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幽光】第十一章‧紅心


  水流過灰褐色的磚道,兩旁是黑如夜色的水渠,高聳的磚牆圍住整條走道,水從牆的頂端潺潺而下,形成某種刻意為之的水幕,只是那無人修造的溝渠邊緣如今已破敗坍塌,流水由裂縫中不斷地滲透進來,肆無忌憚地充斥在中央的磚道上,形成一道長形的淺塘。

  他踏上水道,淺水浸濕了他的靴子和一部份的衣擺,但他毫不在意。

  莉茲就在水道前方的盡頭。

  幽暗的磚道盡頭,有一道潮濕的階梯,他走了上去,通過拱門,然後看見了盡頭的房間。

  他推開門,走了進去。

  房間本身極為樸素,幾乎可以算是簡陋,但還沒有糟到像地牢的地步,牆上掛著灰綠色的掛繡,只是已經斑駁變形,破舊不堪,兩旁並列著灰色的樑柱與怪異的雕像,盡頭有幾道低矮的石階,而莉茲就躺在那裡。

  他抿了抿唇,幾乎沒有猶豫地走了過去。

  「莉茲、莉茲?」他單膝跪在莉茲身旁,輕搖著她的肩膀,不一會兒,莉茲便醒了過來。

  「……萊斯特?」她晶亮的大眼茫然地望著萊斯特,接著她環顧四周,露出不解的神情。「這裡是哪裡?我怎麼會……」她扶著額頭。「對了,我記得……我本來在那座廢墟附近摘花……就是婚禮要用的花,結果,我遇到一個戴面具的人,那個人……感覺好可怕……」

  「他沒有對妳做什麼吧?」

  她搖搖頭:「之後……我就什麼都不記得了,但我想應該沒有吧,那個人是誰?」

  萊斯特只有短暫地猶豫了一會兒,短暫地幾乎令人察覺不出停頓。「我也不清楚。」

  「那麼,現在已經沒事了嗎?」

  「嗯,沒事了,我們回家吧,莉茲。」

  「嗯……」莉茲躊躇了一會兒。「萊斯特,你知道亞柏在哪裡嗎?」

  一絲動搖襲上他的心頭。「……為什麼突然問起他?」

  「我也不知道……」莉茲若有所思地說道:「我總覺得,他剛剛好像來過。」

  「剛剛?」

  她點點頭:「嗯,就在你打開那道門以前。」

  「可是,妳剛剛是醒著的嗎?」

  她露出困惑的神情。「我也……不清楚,也許是我在做夢吧。」

  「我們走吧,莉茲。」

  「嗯。」

  這時,某道黑影突然自莉茲身後蔓起,並迅速地籠罩住莉茲,萊斯特還來不及抓住她的手,黑影就將她拉了進去。

  「萊斯特──」她尖叫起來。

  「莉茲!」他伸手想抓住莉茲,但黑影卻立刻將莉茲埋了進去,很快地,莉茲的身影便完全消失在黑暗裡。

  真虧你能找到這裡來。

  一個男聲自身後傳來,他緩緩回過頭去,心裡很清楚他會看見什麼人站在那裡。

  身穿深紫色天鵝絨披肩的小丑佇立在那裡。

  「你把莉茲──你把她弄到哪裡去了!」

  小丑伸出兩根手指。我給你兩個選擇。

  「什──」

  你先看看背後有什麼吧。

  某種沉穩卻微弱的跳動聲自身後傳來,他回過頭去。

  石階上方的深處,有一座幽暗的台座,灰綠的布幔遮蔽住了它,使他一開始並未察覺台座的存在。

  那上頭就是維繫這座古堡的心臟。

  他猛地轉過頭來,瞪視著那個戴面具的男人。

  一、你可以現在就毀了那顆心臟,但那樣一來,我就不得不立刻挖出那女人的心臟作為替代品,你也就救不到人了。

  說到這裡,他誇張地聳了聳肩。

  二、向我許願,這麼一來,那個女人就能得救,只是,代價是另一個人的心臟,誰的都可以。

  「我已經說過我沒有什麼願望好讓你實現──」

  小丑笑了笑。我知道,你為了讓自己徹底死心,不是還殺了你最喜歡的亞柏嗎?但很可惜的是,那個亞柏只是木偶,並不是真正的亞柏。

  「你別想騙我──我親眼……親眼看著他在我手中死去的!」

  萊斯特,你還要逃避多久?

  他按著腰間的劍,略顯猶豫地望著眼前的男人。

  就算你認為你已經親手殺了他,但當我這麼說的時候,你其實還是有一點點期望他還活著不是嗎?

