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 塞壬】Ⅱ. 來自大海的青年

  三天後,一個全身赤裸的黑髮男子被沖上了南邊的海岬,而一名年輕人將他救了起來。

  年輕人有著一頭暗紅色的頭髮,以及一雙漂亮的紅褐色眼睛,他是個正直、熱心的青年,於是他便將這個遇難的傷者帶回他位於海岬的家中。

+ + +

  當黑髮的青年醒來時,他發現自己正身在一張舒適的大床上,他環顧四周,發現這是一個他全然陌生的環境,於是他徨然的抓緊著他唯一得以敝體的床單。

  「您醒啦?」一個爽朗的男聲傳來,將他嚇了一跳,他抬起頭,看到紅髮的年輕人走進了房間,手上並拿著一疊衣物。「先穿上衣服吧,不然會著涼的。」他將手上的衣物遞給黑髮男子,但後者卻只是困惑的盯著那疊衣物看,彷彿從沒見過它們似的。

  這倒使紅髮的年輕人愣住了,莫非眼前的這人是個聾子甚或傻子?「這是要給您穿的。」他傾身又說了一次。

  「我知道,只是……」男子開了口表示明白他的話,但仍然帶著遲疑,沒有去取他手上的衣物。

  而正當紅髮的年輕人不知道該怎麼辦時,一位舉止優雅的老人走了進來:「莫希亞,我們的客人怎麼了嗎?」

  「他似乎不願穿上這些衣物,佛斯特公爵。」紅髮青年有些無奈的說道。

  公爵有些驚訝:「不願穿衣?」他轉向黑髮的青年:「怎麼了,先生?這些衣服你不合意嗎?」

  「不是!」青年慌亂的說道:「並不是這些衣服的問題,而是……而是我實在必須請您了解──我並不懂得穿衣,對這些衣物該如何穿在身上我一無所知。」

  「不懂穿衣?」公爵露出驚訝的神情,他與一旁的莫希亞交換了個眼色,而後者則表示他也是莫名其妙,於是他再度轉向黑髮的青年:「你說……你不懂得穿衣,難道從沒有人教導過你這些瑣事?」

  青年困難的說著:「請您原諒……此時的我完全沒有做到這些事的能力,對您們視為常識的東西我一無所知。」

  「請恕我無禮,請問你知道你家住何處嗎?」公爵問道。

  黑髮青年垂下雙眼,靜默不語。

  「那麼,您的名字呢?」

  青年仍然沒有回答。

  「噢!」一旁的莫希亞此時發出嘆息:「他失去了記憶!是大海奪走了他的記憶!」

  公爵思索了一會兒,然後說道:「那麼,莫希亞,替這位先生穿上衣服,並好好整理他的儀容,結束後就帶他到書房來見我吧。」

  沒等莫希亞吭聲,公爵就已走了出去,留下房內的兩個年輕人。

  「好吧,那麼請過來吧,我幫你穿上衣服。」

  當莫希亞為男子套上一件背心時,男子說道:「您的身上有大海的味道。」

  「那還用說,我今天就是去了海邊才看到你的啊。」莫希亞覺得有些好笑。

  「您是自小就在海邊長大的嗎?」男子問道。

  「是啊……你怎麼猜到的?」

  「在您身上,有著屬於這個海岬的氣息……您熱愛大海,是嗎?」

  「連這你也看得出來?」他開始有些吃驚了。

  「跟大海有關的事,沒有一件是我不知道的。」儘管青年說的是一句理應極為自豪的話,但他的語氣卻十分謙卑。

  莫希亞笑了笑,他開始覺得眼前這個人有趣了。「真搞不懂,大海奪走了你的記憶,但你聽來卻如此喜愛她。」

  男子笑道:「大海就如同我的母親一般,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埋怨她的。」

  「是啊……無論她奪去我們什麼,那都不能責怪她,因為她對一切生物都是平等的,她埋葬一切也化育一切──我實在無法理解那些詛咒大海的人,他們總是將她當成洪水猛獸,為那些渺小的私怨而憎恨她──卻不想去了解大海是多麼的美……」

