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Blood²:零與遊戲】序章‧死小孩

  那天早上,我又被那些小鬼的聲音給吵醒了。

  每天都是這樣,我也懶得出去罵人了,反正他們總會在我衝出去的時候一哄而散,當我走出門外,他們遠遠就能在圍牆外看見我,等到我跑過去打算要揍他們的時候,他們早就逃光了,要是可以在外面挖個壕溝或設個陷阱就好了,但那是不可能的,這裡是市區,我家門外那條路屬於公有財產,我根本不可能在那裡做什麼,有人叫我最好在圍牆外裝設監視攝影機,意思是那樣就可以拍到那些在我家門外塗鴉的小鬼,當我是白癡嗎?他們難道不會戴帽子還是口罩什麼的嗎?就算我裝了那玩意兒,我看八成也會被他們砸光吧,那種東西根本就一點用也沒有。

  當然,我試過整晚在外頭守著,看他們能怎麼辦,效果很不錯,除了一隻狗趁我打瞌睡的時候尿在我腿上之外,沒有半個小鬼敢靠近我家,但我總不能每天晚上都這麼做,到頭來,我還是只能任由他們跑到我家外頭,在我那美麗的圍牆上面噴一堆愚蠢又醜陋的圖樣,而每天早上,我總是要提著水桶和強力去汙劑去收拾殘局。

  我知道那些人是誰,他們全是附近社區裡的小孩,七歲到十七歲都有,我認得他們的笑聲,每一個都認識,要是給我抓到,我非得將他們的皮給剝了不可。

  鬧鐘響了,我將它按掉,事實上我根本不需要鬧鐘,那些小鬼的吵鬧聲總是固定在凌晨五點出現,他們看我住在離其他住家比較遠的地方就這麼囂張,連早上出來慢跑的人都不會經過這裡,更別說是其他能阻止他們的人了,我當初是為了圖個清靜才買下這棟房子的,結果卻是大大失算,那些該死的小鬼看我連個鄰居都沒有,就肆無忌憚地在這裡胡鬧,我聽過他們是怎麼說我家的,他們說這是棟鬼屋,早在我搬進來之前,那些傢伙就整天在這裡砸窗戶和外牆了,誰想得到就算有人住進來,他們還是照砸不誤,我當初花了那麼多錢整頓的裝潢,現在都被破壞得差不多了,而且除了我以外,還沒有一個人為這件事賠錢過。

  我連鬍子都懶得刮,就直接走到車庫去,將我放在那裡的水桶和去汙劑拿出來,去汙劑只剩下半罐而已了,該死的東西,他們連去汙劑的錢都沒付過半毛。

  接下來就和往常一樣,我一個人提著清洗工具到外頭去,刷洗我那被噴得亂七八糟的圍牆,它原本是白的,但在經過一再的惡意破壞之後,噴漆的顏色已經吃進去了,現在它看起來一點也不白,反倒像是大便色,儘管我知道不管我怎麼清,它都不可能回到一開始的純白無瑕了,但該做的還是得做,我不想讓那些塗鴉繼續多留在上面一分一秒,免得那些死小鬼有機會得意得更久。

  我默默地在牆面上刷洗起來,有些塗鴉噴得很高,我只好拿梯子過來,真不知道那些小鬼怎麼爬上去的,就如以往一樣,我一直刷到太陽都升起了,刷到汗流浹背,路上還是沒有半個人經過,也沒有人能來幫我的忙。

  但要是有人經過卻不願意伸出援手,那我大概會更火大吧。

  然後那女孩出現了。

  天知道她是怎麼出現在那裡的,我只知道當我刷完了右半面牆,打算提起水桶走到另一邊的時候,就看到她站在我面前了,我發誓我根本沒聽到任何腳步聲,如果有人走過來,我一定會知道,可是她就那樣憑空出現在那裡,像鬼一樣忽地冒出來,我看到她的時候,差點就嚇得叫了出來。

  某個程度上,那女孩確實很像鬼,這不是說她長得很醜還是什麼的,事實上她長得很可愛,年紀大概十一歲或十二歲左右吧,可是她的眼神看起來很陰森,就像櫥窗裡的陶瓷娃娃,那種擺了好幾年都賣不出去的娃娃,那些娃娃因為放得太久,所以都有靈魂了,它們會那樣瞪著路過的每一個人,問著:「為什麼你不買我?」當然人們不會聽到它們那麼說,可是我看過它們擺在櫥窗裡的樣子,我知道它們就是這麼想,那個小女孩的眼神就像那樣,叫人渾身不舒服,而且大熱天的,她居然穿著一件全身密不透風的黑色洋裝,那種黑色給人的聯想也很不好,因為那看起來就像喪服一樣,一個這種年紀的小女孩不應該穿這種洋裝,我想大部分的小女孩也不會喜歡那種款式,小女孩都喜歡粉紅色、桃紅色那種比較明亮的顏色吧?怎麼會有一個小女孩穿著全黑的洋裝?她又不是皇室的公主還是什麼的,需要出席什麼正式場合所以要穿那樣,大熱天耶,居然穿個全黑的長袖洋裝,她媽一定腦袋有問題,才會給小孩穿成這樣。

