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維特先生的煩惱】第四章‧厄塔森律師勃然大怒


  「維特,你認識這個叫海德的人嗎?」厄塔森站在壁爐邊,雖然他似乎極力想要壓抑,但維特先生看得出他面有慍色。

  「見過幾次,」這是實話。「怎麼突然問起這個?」

  「……只因這個人做了非常令人震怒的事,我原先想將這事永遠逐出我的腦海,但我發現,以我身為一個人的尊嚴,我無法就這麼算了。」

  維特先生聽到這話也不由得擔憂起來。「他做了什麼事?」他可沒忘記海德先生與傑克爾博士實則是同一人的這個秘密。

  厄塔森原想開口,卻又嚴肅地緊閉雙唇。「不,維特,我不確定是否應該告訴你,只因這……這實在太難以啟齒了。」

  維特先生考慮了一會兒。「好吧,厄塔森,如果你認為真的不該說,那就別說吧,我不會過問的。」

  沉默持續了一會兒,正當維特先生打算起身告別時,厄塔森開口了:「不,我想我還是說出來會比較好,我需要找人吐露這件事,這樣憋著我心裡實在難受。」

  「那就說吧。」維特先生又坐回了扶手椅中。

  「但你得先保證不會告訴任何人,因為這事關我的名譽。」

  「我以身為軍人的尊嚴保證,絕不會告訴任何人。」

  「好,既然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事情是這樣的,你應該也知道我實在不頂喜歡傑克爾那個新朋友海德,我總覺得他會為傑克爾帶來不良的影響。」

  維特先生點點頭,不過他很清楚,傑克爾的不良影響實際上來自他自己。

  「而就在前天晚上,我的預感果然成真了,海德那無恥的傢伙……原諒我這麼形容他,只因他實在是太令人可憎了……他來了我這兒,說希望我待他如待我的朋友傑克爾一樣,他知道我向來對他有些意見,所以希望能得到我的友誼,他一開始看起來是那麼誠懇,於是我也錯認了他而答應了,豈知……你知道後來他做了什麼事嗎?」

  維特搖搖頭。

  厄塔森嘆了口氣,彷彿是連說出口都覺得厭惡。「……當時,我就坐在你現在所坐的這張椅子上,而海德他……」他走到維特先生面前約莫兩三步遙之處。「他就站在這兒,然後朝我……假設你是當時的我──走了過來,而他的手就放在我的椅子扶手上。」

  維特先生覺得這是一個有點兒奇怪的畫面,因為厄塔森現在離他只有幾公分之遠,他甚至可以感覺到厄塔森的呼吸,但他仍然鎮定以對。「然後呢?」

  厄塔森律師突然直起身來向後退去,最後轉身背對著維特先生。「這是一件十足齷齪的事,維特先生,我懇求當你日後若再見到那人渣……海德先生,你絕對要將那人移送法辦,並處以絞刑!」

  厄塔森律師的語氣正因憤怒而顫抖,而維特先生也注意到了他的雙手正緊握成拳,他可以想像若是海德現在人就在此處,厄塔森很有可能會立刻將他碎屍萬段。

  「厄塔森,他到底做了什麼?」

  厄塔森緩緩地轉過頭來,維持可以看見在他臉上同時交織著憤怒與羞辱。「他吻了我。」

  「什麼?」

  厄塔森以一種冷到不能再冷的低語重複道:「他吻了我,維特,海德那下三濫的變態對我那麼做,當下我雖然揍了他一拳並叫他滾回去,但至今我仍然認為,一拳是不夠的。」

  維特先生呆坐在原處,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天哪,厄塔森,我很遺憾你居然遇到這種事……」

