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純情特區】Act. 9


  林佩毓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自己正站在學校的長廊上,而原本就在身旁沉睡著的阿鋒已經不見人影。

  「阿鋒……去哪了……」她情急地四下尋覓,卻完全沒看到阿鋒的人影。

  「妳是誰?」一個聲音響起。

  「……咦?」

  她抬起頭,看見一個看來與自己差不多年紀的陌生女孩站在面前,並且一臉警戒地望著她:「妳也是來找阿鋒哥哥的嗎?」

  「阿鋒哥哥……?」對於這個親暱得過份的稱呼,林佩毓直覺地感到不妙,但她仍然開口這麼問道:「呃……妳是他的妹妹嗎?」

  「我才不是他的妹妹!」女孩一臉憤怒,雙拳在身側緊握著。「我是他的未婚妻!」

  「未……」林佩毓頓時愣住了,阿鋒什麼時候有未婚妻──不對,應該說這個時代,還有未婚妻這種稱呼?等等,冷靜想想,別被小時候看的瓊瑤劇影響了,現在的未婚夫妻,應該是指已經訂婚的男女吧,可是阿鋒跟眼前這個女孩,年紀應該都和自己差不多,雖說也不是沒聽過有人高中就結婚的,但再怎麼樣……無論如何,她總覺得眼前的這個女孩與阿鋒不可能已經進展到那種關係。

  「既然妳說妳是他的未婚妻,」她放膽問道:「那妳的訂婚戒指在哪裡?」

  果然,女孩的臉上顯露了困惑之色:「什麼……訂婚戒指……?」

  「既然是未婚妻,怎麼可能會沒有訂婚戒指?妳果然在騙人!阿鋒跟妳沒有任何關係對吧!」對於自己剛剛居然因為眼前這個來路不明的女孩而動搖,林佩毓頓時感到相當丟臉,儘管口中說的是反駁對方的言語,但她的臉卻不自覺熱了起來──畢竟她實在很少有機會像這樣大聲駁斥他人。

  「我……我跟阿鋒哥哥才不是沒有關係!他說過要我當他的新娘子!」女孩漲紅了臉。

  「那是什麼時候說的?有憑據嗎?有寫成白紙黑字嗎?有公證人嗎?既然沒有,那根本就不算數!只是隨便說說的吧!」她一口氣連珠砲般地反駁回去,連自己都因為自己竟然能夠這麼咄咄逼人而嚇了一跳。

  「才不是……才不是隨便說說的……」女孩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竟然哭了起來,「我不知道妳說的『平劇』是什麼東西啦!什麼『公正人』的我聽不懂啦!」

  看到女孩竟然被自己罵哭,林佩毓也突然內疚了起來,畢竟她還是個高中生,對於將弱者踐踏一番這種事仍無法習慣。「啊……噯,妳不要哭啦,我不是故意要對妳這麼說的……」她走向低頭啜泣的女孩,努力想安慰她:「是我不對,我不應該講一堆妳不知道的事……呃,那個……」

  然而,一記毫無預警的重擊卻狠狠擊在她的腹部。

  她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便感到腹部慢慢浮起一陣難以言喻的疼痛,起先,那感覺起來還沒有那麼痛,但很快地,疼痛越來越劇烈,直到她再也無法直立站著為止,她彎下腰,雙腿一軟,便跪了下去,接著便如同稍早被他直擊子孫袋的阿成般倒了下去,身軀呈現弓形趴在地上。

  小安甩甩手,像是剛剛擊出的那一拳也令她的手極為不適,她冷冷地望著倒在地上的林佩毓,臉上還掛著未乾的淚痕。

  「我最討厭像妳這種想當好人的傢伙,」她說,「我不知道妳是誰,可是我知道阿鋒哥哥如果見到妳,他一定會喜歡上妳的,所以妳不能去阿鋒哥哥那裡。」

  林佩毓覺得很想吐,腹部的疼痛讓她的喉頭湧上了酸液,令她極為難受,可是現在如果吐的話,只會讓她變得更加狼狽,這一刻,她突然覺得一切都荒謬至極,她只不過是喜歡上了一個連話都沒說過幾次的男生,為什麼她就得要遭到這種對待呢?張德鋒這個男生真的值得她落到如此境地嗎?仔細想想,她對於張德鋒這個人根本一無所知,就算她想辦法打敗了眼前這個莫名其妙的女生,張德鋒就真的會喜歡她嗎?

