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從】


  他緩緩睜開眼睛。

  「來,告訴我,」一個女孩的聲音傳來:「這是幾?」

  他抬眼看著面前的女孩,女孩看上去還未成年,穿著一套裝飾複雜且略嫌幼稚的粉紅色洋裝,而她此時正抬著右手,五根手指頭都張得開開的。

  「五。」他回答。

  「很好,」女孩笑了起來。「看來你的反應能力跟基本計算能力都沒有問題,那我再問你一個問題──」

  她站起身來,轉了一圈,粉紅色的蓬裙擺動著。

  「我可愛嗎?」她問。

  他坐在原地盯著她一會兒,然後開口道:「就禮貌上,我應該說『是』。」

  女孩的笑臉頓時變了色。「喂!你很沒禮貌耶!可惡……渥夫那傢伙到底給你灌了什麼程式進去啊!」

  他好奇地注視著她。「渥夫?」

  「啊……就是給我裝『從』的人,真麻煩……我還是第一次裝這種東西,怪不習慣的,喂,叫聲主人來聽聽吧。」

  「主人?」

  女孩略顯不快地盯著他:「就不能叫得情願點嗎?唉,算了,人工智慧就是這點麻煩。」

  他望了望四周,只見周圍一片雪白,沒有任何景物、地形起伏、甚至連地平線也見不到。

  這是一個沒有上下之分的廣大空間,放眼望去就只有無邊無際的白。

  「這裡是哪裡?你又是誰?」他問。

  「這裡是我的地盤,」女孩叉腰說道。「而我則是你的主人,我叫朵莉斯。」

  「朵莉斯……」他喃喃複頌。

  「喔,對了,還得給你取個名字……」朵莉斯上下打量著他。「就叫你『哲史』好了!」

  「哲史?」

  「對啊,哲史,」朵莉斯一臉得意。「這可是我現實世界中的名字。」

  他不帶表情地看著朵莉斯。「……網路人妖?」

  「喂!你的詞庫裡到底都裝了些什麼詞彙啊!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你這種那麼沒禮貌的從!可惡……早知道我就裝個低階一點的從就好了……至少不會回些有的沒的。」

  哲史從地上站起身來,理了理自己身上嶄新的西裝外套,就像其他的男性從一樣,他被賦予了一個類似家庭總管的外表。

  「我該處理什麼樣的工作呢?主人?」他問。

  「你只要保護我就行了,」朵莉斯叉著腰,抬眼望著眼前這個比她高上整整一個頭的虛擬機器人。「我的工作是販賣情報,偶爾會有其他低級的傢伙想從我這裡偷走資訊,你只要在這種情況發生的時候截斷他們的入侵就行了,必要的話,可以逆追蹤回去破壞。」

  哲史望著她。「我不能毀壞人類的資訊。」

  「我當然知道你不能,但你可以幹掉他們的程式,至於他們要開多少分身那是他們家的事……」

  突然間,朵莉斯打住話頭,一臉驚愕。

  「怎麼了?」哲史問道。

  「……好像……有人入侵。」朵莉斯一手按住自己的後頸。

  「請下達指令。」哲史立刻開口。

  「……不需要作任何動作,我會攔截住對方──」她瞪大雙眼。「無法……攔截?」

  頓時,朵莉斯的身體閃現出模糊不清的狀態,裙襬顯示出一連串停頓的畫格,她一個不穩,眼看就要昏了過去,但哲史及時摟住她,並將後頸的線路抽出來,插進朵莉斯後頸上的插槽。

  「開始連接,」哲史灰藍色的眼中閃現一連串數字與亮光。「入侵,摧毀。」



  某個地方的男人哀號了一聲,並立刻用手護住後頸。

  「搞什麼……居然被破壞了?」男人喃喃自語道,而焦黑的後頸此時正流洩著像是電流般的藍光,但破壞並不顯著。「啟動自我修復機制。」男人下令道,只見藍光一點一滴地消逝,而後頸上的焦黑也變得不再明顯。