  「那是我平生最大的羞辱,維特,你知道被一個男人所吻有多麼可怕嗎!」

  「我了解……呃,我是說,我能想像。」

  「我恨不能現在就將他大卸八塊,維特,我一生見識過不少事,但我從來沒受過這種羞辱!」

  「厄塔森,冷靜點,別忘了這個國家是禁止私刑的。」

  「我明白,但是,如果我再見到那傢伙,我恐怕會控制不住自己,也許我會殺了他也說不定。」

  「不會有那種事的,厄塔森,我向你保證你不會再見到他。」

  厄塔森突然有些愣然地看著他。「你保證?」

  「呃……我的意思是,我跟海德也算是有點交情,我想我可以說服他離開這裡,永不再出現在你面前。」

  「謝謝你,維特,如果可以這麼做,那自然是再好不過。」

  「那麼,我也該告辭了,厄塔森,我答應你,絕不會將這件事說出去。」

  他們握手,目光中並交換了一種彼此信賴的友情。



  「博士說不見任何客人。」管家普爾的態度如鋼鐵般堅硬。

  「普爾,請再去通報一次,我非要見他一面不可。」

  「博士的意思很清楚了,維特先生,您還是請回吧。」

  「那麼,請你這樣告訴博士,就說厄塔森律師已經把一切都告訴我了,如果這樣他還是不為所動,那麼我便立刻離開,日後也不會再來打擾。」

  普爾終於顯露猶豫的神色,而他身為管家的長年經驗與直覺促使他做出了當機立斷的決定:「那麼,請您在此等一下。」

  過了一會兒,普爾又再次回到維特先生的視線範圍。「維特先生,請跟我來。」

  很快地,維特先生便站在傑克爾博士的實驗室裡了。

  「我注意到你一邊臉頰腫了,傑克爾。」

  「其實已經消腫不少……只是看不出來罷了。」傑克爾博士悲苦地說道。

  維特先生朝坐在窗邊的博士挪近了一步。「我從厄塔森那兒聽說了,傑克爾,你為什麼……」他謹慎地壓低了音量:「為什麼要吻厄塔森呢?」

  傑克爾突然發出一聲近似歇斯底里的悲鳴。「不──!別那樣指控我!那是海德幹的,不是我!」

  「你我都很清楚,海德實際上就是你。」

  「不!我不承認!別說了!別說了……」傑克爾絕望地將臉埋入手心。

  維特嘆了口氣。「無論如何,我希望你能向我保證,海德從今以後不會再出現這世上,你也別做那些荒謬的實驗了,你應該多出去走走。」

  傑克爾突然抬起頭來,直直地望著他:「不,維特,你不明白,我已經沒有辦法控制海德了!」

  「你說什麼?」

  「都是那天的藥造成的……就是那天你我都飲下的那劑藥!那次之後當我再變為海德時,一切的感覺就變了……起先我不以為意,我以為過幾天就會恢復,但我錯了,一切不但沒有恢復……反而還更變本加厲!海德變得越來越奇怪了!而那變化也直接感染到平日的我身上,原本海德與我等於是共用一個軀體的兩個人,但最近不再是那樣了……我感覺海德與我之間的分野越來越模糊……就連現在我以傑克爾的模樣與你對話時,我都感覺海德的意識隨時會跳出來……在你看來是我一個人坐在這兒與你交談,但實際上你面對的是兩個人……維特,你懂嗎?」

  「我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傑克爾,」維特先生言簡意賅地說道。「在我看來你正常得很,除了臉腫了點之外。」

  「不對!你根本沒弄清狀況!」傑克爾氣得從椅子上跳起來,那模樣看來實在有點滑稽。「那天你我都飲下的那劑藥帶來了非常可怕的後遺症!這原本不該發生的,如果調配沒有出錯的話,根本不會有這種事!天哪……天哪!我做了可怕的事……我現在已經不知道哪個才是我了,我的心裡既有海德也有我自己,即使現在我是傑克爾的樣子,但我卻仍忍不住想去做海德希望的事……」

  「後遺症?」維特先生向來只聽重點。「慢著,傑克爾,那藥會帶來什麼後遺症?」

  「那次……你我不是都變成女人了嗎……」傑克爾疲憊地說道。「事後我對一些動物做了實驗,證實那藥的效果是保持越久越難完全恢復過來,雖然我很快地就變回了原來的模樣,但很不幸的,有一些副作用仍然產生在我身上……」