  「我……我沒有──我對他早就──」

  你殺他只是因為,他不是全部的亞柏

  「不──我……」

  你是個貪心的男人,萊斯特‧格蘭迪,你不想要一半,你想要的是全部。

  「我……不是──不是那樣……」

  就算那一半的亞柏愛著你,另一半的亞柏卻仍然愛著莉茲,你打從心底想要連那一半的亞柏都搶過來,因為你無法容忍莉茲奪走他的目光……

  「我沒有──」

  我說過,我會實現你的願望。

  「住口……」

  只要你開口,只要一句話。

  「住口──!」

  他拔劍往男人刺去。

  這次,男人並沒有閃開,也沒有如煙霧般消失。

  劍鋒刺中了男人的臉──正確的說,是刺中了他的面具,男人及時別過臉去,使得劍鋒並沒有穿入面具,刺進肉中,但面具卻裂成了兩半,從男人的臉上落了下來。

  裂成兩半的面具掉在地上,發出幾聲悶響。

  萊斯特望著男人的側臉,有那麼一刻,他簡直忘了自己身處何地。

  男人緩緩地轉過臉來,一雙淡藍色的眼睛直直地望著他。

  「──亞柏……」萊斯特喃喃喚道,聲音微弱幾近氣音。

  任何人都可以戴上面具,成為另一個人。

  只要這座古堡繼續存在,繼續存活著的話,那麼永遠都會有人願意戴上那副扭曲的紅色面具,成為那個瘋狂的小丑。


  他想起那個老人說過的話。

  「打從一開始……那就是你嗎?」他問,聲音因激動而顫抖著。

  「不,」那雙淡藍色的眼裡透著某種無以名之的情緒。「一開始不是,但後來……我才發現我已經變成了。」

  「那麼,那個亞柏……那個──我親手殺死的……」

  「只是木偶罷了,雖然……」他低下眼:「我不能保證那全然不是我的一部份。」

  他緩緩地放下劍。「從什麼時候開始是的?」

  「我……我不能確定。」

  「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窺看我的心的?」萊斯特問,聲音極為嘶啞。

  「萊斯特……我……」他張口像是想辯解,但又突然間垂下肩膀,閉口不語。「你願意──我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聽我說……」

  萊斯特靜靜地盯著他。

  「我……在你離開後,就遇見了那個戴面具的男人,」亞柏困難地說道:「他當著我的面……就這樣把面具取了下來──而在那一刻,我發現……發現了一切,我什麼都想起來了,包括另一個我的事──還有……總之我逃走了,沒命地逃,但他不放過我,我以為……他會殺了我,但他沒有,我以為我死了,但我現在卻站在這裡……我覺得我好像正慢慢地變成這座城本身,我看得見你……也知道莉茲在哪裡,但我卻不能依自己的意志行動……不──那或許也正是我一部份的意志……我想救──莉茲,可是又想……殺了她……我──我已經不知道我到底是誰了──」他垂下頭,無助地跪倒在地,原本深紫色的小丑裝扮就像一塊塊斑駁的碎片從身上剝落,化為幽暗中的一道黑霧,萊斯特看見他的偽裝正一點點崩壞,且那崩壞還正腐蝕著他的內在,有那麼一刻,他覺得亞柏眼看就會變成一把散沙,一道透明的煙霧,只要輕輕一觸便會消散。

  「亞柏……」他輕趨上前。

  「原諒我……萊斯特──」他抬起眼來,一雙淡藍色的眼眸深處已無那道銀色的幽光,而是正漸漸地失去光澤,漸漸黯淡,眼看生命之火就要自那之中消逝。「我知道我沒有資格求任何人原諒……可是,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做……」他抱著頭,眼中漸漸空洞、無光。「明明……明明莉茲對我是那麼地重要──可是我卻許了那種願……我竟然──竟然會希望她消失……我到底──我到底為什麼……」

  「亞柏,」他一手扶在亞伯肩上,並盡可能放軟語調:「看著我。」

  亞柏抬起頭,茫然地望著他。

  「我告訴你為什麼。」他說,一雙灰銀色的眼眸逼視著他。

  「萊……」

  他還來不及回答,萊斯特的手指便撫上他的下巴,將他的臉輕輕揚起,接著,那雙灰色眼睛在轉瞬間近得無法再被看見,柔軟的髮絲拂過他的臉頰,他的口中、齒中都洋溢著一股熱,溫熱的吐息籠罩住他,他無法呼吸,只能不斷地被索取、吸吮、奪求。

  「唔……嗯──萊……」

  「別說話。」萊斯特不想思考,也不願思考,他只是擁著亞柏,將他的吻完全佔有。

  有那麼一刻,他感覺到亞柏不再試著推開他,反而回應著他的吻,並摟住了他的腰,但那只持續了片刻,緊接著亞柏推開了他,他看見亞柏的面頰變得微紅,呼吸也變得微喘,而他知道自己也一樣。

  「不……萊斯特,我們不能這樣……」亞柏的手不是很確定地握著萊斯特的肩膀,但萊斯特看見他的眼神已不若方才那樣空洞,他知道自己已將他拉了過來,從死亡的國度回到他身邊。

  「但你做了,剛剛我感覺到了,」萊斯特說道,銀色的長髮有些微亂。「你想要那麼做。」

  「那是因為──」

  「因為比起莉茲,」說這話的時候他感覺到自己在顫抖,但那並沒有顯現在他的聲音裡:「我更能吸引你。」

  亞柏略微瞪大了眼望著他。

  「來,你還在等什麼?」他伸出手,劃過亞柏下巴的弧線,直達頸部,然後是鎖骨。「你以為莉茲會對你那麼做嗎?除了我之外,誰會讓你有這種機會?」他抬起眼,直望入亞柏透著困惑的雙目。

