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 【桃花源】第三部:拾玖之章‧虛空之境


  東籬站在一片空白的虛無中,並思考著自己怎麼會待在這裡。

  他老是搞不清楚自己怎麼會掉到這,又掉到那,而且他總是手足無措,完全就像個白癡。

  「唉,算了。」他抓抓頭,索性什麼都不想,一屁股坐在原地。

  這裡並不特別溫暖,也不特別寒冷,放眼望去盡是遼闊沒有邊際的虛無,他知道這裡什麼都沒有,但也正因什麼都沒有,所以他可以盡情想像地平線的那一端會有什麼。

  他低下頭,看見自己的制服襯衫開了一道口子,他開始回想那到底是什麼時候破的,但他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一片紅色飄過他的眼前,他伸手一抓,不具備特別的動體視力便能抓住,這讓他有點驚訝,但並不意外,因為在這個地方,任何想得到的事都能實現。

  他攤開掌心,看見那是一片紅色的花瓣。

  「奇怪了,這裡怎麼會有花瓣啊?」他抓抓頭,暗自納悶,隨後像是想起什麼似地抬起頭來。

  而即使他抬起頭來,那裡還是一片虛無。

  「對了……我記得──這裡應該有棵桃花樹吧。」

  虛無像是一層霧般散開,而在那之下則顯露出一棵樹的輪廓,隨後一株滿開鮮紅桃花的老樹便立於眼前。

  「喔,這才對嘛──嗯?」

  他低頭望了望自己的手,而手腕上不知何時被銬了一只鐵枷,一條長而牢固的鐵鍊一路延伸到樹後。

  「喂!搞什麼啊?這啥鬼東西!剛剛有這東西嗎!」他甩甩手,然而鐵枷仍然牢牢地環在他手腕上,並在他甩手時猛然碰撞到他的腕骨。

  「嗷噢──」他發出一聲怪叫,並立時護住自己的手。「幹!搞什麼啊?還會痛的喔?」

  如果是在夢中,那應該是不會痛的才對──

  他抬起頭,看見那鐵鍊並不是固定在樹上,而只像是鬆鬆地掛在樹後面,不曉得鐵鍊到底有多長,他有股衝動想一路往後走,看看鐵鍊的長度到底在哪裡,不過那樣似乎太費力了,而且他有種感覺,這條鍊子會任他走到任何地方,永遠也不會牽住他的腳步。

  於是他決定直接繞到樹後去看看。

  而當他正這麼想時,地上的虛無便散開了,顯露出許多盤根錯節的粗大樹根,看起來要直接爬上去也頗是費力。

  如果永遠也不去看,那裡就可以是任何東西,不是嗎?

  在這個地方,真相從來就不重要,有的就只是虛無、虛無、和虛無。

  「正因為虛無,所以什麼東西都容納得下,什麼事都辦得到……」他喃喃說道,然後又立刻為自己說的話感到愣然。「等等……我剛在說什麼啊?」

  在這個地方,他覺得自己都變得快要不像自己了。

  但是,原來的他又是什麼樣子呢?

  他記得他曾經是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長髮男子,並且似乎擁有至高的地位,也記得他曾經是一個小女孩,記得他曾經是一隻大鴉,也記得他曾經是一棵樹所落下的片片桃花。

  那麼,他現在又是誰呢?

  他摸摸破掉的襯衫,這似乎像是一個很久遠的記憶,並格格不入地套在他身上。

  他搖頭笑了笑。「算了,我這本來就不擅長思考。」

  他爬上樹根,花了一番工夫才繞到樹後。

  在那裡的東西是真的在那裡嗎?亦或是符合他的想像才出現在那裡的?

