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覡】第十二章‧醒獸


  在這裡有智慧:凡有聰明的,可以算計獸的數目;因為這是人的數目,他的數目是六百六十六。

──〈啟示錄第十三章第十八節〉




  其實他根本沒想過他還能夠回來。


  那個夜晚,那些黑色、小小的東西──那些邇德尊稱牠們為「死神」的東西將他吞噬了,過程其實不會太痛苦,相反的還有那麼一些舒服,舒服的讓他覺得自己可能會就這麼一直沉睡下去。


  潔白的小小花朵不會將你喚醒……


  悲哀的死靈之車也不能將你帶回……



  當他已分不清自己的意識在夢中還是現實的時候,他聽見了一段模糊且遙遠的旋律。


  陰鬱的星期天


  陰鬱的星期天



◆◆◆


  這就像是中世紀女巫的秘密儀式,只是沒有人身穿黑色斗蓬,沒有成份噁心的媚藥,也不是在偏僻的山林野洞內舉行。


  甚至整個過程是如此地安靜,如此地簡單。


  他站在那裡,看著平躺在床上的斐,這景象看來再平常不過,但他很清楚在這房裡其實有著成千上萬的──那些黑色、小小的生物──儘管除了他之外沒人能看得見祂們,祂們在騷動,他知道祂們必定渴望著分食眼前這個瘦削的年輕人,他的血、他的肉、以及他的靈魂,對祂們來說都是那麼地極具吸引力,他很清楚只要一個不小心,斐就會真的被這些東西吃了,但他有這個把握,他知道自己能讓斐前去那個地方而完好歸來,畢竟,他很清楚自己是什麼人。


  他知道讓斐真正覺醒的唯一方法,就是讓斐死過一次──或者該說是幾近死去──而這只有他辦得到,因為只有他握有通往死亡國度的鑰匙。


  他俯視著斐沉睡的面容,他知道斐正在作夢,這十幾年來斐一直在作那個夢──那個關於他們的夢,只是這個凡人的斐無法再窺見更多,若要看見完整的夢境──重現那些完整的記憶,那就必須是非同於以往的──長眠。


  「好好睡吧,阿斐,這個夢會很漫長的。」


◆◆◆


  當他醒來時,他看見邇德就在他的床邊。


  「阿斐?」


  他一手摀著額頭,這才驚覺自己已由那些迷幻的境地中歸來,此時太多東西充斥在他的腦裡,他無法自處,也無法自持。


  「『赫薾』。」他輕聲喚道,喉頭湧現一股乾澀。


  邇德露出惶恐的神情,好像下一秒就會奪門而出,但他沒讓他來得及那麼做,他抓住了邇德的手。


  「妳在顫抖,赫薾。」他說,同時感到自己的聲音竟會那麼低沉。


  黑髮的女子抬起頭來,從她眼中他可以看見恐懼與虔敬兩種情緒閃現其中。「我一切聽從您的吩咐。」她說。


  他撕開她胸前的衣衫,一抹紅暈塗上她的雙頰,她是那麼可愛又那麼羞怯,他將她置於身下,這樣他才可以欣賞她痛苦且喜悅的表情。


◆◆◆


  結束後,邇德將手背置於額上,胸前因喘息而起伏著。


  「你在那裡看到了什麼,阿斐?」


  「所有的事,」他答道:「有一些很令人沮喪。」


  「像是?」


  「女巫們的死。」


  「那都過去了,現在她們之中的其中一個不就在你面前嗎?」


  「我不要再失去你們了!所以──所以我剛剛醒來看到你才會──」


  「我知道,我就在這裡,我哪都不會去,喏,別哭。」


  「……嗯。」


◆◆◆


  他一把將桌上所有的東西都掃到地上,站在那裡因憤怒而顫抖著。


  「你這是什麼意思?」


  「別這樣,大哥,我只是覺得我應該對你坦承。」


  「去你的坦誠!我寧可永遠都不要知道!」他瞪著站在房門邊的斐:「是那傢伙誘拐你的對不對!我現在就去找他算帳!」


  「那不是邇德的錯,先開始的人是我。」


  「在法律上是,」緋冷笑道:「那時候你才十三歲,他那樣做已經是犯法了!」


  斐擋在門前:「我不會讓你傷害邇德。」


  緋以一種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他:「你這是什麼態度,你現在要幫那個敗類說話?你給我搞清楚,我是你哥,我才是為你好的人。」


  「你不是,緋,」他說:「如果你為我好,你當初不會讓邇德對我們家熟到像走廚房一樣,你不會膽敢在我在家的時候跟他做那些事──更不要說……在更早之前,你把我從親生父親身邊帶走的事……」


  「……邇德跟你說了什麼?」


  「你不用管是誰說的,總之我該知道的都知道了。」


  「那小人──虧他還敢講絕不會說──」


  「『緋雅莉』──!」


  他抬起頭來:「斐……你叫我什麼?」


  「你聽得夠清楚了,你沒理解你犯了什麼錯嗎?」


  他一個箭步上前,將緋推到床上。


  「我會達成你的願望,那同時也是我一直想對你做的,但只有現在,因為我並不能只專屬你一個人,你得知道,我身不由己。」


◆◆◆


  「現在的問題是,該怎樣才能讓剎那醒過來。」他坐在椅子上,手裡把玩著彈珠。「你能將他帶回來嗎?」


  邇德搖搖頭:「他不在那裡,他並沒有死,只是在中途徘徊而已,他能不能回來完全端看他的意願。」


  斐沉默了一會兒:「你知道嗎?我覺得我應該恨大哥,可是我辦不到。」


  「事情既然已經變成這樣,再想那些也沒什麼意義了,別放在心上,阿斐。」


  斐將自己埋進椅背裡,閉目沉吟著。


  潔白的小小花朵不會將你喚醒……


  悲哀的死靈之車也不能將你帶回……



  他緩緩張開眼睛。


  「為什麼……你明明說過要帶我走的……為什麼你沒有來?為什麼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裡!」


  那個身著新娘禮服的女子在林中蹣跚地走著,獨自在大雨中哭喊,她原本烏亮的秀髮一夕轉白,在黑夜的森林中宛若鬼魅。


  「阿斐,你怎麼了?」


  聽到邇德的輕喚,他這才真正醒來。「啊……沒什麼,只是突然看到一些幻象……」


  「幻象?」


  他再次閉上眼睛。


  「邇德……生與死的交界是什麼樣子?你有看過嗎?」


  「我不知道,阿斐,我想那應該並沒有一個固定的樣貌。」


  他看見一個十字路口,而新娘在那裡等待著。


  陰鬱的星期天


◆◆◆


  他需要一些時間去找到她們,然後他才能夠去喚醒她。


  他知道她醒來後會如何,他從那些夢境中很清楚地看到了,只是他目前覺得沒有必要告訴其他人。



  她們不會樂意她醒來的。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