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幽光】第十三章‧受洗


  他一路登上螺旋形的階梯,直往塔頂,兩旁的石壁刻有大大小小醜惡的石像鬼與惡龍,小窗外雷電交加,冰冷的雨水灌了進來,淋濕了他的披風,溼透的外衣緊黏在他的皮膚上,在冷風吹襲下使他更加寒冷,他緊握佩劍,繼續往上走,他知道那個戴面具的男人就在那裡等他,等他將他殺死……亦或是相反。

  胸口的墜子閃著炙熱的光芒,指示著他前行的道路。

  他走上最後一級階梯,踏上已褪色的深紅地毯,盡頭的王座上,有一個模糊的形體正坐在那裡。

  月光早已不見蹤影,古舊的拱形長窗外一片漆黑,時而閃現幾道強烈的電光,伴隨著近得懾人的隆隆雷響,然後又回到那嘈雜的大雨傾盆聲。

  他站在那裡,望著那個模糊不清的形體,在像是臉的高度上,有著半面破裂的血紅色面具,但形體另一半的臉卻曖昧難明。

  不知道那東西現在屬於誰的心?萊斯特想。

  那東西一點也不像是亞柏,甚至已經根本不再像是個人。

  在那之中的只有混亂與渾沌。

  你想好你的願望了嗎?

  「我已經說過,我沒有什麼願望要許。」

  真是頑強。

  長形的房間中央,森然生出了一團黑霧,當黑霧散開之時,一個春綠色的明亮身影便出現在其中──失去意識的莉茲被綑綁在那裡,她雙腳懸空,綁住她的銀色枷鎖一路連接到天井,並消失在幽暗深處。

  「莉茲!」

  用你的心臟來交換她的心臟吧,這麼一來,古堡就會繼續存在,你的一切願望都會實現……

  「住口!快放開她!」

  那個模糊不清的形體緩步自王座上爬了下來,移動到莉茲的身後,並撫上她的身軀,自腰間一路游移至胸脯。

  萊斯特一手扯下頸上的墜子,並高高舉著。

  「放開她!否則我就毀掉這顆心臟!」

  你不敢。黑影幽幽地笑了。

  「我憑什麼不敢!」

  因為那樣一來,古堡的力量就會消失。

  「那正如我所願!」

  真的嗎?

  黑影緩緩地自莉茲身旁退開,然後慢慢地變成了另一個模樣。

  一個有著銀色長髮的女孩正站在那裡。

  「你休想再拿那個模樣來蠱惑我!」萊斯特叫道。

  你要不要猜看看,在我……在另一個你的身體裡有什麼?

  萊斯特瞪著她。

  她輕輕牽動嫣紅的雙唇,並將手緩緩擱在光滑如玉的下腹。

  這裡,有亞柏的孩子喔。

  「你在胡說什──」

  我沒有胡說,你不是已經得到了亞柏的血嗎?他的血……現在就在我──也就是你的身體裡喔。

  他緊握著墜子,感覺到掌心沁出冷汗。「我不會──我不可能再被你騙了!」

  那麼,你體內那種難受的感覺是怎麼來的?你明知你的身體裡有東西正在蠶食你的氣力──

  「那是──」

  你以為那是古堡正在侵蝕你,對吧?那有著萊斯特面貌的女子輕輕搖頭。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古堡就是你的心,除非你想要傷害自己……否則牠根本就不會動你半分。

  「聽你在胡扯!你以為我會聽你的鬼話嗎!」

  那是因為你自己想要亞柏的血留在你體內──

  「我才不相信那種事──」

  那雙閃著銀光的眼眸冷笑著望向他。那麼,你就當我的面毀掉那顆心臟啊,如果你敢的話。

  「別以為我不敢這麼做──」他再次高舉手中的墜子。

  別告訴我,你沒聽見你體內的另一股心跳。

  他高舉的手停滯了。

  他不相信眼前這東西的話,他不願意相信。

  但他是不是真的聽見了?

  他不確定。

  難道他的體內真的有另一股心跳嗎?

  他想去觸摸,但他猶豫了。

  該死,他真的不敢。

  他不敢確定。

  「就算有,那也是你刻意造成的假象。」他說。

  女子愛憐地撫摸著腹部。你明知道這座古堡只會讓你想要的事成真。

  「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事!」

  你內心埋藏的渴望,不是你說了算。

  「我……」他還想反駁些什麼,但卻感到喉中一股乾澀。

  承認吧,你很想要成為我。

  「我不想……我根本就──」

  你為什麼還要再抗拒下去呢?

