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幽光】第十二章‧染病


  她靜靜地躺在黑夜裡,作了一個夢。

  夢中,她回到了兒時那座灰色的廢墟,那時,她還是個小女孩,她喜歡和萊斯特他們一起玩,只是那時她還沒有意識到,她只是喜歡和萊斯特在一起,還沒有意識到這種特別的情感在她長大後會變成愛戀之意,那個時候,他們都還是孩子,是朋友,那些事情對他們來說太過遙遠,也太過可笑。

  她抱著心愛的洋娃娃,獨自往小徑上走去,當她看見那座廢墟的屋頂映入眼簾時,她心中不禁欣喜,因為這是她第一次不靠亞柏帶領就能走到這裡,有時候,她覺得亞柏未免對她太過保護了,就因為她年紀最小,又是女孩子,亞柏就老是對她小心翼翼的,她不喜歡亞柏這樣子,所以她總是想找機會證明她並沒有那麼柔弱,證明他們能去的地方,她也有辦法一個人去。

  她繼續往前走,這時,她已經可以看見廢墟的石階與入口,只要再穿過面前的樹叢,她就可以過去了,她抬起頭,看見亞柏正斜倚在石柱邊,一手垂落在石階上,看起來他似乎睡著了,她望著這情景,不禁感到有點滑稽,亞柏居然特地跑到他們的秘密場所來睡覺,她決定要好好嚇他一跳,把他嚇醒,但正當她這麼想時,石階的另一端便傳來了聲響,只見一個銀色腦袋從旁探頭出來,並略顯猶豫地望了亞柏一眼,她馬上就認出那是萊斯特,不過她並沒有立刻從樹叢間跳出來喚他,因為她有一點好奇,不知道萊斯特看到熟睡的亞柏時,會怎麼把他嚇醒。

  然而當萊斯特發現到睡著的亞柏時,他卻刻意放輕了腳步,小心翼翼地走到亞柏身旁,然後就那樣站著,像是一點都不打算吵醒他似地。

  她原以為,下一刻萊斯特就會突然大叫,將亞柏嚇醒。

  但他沒有。

  他就那樣望了亞柏一會兒,然後謹慎地壓著自己額間垂下的髮絲,輕輕地靠近亞柏的臉,但卻不讓自己的任何部位碰觸到他。

  有那麼一刻,她完全不了解他想對亞柏做什麼。

  然後,她看見他的唇疊上亞柏的唇。

  那只持續了一下下,但在那個當下,她卻覺得時間彷彿過了好久、好久。

  像是恐懼著會被誰發現似地,萊斯特很快地便離開了亞柏,並略顯惶然地望了望四周,而亞柏卻似乎絲毫未感,仍睡著大覺。

  她在樹叢後瞪大了雙眼,身體連動也不敢動一下。

  他在做什麼?

  他為什麼要對亞柏──

  別去想。


  她不願想。

  她不願知道。

  這時,吹起了一陣風,將樹葉吹得沙沙作響,她慢慢地從樹叢後退開,確定萊斯特並沒有注意到這裡,然後轉過身去,拔腿就跑。

  她不知道萊斯特有沒有發現到她。

  也不知道萊斯特是不是知道有誰看見了剛剛那一幕。

  她只是不斷地跑,一路奔回格蘭迪家。

  那是她不該看的事。

  她有這種感覺。

  不該看。

  不該提及。

  不該去想。

  她要將那一幕永遠自記憶中抹去。

  因為不那樣做的話,她最喜歡的萊斯特就會像破掉的鏡子一樣,在她心中碎成一片一片,而且永遠無法回復成原來的樣子。

  她不要那樣。

  絕對不要。

  黑暗中她醒了過來,感覺到眼中的濕熱,她抹了抹眼睛,坐起身來,周遭似乎也漸漸變得沒有一開始那麼暗了,她看見自己正待在某個房間裡,窗外透進了皎潔的月光,幽幽地照亮了室內,她抬起頭,覺得角落中似乎有誰正待在那裡。

