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塞壬】Ⅲ. ﹒塞壬納姆‧史柯普利

「塞壬納姆‧史柯普利?」當多利斯在書房中閱讀時,莫希亞對著旁邊擺的一本書叫道,隨後他很快轉向那坐在桌前的人:「多利斯,我怎麼常常看你在閱讀這些幻想故事呢?」

  「幻想?我以為那是個地名。」多利斯說道,語氣沒有太多的驚訝。

  「噢!多利斯啊!那是小說家幻想出來的地名,那並不存在。」

  「莫希亞,塞壬納姆‧史科普利是一座島,而她確實存在。」

  莫希亞露出了笑容:「不對,那並不存在,塞壬納姆‧史柯普利只是一個虛幻的名字,她只存在於神話與傳說裡。」

  「我見過那座島。」多利斯正色道。

  「你的意思是說,你見過一座孤立於海上,終日被濃霧所罩,有著海妖與財寶,並且受到詛咒的死亡之島?」莫希亞的臉上仍掛著笑意。

  「不……我不確定那裡是否真有財寶。」

  「那麼你在那裡見過海妖囉?」

  多利斯蹙了一下眉,然後盯著莫希亞的眼睛:「沒有。」

  莫希亞滿意的笑了笑:「那就對啦,世上根本就沒有塞壬納姆‧史柯普利這個地方,那只是個傳說。」

  「可是書上說曾經有人到過那裡──」

  「然後在那裡留下了寶藏對吧?關於這座島的傳說太多了,有人說是有位富可敵國的富豪帶著他的家當在那裡遇難死去,也有人說是某個不為人知的王室成員為了逃避戰亂,在那裡藏起家族代代相傳的珍寶,更有人說是某個海盜在那裡藏了他燒殺擄掠來的財寶──而他本人卻已被吊死,這些說法每一個都很有趣,但也正因如此,所以我一個也不相信。」莫希亞笑道。

  「我相信大海仍然藏有許多秘密,人類總自認為已將她看透,但事實上,人類對大海所知的其實仍非常有限。」

  「我承認確實是那樣沒錯,但是,那仍然不代表塞壬納姆‧史柯普利的財寶確實存在──就算真的有吧,但是如果沒人可以取用它,那跟沒有也沒什麼兩樣。」莫希亞認真的說道。

  聽到他這麼說,多利斯露出了笑容:「您說得一點都沒錯。」

+ + +

  這天,多利斯獨自在院子裡照顧植物,公爵從窗邊看見了他,便走到院子裡,一直到公爵站到多利斯的身旁,他才察覺有人到來:「佛斯特公爵?」

  「這些花木整理得很不錯啊,以前這裡總是雜草叢生,你來了之後,它們看起來好看多了。」

  多利斯只是謙遜的笑了笑。

  「我總覺得,你是位心思特別細膩的年輕人,如果你是位女性的話,倒說不定能把我那蠢姪子永遠綁在這個海岬呢!」公爵笑道,語氣中似乎沒有嘲諷之意。

  年輕人不知該說什麼,只好垂下眼睛。

  「那孩子,從以前就十分的善良,經過他陪著我這無趣老人的這些年,照說我也該心滿意足了,像他這樣一個年輕人本就該到大城市去過好日子,但是,我心底始終還是不樂意他離開這海岬,你說,這是不是一個自私老人的想法呢?」

  多利斯抬起那雙真誠的眼睛:「莫希亞說過,他也不希望離開您。」

  「那是因為他很少見識到城裡的生活,當他離開了這裡,他便會感到這是個寂寥、無趣的海岬。」老人嘆道。

  「您不是說過,莫希亞有著善良的心地嗎?那麼他怎麼可能會扔下您不管呢?」年輕人的眼裡透著不解。

  「多利斯啊,你不明白,光只有善良是不足取的,只有最堅定的心智才能在那樣充滿誘惑的世界中屹立不搖,善良只有在最單純的環境中才能保有,一旦進入了爾虞我詐的世界,善良便顯得不值一晒。」

  「太可怕了!那麼您是說在那樣的環境中,竟不可能有一個善良的人嗎?」

  「不,在那裡善人仍然是存在的,」老人說道:「只是,要能夠保有那樣的性格,就必須擁有豐厚的財產以及地位;唯有在受人尊敬與生活不虞匱乏的前提下,才可能保有一份善良的天性,也才有能力去幫助那些值得同情的人,如果一個人今天窮困潦倒,那麼在那樣聲色犬馬的環境中,他只有可能去犯下罪惡,以滿足自己的私慾,除非他身在一個寂寥的海岬,因為沒有那些誘人的物質享受,所以也就沒有人會犯下邪惡的事情,同樣的一個人,他在這裡是一個樣子,但到了另一個地方,那裡又會把他形塑成另一個樣子,這兩個他都是真實的他,如果他今天說過的話跟過去不同,那並不是過去他存心欺騙人,而是今天他的思想被這個環境所改變了,我這樣說,你明白嗎?」