  這時,他才發現青年正以那雙湛藍的眼睛注視著他,而這讓他頓時感到有些不自在:「啊……抱歉,我說了奇怪的話。」他不好意思的說道。

  黑髮青年搖搖頭,露出了微笑:「您很喜歡海,這並不是壞事,為什麼要道歉呢?」

  「你認為這不是一件壞事嗎?」莫希亞張著那雙紅褐色的眼睛看著眼前的青年。

  「為什麼會是件壞事呢?就像您說的,大海是如此美麗,喜愛一件美的事物怎麼會是件壞事呢?」

  莫希亞嘆了口氣:「我就認識一個極度厭惡大海的人,他幾乎要將大海視為仇敵。」

  「將大海視為仇敵?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啊!」

  「不瞞您說,這是將要與我結為姻親的人──他的女兒瑟琳娜‧格蘭蒂許小姐將要成為我的妻子,他的名字叫做列斯特‧多廉‧格蘭蒂許。」

  聽到這個名字,黑髮的青年心頭震了一下,但他並沒有表露出來:「您說……他厭惡大海?」

  「是的,其實我一直想成為一個水手──事實上,我的體內就流著水手的血液,我的父親年輕時就是水手出身,在我小時候他時常告訴我那些關於海的故事,使我自小就對大海抱持一份憧憬,如今我也常會開著自己的船出海四處看看──但格蘭蒂許先生卻不喜歡我這樣,他認為我應該像個貴族的樣子,安安份份的出入社交界,別去想大海的事──但我就是不愛那些貴族的習慣,很多時候我寧可自己是個平民,我只想當個水手,畢生與大海為伍。」

  青年安靜的聽著,對這些事情他其實並不熟悉,但他知道眼前這個人熱愛大海,這就足以構成他喜歡這個年輕人的理由了:「那麼,格蘭蒂許小姐──這位您將要娶為妻子的女性,她對大海又是如何想的呢?」

  「噢!她就跟她的父親一樣,習於貴族的生活,她根本不會願意來到這個寧靜的海岬。」

  「她不願意嫁給您嗎?」

  「不,家父生前在首都購置了一間房子,但我不喜歡城市,所以便搬來這裡居住,如此我的舅舅德瑞‧佛斯特公爵生活上也好有個照應,但是──」莫希亞有些無奈的說道:「當我結婚後,我就必須搬回城裡了,因為格蘭蒂許先生不願他的女兒嫁來這個寂寥又偏遠的海岬。」

  「您聽來似乎並不情願結成這婚姻。」

  莫希亞嘆了口氣:「這是兩家上一代就決定好的事,我沒有理由拒絕。」

  「難道就沒有其他令您傾心的對象?」

  「我不愛出入社交界,就只喜歡過寧靜的生活,在這個偏遠的海岬能有什麼對象出現呢?除非──」紅髮的青年笑了笑:「除非哪天在這個海岬出現了海妖,那麼,我說不定會立刻與她結婚吧;比起城裡那些花枝招展的姑娘,跟海妖結婚也許還好上許多。」

  「海妖是幻想的產物,就算真的存在,也不會那麼輕易就出現在人類面前的。」男子淺淺的笑道。

+ + +

  當莫希亞為男子刮去了鬍鬚及修剪過那頭過長的黑髮後,呈現出的,是一名相貌俊美,有著纖細外表的青年,眉宇間並若有似無的帶著一絲陰柔,莫希亞覺得他是個漂亮的男人,甚至,漂亮得有些過份。

