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覡】序章‧受胎


  天使回答說:「聖靈要臨到妳身上,至高者的能力要蔭庇妳,因此妳所要生的,必稱為聖,稱為神的兒子。

──〈路加福音‧第一章三十五節〉


  一個銀髮的鬼魅穿過夜色,沒入一棟荒廢教堂。

  強風吹過窗外,發出如哭號般的聲音,鬼魅飄過幽暗的走道,然後在祭壇上躺了下來。

  他知道自己需要安靜,絕對的安靜。

  因為他非常虛弱。

  有個生物,正在他體內不斷啃蝕著,消耗他一切的體力,而且正囂張地成長著,目前他還沒有辦法將這個怪物從他的體內趕走,只能任其在自己體內蠶食鯨吞。

  他還不清楚那東西何時才會離開他,但他知道就快了,他的體力已經到了極限,他的身體也快無法再讓那怪物寄生了,時機一到,那東西就會自己離開他。

  他知道那一天不會太久的,而在那之前,他只能苦撐著,同時,還得避免人類發現自己的行蹤。

  畢竟一旦被發現,他就會被釘上木樁,然後可悲地死在墳墓裡,對他而言,這是最糟的情況,因為儘管他早就不是活著的生物,但他也還不想死。

  至少他絕不想在那東西還沒離開他身體前就這樣死去。

  他在黑暗中閉上眼睛,靜靜地休息著,同時也思考著等那東西離開後他下一步該怎麼做,他知道不是那怪物離開他就沒事,接下來的事才棘手;而另一方面他也在想,那個東西是怎麼進入他身體裡的。

  那不是一下子出現在他身上的,而是當他注意到的時候,那東西就已經不知道在他身體裡待多久了,他完全無從得知那是怎麼來的,而且一個鬼魅──一個已經不屬於世間的妖物體內又怎麼會有這樣的東西,只能說這玩意是個怪物,因為只有怪物才有辦法寄生在另一個怪物的身體裡,並不受甘擾的恣意成長著。

  而那東西也連帶著影響到了鬼魅本身。

  就連他自己都覺得自己是不是瘋了,其實他大可以想辦法把這怪物弄死,這東西除了成長外什麼都不會,身為宿主的他是能夠強制將其消滅的,但他卻沒有,他任其在自己身上作威作福了好些月,卻始終沒有殺掉這寄生在他體內的鬼東西,他寧可等這怪物自己擺脫他,也不願先行動手,因為他知道,從他得知這東西確實存在後,他就漸漸由驚愕轉為接受,對這負擔,他並不是真的那麼引以為苦,甚至,對這東西的即將離開,他有點期待,也有點緊張。

  畢竟,他還沒有幫這個小傢伙取個名字。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