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Blood²:瘋狂茶會】第十一章‧巫師


  史賓瑟在偵訊室外的走廊上逮到卡歐斯,而卡歐斯顯然一副極不想遇見他的樣子。

  「我聽說了,卡兒,」史賓瑟推了推他。「你把那傢伙整得慘兮兮,真有你的。」

  「別叫我卡兒,」卡歐斯陰沉地說道。「而且這沒什麼好值得高興的。」

  「我以為你這輩子都不會想到該善用你的能力在這上面,正確地說──我以為你永遠都不會想吸血。」

  「我不是沒吸過血……你應該也很清楚,我不可能永遠不吸血。」

  「嗯,」史賓瑟點點頭。「我知道你跟傑西的事,他違反規定,我可以把這件事呈報上去,他還年輕,花多一點時間走上升遷之路對他有好處。」

  「不要鬧了,史賓瑟,他又沒做錯什麼。」卡歐斯的語氣有些不耐。「他只不過在沒有經過核准的情況下給了我血而已,我當時很虛弱,如果換作是你,你也會那麼做。」

  「要是我當時在場的話就好了。」

  「這種話麻煩放在心裡面就好,別說給我聽。」

  「那,咱們的兔子先生怎麼樣了?現在可以偵訊他了嗎?」史賓瑟用下巴指了指偵訊室。

  「等他能說話就可以了,魏斯特在裡頭替他注射藥劑,他應該等一下就會恢復了。」

  「魏斯特是誰?」史賓瑟問道。

  卡歐斯沒好氣地抬起臉。「醫療部門的赫柏‧魏斯特,我以為第十九分局裡的人你應該都已經記住名字了,你從不去醫療部的嗎?」

  「我只有感冒的時候才會去那裡。」史賓瑟說。

  卡歐斯不太高興地盯著他。「吸血鬼不會感冒。」

  「我就是這個意思。」

  這時,偵訊室的門被打了開來,一個身穿白袍,戴著眼鏡的男人從裡頭走出來,身旁跟著一個警員,警員看到卡歐斯時,向他稍微致意了一下。

  「辛苦你了,接下來這裡交給我們吧。」卡歐斯朝那個警員說。

  「是。」警員應了一聲後便走開了,留下白袍男站在原地,而他正好奇地打量著史賓瑟。

  「怎麼樣?魏斯特,」卡歐斯無視白袍男的目光,向他問道。「我們的兔子先生還好吧?」

  白袍男抬起眼來,並扶了扶略為滑落的眼鏡,彷彿現在才發現卡歐斯站在他面前似地。「喔,他啊,跟三月的兔子一樣好得很。」他的視線越過卡歐斯的肩膀,釘在史賓瑟的臉上。「他是誰?新人嗎?」

  「他啊,我想算是復職的前員工吧。」卡歐斯說。

  「前員工?所以他以前也在局裡做事?」魏斯特略微抬起眉毛。「那我怎麼沒見過他?我還以為這裡的非人種沒有一個我不認識的。」

  「唔,我以前待在這裡的時候,這裡還不叫第十九分局。」史賓瑟客氣地提醒他。

  「噢──」魏斯特抬高音調。「這麼說,那至少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

  「我想是的。」史賓瑟說。

  魏斯特聳了聳肩。「那就難怪了,我是戰後才到這裡工作的,這麼說你應該算是我的前輩才對,抱歉,我剛還以為你是新來的。」

  「沒關係,反正不算說錯,我對現在的第十九分局還不太適應。」

  「放心吧,久了就會習慣了。」魏斯特說。

  「那,我們現在可以進去偵訊那傢伙了嗎?」卡歐斯插嘴道。

  「噢,當然可以,」魏斯特回道,然後又轉向史賓瑟。「有空的話就來醫療部走走吧,你可以來喝杯茶什麼的。」

  「我會的。」史賓瑟回以微笑。

  「就這麼說定了。」魏斯特揚了揚下巴,然後轉身離去,史賓瑟望著他的背影,直到他走遠才低聲朝卡歐斯問道:

  「他說的戰後該不會是指越戰吧?他看起來沒那麼老。」

  卡歐斯看了他一眼。「是一戰。」

  史賓瑟的表情有點詫異。「但他應該不是非人種吧?他身上沒有那種氣息。」

  「他不是非人種沒錯,但他也不是人類,」卡歐斯一手擱在偵訊室的門把上。「這些等你改天再自己去問他好嗎?我們還有事得辦。」他說完後便打開門走了進去。

  偵訊室裡只有一張椅子,牆壁兩端靠近天花板的地方各釘著一條長長的黑色鎖鏈,末端連接著一只手銬,而此時它們正銬在卡爾的手腕上,他坐在椅子裡,動也不動,臉上的表情仍然只有那抹縫製的微笑,但臉旁尚有一道縫補過的直向縫痕,正好與那道微笑形成交叉。

  他微微抬起頭,望向眼前的兩人。

  「查爾斯呢?他在哪裡?」他問。

  「放心,他現在很安全,只是還需要一些檢查。」史賓瑟說。

  卡爾望向他。「檢查?」

  「檢查你是不是有對他的身體帶來不良影響。」卡歐斯冷冷應道。

  「那會……那會害他怎麼樣嗎?」卡爾的聲音有些惶然。

  「可能會造成某種嚴重的感染,這或許會導致他死亡。」卡歐斯說。

  「噢……天哪──不……這都是我的錯──」卡爾哀鳴道。「他會死掉嗎?不行……他不可以死!你們一定要想辦法救他!查爾斯他──」

  「看來,你侵犯他的時候,根本沒考慮到這種事,」卡歐斯雙手交抱,神情冷若冰霜。「你可能會害死他。」

  「我……」卡爾垂下頭,整個人像是洩了氣的皮球般頹喪。「我不知道……如果我早知道的話……」

  卡歐斯與身旁的史賓瑟交換了一個眼神,接著史賓瑟走上前,傾身拍了拍卡爾的肩膀。

  「不用擔心,就算真的變成那樣,我們也會想辦法救他的,」史賓瑟柔聲說道。「只要你好好合作,告訴我們在這一切背後是誰指使你的,我們保證你很快就能見到他。」

  見最後一面。卡歐斯想。

  卡爾抬起臉。「可是我說過了,沒有人指使我。」

  「我們知道你是因為喜歡查爾斯才這麼做的,」史賓瑟繼續用那種像是在哄小孩的語調說道。「可是,你是因為什麼原因才能這麼做,我們並不清楚。」

  「原因……?」卡爾喃喃複述著史賓瑟的話,像是被催眠似地。

  卡歐斯站在史賓瑟身後看著,他不確定吸血鬼慣用的邪眼對其他非人種是否有效,但他懷疑史賓瑟此時正在對卡爾這麼做。

  「對,原因,」史賓瑟說。「你原本只是個布偶娃娃,是誰賜予你這種力量的?」

  卡爾低頭想了一會兒,似乎是在考慮該不該說出口。

  「是一個巫師。」他說。

  「巫師?」史賓瑟眨了眨眼。「什麼樣的巫師?」

  「唔……他穿著黑色的西裝,頭髮是白的,不過他看起來很年輕。」

  「他自稱是巫師嗎?」史賓瑟問。

  卡爾搖搖頭。「沒有,他只說他是個專門替人實現願望的人,只要給他一樣東西當代價,他就會實現我的願望,所以我就把他當成巫師了,他有很厲害的魔法,所以我想他一定是個巫師。」