  他往下看,看見一塊殘破不堪的黑色身影斜倚在那兒,而鐵鍊的另一端看來就連接在那人身上,他不確定那是不是個人,就算是,他也不確定那人還是不是活的,但他還是滑了下去,走到那東西身旁。

  那的確是個人,而且看起來還很眼熟。

  他很確定他今天是第一次見到這傢伙,但當他一開口,卻不自覺地脫口叫出他的名字:「喂,阿嬴。」

  那人虛弱地張開眼睛看了他一眼,雖然不很明顯,但東籬很確定他是在瞪他。

  他蹲下身來,像個小學生般抱住自己的膝蓋。「噯,你怎麼變得那麼慘?」

  「還不都是你……害的……」那人發出沙啞乾澀的聲音。

  「我們有必要分你我嗎?嗯?我們不是原本就是同一人嗎?」

  「你……是我,但我……不是你……」

  東籬靜靜地盯著他一會兒:「你知道嗎?也許你說得對。」

  沉默持續了幾秒。

  「喂,你還活著嗎?」東籬問道。

  那人的手指動了動。

  「那就好,在這種什麼都沒有的鬼地方,沒人可聊天還真有點無聊……對了,我們沒像這樣面對面聊過吧?上一次你好像一直在躲我。」

  「誰要跟你聊了……我恨你……」

  「唉,別這麼說嘛,如果你沒笨到把自己殺掉的話,就不會這樣啦,你知道嗎?聽說自殺死的人會一直在他死的地方重複他自殺的時的情景,永世不得超生耶。」

  躺在地上的那人似乎不想理他。

  「呃,不過如果你沒超生的話,好像也就不會有我了喔。」他搔搔臉頰,笑了笑。

  沉默又再次持續。

  「我說啊,阿嬴,我們可以商量一下嗎?」

  嬴沒有回答。

  「你已經沒有身體了不是?既然這樣,你要不要再回來我這裡?」

  嬴動了動。「你休想。」

  「你不要想那麼多嘛,我根本不想關住你,真的。」

  「我絕不要再回去……!」

  東籬拎起連繫兩人的鐵鍊,在他面前晃了一晃。「不然我們倆要一直待在這裡大眼瞪小眼嗎?」

  嬴沒有回答。

  「我是無所謂啦。」東籬漫不在乎地說。

  突然間,嬴緊緊地抓住他的手,嚇了東籬一跳。

  「你……你幹麼!」

  「為什麼你……我追尋了一輩子的東西──為什麼你毫不費力就辦得到……!你只是──你只不過是個小鬼……」

  東籬靜靜地望著他。「該收手了吧,阿嬴。」

  嬴幽暗的眼眸空洞地瞪著他。

  「你已經追尋了那麼久,難道你不想休息嗎。」

  「就算……」嬴忿恨地低聲跑咆哮:「就算耗上好幾輩子的時間──也不夠!我還有好多想知道的事──還有好多想掌握的力量沒有拿到……」

  「但我並不想順應你的願望去做,阿嬴,我只想當個普通人。」

  「你不該這麼想的──你應該要照我的意思──」

  「好了好了,你知不知道你現在這個樣子,就跟吵著要糖吃的小孩沒兩樣啊?」東籬摸摸他的頭,像是在安撫一個小兒。「──媽的,跟自己的前世這麼說還真怪,不過算啦,管他的。」

  「把你的手拿開──」說是這麼說,但嬴似乎完全沒有氣力抵抗。

  「等等……你看起來好像快要消失了。」東籬說道,並感覺到那個黑色的身影越來越淡。

  嬴露出一個微弱卻不懷好意的笑容。「那不是很好嗎?這不就是你所希望的?」

  「誰跟你說我希望你消失的!」

  「你果然還是想關著我……想要我的力量……」

  「那種東西我才不需要你給!」他一把拉起嬴的手,並奮力將他扛在背上。

  「你做什……」

  「我們一起離開這裡。」

  「那是不可能的,我們兩個都已經……」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我最不爽有人老在旁邊說什麼不可能的……你就鼓勵我一下是會死啊?」

  東籬背著嬴殘破的身軀往樹根上爬,往迎光的那一端前進。

  而原本在虛無之中,是不會有光的。


〈續〉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