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沃卡洛伊德莊園】鏡之章‧惡之花〈2〉




  「那小鬼到底是誰啊?」爵爺站起身來,滿臉不悅地拍著身上的灰塵。

  G伯爵無奈地抬起眼來。「……那是我一位遠親的孩子。」

  「遠親?」爵爺抬高音量。

  「正確地說,是我表妹的堂姊的叔叔家的孩子。」

  「……那不就等於是毫無關係的人嗎?」爵爺陰沉地說道。「剛剛那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到這兒來可不是要受這種捉弄的!」

  一反稍早的客氣態度,爵爺的暴躁本性眼看就要完全爆發,一旁的藍髮管家連忙插進兩人之間,並試圖和緩現場的氣氛。

  「呃……爵爺,您別那麼氣,我去替您把圍巾找回來──」

  「不准去!」爵爺粗暴地一把抓住他頸上的藍色圍巾。「我的管家不是來這裡作這種事的。」

  「咦……呃?」管家露出為難的神色。

  「實在是非常抱歉,爵爺,」G伯爵連忙接口。「原本我這位親戚應該是明天才會來這裡的,我也不知道怎麼會提早一天到達……不過,為表歉意,我這就差下人們去將那孩子找回來。」

  「你最好快一點,我和我管家的午茶時間可是快過了。」爵爺以一種相當低沉的語調說道,原本使用的敬語語氣也完全消失地無影無蹤。

  這時,被揪住圍巾的管家惶惶然地望了一眼伯爵的表情,只見對方的神情中同時夾雜了驚訝與畏懼,顯然,這位伯爵雖是少數與爵爺頗有來往的朋友,但似乎對爵爺的本性完全一無所知。

  「過來!發什麼呆啊!」

  突然間,管家感到頸上一緊,重心也猛地往前一傾,他連忙下意識抓住一旁的石柱以穩住腳步,抬起頭來,只見爵爺正站在階梯上居高臨下地望著他。

  「呃……咦?要去哪兒?」他一臉茫然地問道。

  「伯爵說為表歉意,要讓我們主僕倆在這兒渡過寶貴的午茶時間,順便連晚餐都一併請。」

  「咦?」他望向伯爵,只見伯爵一臉驚嚇。

  「我……我明明就沒說──」

  爵爺轉過頭去,冷冷地瞪了他一眼。「您明明就說了,不是嗎?還是您想說那是我出於幻聽的產物?

  「……是,您、您說了算……」

  爵爺拉著身後的管家,優雅地步入門後。

  可憐的傢伙……管家經過臉色慘白的伯爵身邊時,不禁這麼想著。



  經過中庭時,管家忍不住開始掙扎起來,一把將頸上的水藍色圍巾解開。

  「爵爺!」

  始終沒回過頭來的爵爺,這時也感覺到手中的圍巾已被鬆開,於是停下腳步,一臉不耐地轉過頭來:「幹麼?」

  「我從剛剛就想說了……爵爺,是我的話也就算了……可是您剛剛那樣對伯爵──您這樣會沒有朋友的!」

  「我剛剛哪樣?」眼鏡後的深紅色雙眸彷彿有火光在跳動。

  「就是──為了小事生那麼大的氣!」管家有些退縮,但仍鼓起勇氣說道。「每次都這個樣子……過去您好不容易結交到的朋友,都是被您這脾氣嚇跑的!這次……我還以為爵爺終於能夠有一位可以互相串門子的好友了,結果您又動不動就發脾氣!」

  「我天生就是這個性,不然你想怎麼樣?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能怎麼改掉這脾氣!你以為你隨便說說我就能改得了嗎!況且沒有朋友又如何?那種一知道我個性就被嚇跑的傢伙有什麼好結交的?」

  「──但是您也該讓對方有時間好好了解您啊!見不到幾次面就要對方接受您這個性,根本就不可能啊!」

  「為什麼不可能?難道你不就是──」突然間,他住了口,不再說下去。

  「……爵爺?」

  身穿深紅色大衣的背影轉了過去。「算了,我暫時想一個人靜一靜,你去找那小鬼吧。」

  管家還想再說些什麼,但卻放棄了。

  「是,爵爺。」

  他轉身往中庭的另一頭跑去。



  雖然是要找那個金髮的男孩,但他根本是第一次來到這棟宅邸,亂闖的話恐怕到時只會落得迷路的下場,於是他決定放棄搜尋,反正伯爵也已經叫下人們去找了,比起人生地不熟的他,那些原本就住在這裡的僕役們想必更有本事,但他現在又沒辦法回去找爵爺,爵爺要他先走開一會兒,他也只好照辦。