  史賓瑟注視著他,眼睛連眨也沒眨一下。「那,他有告訴你他叫什麼名字嗎?」

  卡爾點了點頭。「有,他叫羅亞。」



  他走在夜晚的街頭,在街角看見一間書店的燈仍亮著,便穿越馬路走了過去,這時路上沒有什麼車,只有一個人騎著腳踏車經過,他不費吹灰之力便到達了對街,然後推開書店的玻璃門,走了進去。

  這是一間二手書店,當他走進門內時,一股陳舊的書卷香氣撲鼻而來,他喜歡這種氣味,儘管對大多數人來說,這種氣味其實等同於霉味。

  櫃檯後頭有個戴著眼鏡,長得一臉斯文相的男人,他原本一直在讀著手上的一本書,聽到有人進來才抬起眼來。

  「嗨,史賓瑟,你今天怎麼有空來啊?」男人摘下眼鏡,朝他問道。

  「我來找你啊。」史賓瑟的視線從書櫃轉到他臉上。

  男人愣了一下。「等等,你該不會──我先聲明,我可沒有惹什麼麻煩。」

  「我知道,」史賓瑟走向櫃檯,隨意瀏覽著桌上平放的書。「你不用那麼緊張,我沒有要逮捕你,你這陣子一直都很安份守己,我沒理由找你麻煩。」

  男人抬起那雙黃綠色的眼睛,像爬蟲類般動也不動地盯著他。「誰知道你們這些吃公家飯的什麼時候會想到好理由來找麻煩?有時候你們根本什麼理由也沒有。」

  「我跟你一樣是非人種,我何必找你麻煩?再說我們都認識那麼久了。」

  男人不太高興地撇了撇嘴。「認識久又怎樣?我記得上個世紀初我想找你的時候,你卻活生生失蹤給我看。」

  「那個時候我在地下庭園,我睡著了,」史賓瑟說。「就算我欠你個人情吧。」

  男人嘆了口氣。「算了,反正我那時還是找到其他人幫忙了,」他搖了搖手。「那你今天到底來幹麼?總不會是問我有沒有蓋勒上個月出的那本新書吧?」

  史賓瑟怔了一下。「咦?有嗎?」

  「有啊,要拿給你看嗎?」

  「喔,好啊……呃,不對,等等,我找你不是為了這個,」史賓瑟連忙說道。「我是要問你,你以前給我看過的那東西還有沒有?」

  「什麼東西?」

  「你說你表弟還誰給你的……我記得是胸針還是硬幣之類的東西吧,總之就是銀色小小的像石頭一樣的東西,那玩意還有嗎?」

  「噢,那個啊,」男人搔了搔頭。「我想應該還有吧──不過你要那個幹麼?」

  史賓瑟看了他一眼。「不是拿去做壞事就對了。」

  「我倒是很懷疑你真做得出什麼壞事,你從以前就是個娘……乖乖牌。」男人沒好氣將額前的金髮甩開。

  「你應該知道我以前殺過人。」史賓瑟皺起眉頭。

  「那算不上什麼壞事,讓人活過來才算──等等,你該不會是真想讓哪個人復活吧?」男人狐疑地盯著他。

  「也不完全是啦。」

  男人微微歪著頭,一副覺得很有趣的神情。「你上級知道這件事?」

  史賓瑟搖搖頭。

  「噢──我懂了。」男人笑了起來。「你等一下,我去拿給你。」

  「謝了,萊恩。」史賓瑟說。

  「那蓋勒的書呢?你要現在買還是我替你先留著?」男人從書櫃後探頭出來。

  史賓瑟考慮了一下。「先替我留著好了,他的上一本我還沒看完。」

  「說真的,我實在不喜歡他上一本書,女同性戀的情節太多了──我不是對蕾絲邊有什麼意見,只是他寫得太煽情了,他以前的風格明明就不是那樣,真不知道他是出了什麼事,大概他老婆跟他離婚讓他打擊很大吧。」

  「是嗎?我倒是很高興那些情節變多了。」史賓瑟說。

  「我就知道你喜歡看這種東西,你這沒藥救的色情狂。」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