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塞壬】Ⅰ. 多情的女妖

  她看見那個奄奄一息的男人趴在岩礁之間,垂下的手臂浸在冰冷的海水裡。

  這附近的海域剛發生船難,這男人或許就是船上的倖存者吧!她好奇的靠近他,想看清他的臉,她從不曾這樣近的見過人類男子,一種奇異的騷動在她胸中翻覆;她看見那黝黑的皮膚從被劃破的衣衫中裸露出來,年輕的肉體上遍布著血痕,他濕亮的金髮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後頸與他健壯的背脊暴露著,但他卻因趴著而使她無法看見他的長相,而當她更加接近時,卻有一隻厚實的手將她一把抓住。

  他睜著疲憊的眼看著她,他想求救,卻虛弱的說不出話來,眼前的女子有著一頭烏黑的秀髮,正雙眼圓睜的看著他,像是受到了驚嚇般。

  「救……救我……」話音未斷,他便昏了過去。

+ + +

  當他醒來時,他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溫暖的洞窟中,而那個美麗的黑髮女子正關懷的注視著他。

  「是妳……救了我?」

  女孩看著他,似乎沒有聽懂他在說什麼。

  然後他很快發現眼前的女孩一絲不掛,並且下半身竟是魚尾。

  「妳是塞壬!」他驚呼。

  他曾聽說塞壬是一種海中的女妖,會以美妙的歌聲使水手迷失心智,令船隻遇難。「難道我們的船是妳……!」

  女孩仍然困惑,完全不了解他為何如此激動。

  「不……如果妳真是會害人的妖精,那妳就不可能會救我才對……」他喃喃的說道,思緒也冷靜了下來,過了一會兒,他才露出感激的笑容,對眼前的女妖說道:「不管怎麼樣,如果不是妳,我可能早就死了,真的很感謝妳救了我!」

  儘管她不懂人類的語言,但看到眼前的男子對她報以友善的笑容,她也露出了羞赧的微笑。

  那是男子這輩子所看過最美的笑容。

+ + +

  之後的日子裡,年輕的水手便與善良的女妖共同生活著,女妖沒有名字,男子便叫她塞壬,並教她人類的語言,塞壬學得很快,她聽著男子以最熱切的話語傾訴情衷,而她也逐漸了解如何用語言給予回報,他們彼此相愛,彷彿這世間沒有任何事能拆散他們。

  他曾經聽過塞壬那美妙的歌聲,那絕非斷魂之歌,而是充滿愛意的情愛之歌,他開始了解過去他所聽說的那些關於海妖的恐怖傳說都是無稽,他深愛著這可愛的海中精靈,即使她不是人類,他無法帶她到陸地上生活,但他仍然愛她,而他知道她必定也願意與他廝守一生。

  直到有一天,塞壬唱起了詠嘆遠方島嶼的歌,這讓他勾起了鄉愁,他開始想念他的故鄉,儘管他很想帶著塞壬去見他的家人,但他卻明白他不能──他們不會容許他娶一個女妖為妻的,他答應塞壬他會再回來,他要跟她待在這個海岬一輩子,塞壬明白他熱切的愛意,儘管不捨,但她知道他會很快回來──她還沒有讓他知道,自己腹中小小生命的存在,她要等他回來再告訴他這個會令他狂喜不已的喜訊。

+ + +

  男人允諾會在下一個月圓的隔日黎明回到她的身邊。

  下一個月圓的黎明時分,他並未歸來。

  日正當中,他沒有出現。

  直至夜幕低垂,他也不曾現身。

  塞壬等待了無數個月圓,直到嬰孩出世,直至年復一年。

  而她從最初的擔憂,漸轉為失望,而後傷心,最終化為絕望。

+ + +

  是什麼改變了愛人的意念?是什麼擊潰了當初他們誓言要永遠相愛的諾言?善良的塞壬全然不知;她不了解陸地世界的誘惑,也不了解它們是多麼輕而易舉便能迷惑一個年輕水手的心靈。

  她唯一賴以慰藉的,只有她的兒子──他有著與他父親一般俊俏的外表,深邃的褐色眼睛,以及與她相似的一頭烏黑鬈髮,塞壬與人類生下的孩子並沒有魚尾,而是如同尋常的人類小孩一般,只是他比起人類來得更加深諳水性,而他善體人意的天性總是能令他的母親感到安慰。

+ + +

  多少個日子裡,塞壬只是靜靜的守候在那個海岬,直到她自己也無法弄清等待到底還有什麼意義,直到時間流逝到像是不變,直到希望成為了怨懟。

  某天,一個暴風雨的夜晚,她獨自前往波濤洶湧的海面,任冰冷狂暴的海水將她推往未知的黑暗深淵。

  翌日,黑髮的少年沒有再見到母親,他心焦的在海岬不斷尋找,卻是徒勞,他悲痛的跪在海岸邊大哭,直到沿海村落的人們發現了他,他們詢問少年的名字,將他接到村中,自此,少年便在村中居住著。

  人們只知道少年的母親被大海所吞噬,除此之外對他的來歷並沒有太多認識,他對自己的身世隻字未提,而人們看他並不想提,也就識趣的不再追問。

+ + +

  他每天都坐在海岸邊,望著無垠的大海,人們總說,也許他有一天會就這麼投入海中也說不定。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