  「是什麼樣的副作用?」向來自持的維特先生這時也忍不住緊張起來,他可沒有忘記自己變成女人的時間遠比傑克爾久上許多。

  傑克爾無助地望著他:「我變得對女人沒有絲毫興趣了,維特,我必須要很慚愧地坦承,當我變成海德時,我會去那些聲色場所尋歡作樂,但自那之後,海德不再樂於親近女色了,他變得……變得很奇怪,他轉而尋找一些……男人,而這似乎對他還不夠,最令我難以置信的是……他居然找上厄塔森,還對他──天哪!維特,我該怎麼辦才好?」

  維特先生很想冷冷地回他一句「這是你自找的」,但他不能也無法置身事外,因為他同樣也跟傑克爾一樣喝過那藥劑。「難道你沒有解決這作用的解藥嗎?」

  「沒有,我試過,但一點辦法也沒有。」

  維特先生盡可能耐下心來:「這是在變成海德之後才會發生的事吧,那麼,你只要不去變成海德不就沒有問題了嗎?」

  傑克爾博士聽到這話後,臉色突然變得很苦澀。

  「你不會還想變成海德吧,博士?」

  「我覺得你沒有聽懂我的話,維特。」他頹然地坐回窗邊的椅子。「當然,我絕不會想再變成海德,一點都不想,我已經玩夠也受夠了,但現在的問題就是,就算我變回傑克爾的樣子,就算……我不會想如海德一樣去街上尋找男妓,但卻有一件事我仍然抹除不掉,而那就是令我現在如此痛苦的原因。」

  「你的意思是……?」

  「維特,你也曾經變成那樣,那麼你應該能夠理解,當你變成另一個人時,你所想的與你所做的事並不是憑空出現的念頭所驅使,而是──那是你自己平日偶然想過卻從未打算真正幹出的事情,那是因為理智所控而不敢去做的事!所以……所以你還不懂嗎?海德為什麼會對厄塔森那麼做!就是因為他平常根本不敢……」

  傑克爾扭頭轉向窗外,沒有再說下去。

  維特讓沉默消化他所聽見的這番話,等到消化完畢才開口:「傑克爾,我以為你一向討厭厄塔森。」

  「……他有時很多管閒事,但他是個好人。」

  「恕我直言,我認為你跟厄塔森不會有結果的。」

  維特先生聽到博士哽咽了一下。「我知道。」

  「而且我想必須勸告你,最好別讓海德再出現,因為我相信厄塔森會很樂意當街將他大卸八塊。」
  博士無聲地點了點頭。

  「傑克爾,其實我還有一件事想問你,」他盡量將語氣顯得輕描淡寫:「在你做的動物實驗當中,有沒有性別徹底變不回來的。」

  博士想了一下:「有。」

  「那麼,最長超過多久就會變不回來?」

  「……兩三天左右。」

  維特先生在心中倒抽了一口氣,他定定地望著傑克爾博士,雖然還想再說些什麼,但卻沒開口,而博士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並很快地便了解維特先生所想的是什麼。

  「維特,我想起來了,那次你不是有一整天都……」

  「別說了,傑克爾,我不想聽也不想知道。」



  維特先生很確定自己的外表完全變回了原來的樣子,也確定自己沒像可憐(雖然可憐之人必有其可恨之處)的傑克爾博士一樣,突然在心態上完全傾向女性那一邊。

  但天曉得他是不是「真的」完全恢復了?即便是立刻喝下解藥的傑克爾博士,都已經產生這麼嚴重的後遺症了,那他豈不是很有可能會發生更可怕的事?