  「你想誘惑我嗎?」

  「如果你決定放棄的話──」他想起身,但亞柏卻抓住了他的手,將他壓制在地。「我以為你不敢。」萊斯特說,並舔了舔乾澀的嘴唇。

  「你告訴我,我還有什麼好失去的?」

  「沒有了,除了我以外。」

  亞柏將他的領子扯開時,他沒有太多反抗。

  「輕點。」萊斯特說。

  他們緊擁,索吻,舐舔,亞柏脫去了萊斯特身上的衣物,而萊斯特則解開他的,他們躺到冰冷的地上,體溫與汗水滲進地面之中,當亞柏進入他時,他只是倒抽了口氣,並發出了一聲悶哼,伴隨著間歇的些許呻吟,萊斯特緊抱著亞柏,將指甲刺進他背部的肌膚,抓出一道深紅的傷痕,亞柏沉重的呼吸在他耳邊持續,緊插進他體內的陰莖令他難受,而且似乎正撕裂著他,但他不打算放手,不打算結束,他的雙腿夾著亞柏的腰部,感受著他的動作,然後他抬起自己的臀部,隨著那動作擺動著,那並不愉悅,並不真正令他感到滿足,但他知道那就是他要的。

  最後,隨著一聲破碎的呻吟,他感覺到亞柏更猛力地頂進他體內,他發出一聲細小的尖叫,並忍受最後一次的痛楚,然後他知道結束了,他沒有放開亞柏,任他射得裡面都是,接著他感覺到體內的侵入物不再像一開始那樣堅硬,那樣巨大,亞柏仍在他耳邊喘息著,他全身的力量都已耗盡,疲憊地趴在他身上,他沒有對萊斯特說什麼,而他也不打算說話,倆人一直到稍作喘息後才分開。

  兩具赤裸的軀體躺在地上,直到萊斯特感覺到有些冷了,才再次將衣服穿起,精液在他的大腿上乾著,但他毫不在意地將褲子穿上,並保持著坐姿,而亞柏則是一直動也不動地躺在他身旁,一雙淡藍色的眼睛懵懂地看著他。

  「你不打算穿上衣服嗎?」萊斯特問他。

  「你在想什麼?」

  「嗯?」

  「剛剛我那麼做的時候,你腦子裡在想什麼?」

  萊斯特搓了搓自己的鼻子:「我只知道那很痛。」

  「……抱歉。」

  「沒什麼好道歉,是我要你那麼做的。」

  亞柏伸出手,摳了摳萊斯特的掌心。「你得去找莉茲,對吧?」

  萊斯特若有所思地望著他的手:「對。」

  亞柏披上外衣,從地上爬起身來,並走向台階之上,走向那顆正微弱跳動著的心臟,他朝它伸出手,心臟便化為一道金色的光芒,落在他的手心,他將之緊握起來,轉身走向萊斯特。

  「這可以讓你知道她在哪裡。」他伸出手,攤開掌心,裡頭是一條閃著淡淡幽光的墜子,月光色的銀鍊連接著一枚金色半透明的寶石,寶石中心閃著紅色的光芒,萊斯特注視著它,覺得它彷彿正在呼吸。

  「這是……你父親的心臟。」萊斯特喃喃說道,而在他意識到這一點時,突然感到雙頰熱了起來。

  「我知道,我想……他應該都看見了。」亞柏露出苦笑,並挨近他,將鍊墜戴在他頸上,而萊斯特這才掩住面孔,滿臉通紅。

  「你不……我們不一起去找她嗎?」萊斯特輕聲問道。

  「我無法去找她,因為我是那個許願的人,我的……我現在的心也很混亂,一見到她,我說不定又會被我內心的黑暗所籠罩……也許會傷害她,也可能會傷害你……」他伸出手指,輕輕拂過萊斯特的髮絲。

  「我明白了,」他握住亞柏的手,輕吻他的掌心。「我會救莉茲,也會救你。」

  「萬不得已的話,就去救莉茲吧,不用顧慮我,畢竟我才是造成這一切的人……你跟莉茲──你們那樣才是對的道路,我受到懲罰也是應該的。」

  「亞柏……」

  亞柏微微拉攏外衣,朝他笑了笑:「快去吧,記著,不要回頭,那顆心會指引你到莉茲那裡,等你再見到那個戴面具的紫衣人,別猶豫,立刻毀掉那顆心臟,記著,千萬不能猶豫,不管他用什麼面貌蠱惑你,都別相信他。」

  「可是,萬一那個人是你……」

  「你只要相信那不是我,那就不會是我,記得我說過的嗎?這是一座會反映人心的古堡,只要你相信,那就會成真。」

  「嗯……我知道了。」

  「去吧,我的天使。」

  萊斯特最後一次望向眼前蠱惑他前往地獄的黑髮惡魔,這才轉身離去,沒有回頭,也不再依戀。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