  「真有趣,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違反主人指令的從。」

  男人笑了起來。


  在入侵事件經過兩週後,有天下午,朵莉斯下載了一棵大樹放在自己的網域中,並將它的樹根改造成類似長椅的平台。

  哲史只是站在一旁靜靜地看著,畢竟他只是很基本的防禦程式,沒有掛上其他功能的外掛。

  「好了,怎麼樣?很有夏天的感覺吧?」朵莉斯完成之後,還伸手作勢擦了一下額上不存在的汗水。

  哲史望了望整棵樹的構造。「也許需要一點陽光從樹葉間穿透下來。」

  「馬的,陽光得付費才有好嗎!」朵莉斯粗魯地說。「免費的素材弄成這樣已經算不錯了,別要求太多。」

  她一屁股坐在樹下,並躺了下來,但很快便又坐起身來,朝哲史說道:「喂,過來吧。」

  哲史毫無反應。

  朵莉斯嘆了口氣。「哲史,過來。」

  哲史這才聽懂指令,走了過去。「有什麼吩咐嗎?主人?」

  「坐下。」朵莉斯拍了拍平台。

  哲史恭敬地坐了下來。

  「好。」朵莉斯說,並一頭躺了下來,枕在哲史的大腿上。「很完美,就這樣別動。」

  「你是在誇獎我嗎?」哲史問道。

  「算是吧。」朵莉斯懶洋洋地回道。

  「謝謝主人的誇獎,這是我應該做的。」哲史淡淡笑道。

  朵莉斯盯著哲史的臉,沉默了一會兒。

  「你只是遵照程式設定才這麼說吧?」她問。

  「我是真心這麼想,主人。」

  「呿!機器人也有心嗎?每個從都會這麼說,就算你的主人不是我,你還是會這麼說的。」

  「我非常喜歡主人喔,沒有主人的話,我又該何去何從呢?」

  「你可以去渥夫那裡,只是他八成會把你換成女僕的外表,搞不好人格也一併換掉。」

  「主人想把我送走嗎?那樣我會很傷心的。」哲史說道。

  朵莉斯嘆了口氣。「我當然不會那樣做,別再用一堆預設的回話來回我了,你對我根本不是真心的。」

  朵莉斯側過身去,閉起眼睛。

  「……我還真可悲,現實生活中沒有的,只能在虛擬世界裡靠你這個機器人來補償,要是你不是機器人就好了,只是……如果你是真人的話,你大概就不會待在我身邊了吧。」

  「我會一直待在你身邊的,主人。」

  「吵死了,別再用預設回話了是聽不懂啊?你說的都是假話!是程式寫好的!都是假的!我命令你閉嘴!」

  「是,主人。」

  沉默飄散在虛擬的白色空間中,朵莉斯枕在哲史毫無溫度的大腿上,望著地上的樹蔭,這裡沒有陽光,當然是不會有陰影的,陰影的存在反而顯得一切更加虛假,她構築了一棵樹,但這顆樹卻不會呼吸,待在樹下也不覺涼爽,這棵樹永遠也不會凋下落葉,風也永遠不會輕輕拂來,這一切只是幅背景,虛構的背景。

  她知道,她可以砸筆錢讓一切更加擬真,只是那樣又有何意義?