  「真的很謝謝您,因為我的笨拙而必須讓您為我作這些事,我感到十分抱歉……」青年像是想叫對方的名字,但卻又不知道該叫什麼稱呼好。

  「我叫莫希亞,莫希亞‧梅斐斯。」紅髮的青年笑道:「叫我莫希亞就可以了。」

  之後,莫希亞領著他來到公爵的書房,而公爵在看到青年清爽的外貌後,似乎十分地滿意。

  「那麼,既然你已失去了記憶,甚至對日常瑣事也都變得一無所知,如今的你就如同一張白紙,不介意的話,就在這住下吧。」

  「這……這怎麼可以呢!我已經麻煩您們太多事情了……」

  「一點都不麻煩,莫希亞再過一陣子就要搬回城裡了,眼下我這老人可閒得發慌呢!有個對象能聊聊會是我極大的安慰。」

  見青年仍然是一副發窘的神情,一旁的莫希亞便對他說道:「你就留下來吧,公爵有很多藏書,你可以從頭學習起那些您失去的知識,至於瑣事方面,我會協助你的。」

  青年無助的看了一眼莫希亞,見他臉上誠懇的表情,也自覺不好再推辭,於是便順從的答應了。

  「對了,你不記得你的名字,這樣稱呼時也很不方便……不如先來為你取個暫時性的名字吧?」公爵說道。

  青年點點頭表示同意。

  「不過……要取什麼名字好呢……一時間我這不中用的腦袋也思索不出,不如莫希亞你來出主意吧,你說什麼樣的名字適合這位先生呢?」

  「我來取嗎?」莫希亞有些愣住,他轉頭看著身旁的青年:「你有特別中意什麼名字嗎?」

  青年搖搖頭:「我連文字都不識一個,我無法決定什麼樣的名字才好。」

  「那麼,就先讓我來為你取名……倘若日後你覺得這名字不合意,或是你憶起了自己的名字後可以換掉,總之這只會是個暫時性的稱呼而已,若覺得不好你隨時可以改。」

  青年笑了笑表示明白。

  「……多利斯!就叫多利斯吧!」莫希亞擊了一下掌。

  「莫希亞啊,你真是亂來,那可是女人的名字啊!」公爵笑道。

  「可是……你不覺得這名字很適合這位先生嗎?」

  「的確,這名字的意思確實很符合……只是……」公爵不再說下去,只是帶著奇怪的笑意看著莫希亞,而後者卻假裝沒看到公爵的目光,轉身對青年說道:「那麼,你覺得多利斯這個名字如何?」

  青年的臉上露出淺淺的笑意:「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名字。」

  「那麼就這麼決定了!」莫希亞愉快的說道。

+ + +

  之後的日子裡,黑髮青年便以多利斯這個名字在這宅中住下,正如公爵所言,他就如同一張白紙,對許多事情他一無所知,也正因如此他求知若渴,所幸莫希亞總是很有耐心的教導他,大部份的時間他們總是待在公爵的藏書室裡,或是到海邊去,莫希亞發現,這位新住客雖對於陸地上的世界一無所知,但他對大海的了解卻遠比自己所知的還要多上許多,因此多利斯不只是莫希亞的學生,他同時也是莫希亞的導師,反之亦然;他們都同樣的喜愛大海,因此,在他們之間很少有不相談甚歡的時候。

  一天夜裡,莫希亞見藏書室的燈光未滅,心想肯定又是多利斯在挑燈夜讀,便走了進去:「多利斯,這麼晚了,你在讀什麼讀得那麼起勁?」

  多利斯見他進來,也不作回答,只是笑著看他走到桌前把那本他正在讀的書拿走。

  「這不是童話故事嗎!你竟然會看這樣的東西!」

  多利斯笑道:「我看這樣的東西會很奇怪嗎?」

  「當然奇怪,」他翻了翻書頁:「這是講一隻人魚為愛犧牲的故事,這樣的題材只有小女孩會喜歡。」
  「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我每次讀都會為那人魚感到惋惜,儘管她被海女巫奪去了聲音,但她難道就無法用其他的方式讓王子明白她的愛嗎?」

  「您會這麼說,就表示你已經被這故事給深深吸引啦!就像那些女孩一樣!」莫希亞笑道:「至於你說的,依我看是因為那王子已迷戀上了鄰國的公主,所以他即使明白人魚愛他,我想他應該也會充耳不聞吧。」