  畢竟,他實在也不願意跟爵爺真吵起來。

  他很清楚,爵爺是個明理的人,誰對誰錯,爵爺一定早就了然於心了,只是他不可能拉得下那個臉坦承誰才是對的,而自己身為僕役,也實在不願見到尊貴的主子在自己面前低聲下氣的樣子,爵爺就是理所當然該在他面前顯得高高在上,而不是被自己的僕人訓誡,那樣太不像話了,雖然他認為自己應該在適當的時機多少提供爵爺一些建議,但他可一點都不想讓情況變成那種難堪的局面。

  他循著稍早走過的路線一路走回去,長長的走道上依然是早先看過的那些名貴古董,說實在他不太了解這些古物到底是真品還是假貨,因為爵爺並不喜歡在家裡放這些東西,所以他也沒有被訓練出鑑賞這類物品的眼光,偶爾他會很羨慕那些懂得各類珍稀古董、名畫以及名酒等等的管家,但是爵爺跟他說過「你並不需要懂那些」,他也就只好作罷了,事實上,爵爺的生活一向簡單,他的確從來不需要懂那些也能服侍好爵爺。

  最後,他發現他又回到了那個收藏了「人魚之鏡」的房門前,他記得當他們出來時,伯爵還慎重地用隨身攜帶的鑰匙將門好好地鎖了起來。

  但眼前的這扇門不但沒有上鎖,甚至根本只是半掩著而已,光是站在門前就能輕易地看見門內的景象。

  有誰進去過了嗎……?

  他沒有想太多就直覺地走了進去。

  踏在深紫色的地毯上,腳步聲旋即被埋沒,很快地,他便在地上看見一樣很熟悉的東西。

  主人的深紅色長圍巾,正孤零零地躺在眼前的地毯上。

  他彎身拾起那條圍巾,並仔細地察看有無髒污,輕拍了拍灰塵後便小心地捲起,收入暗藍色的外套裡。

  「哈,那條圍巾有必要那麼寶貝嗎?真好笑。」

  不遠處傳來未變聲少年的聲音,他抬起頭來,看見那個金髮男孩正坐在「人魚之鏡」的台座上,一手還搭著人魚像的肩膀。

  若換作是他的話,肯定沒那膽子坐在四百年前的古物上。

  「坐在那上頭不太好吧?那可是四百年前的古董喔。」管家說道。

  「哼,白癡,你以為我會不知道嗎?我就是為了要看這鏡子才來的啊,不過我等不及明天才能出發,所以就早一天來,誰知道一來就見到兩個呆瓜在這裡,還早我一步看到鏡子,那只不過是給你們的一點小小懲罰罷了。」他指指管家懷中的圍巾,沒好氣地說道。

  「……叫第一次見面的人呆瓜不好吧,我是不會跟小孩子計較啦,但我可不希望聽到有人這麼叫我家爵爺。」

  「原來你是那個紅色傢伙的僕人啊,哼,我看你們倆都長得一個樣,還以為你們是兄弟呢。」

  「咦?真、真的嗎?」管家聽見這話似乎有些高興,但他很快又意識到不妥而試圖隱藏。「你真的覺得我們很像?」

  男孩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白癡,被人說跟主子長得像有什麼好高興的?在我看來,你跟那個紅色的傢伙除了髮色,還有他鼻子上多了副眼鏡外,根本沒什麼差別,你們不是兄弟倒還讓我有點驚訝呢。」

  「唔……其實我和爵爺是有點親戚關係沒錯,所以真要說是兄弟也差不多吧……」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搔搔臉。