  她閉上雙眼,卻很清楚自己不會睡著,人既然已在夢裡,也就沒有作夢的必要了。

  「嗨,兩位。」

  一個陌生的聲音傳來,她睜開眼睛,看見一個黑衣的男子正站在不遠處。

  「你是誰?」朵莉斯起身。

  「我叫K,」男子說道。「這棵樹真美,是你的嗎?」

  「對,」朵莉斯警戒地看著他,暗自探測著對方的網域。「你是怎麼進來的?正常來說,這裡沒有我允許是進不來的。」

  K笑了起來。「你既然已經在網路上了,又怎麼能奢求保有完全的隱私呢?」

  「這是非法入侵,這地方可是我花錢買的。」

  「有本事就把我趕出去啊。」K笑道。

  「別以為我辦不到,」朵莉斯站起身來,冷冷說道:「封鎖。」

  霎時間,一道厚重鐵門從地上竄起,以大樹為中心層層圍住,在K眼前形成一道牢不可破的障壁。

  K冷笑道:「入侵。」

  一聲巨響,第一道鐵門頓時被搗毀了一個大洞,露出其後第二道鐵門。

  「第一層防衛‧瓦解,入侵第二層。」K低聲說道。

  重重障壁後的朵莉斯扶著後頸,咬牙說道:「別以為老子的防衛那麼好入侵!」

  哲史站起身來。「請下達指令。」

  「不需要!」朵莉斯叫道。

  「系統偵測到此次入侵和最近一次入侵來自同一網域,」哲史說道。「請下達指令。」

  「你會被那傢伙玩壞的!你這白癡!」朵莉斯回頭喊道:「這種高等級的入侵者就算出動你也一樣沒用的!」

  「請下達指令,難道我不是為了這種情況而存在的嗎?請立刻下達指令!」

  朵莉斯虛弱地笑了:「一開始的確是,但後來……」她搖搖頭。「關閉『從』程式。」

  「主人!等──」

  哲史立刻化為一堆畫格,並漸暗消失。

  「第十五層防衛‧瓦解。」

  黑衣男子輕巧地踏進了牆後,只見眼前僅剩朵莉斯一人,他左右張望了一下,然後問道:「你那隻可愛的從呢?」

  「我關掉他了。」

  K先是一愣,接著又像是了然於心地微笑道:「哦──原來如此,你想保護他吧?」

  「那不就是你的目的嗎?」朵莉斯說。「最近有很多像你這種偷別人的從去轉賣的傢伙,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K歪頭看著她:「從生來就是要保護主人的,你這麼做不就本末倒置了嗎?像那種每個人都有的程式,損失一、兩個又有什麼了不起的?」

