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甜】

  他舔舔嘴唇,渴求著某種東西以紓解他此刻的心煩難耐,他需要什麼冰涼的東西,他需要能令他感到甘甜的東西。那種像是手指撫過胸口,一種甘甜的蜜汁──他知道──他記得的! 可是他此時此刻就是想不起是在哪裡嘗過那種愉悅的甜味。怎麼會忘記的呢?那到底是什麼?他抓破了頭也想不起來。

  他聽見他男人用鑰匙轉開門的聲音。

  鑰匙、插入、扭動、門、開。

  他投入他男人的懷裡,然後他感受到一股熟悉的甜味。他男人甜甜的抱住懷中的他。

  甜、甜、甜。

  他男人舔遍他身上每一部位,彷彿他的全身都是甜的:嘴裡、肋間、下腹,每舔過一處就充滿著顫抖的甜意。

  他漸漸想起了被他遺忘的那股甜,在他男人用他熟悉的動作甜蜜他的私處之前。
習以為常容納他男人---那個流瀉著蜜汁的地方,此刻也迎合的讓他男人滑入那裡面---一種甜蜜的衝擊撞入,貫穿他全身。他夾住他男人於雙腿之間,要他那更深、更深的甜蜜。

  陽具、插入、扭動、門、開。

  甜、甜、甜。

  一聲甜極的呻吟──交融著嬌柔與力道──伴隨著甜蜜的顫抖與溫軟的吐息,濃稠的汁液噴湧於那位於雙腿之間的容器裡,而滿盈出來,順著已被擴張的裂口流瀉而下;床上的男人有如一道甜蜜的料理,任緊貼著濕滑餐盤的享用者於餐後細細回味──嗅著餐盤的氣息與殘餘──而享用者是食客亦是餐點──對被享用的人而言。

  然後男人們融化在甜蜜的擁抱裡──在他們沐浴於甜汁與歡愉之中的時候,在他們用巧克力鋪成的床上,在他們瀰漫著糖果香氣的屋裡。

  如果漢森與葛麗泰是兄弟。

  甜。


En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