  「蠢蛋,真不知道你在高興什麼。」男孩自台座上跳了下來,同一時間,他身後的人魚像也突然唱出了歌聲。

  「哇!什、什麼聲音啊!」突如其來的歌聲似乎讓男孩嚇了一大跳,看在管家眼裡,卻突然覺得有些好笑起來。

  「原來你不知道這人魚會唱歌啊?難道伯爵沒告訴過你?」管家有些捉狹地說道。

  「我……我當然知道啊!我只是不知道要怎麼讓她唱罷了!」男孩的臉似乎有些漲紅。

  「那還不是一樣。」

  「才──才不一樣!你少瞧不起我!」

  「哇──」

  男孩一拳往管家的肚子招呼過去,此舉雖讓管家吃了一驚,但他仍及時接住男孩猛揮而來的拳頭。

  「──你!放開我!」男孩掙扎起來。

  「唉呀……真是嚇死我了,不過你要對付我,可就得要有像爵爺那樣的力道才行喔,以男孩子來說,你也未免太瘦了吧,要多吃點肉才會長得強壯喔。」

  「你在胡說什麼!笨蛋!給我放開!」

  「好吧,既然你這麼堅持的話。」管家一把鬆開手,死命掙扎的男孩便失了重心,眼看就要滑倒在地。

  然而,只在一瞬間,男孩便緊緊地揪住了管家的領子。

  「……咦?」

  在管家還未反應過來前,兩人便一起重重地摔在地上。

  「……好痛,咦……?」管家率先爬起身來,但一伸手,卻感覺到一塊柔軟的領域,原先他第一個念頭是以為自己摸到地毯,但很快地他便發現那觸感跟地毯完全不一樣,於是他反射性地將手收了回來。

  「你……」身下傳來微弱卻隱含著怒意的稚嫩聲音,他低頭一看,發現眼前的男孩正以一種與剛才全然不同的表情瞪著他。

  而那並不是屬於男孩子的表情。

  他很快意識到他剛剛摸到的東西是什麼。

  「──啊,那個,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他連忙跳起身來,將雙手移離對方起碼一公尺以上。

  「無禮的東西!」男孩坐起身來,雙手護在胸前,臉上的紅暈一路攀到耳根。

  那男孩──不,那孩子根本就不是……

  「──你……妳是女孩子──」

  「廢話!不然你以為是什麼!」男──不,女孩尖聲叫道。

  他這才注意到,原先他因為對方穿著褲裝的緣故,所以想也沒想地就將對方當成男孩,但現在仔細一看才發現,對方的容貌不但相當可愛,而且身形也明顯比一般男孩子嬌小許多,胸前雖然不甚明顯,但確實有所發育,怎麼看都是個荳蔻年華的美少女,剛剛為什麼會一直沒有發現呢……

  「呃……那個,真的非常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因為妳穿的不是裙裝,我還以為妳是男孩……不,實在非常抱歉!」管家非常慎重地鞠躬道歉。

  手掌中的柔軟觸感仍然殘留著,一股罪惡感頓時襲上他的心頭。

  對方還是個孩子,而且又是主人朋友的親戚,這實在是太不成體統了。

  這時,少女自顧自地站起身來,並拍了拍身上的衣服。

  「好吧,既然這樣也沒辦法……」少女說著,臉上仍然泛著紅暈。「你對我作了那麼無禮的事……我們就已經算有過肌膚之親了,所以,你應該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吧?」

  「咦……?」管家一臉茫然地抬起頭來。

  「你必須向我求婚,明白嗎?」

  「是……咦?噯?等等等等一下……妳──妳說……」

  「哼……雖然我剛剛說你是個呆瓜,不過這麼仔細一看,其實你長得也還算好看嘛……我就勉為其難答應嫁給你好了。」少女走到他面前,將白晢的手指伸到他眼前,一手插著腰。

  「可──可是……」管家哭喪著臉,猶豫著到底是不是該接過少女的手,可是一旦他這麼做,就等同於是真要向對方求婚了,雖然眼前的少女有著相當可愛的容貌,但突然要他這麼做,他實在是……

  「快點啊,難道你想對我始亂終棄嗎?」

  什麼始亂終棄的……他壓根兒就沒那個意思啊!他忍不住在心底吶喊著。

  不可……原諒……

  「咦?」突然間,他覺得好像聽見了什麼。

  「怎麼了?」

  「妳有沒有聽見──」

  不准……搶走她……

  少女猛然轉身。「是誰──」但她很快住了口。

  當管家抬起頭的那一刻,他頓時也愣住了。

  因為少女身後的那面「人魚之鏡」此時正散發著金黃色的光芒。

  原本霧茫一片的鏡面,此刻卻耀眼得像是炎日一般,別說什麼水氣了,就連一碰觸彷彿都會燃燒起來,而原本面目祥和的人魚像,這時卻有如自火中誕生的惡魔,雙眼透出金色如灼的光芒,彷彿在瞪視著眼前的兩人一般。

  「那──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少女驚叫道。

  「我……我也不知道──」

  「你這笨蛋!你可是要當我未來夫婿的人耶!你就不會說些可靠點的話嗎!」就算是面對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的情況,少女的氣焰仍然很高。

  「對……對不起。」管家也只能如此回道。

  啊啊……不可原諒──不可原諒……

  「呀啊──」一陣怪風吹起,室內的屏風、掛繪全都給吹得東倒西歪,少女尖叫起來,將臉埋進管家懷中。

  管家保護著懷中的少女,舉目望向鏡面深處,只見鏡面中心彷彿若有似無地搖曳著一道人影,他不確定是否看錯,於是瞇起了雙眼。

  「誰──是誰躲在裡面!」他對著那面鏡子大喊。

  住手!不准以汝之髒手碰觸殿下!

