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維特先生的煩惱】第十八章‧圓滿結局


  「你做什……」舒華德當場嚇得將教授推開,但當他還沒將話說完時,他便住了口,因為他視線所及的範圍終於納入了維特先生所站的那塊領域,他張著嘴巴,半晌說不出話來,而凡赫辛顯然也看到了維特先生,有那麼一刻,三人都站在那兒動也不動,彷彿時間被凍結在此刻。

  「呃……抱歉。」先開口的是維特先生,他說完立刻轉身要離去,但凡赫辛卻趕在那之前衝向他,沒讓他逃走。

  「你要是說出去一個字,我就把你懷孕的事告訴所有人。」凡赫辛附在他耳旁低聲說道,那聲音兇惡到完全不像出自學者之口。

  「就算你不威脅我,我也不會說出去的。」維特先生不悅地說道。

  一聲絕望的悲鳴傳來,兩人往身後望去,只見舒華德頹然地跌坐在台階上,那模樣看來就像是個被宣判死刑的人。

  教授立刻朝他奔去。「怎麼了,約翰?」

  「你別過來,別碰我!你真是瘋了……你怎麼能這麼做?你又怎麼能讓維特先生看到這麼醜惡的事!」

  凡赫辛很快地看了維特先生一眼,隨後露出某種憤恨的神情。「讓他看到……讓他看到又怎麼樣了?我明白了……原來是這樣,約翰,原來他在你心目中那麼重要是嗎?」

  「你在說什麼……」

  「你當然很清楚我在說什麼!你之所以回到這裡開業,就是為了擺脫我對吧,因為我是個比你大上好幾歲、又煩人的老傢伙,你就直說吧,約翰,你老是躲著我,是不是就為了他──為了這個叫維特的男人?」

  維特先生這時才發現,自己不但已經錯過閃人的時機,而且似乎還是完全走不了了──如果他現在走人,那可能只會讓教授的誤會越加深重,他決定挺身解釋自己的清白。「教授,請你不要開玩笑了,我跟舒華德醫師根本不是那種關係。」

  「喔?是嗎?那小孩是哪來的?」凡赫辛語帶挑釁地說道。

  「小孩?什麼小孩?」舒華德一臉茫然。

  「哼!你少裝傻了,我看那八成就是……」

  維特先生立刻揪住凡赫辛的衣領,幾乎要把他整個人都提過來。「教授!你想到哪裡去了!那根本不是他的好嗎!」他低聲吼道。

  「你以為你這麼說我就會信嗎!」

  「你自己算算看就知道時間根本不對!我跟他認識才多久!怎麼可能會是他!」維特先生仍然壓著聲音說道。

  這話總算讓教授暫時靜了下來,他張著口,一臉呆滯地望著萬里無雲的晴空:「沒錯,約翰的日記有寫……你們是最近才認識的……」

  「你偷看我的日記?」一旁的舒華德叫道,而這聲音彷彿將凡赫辛從九宵雲外喚回。

  「不……我不是有意要偷看的!因為它就擺在那兒……」

  又一個愛寫日記的傢伙,維特先生心想。

  「你到底在想什麼啊!不但窺探我的隱私!還亂懷疑我跟維特先生……教授!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人啊,你過去的理性與睿智風範都到哪兒去了?你現在這樣根本成了個我不認識的人了!」

  凡赫辛一臉痛苦地望著他:「親愛的約翰,也許你不認識現在的這個我,但你不知道的是,現在的我其實就是真正的我,這個一點都不理智、猜忌、又瘋狂的模樣才是我原本的樣子,過去你所看到的一切其實都是理性的假象,那都是我強裝出來的,你不知道我為了要在你面前作出一個導師的形象下了多大工夫,我害怕當你見到真正的我,你對我的信賴與友誼便會毀於一旦,而現在……顯然我已經沒有辦法再裝下去了,我最醜惡的一面在你面前表露無遺,我也不配再擁有你的友愛與信任,我想……這該是我離開的時候了,今後我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別了,約翰老友。」

  他說罷轉身離去,但舒華德叫住了他:「你一個人要上哪兒去?」

  「哪兒都行。」

  「難道你要當作從來沒有我這個學生嗎?」舒華德的口氣中流露著情急。

  維特先生突然覺得自己的存在顯得很尷尬,但他沒出聲。

  「我沒這麼說,能成為你的導師,我覺得很榮幸。」凡赫辛回道。

  「那你為什麼不願再教導我了呢?」

  凡赫辛緩緩地轉過頭來,眼中流露著柔情。「因為我愛你,不是導師對學生的那種愛,不是父子之間的愛,更不是兄弟間的愛,是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或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那樣的愛,約翰,你還不明白嗎?如果我待你只如一般的學生或友人,那麼我剛剛為什麼要那樣吻你?我又為什麼發了狂似地嫉妒那些同你好的朋友?如果我說了這些你還不明白,你就是個大傻瓜。」