  我看到她的時候,本來想破口大罵,可是她那種陰森的樣子又讓我忽然啥都沒敢說,如果她能憑空出現在我眼前,沒準她不會在我眼前再表演一次,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在怕什麼,看到她的眼神,我連睪丸都縮起來了,我就站在那裡跟她大眼瞪小眼,直到她開口為止。

  她問我:「你想實現你的願望嗎?」

  一開始,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但稍後就想到一些……很糟的地方,當然,我對那種小女孩一點興趣也沒有,所以我就說:「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到別的地方去,沒看到我在忙嗎?」

  然後她看了我的圍牆一眼,表情一樣還是冷冷地,她說:「你想懲罰那些害你的圍牆變成這樣的人吧?」

  我盯著她,不知道她這樣說是想要怎樣,我只知道她幫不上忙,像她這種小女孩是能幫上什麼忙?難道她要幫我修理那些小鬼嗎?想也知道不可能,於是我就回她:「換作是你你會不想嗎?說什麼廢話,快回去你媽那裡,別煩我。」

  我說著就轉過身去,想要繼續刷我的牆面,於是就發生了,有人一把搭住我的肩膀,就站在我身後,那手勁明顯是個成年男子,而且那人應該跟我差不多高。

  我轉過頭去,看到一個穿西裝的傢伙站在那裡,臉上掛著微笑,然後接下來的事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我只知道,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太陽已經下山了,我看到一個死掉的小孩倒在地上,頭破血流,腦漿都溢出來了,而打死他的那支榔頭,正牢牢地握在我手中,上面沾滿了鮮血和碎肉塊,而我不知道我身在何處,又是怎麼做出這種事來的。

  唯一沒變的是,那個穿著黑洋裝的小女孩還在我身邊,我想這一定是一場惡夢,因為只有在夢裡,才有可能發生這麼不正常的事,她看著倒在地上的那個小孩,表情還是那麼冷靜,連眉頭都不皺一下,怎麼可能會有小女孩能夠看著這種情景而不尖叫的?這一定只是一場夢,我當時是這麼想的。

  然後她走過來,拍了拍我的手臂,說道:「你做得很好,靈魂確實已經收割了。」

  我點了點頭,可是根本聽不懂她在說什麼,既然這只是一場夢,那夢裡就算有人說一些顛三倒四的話也是很合理的吧,我不知道我當時為什麼要點頭同意她的話,也許只是因為她希望我同意,於是我就這麼做了。

  「我們走吧,還有很多必須要死的小孩在等著我們。」她說,並領著我離開了那裡,我滿身是血,可是一路上卻沒有人看見我們,那女孩似乎總能找到毫無人煙的路,帶領我到達任何她想去的地方。

  我是被那個女孩和那個莫名其妙的西裝男控制了嗎?也許吧,可是我也清楚記得我下手時的那種感覺,我覺得……我自己也想要這麼做,就像我說過的,我知道那些該死的小鬼是誰,當我逮到他們的時候,我非好好懲罰他們不可……而那些被我活活打死的小孩……我全都認得,他們全都是來破壞我家的死小孩,殺死他們並不會讓我有絲毫愧疚……因為那全都是他們欠我的。

  後來我累了,於是我就回家休息,那個女孩在我家門口跟我道別,說她還會再來接我,我想她是個天使,她知道要怎麼達成我的願望……而她也真的辦到了,她讓我有能力去做我原先不敢做的事,直到現在我還是覺得……遇見她真的是太好了。

  他們說我死後會下地獄,我會付出代價,他們只說對了一半,我知道我會付出代價,因為這是在那個女孩答應讓我完成願望時就決定好的事,我不會下地獄,因為我會去一個更好的地方,那個地方比天堂還要更好,那女孩告訴我,那裡有很多漂亮的玫瑰,還有永遠不會染上髒污的美麗建築,我會一直待在那裡,哪裡也不會去,還有比這更好的事嗎?我想天底下不會有比這更好的事了。

  我不在乎其他任何事情,任何人、或是那些死小孩,我想那是他們應得的,我唯一的要求就只是想要保有那面潔白的牆,就只是這樣而已,他們連這點小小的要求也不成全我,又怎麼能怪我去剝奪他們更重要的東西?是他們逼我的,我只是在捍衛我自己的權利而已。

  我很高興我為她做了那些事,這不是為我,也是為了她,她說她需要那些靈魂,我不知道她要那種東西做什麼,我只知道可以為她做那些,是一件很快樂的事。

  我很快就要走了,我很清楚,就算我的肉體被關在這裡,等著那些瘋子審判我,但我的靈魂仍然是自由的,她很快就會來接我了,她答應過我的,不管那些人戒備多森嚴,把我藏在多隱密的地方,都不能阻止我見她,誰也不能。

  我要跟她一起去那個地方,去那個絕不會有人破壞的場所,在那裡我可以永遠休息,永遠永遠……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