  「誰?誰在那裡?」她說。

  角落裡的黑影動了動,她瞇起眼睛,看見在幽光下彷彿有一副破掉的面具,而面具的主人似乎也正回視著她,但她卻無法看清楚對方的模樣,幽暗的陰影中,那彷彿是一具不規則的形體,正緩慢地改變著外觀,漸漸地變成一個模糊不清的生物。

  向我許願吧。

  那聲音說。

  莉茲不確定是否該回應那聲音。

  許願,讓妳最喜歡的萊斯特愛上妳吧。

  她面色蒼白地望著那道黑影。

  「你在說……什麼?」

  妳很清楚不是嗎?那個叫萊斯特的男人並不愛妳。

  「胡說!如果他不愛我,那他──他為什麼要向我求婚?」

  因為他怕妳。

  「怕我……?」

  怕妳奪走他最喜歡的亞柏。

  她碧色的大眼瞪視著黑暗,眼中透著些許濕潤。「你──你騙人!我不想聽你胡說!」

  那麼,妳為什麼流淚?

  「我……我沒有!」

  妳很傷心,很想哭泣,對吧。

  「我說了我沒有!」

  因為妳知道我是對的。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

  我是妳的心。

  「我的……心?」

  我是人心,是這座古堡的化身,我是月光,是反映一切的鏡子。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讓我回去!你為什麼要把我抓來這裡?我跟你無冤無仇……」

  抓妳來此的人並不是我,而是想讓你消失的人,那個叫亞柏的男人。

  「你騙人!亞柏是個好人!他不可能會這麼做!」

  妳所認識的他,只不過是一部份的他罷了……事實上他內心真正的渴望,就是要讓妳永遠消失,這麼一來,他就再也不會痛苦了……

  「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這麼做!為什麼我的存在會讓他痛苦?為什麼?」

  這妳不是最清楚嗎?

  莉茲緊咬下唇,她清楚記得,那一天她拒絕亞柏的情景。

  「……他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因為那樣就……」

  人心可以多麼幽暗,妳不清楚吧,他打從心底恨妳……正因為愛妳,所以那恨意更加地深……妳無情地傷害了他,妳傷害了他唯一還能與這個世界聯繫的那部份──於是,他內心的黑暗就這麼輕易地吞噬了他……

  「我……我根本無意傷害他……」

  但妳做了,不是嗎?如果他能繼續愛著妳,繼續對妳抱持著美好的期望,那麼他就不會變得如此扭曲了……如今,他已經分不清……究竟是要繼續愛妳,亦或是恨妳了……

  「你怎麼能……你怎麼可以這麼說?難道你要我放棄真愛──去接受一個我不愛的人?這太殘忍了……」

  妳真是個自私的小女孩哪……莉茲,妳滿腦子只想追求自己的幸福,卻完全不在乎這麼做會令兩個男人墮入永遠的絕望之中──因為妳的自私,萊斯特就必須犧牲他真正的願望,遵照家族的期望娶你……難道妳這麼做就不殘忍?

  「萊斯特說他愛我──他親口說過的!」

  但他的心不是這麼一回事,妳明明知道的。

  「才不是……不是那樣!他真的愛我!他說……」

  如果他真的愛妳,他為什麼沒有在兩年前就向妳求婚呢?

  「那是因為……因為他還有很多事要忙──」

  妳自己很清楚那不是真正的原因。

  「別說了……我求求你別說了!」她尖叫起來,雙手掩著耳,無力地跪倒在地。

  如果可以的話,他會永遠拖下去的,因為他最不願做的事就是娶妳。

  「不……不是……」她早已淚流滿面。「不是那樣……」

  破裂的紅色面具自幽影中緩緩潛行,來到她的跟前,黑暗遮蔽了月光,一路增生到她的面前,但她垂著頭,低低哭泣著,沒有注意到黑暗已經吞噬了一半的房間,她正跪坐在幽暗月光照射下的那一半,而灑落身上的光華則越來越黯淡。

