台就在他們身後不過幾步之遙。

  「喔?我都忘了,我並沒有取走維特先生你的佩劍不是嗎?不過,你願意朝我揮劍嗎?你希望與我為敵嗎?

  維特先生始終按著佩劍,但他也始終沒有拔劍,他承認自己實在不願傷害巨人,但他不能讓伯爵也被捲進來……

  當他就要自腰間拔出佩劍時,伯爵的手按住了他。

  一聲槍響在屋內響起,維特先生朝著伯爵高舉的手臂望過去,只看見那個巨大身影的身上暈出了血花,步伐也不穩了起來,但並未倒下。

  「你這傢伙……」巨人以一種不敢置信的眼神望向伯爵,伯爵手中的槍並未打中要害,僅只射中左肩,但巨人知道,這一槍絕對是刻意射歪的。

  他恨得咬牙,但他也很清楚,正面對峙對自己絕無好處,下一瞬間他立刻朝後退,並飛也似地離開了現場,沒有讓人逮到他。

  見怪物逃之夭夭,伯爵這才放下槍:「我打賭他還會再來。」

  維特先生仍然呆立在原地:「我差點以為你會殺了他。」

  「殺一個手無寸鐵的人?」伯爵看了他一眼:「我不幹那種事。」

  「只有這個原因?」

  伯爵望著他,隨後笑了起來:「你以為我會跟你邀功嗎?親愛的萊納斯,好了,還得解決眼下這團亂哪,貝爾圖喬哪兒去了?真是……這傢伙沒事兒的時候老在耳邊嘮叨,有事兒的時候,偏偏就不知躲哪兒去了。」

  他搖鈴喚來他的管家。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