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維特先生的煩惱】第三章‧水手辛巴達化名伯爵


  「那位救了我一命的大恩人,就是基度山伯爵!」

  維特先生手中一斜,險些就將杯中酒潑灑出去,這個月是第幾次聽見有人如此談論「基度山伯爵」這個名字了?而且還剛好都是些被海盜俘去隨後奇蹟被救的故事。

  不,重複性如此之高的故事,難道大家聽了都不會有絲毫疑問嗎?維特先生心中如此想著,這聽起來,簡直就像是最近有個叫基度山的傢伙到處拯救受難的紈絝子弟,而且還越聽越像是基度山跟那些四處亂抓人的海盜有掛勾一樣,每次都是伯爵三言兩語就解救了差點成為海盜刀下魂的年輕貴族,而就維特先生對這些貴族青年的認識,其實他們要是被海盜抓去說不定還會對這個社會帶來不少良好的助益。

  「這個月是第幾次聽到這個基度山伯爵的傳聞了?」一個聲音從牆邊傳來,維特先生轉頭一看,這才看見年輕的格雷先生正靠在牆邊,一臉不滿地啜飲著杯中的酒。

  維特先生對於有人抱持與他一樣的意見感到有些欣慰,於是他走了過去。「那麼,你見過這個叫基度山的人嗎?」

  格雷先生慵懶地抬起眼來:「誰見過這個基度山啊?我只在乎跟我自己有關的事!」

  當他說話時,維特先生感到有一股濃烈的香水味傳進了他的鼻子,於是他隨便應和了兩句便逃離了原地。


  格雷先生是個比女人還要自戀的男人,維特先生在心中默默地作下了這個結論。

  維特先生走出大廳外,想找個安靜的地方獨酌一番,沒想到卻差些撞上來人。

  「噢,抱歉。」

  這聲音似乎有些熟悉,卻又一時令人難以憶起在何處聽過,維特先生抬起眼來,正想回應「抱歉」一詞時,卻一時愣住了。

  水手辛巴達正佇立在他的面前。

  「辛巴……」當他聽見自己的聲音時,他才發現自己差點說了一個最不該被說出的名字。

  對方似乎也怔住了。「先生,你……」

  「抱歉。」沒等對方說完,維特便匆匆走了出去。

  「不,請等一下。」

  待維特回過神來,這才發現對方無禮地抓住了自己的手。「先生,你這是?」

  「我的名字是基度山伯爵,也許初次見面就這麼問有些唐突……但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面?」

  維特先生將手抽開,企圖掩飾內心的慌亂。「不,我從未見過你。」

  「但你剛才說了個名字……」水手辛巴達──不,基度山伯爵相信自己絕沒聽漏剛才那一句。

  「是我認錯人了,抱歉,我還有要事,必須先──」

  伯爵盯著他的臉,他當然沒有忽略維特先生那覆於右眼上的黑色眼罩,那奇妙地與他印象中的某個形象吻合,只是他還不至於昏頭到將眼前這人與他記憶中的那人當成同一人。「請問你的名字,閣下?」

  「維特,萊納斯‧維特。」話一出口,維特便後悔了。

  「你就是維特先生?」伯爵的眼睛一亮。

  「……是的。」

  「你是否認識一位……」話聲未落,大廳便傳來欣喜的呼喚聲。

  「基度山伯爵,你真的依約前來了,我真是太高興了!」說話的不知是哪個年輕貴族,總之維特先生也沒興致知道,他滿腦子只想著該如何離開現場。

  「那麼,我先告辭了,很高興認識你,基度山伯爵。」

  「維特先──」

  在伯爵還未來得及說出任何挽留的話語前,維特先生便離開了。



  維特先生作夢都想不到水手辛巴達竟然追著「她」追到了這裡,但使維特先生多少比較寬心的是,水手辛巴達再怎麼樣都絕不可能找到「她」,因為這個「她」實際上就是維特先生自己。

  因為傑克爾博士的瘋狂實驗,以及維特先生(在他事後想來十分後悔)的一時昏頭,使他在喝下那藥劑後,不但喚醒了他人格中最瘋狂的一面,甚至改變了他的性別,他變成了一個行徑極端荒唐的女子,將他這輩子絕不可能做的事全在一天內就做完了。

  而這當中最瘋狂的一樁,就是他──不,「她」竟與那個自稱水手辛巴達的海盜發生了一夜姻緣。

  維特先生很清楚,「她」不過是逢場作戲,「她」這麼做完全是出於好玩,因為在「她」的心態中沒有任何羞恥心可言,但他沒有想到,水手辛巴達竟始終沒有忘情於「她」,甚至化名為基度山(天曉得他去哪兒弄了個伯爵的頭銜)追到了這裡。

  基於身為軍人的職責,以及無論如何都想抹除這件醜事的心態,維特先生認為他應該揭發基度山伯爵實際上是與海盜們廝混的一員,並將其繩之以法,但令維特先生沮喪的是,基度山伯爵並不是一位假冒的貴族,他確實擁有他的土地,而那是一座已證實的確存在的小島,伯爵的經歷也華麗地令人咋舌,不但與多國高官領袖們擁有良好交情,甚至還有皇帝親自饋贈的禮物,他並不如維特先生原先所想是個海盜,而是確實擁有身份地位的人。

  維特先生這才想起,事實上水手辛巴達從未自稱是海盜,對於那些海盜們他從頭到尾都只稱其為「我的朋友」。

  也許他只是一個不怎麼挑交友對象的古怪貴族罷了,誰曉得這些外國人腦子裡在想什麼?貴族加上外國人根本是雙重古怪的象徵,跟另一個宇宙的生物沒兩樣。

  令維特先生感到遺憾的是,他越追查下去,就發現越難動得了這個基度山伯爵,雖然維特先生很清楚基度山伯爵不可能會知道那個「她」其實是「他」,但仍然有一絲不安遲遲未能從維特先生的心中抹去。

  他拿起僕人剛剛端來的茶,舉到唇邊時,卻突然感到一股噁心,茶的氣味令他有種作嘔的感覺,他連忙放下茶杯,卻還是在寫字桌旁乾嘔了一會兒。

  維特先生對這種突如其來的狀況感到極為不解,他喚來僕人,問清楚今天的茶是否有任何問題,但僕人也是一臉不解地表示沒有,維特先生向來不是個會刁難僕役們的主人,於是也就算了,只叫僕人將茶端出去,他暫時沒有想喝的念頭。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