  聽到這裡,維特先生渾身都不自在了起來,他望了眼一旁的舒華德醫師,卻見他眼中滿是淚水。

  「我當然明白,教授,你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其實我早看出來了,我知道你為什麼自從喪妻後就從不再娶,我也知道你待我有別於其他的學生,只是我一直不很確定而已。」

  凡赫辛聞言大驚:「那你為什麼……」

  「那時我認識了露西,我知道自己對她有些好感,幸運的話我可以娶她為妻,擺脫與你之間的這種窘況──我實在受不了這種似乎有所暗示,卻又好像沒有的狀態,所以我告訴你,我有意向露西求婚,我承認……我這麼做是有點想試探你的反應,但你卻表現得像沒事人一樣,甚至鼓勵我快點行動──我原本認為依你的個性,你必定會對我大發脾氣,但你卻沒有,這讓我感到很丟臉,因為顯然你對我並沒有那個意思,是我自己誤會了,所以在那之後,我便立刻向露西表明愛慕之意──但卻被她拒絕了,我想,這是上天有意懲罰我,因為我並不真的愛她,甚至有意利用她來試探另一個人,被拒絕當然是我應得的。」

  「那你為什麼在露西小姐的婚禮上哭得那麼傷心呢?」一旁的維特先生終於開口。

  「維特先生,你不了解那種被原先以為絕不可能拒絕的對象回絕的感覺,我作夢也沒想到我的朋友亞瑟早先我一步奪得露西的芳心,沒人喜歡被拒絕,而尤其對方在自己心目中並不是那麼重要的話,被其拒絕更是奇恥大辱,那感覺就好像在這世上根本沒人會愛你一樣,相信我,那非常難受。」他的聲音又哽咽了起來。

  凡赫辛愣愣地站在那兒,完全沒想到會聽到這番自白。「那麼……親愛的約翰,你不會是想告訴我……不,請你告訴我,我是不是還有機會?」

  「……我只能說,如果你早一點表態,今天就不會發生這些事了。」舒華德說道,口氣中帶著一絲幽怨。

  這時凡赫辛突然走向已哭成淚人兒的舒華德,並欣喜地執起他的手:「請容我再一次確認,我實在不敢相信我的耳朵能夠有幸聽見這番話……約翰,你說的都是真的嗎?你一直都在等我表態?」

  舒華德的臉微微泛紅了起來:「可以這麼說。」

  「天哪……我真是太高興了!我作夢都沒想到……這……真是──」他激動到沒辦法再說下去,而當他想緊緊擁住舒華德時,後者以一種嬌蠻的力道推開了他,使他注意到現場還有維特先生的存在。

  「抱歉,打擾你們小倆口,我可以走了嗎?」維特先生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

  「當然可──噢不!你還不能離開,維特,你必須再待一會兒,為此刻作出見證。」

  「見證?」舒華德不解地望了望他身邊的新戀人。

  「約翰,你願意成為我的伴侶嗎?」

  「伴……你是說……」舒華德的臉又紅了起來,凡赫辛見此索性連答案都不等,立刻對一旁的維特先生說:

  「維特,我知道這個要求很唐突,但此時此地只有你是不二人選──你願意為我與約翰證婚嗎?

  「證婚!教授,你在開玩笑吧?這根本不具任何法律效……」

  「只是個見證,我的朋友,在今天這個婚禮的日子上,你應該不會介意再成全一對新人吧?」凡赫辛嚴肅地說道。

  面對教授的無理取鬧,維特先生只能求救般地望向舒華德醫師,但卻發現此刻他的眼中似乎只有凡赫辛一個人。

  「這……好吧,隨你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吧。」維特先生決定隨便應付一下就早早走人──雖然他已經待在這齣鬧劇裡太久了;他退後一步,以一種極不情願的語調說道:「亞伯拉罕‧凡赫辛,不論任何磨難、病痛、或其它任何莫名其妙的阻礙,你都願意對約翰‧舒華德徹底忠貞,並娶他為……並與他成為伴侶嗎?」

  凡赫辛顯然並不在意維特先生這番幾近胡言亂語的證婚。「我願意。」

  維特先生轉向舒華德醫師:「好吧,那別廢話,約翰‧舒華德,你願意成為亞伯拉罕‧凡赫辛的伴侶嗎?」

  「我願意。」舒華德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

  「我以沒有人賦予我的權利,宣布你們為夫妻。」接著,維特先生深深地吸了口氣,吐出了這句他非常不想說的話:「那麼,你可以親吻新郎了。」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