  「是這樣子的嗎……」年輕人生平第一次明白這樣的道理,使得他的心靈受到了打擊,而為了不讓公爵察覺到他心中的百感交集,所以他低下頭看著眼前的一叢花木,但公爵卻以為他是因莫希亞這麼一位好友將要離開而感到難過,於是他對多利斯安慰道:「你不需要因莫希亞的即將離去而太過難受,他是去那裡迎娶一位可愛的姑娘,當他成家之後,他會變得更加成熟,也更為明智,他擁有的財產足以在那裡過著舒適的生活,而他未來會得到更多,我相信他在那裡是可以找到幸福的──當然,你用不著陪我這糟老頭永遠困在這海岬,你當然可以跟莫希亞一道去,如果你想要的話,我大可在城裡替你購置棟房子,你們仍然可以常常往來。」

  「那怎麼可以──我已經麻煩您們太多了,怎麼能讓您為我作這樣的事呢!」

  公爵用一種父親看著孩子的眼神注視著他:「你和莫希亞的感情很好,就如同兄弟般,我並不樂意看見這樣要好的兩個年輕人拆散──更何況,莫希亞這孩子的天性就是心軟,想法容易被外界所左右,你在他身邊會帶給他好的影響,使他不致於被拉到不好的道路上。」

  多利斯黑色的雙眉緊蹙了一下:「我……並沒有那樣的能力,您太看重我了……而且,我並不願意跟莫希亞到首都去。」

  公爵有些驚訝:「怎麼?難道你們之間鬧了不愉快?」

  「不,我與莫希亞間的友情仍然十分融洽,但是,我一點都不願意隨他到城裡,見他跟那些陌生的人往來,見他與一位相當可愛,但我卻一點都不熟悉的姑娘結婚,我唯一冀望的,就是一切都不要改變,我仍然與您們兩位一起住在這個海岬,每天望著太陽從海上升起,從海上落下,只要這樣就是我最大的希望。」

  「你這樣說,不像是就要與好友分離,倒像是不願情人離去。」公爵說道。

  多利斯的臉色泛紅,他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只是別過頭去,而公爵見他如此,心中也已明白了一切,他柔聲對年輕人說道:「多利斯,我不清楚莫希亞對你這樣的心思是否明白,我也不了解他若是明白,會對你接受到什麼程度──我很喜歡你這樣的年輕人,你心思細膩,純樸善良,如果你是一位姑娘,我會很樂意你嫁給莫希亞,但是事實總與願望相悖,你的溫厚善良只能是你性格上的一個美好之處,若是這樣的性格安在一位姑娘身上,那麼這會為她找到一樁好姻緣,但若在一個男子身上,那他至多只能是個好人,人們會認為他好相處,卻不見得會尊敬他,因為一個男子要獲得尊敬,並不光只是性格好而已,還要擁有身份、地位、或是財富,你也許喜歡莫希亞,甚至超出了友情的喜歡,你也許認為你的這份心思是純潔而崇高的,但是世人不會這樣認為;如果莫希亞說他也同樣的喜歡你,那只會是他在婚前所做的另一種嘗試,他有婚約,他的後半輩子只能交到一個女人手上,當然──他可以不為人知的納個情人,但是別人對這個沒有名份的情人會怎麼想?如果這個情人是個漂亮並富有的女子,她之後仍然可以嫁給一些可能品行不那麼完美,但家境卻不錯的男人,但是,一個男子,一個沒有身份,沒有過去,甚至沒有名字的男子,沒有人會敬重他,日後也不可能有任何一個女子樂意嫁給這樣的人,多利斯,你是個聰敏、了解事理的年輕人,我並不希望你變成那樣,明白嗎?」

  多利斯點點頭,但是絕望的藤蔓卻悄悄爬上了他清秀的面容,使他此刻泫然欲泣,他試著以微笑表示他完全明白公爵的一番話,但卻做不到,最後他只有別過頭去,望著那些逕自開放的花朵,因為這些他一手照顧的花並不會對他說出傷人的話,但是,此刻它們無憂無慮、逕自開放的模樣,又使得他心中一陣酸楚,他覺得此時他再不能自持,而公爵見他如此,也就不再多說,轉身離去了。

+ + +

  之後過了一個月,多利斯就落海失蹤了,沒有再出現在任何人面前過。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