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純情特區】Act. 10


  那個時候,出現了另外一個自己。

  當時,她被某個不知名的力量推了一把,被推出水幕之外,她急忙回身察看,但卻嗆了一口水,忍不住彎身咳嗽,在淚眼模糊之餘,她看見一個黑色的身影,那個身影抓住了阿鋒,不知道對他做了什麼,然後阿鋒倒了下去,她的眼前也旋即一黑。

  然後,她便置身在一個幽暗之地。

  身旁傳來低沉的聲音,是那個自稱L.C.F的人,除此之外,還有許多恐怖的聲響,像是野獸的低吼,也像是爬蟲的嘶嘶聲,雖然什麼也看不見,但可以感覺到周遭的空氣熱而濕黏,令她感到非常不舒服,只想趕快逃離這個地方。

  但她知道,只要她稍動一步,周圍的那些怪物就會撲上來將她吃了,所以她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裡,聽著那個男人所說的話。

  她應該感到害怕的,但她卻沒有。

  當時,她只感到憤怒,因為她知道L.C.F騙了她,在她與阿鋒約會時突然出現,並且不知道對阿鋒做了什麼,害了他,她滿腦子只想向L.C.F討回這口氣,因為他一開始並沒有說過要搶走阿鋒,這根本是中途毀約。

  但除此之外,還有另一個無法令她感到害怕的原因。

  因為那就像是一場夢。

  不知何故,儘管她確實能夠感覺到噴在她肌膚上的熱氣,以及那恐怖陰濕的壓迫感,但一切就像是自覺身處惡夢中般不真實,她總覺得,下一秒只要她睜開眼睛,就會發現這只是場夢,只是,她現在還不想醒來。

  因為她覺得,她可以打倒邪惡的大魔王。

  然後,眼前的黑暗一掃而空,她置身在一個熟悉又陌生的場所,抬頭望去,只見阿鋒哥哥正被困在不遠處,等待有人去救他,她沒有想太多,便衝了出去。

  她相信只要救到他,一切就會迎刃而解。

  而她當然做得到。

  接著,她在走廊上遇到了第一個敵人;那是一個長得很漂亮,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大姊姊。

  原來如此……在拯救阿鋒哥哥的路途上,肯定會遇到很多該打倒的阻礙吧。

  有一度她差點因為對方的話所動搖,但她很快便逮到了機會,這就像是電玩遊戲般的關卡,每個關卡都會遇到不同的怪,而不打倒怪物就無法前進,所以她打倒了那個大姊姊,繼續前進。

  如果那個大姊姊是真人的話,那這麼做實在是有點殘忍,但她知道這只是關卡的一部份,她是「系統」設定的角色,而「系統」就是魔王設下的圈套,一路上她一定會遇到很多考驗,那都是魔王為了阻撓她所設的陷阱,她才不會被騙呢,她一定要早一點到阿鋒哥哥身邊去,然後打倒邪惡的大魔王──那個可惡的L.C.F。

  但意外地,接下來就沒有再出現這樣的角色了,她一路往樓梯跑去,卻在盡頭的教室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如果她沒有減慢速度的話,她肯定不會注意到,在那間教室,阿鋒正靜靜地躺在那裡。

  雖然這有可能也是陷阱,但她還是走了進去。

  教室正中央,大部份的桌子被併在一起,面積正好讓阿鋒躺在上頭,他雙手交握在胸前,雙眼緊閉,像是童話故事裡沉睡的公主,不止如此,還不知是誰讓他穿上了女裝戴上假髮,如果不是近看還沒發現那其實是阿鋒,因為就算是以女生的標準來說,那也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不會輸她早先在走廊上遇到的大姊姊。

  小安站在那裡,看到扮女裝竟然超漂亮的阿鋒哥哥不禁令她感到心情有點複雜,雖然她現在已經是大人的樣子,而且也是個夠漂亮夠奪人目光的女孩了,但當她走近阿鋒哥哥身邊時,她心裡還是油然生出一種戰敗的感覺。

  等阿鋒哥哥醒來後,她一定要告訴他扮女裝很醜,這樣阿鋒哥哥才不會有機會再穿上這種衣服,並且被奇怪的人搶走──雖然她不清楚所謂「奇怪的人」是什麼樣的人,但她大致還可以感覺到一些關於這方面的危機意識。