  朵莉斯緊捏著身側的裙襬。「哲史他不是什麼每個人都有的程式,哲史就是哲史,不准你搶走他!」

  「既然這樣,」K笑了起來。「那我只好摧毀你的主程式,把你的從抓出來了。」

  突然間,一陣藍光電流從朵莉斯後頸竄出,燒灼著她,她立刻掙扎尖叫了起來,但卻無力抗拒。

  「啟動程式在哪裡?快給我吐出來!」K吼道。

  「──我才……不會告訴你……!──啊!」朵莉斯慘然地叫了起來,接著便昏倒在地上。

  K走向她,並蹲下身,伸手揪住她的頭髮。「說吧,啟動指令,把那傢伙叫出來救你吧。」

  「我……才不要……」

  「那我只好把你的資訊通通挖出來了……」K頓了一下。「──你的資料庫是空的!」

  朵莉斯喘著氣說道:「你當我是……白癡嗎?經過上次的事……我怎麼……可能……還把資料留在這台主機裡……」

  她伸手探向後頸,並將線路猛地拉扯出來。

  「我可不是那種……只會乖乖等人來救的小公主哪……」

  她將線路插進K的後頸之中。



  K跪坐在地上,動彈不得。

  在他身旁躺著一具已經遭到毀損的虛擬人體,上半身已經蕩然無存,流洩著微弱的藍色電流,下半身僅殘存著部份洋裝裙襬和一雙套著長襪和圓頭皮鞋的腿。

  K一手護著業已遭到破壞的後頸,他很確定這次的傷害非同小可,雖然他已經盡可能在遭到入侵的第一時間將對方封鎖並徹底破壞了,但仍造成了無法以自體修復療癒的嚴重損傷。

  一陣清脆的腳步聲從他身後響起,但他無力回頭去看對方是誰。

  不過,他反正也知道那會是誰。

  「看來……」K虛弱地說道。「我成功叫出從了,是吧?」

  「你殺了朵莉斯。」哲史說道,語氣中不帶感情。

  K乾笑一聲。「這才不算殺!她又不只這一台主機,誰知道她還有多少分身!」

  「不能原諒,破壞者必須遭到排除。」

  「哈……先別衝動嘛,我們來談個交易怎麼樣?你叫……哲史是吧?我很喜歡你,說真的,我從來就沒有看過會違背主人指令的從,你是……我猜你是以真實人格輸入的從吧?我真沒想到我有生之年能見到這麼稀有的從,換作我是你的主人,我也一定不會輕易把你交出去的……」K用力咳了起來,電流從他身上不斷流逝。「哲史,當我的從好嗎?你也看到了……我身邊連一個保護我的人都沒有,我只能靠自己生存……你不覺得我很可憐嗎?哲史,我是真心地喜歡你,我想要你當我的同伴、我的朋友,我保證……我會比你原來的主人更愛你,更善待你……」

  哲史走近K,將手伸向他的後頸。

  「破壞者,」哲史低聲說道。「必須遭到排除。」

  一聲爆炸從他掌中炸開,K的頭顱應聲飛了出去,在純白的世界裡劃出一道稍縱即逝的弧線。



  哲史獨自守候在純白世界中唯一的綠樹下,時間對他來說沒有意義,等候本身也沒有意義。

  他只是遵循著程式設定而等候著。

  直到那個熟悉的聲音再度傳來。

  「喂,哲史,等很久了嗎?」

  他抬起眼,只見那個穿著同樣誇張的少女正站在他身旁。

  「你回來了,主人。」哲史說道。

  「是啊,我回來了,真是的,另一台主機的分身資源有夠少,你看我只剩下那麼樸素的衣服,搞什麼嘛!」朵莉斯說著一屁股坐了下來。

  哲史沒有回應,只是淡淡笑著。

  「對了,哲史,你知道嗎?上次那個把我搞得那麼狼狽的傢伙,他根本不是人類,他也是從,型號是K-07,我連上他的線路時才發現的。」

  「我知道。」哲史說。

  「你是知道才毀掉他的,還是毀掉他之後才知道?」

  哲史沉思了一會兒,然後說:「這個指令太過複雜,無法回答。」

  「什麼嘛,你們這些機器人就會裝傻……算了,反正他不會再來鬧了,既然他不是人類,那麼毀掉程式也就等於是把他給殺了,不過……我覺得實在很奇怪,既然他也是從,那他為什麼還要抓你這個從呢?就算他把你賣掉,他也得不到什麼好處啊,他又不是人類,錢對他來說一點意義也沒有吧。」

  哲史緩緩抬起眼來,望向眼前的一片雪白。「他說,他喜歡我,想當我的主人。」

  「從會想當另一個從的主人?這是在說笑吧?當初寫他的人到底寫了什麼程式進去啊?」

  「我也不知道。」

  「你會知道就有鬼了,不過,現在的從還真是越來越像人類了,在網路上,到底誰才是真正的人類,也許以後會變得越來越難分辨吧。」朵莉斯伸手枕在後腦上,靠著樹幹。

  「主人,為什麼那個時候,你不讓我保護你呢?」

  朵莉斯看了他一眼。

  「因為你花了我很多錢,我捨不得讓你被破壞。」

  「可是我的存在不就是為了保護你嗎?就算被破壞,那也是我的使命啊。」哲史望向她。

  「如果你被破壞的話,我就得把你重設一次,那樣一來,你就不再是現在這個哲史了,而是一個不再記得我的哲史,我不要那樣,你懂嗎?」

  哲史微微蹙眉。「我不懂,即使那樣,我還是會一樣待在你身邊啊,你仍然是我的主人不是嗎?」

  朵莉斯看著他,淡然地笑了:「我想你永遠也不會懂的,哲史。」


EN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