  「我是……格蘭迪家的繼承人,我不能……」他握著墜子的手不再堅定。

  你根本不希望古堡消失。

  「我沒有……」

  因為你希望你的願望成真,你希望這一切永遠持續下去。

  墜子從他的手中滑落,但在那落地之際,女子伸出了手,墜子化為一道紅色的光芒,回到了她的手中,她輕撥胸口,將那放回了體內。

  萊斯特無力地跪倒在地,並感覺到那燒灼的難受感又回到了體內。

  他好想吐。

  他仆倒在地,不斷地咳著、嘔著,酸臭的液體自他喉中湧出,吐在地毯上,濃臭的穢物沾在他的嘴上和長髮上,他難受至極,但卻停不下來,嘔吐令他的腦袋發昏,淚水滿噙,好一會兒,他才勉強止住嘔吐,但仍趴在地上痛苦地喘著氣。

  這女人就還給你吧。

  他抬起滿盈淚水的眼睛,只見那纏繞莉茲的鎖鏈全在一瞬間消失,而莉茲則倒在他的面前不遠處。

  我已經不需要再給你機會了,萊斯特,因為我已經收到了新的願望。

  女人這麼說著,然後從他身邊走了過去。

  他猛力抓住她的腳踝。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女人帶著笑意睨著他。我要接收那個男人的心臟,那個你深愛的男人……

  「不……你不可以──」他想抓緊她,但他無力的手卻很快滑落下來。

  她就要走了。

  就要去殺亞柏了。

  他奮力自地上爬起,並拾起佩劍,直往那女人的心臟刺去。

  別告訴我,你沒聽見你體內的另一股心跳。

  那雙閃著銀色光芒的雙眼望向他,並幽幽冷笑著。

  劍尖一偏,飛落到萊斯特身後的角落。

  殺了她,就等於殺死另一個自己。

  這裡,有亞柏的孩子喔。

  他不能。

  他不能殺掉亞柏的孩子。

  她說的沒錯。

  他真的想要那留下來。

  他想要說服自己,那傢伙在說謊,根本就沒有什麼孩子,亞柏的血沒有留在他體內。

  可是他做不到。

  儘管他知道這不可能,但只要他心存一絲期望,那就會成真。

  所以她說的都是真的。

  他希望那是真的。

  他真的想要成為她,想與亞柏在一起,想與他共組家庭。

  想為他留下孩子。

  他早已病入膏肓了,不是嗎?

  他看見她轉過身去,看見那頭銀色的長髮拂過他眼前。

  你終究無法戰勝你的心。

  畢竟,從來就沒有人能夠戰勝過。


  他輸掉了。

  輸給另一個自己。

  他覺得自己應該哭,卻哭不出來。

  他反而想笑。

  就這樣吧。

  等另一個他挖出亞柏的心臟後,他會自殺。

  如果可以跟亞柏一起死在這裡,那一定是很幸福的事吧。

  雖然這麼做有點對不起莉茲。

  莉茲對他的愛,他無福消受。

  他好想就這樣拋開一切,將自己埋葬在這裡。

  他要和亞柏一起去地獄。

  你聽得見我嗎?亞柏?

  對不起,我救不了你,也救不了莉茲。

  因為我甚至救不了自己。

  我累了。

  別再指望我,我無能為力了。

  我無法達成所有人的期望。


  他閉上眼睛,緩緩地倒了下去,無聲、緩慢,像一片凋落的秋葉。

  然後,一聲淒厲的尖叫撕裂了他的耳朵。

  他睜開雙眼。

  一把長劍深深地刺入了銀髮女子的背部,自心口穿出,鮮血染紅了她象牙色的肌膚,也染紅了她的銀髮,她瘋狂地尖叫掙扎著,但生命之火正迅速自她眼中消逝,漸漸地,她的尖叫變得微弱,身子也無力地癱軟下去,最終,她化為一縷深紫色的塵煙,消逝在幽光之中。

  那緊握長劍的身影這才顫抖著放開劍柄,並無力地癱坐在地。

  破碎的半邊面具落在地上,而那代他殺死怪物的人轉過頭來,眼中透著恐懼與茫然。

  「萊斯……特……」她破碎的聲音伴隨著淚水。

  「莉茲……」他的聲音就一如他此刻的表情一樣震驚。

  「我殺掉……我幫你殺掉她了……」她說,聲音仍顫抖著。「是她在折磨你,對吧?我剛剛都……我都聽到了。」她丟下滿佈鮮血的劍,春綠色的洋裝沾上了血漬,看來頗為怵目驚心。