  聲音又再次響起,隨著鏡中人影的搖曳,看起來彷彿就像是那人影在說話一般。

  「你到底是誰?給我出來!」他對鏡子叫道。

  啊啊……吾恨……青色之人啊……是汝奪去公主之心──

  管家決定放棄隔空吶喊,於是他鬆開了懷中少女的手。

  「你──等等!你要去哪?」

  「去搞清楚是誰躲在裡面裝神弄鬼。」他一臉陰沉地說道。

  「等等!不要去!」

  然而管家已往鏡前走去。

  鏡中人影依舊搖曳,隨著他的走近,看起來似乎更加地憤怒,越加瘋狂地閃動著。

  啊……果然是汝……汝這可恨的青色之人!

  「聽著,我不管你是什麼東西,」管家冷冷地說道。「但你若對我有什麼不滿的話,就出來把話講個清楚,你已經嚇到我身後的這位小姐了,這可不是紳士該有的行為。」

  這時,鏡中的人影彷彿隱隱地動搖了,總之,它看起來已不若方才那樣瘋狂舞動。

  「……好……好可怕──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少女惶恐地說道,眼中是因害怕而滿盈的淚水。

  ……可怕……?吾……可怕乎……?

  管家抬起眼來,看見眼前的鏡中身影逐漸扭曲。

  不……不……被公主殿下如此說之……不……

  突然間,眼前的鏡子像是水氣球般鼓脹擴大,並發出極度刺眼的光芒,眼看就要爆炸一般。

  吾也……無由再待於此!

  「呀啊啊──!」少女尖叫起來,管家連忙轉過身去護住少女。

  然而,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少女睜開雙眼,剛剛那強烈而灼人的金色光芒一瞬間已消散無蹤,只剩下一點一點的金色片縷如細雪般飄散下來。

  「……咦?剛剛那……」管家也睜開眼睛,表情同樣透著疑惑。

  他轉過頭去。

  巨大的古鏡仍然佇立在那裡,剛剛如氣球般瘋狂脹大的鏡面彷彿只是稍縱即逝的幻覺,唯一不同的是,方才那灼熱狂妄的光芒已逐漸消失,只剩下鏡面上還殘留了一層薄薄的微光,鏡子表面仍舊像原來一樣沁著一層如霧的水氣,然而這次水氣卻不斷地自底部滴落,流到了台座上,甚至浸濕了一小部份的地毯。

  「看起來……好像在哭泣一樣呢……」

  少女不自覺地說道。

  啊啊……無法離開……無法離開……只因此身早已忘卻原形……早已忘卻為何於此……

  少女走了過去,輕輕地將手覆蓋在鏡面上,同一時刻,她面前的人魚像也開始唱起歌來。

  啊……這歌……

  少女輕聲地哼了起來,很快地,她清脆的歌聲也一併加入了那人魚像所唱出的旋律。

  ──公主殿下所詠之歌……

  眼前冷冷暈抹在鏡上的微光,轉瞬間便化為溫暖的淡金色,接著,鏡中也傳出了另一道歌聲加入了旋律,合音渾然天成,彷彿這首歌原本就該是這麼唱一般。

  鏡中,出現了身影。

  金色的短髮,清秀的面容,相似的歌聲,鏡中出現的,是少女的倒影。

  終於……回憶起矣……

  鏡中的手輕輕地執住了少女的手。

  「啊……」少女輕叫道,眼前的倒影竟然如同從水面下浮現出來似地,緩緩走了出來。

  相似的臉孔,相似的身形,步入現實的倒影甚至穿著與自己同樣的衣著。

  然後,倒影開口了。

  「公主殿下,微臣終於見到您了。」

  那是一個略顯低沉的少年聲音。

  那是哪個時代的說話方式啊?然而,一旁的管家腦中只閃過這個念頭。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