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Timon & Pumbaa】無盡的夜


原作者:Marie
譯文:Baron Pluto
原文網址:http://www.fanfiction.net/s/1771210/1/Endless_Night



  這是個難以入眠的夜晚,至少對丁滿來說是如此。

  丁滿望向夜空,並如往常一樣地躺在彭彭的肚皮上,儘管樹枝遮蔽了他大部份的視線,但他仍然能看見皎潔的月色,以及有如清晨露水般閃爍的星光,他聆聽著蟋蟀的鳴聲,而隨著彭彭的呼吸,他的身軀也緩緩地被抬起又降落。

  丁滿嘆了口氣,爬起身來,並將爪掌合攏,他已經受夠失眠了,他轉過頭去望向他的朋友,但只看到他睡得很死,還大聲打呼,不過那打呼聲並不怎麼困擾丁滿,他已經習慣了,一天沒聽到還會覺得渾身不對勁(如果有時因為爭執或什麼別的鳥事而分開睡的話),更何況,他其實也越來越喜歡像這樣每晚待在彭彭身邊,聽著他的打呼聲。

  當丁滿繼續望著彭彭的當兒,他突然感到胃中有一股翻騰,這讓丁滿感到很懊惱,因為這種感覺最近越來越常出現,每當他待在他的朋友身邊時,這種怪異的感覺總令他感到煩亂,以前……明明就從不會這樣的。

  他緊緊閉上雙眼,等著這感覺消失,幾秒鐘後,他冷靜下來了,他再次睜開眼睛並暗自咒罵自己,他根本是在自欺欺人,想試圖欺騙自己從來就沒有這樣的──情感,他沒有辦法想像讓自己陷入情緒左右,甚至為此哭泣!如果他真的這麼做了,那麼所有人都會知道他有這一面,但他不想要那樣,所以他絕不能讓自己落到這地步,但當他望著彭彭的此刻,他才徹底體認到……

  他其實根本就阻止不了。

  如今,當他望著他的朋友,丁滿知道自己再也阻止不了這種感覺了,那不斷地折磨、玩弄著他,令他感到整顆心都要被搗碎了,他再也無法確定自己是否還能正常的感覺,只能任憑命運的黑網所戲耍。

  但如果他就注定該如此,他又怎麼能接受?他並不想,也不能接受(尤其像他這麼頑固的狐獴),但在他的腦中卻有個小小的聲音說著:

  如果你承認這就是你注定的,你又怎麼可能永遠逃得了它?

  丁滿甩甩頭,想讓那聲音離開他的腦海,讓他一個人好好靜一靜,清醒清醒思緒,他小心地滑下彭彭的肚皮,穩穩落在地面上,並回望了身後的疣豬一眼,然後走開。

  萬籟俱寂,叢林裡只有他獨自走著,他並不怎麼確定該上哪兒去──他只是任自己的雙足帶他到任何它們想帶他去的地方,並希望像這樣走著走著能稍微讓他感到累點,好讓他想睡,如果要說有什麼事最讓他難以忍受,那就是失眠的夜晚,在這樣的夜裡總讓他感到一切都永無止盡,月亮會永遠掛在那兒,黑夜也會永遠持續下去。

  丁滿停下腳步,望望四周,他所在的地方是一片廣闊的原野,風輕柔地拂過他周圍的青草,發出沙沙的聲響,丁滿閉上眼睛,呼吸著清冷的空氣,並任風輕拂過他的身軀。

  他在原野上坐下來,抱著膝蓋,將頭靠在上頭,不禁嘆了口氣,他(再怎麼樣)還是得決定接受這份在他心中萌生的情感,他只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經準備好接受這一切。

  他第一次這麼想逃開彭彭,他不記得以前曾有過這種心情,這真的很怪……甚至怪到根本沒辦法形容,有時他只是感到胃裡在翻騰,但其他時候,那只會更嚴重不會更好。每當他的心跳驟升,或只是感到前所未有的精神奕奕,都不由得令他覺得尷尬得可以。

  就算搞不懂這種奇怪的感覺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最主要還是想搞清楚為什麼他只對彭彭有這種感覺!在這世上、在所有動物中他最要好的朋友!也是他最信任與依賴的對象,如果沒有他丁滿真不知要怎麼辦,如果沒有彭彭,丁滿就永遠不會發現到擁有一個朋友是多麼美好的事,彭彭讓他脫離了孤獨,他願意為彭彭做任何事,而他知道彭彭也願意為他做任何事。

  所以,這種感覺又可能會是什麼?它應該不會導致什麼很嚴重的後果,對吧?如果是彭彭,那應該就沒什麼好擔心的。

  對吧?