  她忍不住哭了起來。

  因為她不能理解童話故事裡的那些王子,為什麼能不顧一切地穿越重重困難前去營救一個陌生的公主。

  她沒有辦法成為王子,連騎士也算不上。

  眼前的長髮少女轉身離去,她沒有嘲笑她,也沒有留下輕蔑的話語。

  她只是單純地打倒眼前的阻礙而已。

  她趴在地上,閉著眼睛等待疼痛過去。

  然後,一雙黑色皮靴輕輕地落在她眼前。

  「可憐的女孩。」

  她勉力地抬起頭,剛剛的女孩已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黑衣男子的身影。

  「妳要放棄了嗎?」他問。

  「我……」她無法回答,不是因為腹部的疼痛令她痛得說不出話,而是基於猶豫而沉默。

  「要給妳時間考慮看看嗎?」男子像是能夠看穿她心中想法般問道。

  她勉強地點點頭,然後,她聽見男子從鼻子中發出一聲輕吁。

  「不知道妳有沒有這麼想過,」他說:「如果某件事還需要考慮再三的話,那麼,那件事會不會對妳而言,其實根本不是那麼重要?」

  她困惑地望著他。

  「如果,妳想要的東西,根本就沒有人來跟妳搶的話,妳還會那麼想要嗎?妳對那個叫張德鋒的年輕人,就是這麼想的吧?」

  「不對……」她氣若游絲地反駁道:「不是那樣的……我之所以在這裡,是因為……我喜歡他!跟別人一點關係都沒有……!」

  「如果那只是錯覺呢?」黑衣男子問道:「如果妳認為那是愛情,但其實只是妳搞錯了,那要怎麼辦?」

  「那種事……怎麼可能會搞錯!」

  惡魔輕輕地以手指拂過自己的嘴唇:「當然可能,這世界上因為搞錯狀況就葬送自己一生的人大有人在,只是大家都假裝自己沒搞錯而已,不過,也有那種明明搞錯了,卻始終相信自己是對的,到最後明明錯的事也被拗成對的事就是了。」他笑著望向眼前的少女。「那麼,妳覺得呢?妳對那個年輕人的感情,是真的有那麼一回事,還是單純的搞錯呢?」

  「我……」少女儘管想要反駁,卻不知為何感到自己被狠狠地說服。「我……我不知道……」

  男子愉快地笑了起來:「很好,承認自己不知道也是一種勇氣,那麼,我換個方式問吧,我問妳,妳現在還想要去找那個叫做張德鋒的年輕人嗎?

  「我……我當然想……」她撫著腹部,劇痛仍然持續著,她根本連站起來都沒辦法。「可是……我站不起來……」

  「如果妳剛剛沒被揍那一拳,妳就會去嗎?」

  她點點頭。

  「因為被揍,所以妳就不去了?」

  少女瞪大眼睛,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惡魔咯咯笑了起來。「對呀,因為妳是女孩子嘛,妳是不是在想,因為自己被揍得爬不起來了,所以妳就應該躺在這裡哭,直到有人來幫妳為止?」

  「我……我並不是──」

  他揚起手:「噯,我可沒有說妳這麼想是錯的喔,承認自己是弱者,並且希望人家來幫妳有什麼不對?如果別人是自願來幫妳的,那麼,妳又何必要怪自己呢?」

  「我為什麼……非要被你說成這樣不可──」她緊咬下唇,「我才沒有那麼想……」

  「別誤會,我這麼說並不是要譴責妳,我只是想幫妳而已,」他雙手交抱,略略將頭傾向一邊,淡淡微笑著。「我可以幫妳治好肚子的傷,讓妳趕到張德鋒那裡去,不過,妳要給我一樣東西作為交換。」

  她半信半疑地望著他:「你……想要什麼?」

  「對現在的妳而言,最重要的東西。」

  「……什麼意思?」

  他翻了翻白眼:「好吧,我換個方式問,妳願意不計任何代價,換取先那個女孩一步到張德鋒身邊的機會嗎?」

  「不計……任何代價?意思是……如果我答應了,可能會失去更重要的東西嗎?」

  惡魔想了想,接著開口道:「不無可能,不過,如果妳認為得到那個年輕人的愛情是最重要的事,那這個論點就不成立。」

  她猶豫了。

  自己……真的有那麼喜歡張德鋒嗎……?

  這還用說嗎?每次見到他,就會臉紅心跳,覺得好緊張,連話都沒辦法好好說出口……這種感覺,怎麼可能不是喜歡呢?

  可是,她想要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呢?

  如果可以的話,她好希望可以跟張德鋒成為男女朋友,牽手、接吻、一起約會……

  但是,如果他們更加進展的話──

  她甩甩頭,一想到如果張德鋒想跟她再進展更深……甚至──如果有一天他們結婚的話……

  她知道現在想這些實在是有點想太多了,可是,如果那真的發生的話呢?