  「難道……難道我應該接受……亞柏嗎?」她喃喃說道。

  來不及了,就算妳現在反悔,他也無法再愛上妳了。

  她抬起濕潤的眼睛,眼中透著不解。

  黑暗中,一縷紫色的幽煙飄了出來,撫過她的臉,在她的耳邊悄語。

  然後她睜大了眼睛。

  「……不!不可能!這太──」她退開身來,大聲尖叫:「這太污穢了!神不會──不會容許這種事的!他怎麼能──怎麼……」

  妳無法比得上萊斯特──若他真視妳為敵的話,他可以輕易奪走亞柏的心……

  「我不相信!這不可能是真的!萊斯特不可能做那種事!他怎麼能──他不能那麼做……」她將臉埋進掌心,不住啜泣著。

  妳有辦法原諒他們嗎?在妳得知他們做了如此污穢的事之後,你還能接受那個名為萊斯特的男人做妳的丈夫嗎?

  她沒有回答,只是不住搖著頭。

  「我不能……我應該──我應該拯救他,那是錯的,我必須救萊斯特離開這種……錯誤的情感裡,那只是錯覺……那只是……只是因為他被邪惡的魔鬼所惑……」

  何為邪惡?何為魔鬼?

  「是那個人……是亞柏不好!」

  妳明知那個時候,是萊斯特吻了他。

  「是他誘惑萊斯特的!」

  妳明知他早在好久以前就一直愛著亞柏。

  「那只是錯覺!是萊斯特被欺騙了!」

  是他主動展開雙臂,要亞柏擁抱他。

  「只要──只要亞柏他沒有回來……」

  誘惑亞柏的人一直都是萊斯特,亞柏只是因為抗拒才愛上妳。

  「只要亞柏他不在的話──」

  妳該做的,是向我許下願望。

  「只要亞柏永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就好了!」她用盡全身力氣,像是要將生命都吶喊出來地尖聲叫道,而在那一刻,所有的月光都在霎時消失,陰影在一瞬間吞沒了所有幽光照射之處,也吞沒了莉茲嬌小的身軀。

  於是,一切就這樣盡歸於黑暗之中,



  暈眩。

  萊斯特將手撐在已乾枯的磚造水池邊,感覺到腹部有一股燒灼的難受感,這一度令他想要嘔吐,但他撐了過去,如果現在嘔吐的話,他的頭肯定會更暈,他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從他差點被鏡中的分身吸收那時,他就一直感到很不舒服,早先原本已經好過點了,但自從被亞柏擁抱之後,那感覺又浮了出來,而且比之前更加難受,就像有一個怪物潛進他的體內,並瘋狂地搗著他的內臟。

  然後他發現自己又回到了那個他曾經去過的房間。

  白色的幽影仍佇立在原處。

  他喘著氣,靠在朱紅色的床邊,自知已經沒力氣再往前一步了。

  幽影只是靜靜地望著他。

  「我沒辦法……再走下去了,」他氣弱游絲地說道:「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個樣子……但是,我覺得……好累……」

