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Blood²:血色紅帽】第二章‧山魔王之殿

  男人從床上起身,儘管他的動作很輕,但仍驚動了躺在他身旁的黑髮女子。

  「抱歉,吵醒你了?」男人說道。

  「你老是這樣,要是睡太熟的話,一早起來就看不到你了。」女子說道,並翻了個身,黑色蕾絲睡衣下的乳房若隱若現。

  「有什麼好看的?今晚看得還不夠多嗎?」男人回道,並穿上長褲,扣上皮帶。

  「你不懂,我想看你的睡臉啊。」女子說道。

  「那沒什麼好看的。」男人說著套上襯衫。

  女子趴在床沿,望著他。「你總是不讓人看到你沒防備的一面嗎?」

  男人看了她一眼。「我不認為那有什麼好處。」他說著很快將領帶打好,把擱在椅背上的外套拿起來拍了拍,然後穿上,並將淡褐色的長髮束起來綁好。

  「要是我的髮質有你一半好就好了。」女子說道。

  男子看了她一眼。「我走了。」說罷便轉身往房門走,但當他伸手握住喇叭鎖時,突然感覺到背後有人緊緊抱住他。

  「拜託,」女子倚在他背上柔聲說道:「至少今晚留下來,好嗎?」

  「我明天一早還有工作,沒辦法待在這裏。」男子的語調始終淡然。

  「雷恩,你應該知道我對你是真心的,我已經存了一筆錢,我們可以搬到別的地方生活,我也不必再賺這種皮肉錢……」

  「去找一個適合你的男人吧,我不值得你這麼做。」

  「雷恩……」

  「我不會再來了。」

  男人推開了女子,並打開門走了出去,從此再也不曾踏入這棟公寓。



  夜晚的城市大街既骯髒卻又美麗,雷恩驅車穿過一條條燈紅酒綠的街道,逐漸脫離了紅燈區,穿過一般商圈路段,駛向寂靜的住宅區。

  這是一處高級住宅區路段,每座房屋都占地甚廣,且相隔甚遠,在自己的地盤上佔地為王,雷恩將車駛上坡道,覺得這就像是一座充滿吸血鬼和冷血怪物的山頭,而他正要回去的地方,則是山魔王的宮殿。

  他驅車到達最遠離其他房屋的那一棟山莊,名為柏瑟文尼山莊,也是此地最大也最華麗的一座宅邸,屬於一個顯赫的世家,也就是柏瑟文尼家族。

  那是他現時的居處,但關於這家族的一切榮華富貴都與他毫無瓜葛。

  他將車停在地下停車場,乘電梯前往宅邸內部,但在他打算回到他的房裏去時,卻在樓梯間遇到他的主子──正確地說,是他主子的兒子。

  「老頭要葛了,」那個有著深褐色鬈髮的年輕人說道,臉上帶著殘酷的笑容。「你上哪去了?他一直在等你回來。」

  「柏瑟文尼先生在找我?」雷恩略顯訝異。

  「我也覺得很奇怪哪,」年輕人聳聳肩。「他總不可能把財產分你吧。」

  雷恩微蹙眉頭,但沒對這番刻薄的話做出任何回應。「我馬上過去。」

  他轉身往樓上走去,而年輕人在他身後冷笑一聲,隨後便離開了。



  當他趕到彼德森‧柏瑟文尼的臥房時,柏瑟文尼已接近彌留狀態,醫生站在一旁待命著,但純粹只是為了宣佈病患斷氣的正確時刻,雷恩匆匆走到床邊,試圖將那垂死之人的意識喚回片刻。

  「柏瑟文尼先生,您找我嗎?」

  那蒼老的臉龐微微轉向他,並試圖將手伸向他。「雷恩……是雷恩嗎?」

  「是的,我在這兒。」雷恩連忙握住那乾癟細瘦的手。

  「雷恩……我……有件事必須拜託你……你願意……願意答應我這……最後的請求嗎?」

  「當然,不論什麼事我都會去做的。」

  「請你……替我找……」老人猛烈地咳了起來,好一會兒才止歇。「……替我……找到伊芙琳……的兒子……」

  「伊芙琳小姐的兒子?」

  「有封信……在保險櫃裏,你看了就會知道了……上面……有那孩子的住址……替我找到他,我一直……不敢讓賽巴斯欽知道,我怕他會……」

  「我明白您的意思,」雷恩緊握老人的手。「您不必擔心,我不會讓少爺對他不利的。」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之後,老人又在彌留之際交代了幾句話,但大多是重複著同樣的話語,凌晨時分,老人便斷氣了。

  「三點四十五分。」醫生看著錶宣布道,語氣平靜。

  雷恩站在那裏,看著白布蓋上老人的面容,什麼也沒說。



  「我真的覺得很意外,雷恩。」賽巴斯欽‧柏瑟文尼撐著黑傘,在下雨的墓園中這麼說道。

  此時,牧師仍在念祭詞,雷恩望著那口即將入土的棺木,並沒有搭理站在身旁的賽巴斯欽。

  「老頭居然真的將一部份財產留給你,」賽巴斯欽繼續說著。「這真是太奇怪了,你最多只能算是個僕人吧,我都不知道那老頭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慷慨了。」