  好可怕。

  沒錯,她的確想要和張德鋒交往,因為她從來就沒有交過男朋友,國中時她班上最要好的朋友和隔壁班的男孩子交往過,她居然一點都沒察覺到,一直到快畢業時她才從別人口中知道這件事,她覺得好嫉妒,為什麼明明大家都是一樣的年紀,卻有人已經先她一步經歷過她沒經歷過的事,國中三年,大家都喜歡鬧著玩將班上的男女亂湊對,亂傳他們緋聞,可是那些緋聞從來就沒有傳到她身上過,雖然班上那些被傳的人都一副很困擾的樣子,可是,他們一定也多少感到有些得意吧?因為就算自己什麼也沒做,還是會有人傳什麼誰誰誰喜歡你之類的話,傳到最後有些人還真的就在一起了,那一定是因為倆人原本就對彼此有好感,在眾人推波助瀾下就順理成章交往了,真是奸詐,為什麼有些人就是能像這樣利用眾人的力量達到自己的目的呢?可是她自己卻連傳都沒被傳過,根本沒有人注意她喜歡誰,誰又喜歡她,她明明也很希望像那些人一樣被大家起鬨,可是她太內向,也太不會跟大家相處,每次一有人稍微鬧一下,大家就以為她要生氣了,她明明就不想要這樣子,可是都沒有人察覺到。

  上高中以後,她一直小小地期待著,期待遇到喜歡的對象──或者更好的,說不定有人會喜歡她,她不想再像國中那樣過著無聊枯燥的日子,她也想要成為班上的班對,或是遇到一些令人臉紅心跳的小事件,但,隨著時間過去,儘管她被選為全校一年級的校花,但這卻對她個人的異性交往關係一點助益也沒有,因為她還是跟以前一樣內向,儘管她自認已經很努力在改變了,可是比起班上那些更活潑外向的女生,她還是太過封閉,更何況,她所待的廣設科根本就沒有什麼有趣的男生,不是整天悶著頭畫美少女漫畫,就是三八到有找,有時候她甚至覺得自己根本就跟待在女生班裡沒兩樣。

  她好希望有一天一切能與從前不同。

  仔細想想,當初遇到張德鋒的時候,她真的有那麼喜歡他嗎?如果不是他主動對她釋出善意,那麼她根本就不會對他多留下什麼印象吧?張德鋒這個人,並沒有長得特別帥,只不過比她班上的男生稍微好一點而已,就算今天他們真的有機會交往,但兩人讀的科完全不同,教室也在不同大樓,除了午休和放學時間外,他們根本很難有什麼額外的相處時間,更何況,誰知道畢業之後,他們還有沒有機會在一起。

  說穿了,一切根本就和以前不會有什麼改變。

  她之所以想要有個男朋友,也不過就是出於虛榮與不甘心的念頭罷了。

  她只能習慣,習慣現狀。

  「怎麼樣?接受這個條件嗎?」男子說著,對她伸出了手。

  她伸出手,緊緊地握住它。

  「那麼,我就當妳答應了。」

  她露出了笑容。

  「我才不需要你的幫助。」

  她奮力一拉,黑衣人便冷不防往前仆倒,而林佩毓將右拳一握,便迎向對方的腹部。

  「囉囉唆唆的吵死人了!」

  男子無聲地倒在地上,而林佩毓忍住腹部的疼痛,勉強地站了起來。

  「就算妳這麼做,還是不會有任何改變的。」男子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覺得很痛快,這就夠了。」

  「哼……真是個笨女孩。」

  「被笨女孩暗算,你還真是聰明啊;」她深吸一口氣:「就算不會有任何改變,那又怎麼樣?既然我改變不了自己,那我就自己創造出一個可以讓我繼續這樣下去的世界就好了!」

  「那麼,如果妳創造不了呢?」

  「那我就習慣它。」她堅定地說道。

  「妳只是放棄了而已,放棄改變,甚至放棄追逐那個男孩。」

  她閉上眼睛:「我不適合追逐,因為我不是騎士,我沒有辦法保護像他那樣的公主。」然後她慢慢睜開雙眼,望著眼前空無一人的長廊:「我決定了,今後要讓別人來追逐我,而不是我去追逐別人。」

  「那樣的話,妳就只能消極的等待了,不是嗎?」

  「蜘蛛也是歷經等待,才能抓到屬於牠的獵物。」

  那聲音笑了起來:「這麼說,妳要成為蜘蛛嗎?」

  「有何不可?」

  一隻修長的手覆上了她的雙眼,接著,她感覺到腹部一陣灼熱。

  「我很喜歡妳……的想法,小女孩,這就算是免費服務吧。」

  慢慢地,她感到腹部的疼痛逐漸消失,而覆在她眼上的手也移了開來,緊接著她感到背後被狠狠一推。

  「我不知道妳將來會成為一個聖女,還是一個惡女,如果是後者的話,等妳下地獄後就來當我的新娘吧。」

  她最後一次轉過頭來,看見黑衣男人朝她笑了笑,而在她失去重心之前,地面突然出現了一個複雜的圖形,就像先前的魔法陣一般,在地面上開了一個大口,而她掉了進去。

  「記著,這只是一場夢。」

  在她落下時,她聽見男人如此說道。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