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覡】第十三章‧新娘


  我知道你是誰,你來自何處。

──〈猶大福音〉




  緋完全不能接受這件事。


  他以為他會是──就算不是唯一──也該是斐的第一個人,但事實卻並非如此。


  五年前當他結識邇德的時候,似乎就這麼註定了──他永遠逃離不了莉莉絲,他怎麼會料到邇德其實正是列斯特的朋友呢?


  這是老早就註定好的。


  斐不會只屬於他一個人。


◆◆◆


  這天是星期天,羅亞待在一所高中的教室裡,他跟他的委託人約在這裡見面。


  「你說──他不會回來了是什麼意思?」


  「別這樣,大小姐,我說的很清楚,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妳也別執迷不悟啦,早點放手不是很好嗎,喏?我要走了,掰掰。」


  她尖叫著撲了上來。


  「喔唷,真危險。」羅亞閃了開來,一把抓住她的頭髮將她押在窗邊。「這裡是四樓唷,掉下去不知道會不會死耶,妳要試試看嗎?」


  「不……不要!別把我推下去!」


  「道歉呢?」


  「對……對不起!是我的錯!求求你不要……」


  「妳知道嗎?」他湊到她的耳邊輕聲說道:「如果道歉有用的話,那我們要警察幹麼?」


  「不要!你不能──」


  他將她推了下去。



  然後一把巨大的鐮刀朝他的脖子揮了過來。


◆◆◆


  「你這個白癡!為什麼要殺人?」當斐抓著他的手在走廊上奔跑時,他氣急敗壞的叫道。


  「你又為什麼會在這裡?上──上官……」


  「斐!我叫做斐,這裡是我學校,我在附近看到那女生走進這裡覺得奇怪才跟來的──這裡是男校,平常沒有什麼女生出入的──然後我就看到了你。」


  「好──那是你把爾茲莉帶來的?」


  「爾茲莉?」


  「那個拿著鐮刀的小女孩,要砍我的那個!」


  「她不是我帶來的,她是跟著你來的!」


  「放屁!我從沒告訴過她這次委託──」


  「你這白癡,你以為她不知道你在搞什麼?」


  羅亞一把甩開斐的手:「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我第一眼看到那個小女生的時候就知道了,我還在奇怪你怎麼會讓她跟在你後頭哩!」


  「知道什麼?」


  「羅亞,」他說,邊喘著氣:「她是為了殺你而來的。」


  「不可能!爾茲莉就像我的妹妹──甚至女兒一樣,她怎麼可能會殺我──」


  「羅亞。」


  聽到這聲音,羅亞頓時像是凍結住一般,他知道身後走廊上的人是誰,但他沒有回頭。


  「你不是答應我不會再殺人了?」她問道。


  「……是這樣沒錯,但是──」


  「你還是想要復仇吧,羅亞?」


  復仇?


  「羅亞,雖然是你給了我肉身,可是我不能讓你再這樣下去了。」她緩緩走來,羅亞可以聽見她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等等!爾茲莉!」他轉過身來:「妳說復仇是什麼意思?我完全聽不懂妳在說什──」


  「你還是沒學會怎麼愛人吧,因為你根本就不想去愛人。」


  「爾茲莉!妳不能這麼說!我最愛的人是妳啊!」


  「我很感激你,是你讓我來到這世界,你給了我這麼一個名字──把你的名字給了我,我也愛你──爾茲莉。」


  他頓時愣住:「妳說什麼?」


  她徐步走來,並高高舉起了鐮刀。


◆◆◆


  「我該怎麼稱呼你,瓂德?還是男爵?」


  「斐,」他說,並低頭望著懷裡的羅亞:「叫我斐就可以了。」


  「你早就知道她是誰了嗎,斐?」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他輕撫著羅亞白色的頭髮:「她是我的新娘。」