  雷恩沒有理他,任賽巴斯欽去玩弄他自己心中的各種揣測。

  「阿門。」不久,牧師結束了儀式,工人們將棺木抬進墓穴,開始覆上泥土。

  眾人散去之後,雷恩避開人群,往他自己停靠在墓園另一端的車子走去,但才走了幾步路,他就聽見有人在身後喚他。

  「雷恩,你要去哪裏?」是賽巴斯欽。

  「去找個朋友。」雷恩頭也不回地應道,沒有停下腳步,然後他聽見賽巴斯欽追了上來。

  「去找誰?」賽巴斯欽一把抓住他的肩頭。

  雷恩微微蹙眉,即使他早就知道賽巴斯欽對他向來如此無禮,但他仍然每次都會感到不悅。「我不知道少爺對僕人的事何時變得那麼關心了?」他回道。

  「老頭把財產分給了你,我當然需要關心。」賽巴斯欽將垂在額間的一小束褐色鬈髮甩開。「他給你那些錢是要你去辦些什麼事吧?他不可能平白無故把錢送給你這種外人。」

  雷恩盯著他,他最討厭賽巴斯欽的其中一點,就是他並不笨。

  「不論是什麼樣的人,」雷恩慢慢地說道:「到臨死的時候還是會良心發現的。」

  賽巴斯欽突然大笑了起來,那模樣活像個中學還沒畢業的小鬼。「你跟了他那麼久,你覺得他那種人會有良心?」他笑得好像連雨傘都要拿不穩了。

  雷恩實在受夠了和這個男人繼續交談下去,但他耐住性子,沒有立刻掉頭就走。

  「是契約吧?」賽巴斯欽好不容易才止歇笑意。「老頭在他臨死的時候,是不是對你下了最後一道契約?」

  雷恩沒有回答。

  「被我說對了吧?那老頭才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能利用別人的機會,快說吧,他要你做什麼?」

  「你不是我的契約主,」雷恩淡淡說道。「你不能命令我。」

  「非人種應該聽從人類,」賽巴斯欽淡藍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他。「你必須聽我的。」

  「除非你有制約之血,否則我沒必要聽你的。」

  「老頭也沒有制約之血,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雷恩望著他,不發一語。

  「整個第十九分局早就已經沒有能夠制約非人種的人了,那些怪物都只是服從於你而已,根本就不是聽從老頭的指示,」賽巴斯欽說道,臉上帶著挑釁的笑容。「只要能夠掌控你這種高等非人種,那麼就算是普通人也能掌管第十九分局,說吧,他到底是用什麼方法綁住你的?」

  雷恩微微蹙起眉頭,考慮著是不是該說出口。

  「我有一樣──非常想要的東西,」雷恩說道:「那東西在柏瑟文尼先生手上,他答應過我,有一天會將那給我,而在那之前我必須聽從他,這就是契約的全部內容。」

  「但他已經死了,他要怎麼把那東西給你?」賽巴斯欽一臉質疑。

  「等到時機成熟,那東西就會交到我手上,在那一天到來之前,我還是會聽從柏瑟文尼家的指示,直到契約結束。」

  「要怎麼樣才能讓契約永久有效?」賽巴斯欽問道。

  雷恩望著他,從那雙年輕的眼中看見某種野心。

  你想要駕馭我?是吧?

  他不動聲色地從賽巴斯欽心中讀去了他的想法。

  「我想,柏瑟文尼先生應該說過,他沒有打算將第十九分局交給你來管理。」

  「但我有這個資格,」賽巴斯欽說道:「任何人都有資格,不是嗎?又不是非要有制約之血才能坐那個位子。」

  「那不是一份有趣的工作,而且,你以往不是對第十九分局的事毫無興趣嗎?」

  「告訴我,那東西在哪裏?老頭答應要給你的東西在哪裏?」

  雨滴不斷地落在黑色的傘面上,在兩人之間隔成一道薄薄的簾。

  「我不能告訴你,那是契約的一部份。」雷恩說道。

  「那我就把它找出來,」賽巴斯欽仍直視著他。「那老頭的一切都是屬於我的,包括你,還有第十九分局在內。」

  「第十九分局是教廷所管轄的,那並不屬於柏瑟文尼先生。」

  「但教廷不能命令你,他們管不了第十九分局的非人種,那實際上就跟老頭所管的沒有兩樣。」

  「如果你這麼在意那份遺囑所交代的財產歸屬,賽巴斯欽少爺,那麼我可以告訴你,柏瑟文尼先生所給我的,只是他所有家產中極微不足道的一部份,柏瑟文尼家族的繼承人是你,除了我所拿到的那點錢之外,其他全都是你的,我實在不明白你為什麼非得緊咬著這點不放。」

  「因為我太了解那老頭了!」賽巴斯欽說道。「除非對他有好處,否則他不可能把錢交給你這個非人種,他一定有別的事情要你去做,你們之間肯定有什麼秘密協定對吧?我就是想知道,因為我最討厭別人有事瞞著我!」

  「那麼,我想你自己可以好好想想,為什麼柏瑟文尼先生這個做父親的要事事瞞著自己的兒子,我不過是個聽命行事的下人,你們之間的事與我無關。」

  他說罷便轉身走了,留下賽巴斯欽獨自待在雨中。

  「因為他恨我……」賽巴斯欽恨恨地低聲說道。「就算是死了,他還是要想辦法對我復仇……那老頭就是這種人。」

  雷恩知道賽巴斯欽仍在他身後瞪視著他,但他裝作沒注意到那目光,逕自走出了墓園。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