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吹笛者】第六章


  「妳們煙視媚行,淫聲浪氣,替上帝造下的生物亂取名字,賣弄妳們不懂事的風騷。算了吧!我再也不敢領教了;它已經使我發了狂。」

──莎士比亞《哈姆雷特》


  當她從昏迷中醒來時,瑞多正站在她的身旁,而看見她醒時,他的臉上便露出了微笑。「妳醒啦,蘿蕾萊。」

  她鬆了一口氣,原來她是做了一場惡夢,也對,哥哥怎麼可能會那麼粗暴的對待她呢?她不禁露出了安心的笑容,但當她想坐起身時,卻發現自己完全動彈不得。

  她的雙手雙腳都被綁住了──並被放在一具玻璃柩裡,而瑞多正看著她,臉上是令人不寒而慄的笑容。

  「因為妳實在太吵了,所以我就先讓妳睡一下。」他拿起一條沾有藥物的手帕。「我本來想讓妳就這麼在睡夢中死去的,但是既然妳醒了,那就沒辦法了。」

  「不……不要!管家爺爺!管家爺爺!」她驚恐的大喊。

  瑞多臉上的笑意此時變得更濃了,他走到玻璃柩的另一邊,彎下身在她的耳邊說道:「老包不會來的,他現在大概正躺在樓下睡吧,而且──永遠都不會再醒過來了。」

  「不……為什麼……」淚水湧上了女孩的眼眶。

  「因為那個老頭太囉嗦了,他應該聽我的話幫我處理掉一切事情的,但是這次卻不肯幫我……所以,留他也沒用。」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子……哥哥……」

  「妳就跟她們一樣,永遠也不可能像伊莉絲那樣完美;像莎樂美,她放任自己成為一個嬌橫、可憎的女人,我實在看不慣她再這麼墮落下去,所以我了結了她;愛麗絲因愚蠢的好奇心害了她,荷菈則是因為她醜陋的獨佔心──可笑的是,正是由於她那愚昧的佔有慾而令她永遠失去了我!」他咯咯笑著。「而妳,妳知道妳什麼地方做錯了嗎?妳自以為妳什麼都知道,妳太自作聰明了!如果妳不要那麼叛逆的話,或許妳還可以在我身邊多留幾年!」

  女孩無助的哭著,她知道自己必死無疑。

  「之前那些女孩都醜陋的腐爛掉了,就連她們唯一可取的外表也無法長久,我只好叫老包幫我將她們埋了,這次我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為了讓妳那與伊莉絲相似的容貌再多留一下子,我要將妳保存在玻璃柩裡,就像──」他退後一步,望著這房內到處掛著的蝴蝶與花草標本。「這些漂亮的標本一樣!」

  「不……不要……哥哥……求求你……」

  「晚安,我可愛的小蝴蝶。」

  然後他掩上了那玻璃製成的棺蓋。

◆◆◆

  此時開始下起雨來。遠處響起隆隆的雷聲,看來這場雨將不會太小。丹尼士開著車,臉上是憂心忡忡的神情,他粗暴的撞開那扇上了鎖的鐵門,然後駛進那條熟悉的林蔭大道,前往左拉宅邸。

  他在大門前下車,此時雨勢已極大,他很快的跑到門邊,當他正要敲門時卻發現門並未上鎖,一種不妙的預感油然而生,他推開了門,走了進去。

  這房子看起來像是所有的僕役都同時辭職了一樣,一個人也沒有。他想起那個老管家,但是他此時並不知道他在哪裡,只能在大廳內亂晃,邊叫著「有人在嗎?」他非常擔心蘿蕾萊的安危,他知道現在她很有可能已經受到了某種迫害,他急的焦頭爛額,但除了在屋子裡亂撞亂繞,他什麼也辦不到。

  一個微弱的聲音從某處傳來,他立刻轉過頭來,看見那台荷菈曾經坐在那裡彈奏的鋼琴,而鋼琴邊躺著一個人,他暗吃一驚,然後馬上跑過去將那人扶起來。

  那正是管家老包,他的額頭受了傷正流著血,他看見眼前的丹尼士,頓時流露出像是看到救星的神情。

  「畢雪先生……」

  「別說話,我現在立刻打電話叫救護車。其他的人呢?」

  「他們全都被少爺遣散了……畢雪先生,我不要緊,請快將這個……」他從腰間拿出一串鑰匙,並挑出其中一支交給丹尼士。「西邊走廊第五間房間......小姐就在那裡,拜託……快去救她……」他老淚縱橫的說著,像是有著無限的悔恨。

  「……我知道了,一刻都不能再等了對吧。」評估過老管家的傷勢後,他認為他應該沒有大礙。「你等著,我一定會將她救出來。」然後他馬上奔往西側的走廊。

◆◆◆

  走廊上很靜,這間偌大的宅第此時宛如鬼屋,他急急的奔往管家所說的第五間房間,然後用那支鑰匙打開了緊鎖的門扉。

  一踏進房門他就聞到一股香氣,他定睛一看,到處都掛著經過乾燥處理過的花草標本,然後他赫然看見眼前橫亙著一個大玻璃櫃,而裡面躺著的正是可憐的小蘿蕾萊──難道那傢伙想把這女孩也作成乾燥標本嗎?這個恐怖的念頭沒有在他腦中盤旋太久,因為他馬上就為了該如何救出玻璃櫃中的女孩而一時陷入無措,他看到她雙眼緊閉,看來似乎已經沒了意識,很快他就發現旁邊有把椅子,他立刻舉起椅子敲破櫃子上鎖的那部分,將櫃子打開,拉出不省人事的蘿蕾萊,他發現她還有呼吸,便不斷叫喊著她的名字。「蘿蕾萊、蘿蕾萊!」

  而當他懷中的蘿蕾萊漸漸恢復意識時,老管家也拖著踉蹌的步伐奔了進來。「蘿蕾萊小姐!」看來他的傷勢的確不嚴重。

  「爺……爺……」那稚嫩的小手緩緩的伸向來人。

  「蘿蕾萊小姐!對不起……對不起……都是老包不好!」

  丹尼士並不明白為什麼老管家要這麼說,他只是觀察了一下蘿蕾萊的狀況,看來她應該是沒有什麼大礙了,她被放到玻璃櫃中的時間似乎並不長,要是再晚些的話,恐怕她真的就會被活活悶死在玻璃櫃裡──想到這裡,他不由得感到一股顫慄。

  「我要去找瑞多,他還在這棟房子裡對吧。」他知道瑞多不會逃走,他一定在某個地方守著他的「伊莉絲」,那幅美得讓他背脊發涼的肖像畫。

  老管家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轉身打開一旁上鎖的抽屜,取出一把手槍,慎重其事的將它交給丹尼士,並說:「我要帶小姐離開這裡。過去,我被錯誤的感情所囿,導致我差點就要失去更重要的東西。」他難過的看了虛弱的蘿蕾萊一眼,他因為對瑞多的憐愛而害了她。他已經失去過他的親生女兒,他不想再失去自己的孫女 ──瑞多所做的是錯事,他再清楚不過,但是他也明白他終究不忍看到瑞多的終局,所以他自私的將這個重擔交給了眼前這個男人,這個也愛著瑞多的人。「現在,只有你能救他了,拜託你!」

  他默默的接過了槍,臉上看不出有任何情緒的波動。「你知道他會在哪裡嗎,老包?」

  「閣樓的房間。那是他唯一深愛的地方。」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