  她微微傾身,靠近阿鋒的臉,感覺到他平穩的呼吸,也聽見自己胸中激烈的心跳。

  只要吻了公主,詛咒就能解除……

  不知道為什麼,她的腦中浮現出這句話。

  在得到真心之吻前,公主是不會醒來的……

  她閉起了眼睛。

  「小安,妳在幹麼?」

  突然其來的聲音害她頓時嚇了一大跳,她整個人彈了起來,並反射性地轉過頭來,只見一副眼鏡正在微暗的角落裡閃著亮光。

  「哥……哥哥?你怎麼會在這裡?」

  阿哲推了推眼鏡:「我一直都在這裡啊,妳該不會現在才發現吧?」

  小安一張臉頓時紅得像煮熟的章魚:「你……你都看到了?」

  「妳是說看到妳想偷親阿──」

  「啊啊啊──呀啊──!」小安頓時尖叫起來,雙手不住在空中揮舞:「不要說了!不准說!不准說啦!哥哥大笨蛋!」

  「是妳自己沒看到我的耶。」他沒趣地說道。

  「真是……怎麼可以罵哥哥是笨蛋呢?」另一個聲音傳來,倆人不約而同朝教室門口望去,只見一身黑的L.C.F正站在那裡,一腳還老派地撐著門邊。「如果不是妳哥,妳一開始根本就不可能達成願望好嗎?別搞不清楚狀況了。」他揚了揚手,小安便頓時發現自己矮了一大截。

  「咦……」她低頭看看自己,自己又變回那個綁著雙馬尾的小學生了。

  「喏,是時候讓你妹妹認清現實了,」他以下巴朝阿哲示了示意:「總之那個年輕人的靈魂我要定了,快點解決你妹吧。」

  「啊,說得也是。」阿哲像是現在才想起來似地擊了一下掌。

  「呃、咦?」小安回頭望向身旁的哥哥:「哥哥……這、這什麼意思?」

  阿哲露出微笑,和藹地說道:「意思就是,在救到公主之前,妳還得先打倒惡龍才行啊。」

  「惡龍……什麼惡龍?」小安問道,但某種異樣的不安已浮上她的心頭。

  「就是你哥我啊,」他的笑容依舊,但此時卻令人不寒而慄。「我也是妳的敵人之一,換句話說,我跟那邊那個大叔算是一夥的喔。」

  小安的心頭頓時一凜。

  「喂,不要叫我大叔啦!」L.C.F似乎對這代名詞有點不爽。

  「那叫歐吉桑好了。」

  「那有差嗎!」

  「等……等一下!」小安大叫著退了開來,不可置信地看著哥哥:「你說……你們是一夥的?那什麼意思?那是騙我的吧?」

  阿哲突然收起了笑容,冷冷地望著她。「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許哲安,我會在這裡,就是為了幫助我的主人,讓他順利得到張德鋒的靈魂,這樣說應該夠清楚了吧?」

  「不……不可能──哥哥你怎麼可能會……」小安的眼中打轉著淚水。

  他又笑了起來:「如果妳沒有跟L.C.F接觸,那麼我就永遠都會是妳的好哥哥,妳什麼都不必知道,可惜……妳偏偏就是要進去那個不能進去的房間。」

  她哭叫起來:「不對!這不可能是真的!哥哥你怎麼可能會──」

  「事實就是這麼一回事,」一旁的L.C.F說道,「他早在多年前就已經和我訂下契約了,所以他必須聽命於我,當然,他也會不計一切為我取得那個年輕人的靈魂。」

  「才不是那樣!我哥哥不會幫你殺人的!他不是那種人!」小安一把抓住阿哲的袖子:「哥哥,跟他說不是!他都是騙人的對不對?你快點說──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對吧!」

  然而阿哲只是露出悲傷的笑容,並輕輕將小安的手放開:「對不起,小安。」

  小安愣愣地看著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醒醒吧,許哲安,」L.C.F說道:「他早就不能依照自己的想法行事了,不管妳再怎麼吵,他都不能違抗我的,就算妳是他的妹妹也一樣,只要我下個令,他隨時可以殺掉妳。」

  「不……我不要……」小安終於痛哭起來:「我不要這樣……」

  「放心吧,我並不想讓妳死,」L.C.F笑了笑:「我很快就會讓妳回到原來的世界,只是……張德鋒必須留下來。」

  「不可以!」她尖叫道,眼淚鼻涕流了滿臉。「你不可以帶走阿鋒哥哥!你不可以殺掉他!」

  「那就沒辦法了。阿哲。」他朝一旁的阿哲示意了一下,阿哲便走到小安面前。

  「你……你要做什麼?」小安叫道。

  「只要妳打倒『惡龍』,公主就是妳的了,有本事就打倒妳哥哥吧。」

  「要我打倒……哥哥……」她惶然望向眼前的阿哲,「這……我──」

  L.C.F冷笑著:「辦不到是嗎?那就乖乖被打敗吧。」

  「我……我不要──!」

  伴隨著尖銳的哭叫聲,她緊閉雙眼將拳頭往前揮去,卻只擦到阿哲的腿,很顯然完全是不痛不癢的一擊,她睜開眼睛,看見阿哲不但一點都沒受到打擊,還露出了冷笑,她知道,這次她絕對逃不過了。