  萊斯特惶然地望著她,此刻窗外的大雨已然停歇,幽亮的月光照了進來,整座古堡本身也漸漸變得透明。

  她輕輕扶住他的肩膀。「走吧……我們去找亞柏,已經──已經沒事了。」

  有那麼一刻,他聽見某個地方的心跳聲靜止了下來。

  「萊斯特……我……對不起,我原本許了願……我說我希望亞柏消失,那是騙人的……我還是下不了手,現在一切都結束了,我們三人可以再像以前那樣一起生活……」她強顯露微笑,但眼淚卻不斷地落了下來。「我知道……我都知道,你喜歡亞柏對吧?沒關係,我不怪你,因為你向我求婚是千真萬確的事……我們……我們還是可以結婚吧?」她握住他的手。「萊斯特,我真的……好愛你,我不能沒有你,就算你最愛的人不是我也沒有關係……我……」

  他輕推開她的手。「……妳殺了她。」

  「我必須那麼做,萊斯特,」她輕聲說道,聲音顫抖著:「因為你下不了手,為了救我們大家,我必須……」

  他淒涼地笑了。「我不想得救,我真的……一點也不想。」

  「萊斯特,別這樣……我求求你……」

  他站起身來,蹣跚往外走去。

  一切都結束了。

  古堡正在消失,那力量也正在流逝。

  等他們出去後,他會和莉茲結婚,而亞柏仍然會離開這裡。

  再也不可能變得和以前一樣了。

  然後莉茲自他身後緊緊地抱住他。

  「別丟下我一個人,求求你……我什麼都會聽你的!我不會追究你和亞柏……不管你和他做了什麼,我都會忘記!我只求你像以前那樣看著我!就算是假的也沒關係!我只是……」她的聲音帶著泣訴。「我只是想要成為……你的妻子……」

  一聲無語的嘆息自他肺底最深處透了出來,他的雙肩無力地垂下,眼神也空洞地低垂著,他沒有力氣回應莉茲的擁抱,他甚至擠不出一絲話語安慰莉茲,說他仍會像從前那樣,說他會娶她,她不需要如此委屈,不需要這樣求他,因為只要她想要,他就會用盡一切辦法去迎合她。

  需要如此委屈自己的人是他才對。

  可是他無力告訴她。

  他已經聽不見那股心跳了。

  他什麼都沒有了。

  一切會和之前一樣,什麼也不會改變。

  他必須回去撐起那個空殼,那個假象。

  盡力扮演好一切。

  但現在他無法做到。

  他輕輕掙開莉茲,往石階下走去。

  他以為莉茲會跟上來的。

  他應該伸出手,牽著她離開這座鬼城。

  可是他沒那麼做。

  他逕自走了下去,留下莉茲一個人佇立在塔頂。

  莉茲望著他的背影,淚流滿面。

  「求求你……求你帶我走……我一個人離不開這裡……」她倚靠著石壁。「不要留下我一個人……萊斯特……」

  某種紫黑的痕跡爬上她的手臂,緊接著吞噬了她的半身,她染血的臉龐慢慢變得僵硬、固著,就像是一副紅色的面具,她最後一次望向天上的月光,黑色的淚水自她眼中溢出,變成面具上的圖騰,她雙手掩面,轉身逃向古堡更深處,最終迷失在永恆的黑暗裡。

  他從來沒有愛過妳。

  也從來不曾注視著妳。

  就算是假的也無所謂,就算那只是面具般的虛假微笑也沒關係。

  請你看著我。

  請讓我活在假象裡,活在美夢裡,永遠也不要醒來。

  請讓他永遠記得我。

  就算那是幾近詛咒的愛也無所謂。

  月光啊,請傾聽我的願望。

  請你不要消失。

  因為我會和你在一起。

  請為我駐留,請將你的光華借給我。

  讓時間永遠靜止在這一刻。

  讓一切永遠停留在我的夢裡。

  讓我繼續作夢下去。

  我請求你。

  讓詛咒永遠持續,讓古堡永遠聳立。

  我會獻上我的心臟。

  我會捨棄我的面貌。

  我會忘卻我的名字。

  請實現我的願望。


  月光灑落,收走最後一片古堡的殘骸。

  以前,也曾有個人許下跟妳一樣的願望呢。

  月光如此說道。

  她閉上雙眼,沉沉睡去,進入溫柔的夢鄉。

  等她再次醒來,她已不再是原來的她。

  但那已經不重要了。

  再也不重要了。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