  有東西正在剝奪你的氣力。幽影說。

  「你是說……那個戴面具的男人?」

  幽影輕輕搖頭:不,那東西在你的身體裡。

  「什麼……?」

  那並非古堡的意志,而是你自己的意志使然。

  「我一點也聽不懂你在說什……」

  幽影望著他。你已經不再是原來的你了──從你接受了那個鏡中的你之後……你就已經「改變」了。

  「但我拒絕了她,我沒有讓我自己屈服於她!」他叫道。

  你的內心深處想要成為她,你阻止不了自己。

  「不!我阻止了──雖然一開始我的確差一點就屈服……但我還是讓她消失了啊!」

  幽影露出悲憫的神情。她沒有消失,從一開始就沒有。

  「你是說……」

  她仍在你體內,在吞噬著你的身心,令你「轉變」為另一種……不屬於這世間的東西。

  萊斯特虛弱地撐著身子,略微睜大了眼。「你說什麼?」

  如果她不存在,那麼你根本就不會去誘惑亞柏,如果你的心夠堅定,你就該拒絕他。

  「我……」萊斯特想要反駁什麼,但一想到自己是在亞柏父親的心臟前那麼做的,就無從回起。「我真的……很抱歉,我不該那麼做的……」

  亞柏的父親閉起雙眼,臉上全無慍色。我並沒有怪你,從我看見你時,我就已經明白了你的心會帶領你去到何處。

  「但我真的……我真的愛他,我愛亞柏,我不能……」他微微咬著下唇。「不能……阻止自己接受他。」

  現在說什麼也無濟於事了,幽影輕嘆了口氣。那東西現在已經附在你體內,並且剝奪著你的體力,為的就是讓你無法趕到那女孩那兒,一旦爭取到時間,難保這古堡又會拖更多人下水,一旦有其他人在那之前向那戴面具的男人許了願,那麼……恐怕這樣下去,所有人都會死。

  萊斯特靜靜地望著他,有那麼一刻,他突然覺得就這樣和亞柏死在這裡,或許也不錯。

  他搖搖頭,想將這念頭甩開。

  他怎麼可以這麼想。

  莉茲可是還身陷危險之中哪。

  如果待在這裡的人,從一開始就只有他和亞柏倆人就好了。

  他想起那個偽裝成莉茲的面具木偶所說的話。

  「如果你愛我,就留下來永遠和我在一起。」

  他舔舔乾澀的嘴唇。

  那個時候,如果那個木偶不是偽裝成莉茲,而是以亞柏的面貌這麼對他說的話。

  他說不定會答應。

  他還記得亞柏的身體與他緊密交纏的觸感。

  那股震顫。

  那股痛楚。

  那股甜蜜。

  他不該和亞柏那麼做的。

  因為他已經開始想念那感覺。

  他已經開始想要更多。

  他抬起頭,迎向幽影的視線,不禁感到一股罪惡感爬上心頭。

  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他怎麼能去想這些?

  他得去救莉茲才行。

  找到莉茲,然後刺穿那顆讓古堡運轉的心臟。

  他緊握著頸上的墜子。

  「我會趕在那之前……找到莉茲,並毀掉心臟的。」他挨著床邊,奮力撐起身來。

  腦袋裡仍舊嗡嗡作響,疼痛欲裂。

  體內有一股反胃感不住持續著,酸液湧了上來,燒灼著他的喉嚨。

  幽影無聲地趨近他,將手放在他的腹部上,一股沁涼的感覺頓時湧近他體內,他覺得腦袋變得較為清醒,腹部也不再如絞地翻騰。

  這只能讓你暫時好過一點,不能持續太久,一旦你的心動搖了,那東西就會再回來侵蝕你。

  「不能……把它徹底趕走嗎?」他問。

  它根生在你體內,已經離不開你了,古堡的力量會使它持續長大,除非古堡消失,否則它就會一直留在你體內,汲取你的氣力與心神。

  「那到底是什麼?我以為……我早就將那個女人趕回鏡子裡了。」

  幽影抬起那雙灰藍色的眼睛直視著他。

  那個女人,只能算是幻影,她盤踞在你的心裡不肯離去,原本只是如此的話……是還有機會將她驅逐出去的,但你遵照了她的意志……你接受了亞柏,從那一刻起,那幻影就成為了實體,除非斷絕這古堡的力量,否則你根本趕不走它。

  「那麼……只要我殺了那個戴面具的男人,這東西就會消失?」

  你最好快點,否則你很快便會輸給自己的心。

  幽影說完這句話後,便消逝在黑暗中,原本的房間也在剎那間消失,萊斯特望了望四周,只見這裡仍是原本古老的磚道,而他剛才靠著的地方始終都是那座乾枯的水池。

  身體已經比剛才好多了。

  他站起身,往前方走去。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