  她沒辦法救阿鋒哥哥了。

  結果,她根本什麼都辦不到。

  眼前的黑影朝她襲來,她感覺得到對方正打算一掌朝她劈來,然而,須臾之間,她只感到頭上有什麼東西蓋了上來。

  她睜開眼睛,發現阿哲只是摸了摸她的頭。

  「咦……」

  「啊,我被打敗了。」說罷,阿哲便往後退去,倒在一旁的椅子上──而且還剛好是教師專用的柔軟辦公椅。

  「阿哲!你在幹什麼?你根本沒被打到吧!」L.C.F叫了起來。

  「你是瞎了啊?我剛剛的確被打到啦,被打到腿不是嗎?」

  「那只是擦到腿而已吧!」

  「啊,我骨折了,站不起來耶。」阿哲愜意地坐在辦公椅上說著。

  「骨……你騙誰啊!那種力道──」

  「不管你怎麼說,反正我被打敗啦,惡龍被打敗了,沒戲唱啦。」

  「你這傢伙……你根本從一開始就沒認真要打吧!」

  「哪有,我很認真耶。」

  小安呆呆地望著眼前的倆人,似乎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L.C.F原本還想說些什麼,但他看來像是決定放棄了,只是長長地吐了一口氣,然後他轉向小安:「算了,看來惡龍決定擺爛到底,公主是妳的了。」

  「咦──」小安聽到這話先是一愣,但她看了看哥哥,又看了看一臉火大的L.C.F,雖然搞不太清楚是怎麼回事,但她也能察覺到情勢已經完全逆轉了,不禁露出了欣喜的神情。「這麼說,阿鋒哥哥有救了?」

  「對啦對啦,吵死了,」惡魔以修長的小指摳了摳那偏尖型的耳朵。「真討厭,我要走了。」

  「要走啦?」阿哲坐在辦公椅上愜意地旋轉著:「有空再來玩啊。」

  「我再也不來了啦!哼!」說罷他便往教室外的陽台一躍,展翅飛走。

  小安呆呆地望著那消失在天際的黑色惡魔。「他走了耶。」

  「好啦,那麼就來解除那傢伙的印記吧。」

  聽到這話,小安轉過頭來,只見阿哲不知何時已走到阿鋒旁邊,手上還套著一個醜不拉嘰的鴨子玩偶,在小安還沒來得及搞清楚狀況前,他便將鴨子嘴巴朝阿鋒的臉正面壓下去,不一會兒,阿鋒似乎有了意識,但玩偶仍然按在他的臉上,使他開始掙扎起來,並發出痛苦的唔唔聲,像是快要窒息一樣。

  「哥──哥哥!」

  不等小安阻止,阿哲便立時將玩偶移開。「哦,醒了啊。」

  「早就醒了啦!你他媽的是要把我悶死是不是!」阿鋒怒吼道。

  「喔──阿鋒哥哥,你怎麼可以罵髒話!」小安嘟起嘴。

  「啊,對不起……咦不對,小安怎麼會在這裡?等等,你這死狐狸剛拿什麼東西蓋在我臉上?」他一手揪住阿哲的領子。

  阿哲抬起套在手上的鴨子玩偶。「你說這個啊,這可是能解除詛咒的魔界道具喔,專門拿來解除被惡魔印下印記的詛咒,順帶一提,一個只要一百五十塊。」

  「什麼?我的命只值一百五十塊!這也太便宜了吧!」

  「你怎麼可以小看一百五十塊,那已經可以買兩個便當了耶。」

  「不要拿我的命跟便當比!」

  「咦……可是哥哥,不是一定要真心之吻才能解開詛咒嗎?」小安不解地問道。

  「我沒說過『一定』這種話吧,」阿哲一臉理所當然:「買這個也可以解詛咒啊。」

  「死阿哲!那你為什麼不一開始就拿出來!」阿鋒又再次扭住阿哲的脖子。

  「當然是因為這樣比較有趣啊。」

  「你給我去下地獄吧!王八蛋!」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