  「喂……」丁滿沒辦法再想下去,他都要被搞混了,他只是想找到答案,但他又到底是要怎麼找?

  他專注地思考著這個課題,即使他知道這其實沒什麼意義,他覺得他就像個在重大考試中卡在某個題目上的學生,他只是瞪著試卷,然後祈禱答案會自己跑出來。

  突然,一個念頭閃過他的腦海,儘管在丁滿是在非常模糊的意識下知道那是什麼。

  他輕聲說著:「難道……」他望向天上的星星,稍稍大聲地重複道:「難道我……愛上他了?」

  小狐獴持續呆然地望著夜空,但當他聽見自己說出什麼時,他立刻回神摑了自己一巴掌,並瞪大著雙眼。

  「老天我是在想啥啊!」他尖叫起來,為自己剛說的話感到噁心;他瞪著自己的手,呼吸不斷加快,在一連串的問題與思考過後,他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到底是什麼鬼害他這麼說的?當然,他剛剛並沒有處在神智太清楚的狀態下,但人們不總這麼說嗎?當你發狂,或神遊太虛,你往往更接近真實的自己……

  有那麼一刻,丁滿感到有什麼滑下他的臉頰,他急促的呼吸轉化成輕微的喘息,而所有的思考也在同時嘎然而止,他緩緩舉起爪掌拂向臉頰,幾乎害怕(儘管他有一半不確定)自己會發現到什麼,他感覺到有一小滴水滴落在指尖上,然後他將手移遠好看清楚那是什麼。

  那是淚水。

  他在哭。

  他居然在……

  他低笑起來,「看看我,」他吸了吸鼻,並自言自語道:「我居然在哭!看在老天的份上我居然在哭!」他繼續傻笑著,當淚水自丁滿的另一眼流下時,他忿然地抹掉它,並將頭埋進自己的雙掌中。

  「我到底是怎麼了?」他靜靜自問,又再次吸了吸鼻,風刺著他被淚水浸濕的雙頰,但他並不在乎。

  只要他一提到……提及……彭彭,淚水就會落下,在丁滿明白那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感後,他這位朋友的名字令他畏懼了,甚至幾乎不能思及,想到他。

  丁滿決定將一切自尊、理論跟其他那些有的沒的都先拋到腦後,專心思考這件事。

  丁滿真的愛上了他的朋友?這對他來說簡直是糟到不行,說穿了,這不僅是跨越了種族的天則,而且他們還擁有相同的性別,丁滿只要一想到要真與彭彭有更進一步的關係就不由得膽寒。

  但這份情感該何去何從?這份只為了彭彭而生的情感,丁滿過去從未有過,而他也很確定他此生都不會再有這樣的感覺,在他內心深處,他渴望著愛與被愛,但他就算花上一百萬年的時間也猜不出這一切到底是怎麼來的。

  是該做個決斷的時候了,他是不是真的愛上了彭彭?丁滿緊閉雙眼,並握緊了拳頭,保持著緊張狀態,過了一會兒,他鬆開雙拳,全身也放鬆了下來,然後他低語:「是。」

  丁滿咬著唇,思考著這個他無意識說出的字,如今這個字表明了一切,他已經明白這情感是什麼,而他也接受了這是屬於他自己的一部份,他承認了,儘管他還無法揣測出原因,但那也是意料中事,畢竟情感這種東西有其傾向,卻毫無理由。

  他站起身來,心情舒快地望著天空一會兒,並任微風拂弄他的毛皮,然後,他鼓起所有勇氣,輕輕地吐出一句話:

  「我愛你。」

  同時,他轉身走向叢林,回到彭彭的身邊去,總有一天,他會說出這份關於他朋友的情感,但不會是現在,他不打算讓任何人發現這件事,但他對自己發誓,他會讓他的朋友知道。

  在他走在返途上的時候,他知道這無盡的夜就要結束,而日出很快會到來。


The En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