  「他應該早一點遇見你的。」她將手中的鐮刀放了下來。


  「現在也還不遲。」


  「他死了,」她說,眼中沁出淚水:「是我殺了她──我的生身母親──!」


  「死亡是為了迎接重生。」他柔聲說道:「從現在起,我會給他新的生命,妳的任務已經結束了,爾茲莉。」


  她搖搖頭:「我要跟她在一起。」


  「妳不需要再監視著他了,妳有妳的路要走,妳可以去當個人類,重新妳的人生。」


  「然後忘記她?」


  他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對她伸出手來:「那麼,要來嗎?」


  她不解的看著他。


  「爾茲莉的女兒,就是我的女兒,讓我照顧妳們,好嗎?」


◆◆◆


  這天,他到了邇德的住處。


  「我想看列斯特。」當邇德開門時,緋對他這麼說。


  「到醫院去看,他的靈魂在那裡。」


  「不對,」緋搖搖頭:「他的靈魂不在那裡。」


  邇德不解的看著他。


  「在我這裡,他的靈魂在我這裡。」


◆◆◆


  當他走進幽暗的房裡,看見蒼白的列斯特躺在床上時,突然一種從不曾有過的悲苦湧了上來。


  他從不曾在沒有考量到斐的情況下看著他,他們第一次見面時,他只想著要怎麼取得列斯特的信任,他要怎麼讓斐永不見到他,要怎麼逃開他……種種。


  他曾經以最直率、最單純的眼光去看著列斯特嗎?


  現在他知道了,他不能永遠獨佔斐,列斯特是放棄了──其實如果他想,他可以用各種方法讓斐回到他身邊,只是他放棄了──而他竟然天真的以為自己戰勝了列斯特,而且還認為可以就此阻絕其他人接近斐。


  然而早有人搶先他一步奪去了斐。


  他曾經企圖毀了邇德,求助於別的巫師,但斐卻早察覺到了下一步,邇德現在還好好的,而那個巫師遲早也會被斐所擁有。


  這一切都告訴他,他並沒有戰勝誰,列斯特只是不想再跟他玩了而已。


  他該怎麼辦?他注視著靜靜躺在他眼前的列斯特,心中浮起這樣的疑問。


  他走近床前,在床邊坐下──邇德稍早已經離開了屋子,他去工作了──邇德似乎不認為他會對列斯特做什麼,他覺得奇怪,為什麼邇德到現在還能對他如此信任?


  他明明想過要殺死邇德的。


  他低頭看著列斯特安祥的面容,突然明白了──也許他們早知道他所做的一切,他們只是默默放任他這麼做,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因為他們知道他不是個會聽取勸阻的人,所以他們只是等待──他們在等他什麼時候才會醒悟,等他什麼時候才會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毫無意義──是這個樣子的嗎?你們就是這麼想的嗎?你是這麼想的嗎──列斯特?


  列斯特的雙目仍然緊閉,他當然不會回應,他如今只是一具屍體──一具不會腐爛的屍體。


  但他覺得自己的心境在這刻產生了變化,他傾身向前,將臉埋進列斯特的銀色長髮裡,他想起那時──在那所廢棄教堂中──那時他的身體還是個年輕修女的時候,她輕吻列斯特的感覺。


  他親吻他的耳旁,鬢邊,頸部,往下游移到鎖骨,接著是胸膛,他感覺到自己的呼吸急促了起來──該死的列斯特,竟然連死了都對他那麼富有吸引力!


  他一路解開列斯特的紐扣,將手伸進他的衣下,撫摸他平滑的側腹,纖瘦的腰部,以及緊實的臀部,他感覺自己再也不能自持,他飢渴且迫切地解開那裡──列斯特的以及他自己的,然後將那發燙的傢伙塞進列斯特冰冷的體內,戳擠著他毫無知覺的臀部。


  「緋雅莉。」從他的喉中擠出一聲近似呻吟的呼喚,他伸出手撫上她發熱的臉,深吻著她,她此刻正跨坐在他身上,享受著他給她帶來的歡愉。


  「列斯特……列斯特……!」她叫著他的名字,覺得自己似乎快要到達──那近似靈魂消逝的頂點……


◆◆◆


  他趴在列斯特冰冷的軀體上,感到一股痛快的罪惡──他做了什麼?強暴一具屍體!他作夢也沒想到他竟會這麼做──但一方面他覺得想哭,他感到悲傷向他席捲而來──他早該──他早就該與列斯特這麼做,他應該把自己的一切坦率地交給他,可是現在都來不及了,列斯特拋下這一切走了,他沒說過為什麼──他找了斐那麼久,為什麼卻突然放棄了?因為他其實是要她真心坦承自己的錯誤──他想知道她有沒有在乎過他──但她沒有察覺這一點,她滿腦子都只在想要怎麼將斐佔為己有──她甚至沒有費心去想為什麼當她對他潑灑清水時,他沒有嘗試逃走或是反抗。