  「您是說他刻意辜負一位妙齡少女的愛嗎?」多利斯有些驚訝:「他既然明白身邊有這樣的一位女子愛他,那他又怎麼能裝作無事的跟另外一位女子結婚呢?」

  莫希亞笑了笑,然後拉了張椅子在他身旁坐下:「多利斯,你只是看到這故事表面的敘述,你是以那人魚的眼光去看這故事,所以你當然會為她抱屈,但你不明白凡事都有另一面,王子並不知道那被他撿起的少女是海底王國的公主,對他來說,這個女孩只是個孤苦伶仃的孤女,他不嫌棄她的身份而將她接入宮中居住,這就已經是對她最大的恩惠了,至於結婚這檔事,是必須另外考慮的,我認為就算王子得知救他的不是鄰國公主而是人魚,他也不可能會娶人魚──因為他貴為一國的王子,他的家族和他的國民絕不會容許他娶一位來歷不明的啞女為妻,他的愛應該付出在一位與他一樣有著良好出身,能被世人認同成為王后的女性身上,如果他今天與一名沒有身份地位的少女成婚,那他就是個沒有責任感且罔顧家族名譽的罪人──所以囉,」他放下那本書:「人魚公主實在不該去看上那位王子,甚至還用自己美妙的歌聲去交換成為人類的機會,她好歹也是位公主,這麼做實在太不像話了,如果她肯,她可以隨便在哪個海岬唱歌誘惑任何一個年輕力壯的水手,我相信肯為她的歌聲而死的男人一定多到不勝枚數,放棄自己的好條件到陸地上去跟那些工於心計的女人爭,我怎看都不划算。」

  多利斯被這番話逗得發笑,但隨即又收起了笑容:「那麼,您認為人魚一旦失去了美妙的歌聲,就等於是失去了得到心上人青睞的機會?」

  「我想是的,光只有外表的美麗並不足夠──因為任何一個女人都可以藉由妝扮讓自己變得美麗,一個海妖失去了最引以為傲的歌聲,那麼她的本錢就消失了,這樣的她到陸地上是不可能爭得過那些聰明靈敏的千金小姐的,不是嗎?」

  「難道不可能會有例外嗎?」多利斯抬著那雙深邃的湛藍眼睛看著他。

  「也許會有吧……」莫希亞傾身向前:「你認為會有嗎,多利斯?」

  「我希望有。」多利斯輕笑道。

  「為什麼?」

  多利斯伸手取了本書:「您聽過關於賽壬的傳說嗎,莫希亞?」

  「當然聽過,我對她們的傳說深深著迷。」

  「著迷?她們的歌聲不是能惑人心智的輓歌嗎?」

  「如果有那樣的魔音,我倒想聽一次看看。」莫希亞笑道。

  「那麼,這本書上有條關於塞壬傳說的有趣記載,您看過嗎?」

  莫希亞從多利斯手中接過那本書:「這本書我倒還沒看過……是什麼樣的記載?」

  「上面說有一支塞壬族群,原來的形態是有著魚尾的女性,但是若化為人形,就會變成男性。」

  莫希亞翻了翻那本書:「這是一本幻想小說。」他直述性的說道。

  「不過的確很有意思對吧,如果這本書所言屬實的話。」

  「如果這是真的,那就更難找到海妖跟我結婚啦!」莫希亞笑道:「要是她們全變成了男人,誰會想到他們原來是身姿曼妙的美麗海妖呢?」

  「我不是說過了嗎?」多利斯淺淺的笑道:「海妖不會那麼輕易就出現在人類面前的。」

  「是嗎……」莫希亞看著多利斯那雙湛藍的眼睛:「你還沒有回答我,多利斯,為什麼你希望有例外?您希望這世上當真存在就算沒有美妙歌聲的誘惑,也會深愛海妖的人類?」

  「我總是希冀真會有那些不可能的事情──就像您說的,我的思想就像那些女孩一樣。」

  「女孩們希冀那些事情是因為她們有所期待,那麼多利斯你呢?你期待什麼事情?」

  多利斯盡可能讓自己的目光迎著莫希亞:「我期待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我妄想一件已成定局的事能夠因我而改變。」他輕輕握住莫希亞手上那本書的邊緣。

  「您會跟瑟琳娜‧格蘭蒂許小姐結婚吧,莫希亞。」

  「是的……我想會的。」

  「如果真的出現一位海妖呢?那樣您就會改變心意嗎?」

  「我也希望她真的存在,但你我都明白,海妖只存在於文學跟繪畫裡。」

  「那麼,如果這本書上寫的確實是真的呢?」

  聽到這話,莫希亞抬頭看著他,但是多利斯卻別過頭去:「抱歉……我說了奇怪的話,這麼晚了,該睡了。」

  然後他放開莫希亞手中的那本書,站起身來,走了出去。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