  他將臉埋進手中,無聲的哭泣著。


◆◆◆


  當羅亞醒來時,他發現自己躺在一個空曠的十字路口上,而斐又重新戴上那副單眼鏡片站在他身邊。


  「喜歡這首歌嗎?」斐問。


  他側耳聆聽了一會兒,聽見遠處傳來一陣熟悉的旋律。


  潔白的小花朵不會將你喚醒……


  悲哀的死靈之車也不能將你帶回……



  「『陰鬱的星期天』。」


  他一手搭在羅亞肩上:「你知道嗎,你可以自由穿梭在生與死的交界處──只有你知道怎麼把在這十字路口徘徊的人帶回來,所以我需要你,我不能讓你死。」


  「……你到底是誰?」


  「我不是你在等的人,但是我一直在等你。」


  「我在等……的人?」


  「記得那個故事嗎,羅亞?」


  那個身著新娘禮服的女子在下雨的森林中徘徊著……


  她娩下一個女嬰,但她已無法再顧及她的生命……


  在她淺灰色雙眸中最後所見的,是沾滿鮮血與泥污的新娘禮服……



  他張著淺灰色的眼睛看著斐:「那是……我?」


  他點點頭。


  「聽好,羅亞,我需要你的幫忙,其他事我以後會慢慢跟你解釋──我現在要去找一個人,你能幫我嗎?」


  「等一下!」他抓住斐的袖子:「爾茲莉呢?」


  「你會見到她的,不用擔心,但你必須先幫我這個忙才能回到她身邊,可以嗎?」


  他遲疑了一下,然後點點頭。


◆◆◆


  她從睡夢中醒來,看見他坐在她的身旁。


  「路……」她輕喚,而他對她露出了溫和的笑容,伸手輕撥她額上的髮絲。


  「莉莉絲,我要指派給妳一件任務,這只有妳做得到。」


  「任務?」


  他點點頭:「為了完成這件事,我會給妳永生不朽的生命,無論受到多大的痛苦,經過多少歲月,妳都不會死,妳願意答應這麼做嗎?」


  她遲疑了一下:「不論是任何痛苦……?」


  「是的,不論是被丟進水裡、被毒害、被絞殺……任何方法都殺不了妳──也就是說,就算妳想死,也死不了。」


  「但──為什麼要這麼做?我一個人這樣永久獨活著有什麼意思?」


  「妳不會是一個人,妳有同伴──但她們的靈魂已經分散各處,妳必須去找她們──」


  「那麼你呢?」她抓住他的袖子:「我好不容易才見到你──你要丟下我一個人嗎?」


  他輕拍她的手背:「我會來找妳,我不會丟下妳不管的,只要妳活著──我就會設法見到妳,所以妳必須向我保證在那之前妳絕不會死……」


  「我願意!」她叫道:「我願意那麼做──可是,你必須告訴我你現在為什麼要離開──」


  「我想──成為人類,就算只是短短數年的時間也好,」他抬眼望著她,黑色的晶亮雙眸中有一種她從未見過的苦澀。「我從沒有當過人類,我一點都不了解妳們對我的愛是怎麼回事──我必須把自己變得跟妳們一樣,我必須親身去體驗──這樣我才有資格去愛妳們。」


  「你不需要這麼做啊!你何必管我們怎麼想呢?你只要知道我們愛你就夠了啊──」


  「我不能──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覺得這樣不對──」


  「你真的……愛上人類了?」


  他點點頭。


  「不對──你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應該平等的愛所有人──你不能把你的愛只針對──」


  「平等的愛所有人,跟誰都不愛有什麼不一樣?」


  「當然不一樣!那──」她停了口,因為她也不知道該如何去解釋。


  「我不是要質疑妳,莉莉絲,這完全只是因為我無法理解──而我想要去理解──唯一的方法就是我成為人類。」


  「你真的確定要這麼做?」她問。


  「如果妳願意協助我。」


  她深呼了一口氣:「我願意。」


◆◆◆


  當她再次醒來時,她發現自己躺在積雪的森林裡,她覺得很渴,她想要喝──不是水或其他的──是那種流動在生物皮膚下的液體──


  她蹣跚站起,她還沒有習慣這個新的、擁有不死能力的身體──她已經不再是她──而是另一個人──另一種生物……


  他不記得發生了什麼,甚至不記得當他還是她時──黑色的種子就已悄悄下在他的體內。
  他是最初的吸血鬼。


◆◆◆


  緋雅莉的出現不是偶然,為什麼只有她還記得前世的記憶?為什麼她會在他即將出生時來到那間廢棄教堂?那是因為他需要她的撫養──列斯特不能給予他人類的生活,所以安排了緋雅莉來到他身邊,讓她帶走了他。


  緋雅莉知道嗎?


  他從黑暗中幽幽醒來,剛剛緋雅莉是不是來過?他不確定,但他只知道一件事──有件事他非去做不可──那只有他能辦得到──





  因為緋雅莉什麼都不知道。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