  目前為止,他並不覺得自己有產生任何異狀,但他始終有種感覺,這說不定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他想說服自己或許那藥沒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副作用,或許只是因為傑克爾博士用藥過度才會如此,但他當然不可能因為這些單方面的猜測就徹底寬心。

  這天,維特先生前去一所大學拜訪,他的朋友在該處擔任解剖學的講解,而本著一種莫名的直覺,他覺得他應該去會會這位久未謀面的朋友。

  當天的解剖學講授令維特先生印象甚為深刻,而在此之後維特先生立刻迫不及待地前去找他的這位老友。

  「維特!是你,好久不見了!」見到維特先生時,這位講師顯得十分驚喜。

  「是的,真是很久不見了,法蘭肯斯坦。」維特先生熱切地與法蘭肯斯坦博士握手。「對了,對於你剛才在講堂上所說的……我很有興趣,尤其是那具解剖的大體,真是十分令我驚奇……」

  博士靦腆地笑了笑。「對於能親自解剖並近距離觀察到這樣的大體,我也感到很榮幸,畢竟平日沒有什麼機會能觀察到這種特例。」

  「是的……我想也是,你說那具大體是……它的性別……」

  「它是『中性』的,解剖學上極少有這樣的例子,我看到它的時候也嚇了一跳,正因如此,我想今天的講授我表現的並不是很好。」

  「沒有這回事,法蘭肯斯坦,你表現的非常卓越!但我好奇的是,所謂的『中性』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人不是非男即女嗎?怎麼會有這樣的一種狀態出現呢?」

  「會造成一個人同時具有兩性的構造……恐怕最主要還是先天的原因,胎兒在母體內時受到某種影響,或許是藥物,也或許是疾病──甚至更多原因,總之,在醫學上這可以說是一種畸形,大多數的畸形兒在出生後便會夭折,但有些卻得以存活,而不幸的是……在胎內形成的畸形將會伴隨他們一輩子。」

  「那麼……容我這麼問,有沒有可能因為後天的某種因素,而造成人在性別上的錯亂呢?心理上……甚至肉體上?」

  法蘭肯斯坦博士搖頭笑了笑:「目前還沒有任何可知的因素會造成這種狀態,心理上的話,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我傾向認為那只是受了某些不良影響所致,應該是可以修正過來的,但肉體上……我想那就很困難了,男女的身體構造畢竟存在著不少差異,人不可能在一夕之間就換掉所有器官,並且還能存活的吧?」

  維特先生還想再詢問一些事,但他發現他很難開始談他真正擔心的事,因為他也不是那麼清楚他想問的是什麼。

  他只是感到有一絲不安,傑克爾博士的異狀,以及那具中性的大體,點亮了他心頭的某種警訊。

  「要來杯茶嗎,維特?」

  「不了,我最近聞到茶的味道會不舒服。」

  法蘭肯斯坦眨了眨眼。「不舒服?」

  「我會想吐。」

  「這就奇了,我記得你以前很喜歡喝茶的不是嗎?」法蘭肯斯坦說道,並啜了口茶。

  「只能說我最近突然對茶反感了……不好意思,請不要讓那味道飄過來,我可以將窗子打開嗎?」

  「嗯,請自便。」法蘭肯斯坦看著維特先生面色鐵青地走過去將窗子打開,並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神情,不禁好奇了起來。「維特,你只有對茶會這樣嗎?」

  「……還有一些特定的食物,當中有些還是我過去甚為喜愛的。」

  「真奇怪,我從沒聽說過這樣的事,你給醫生看過嗎?」

  維特先生搖搖頭,並再度露出難受的神情,因為風向似乎改了。「沒有,我只是偶爾會這樣。」

  博士露出擔憂的神色。「維特,也許你認為這沒有什麼大不了,但我還算了解這方面的一些知識,我知道許多嚴重的疾病在一開始顯露的症狀其實都極其細微,而我從未聽說過有人跟你一樣有這種狀況,我認為你應該去給醫生看看。」

  「你的提議我會考慮,抱歉,我想我應該告辭了。」維特輕咳了一下,結果反而差點嘔吐出來。

  「我看得出來,你是該回家好好休息一下。」法蘭肯斯坦憐憫地說道。

  「對了……法蘭肯斯坦,其實我從剛剛就想問了,你身後的那東西是什麼?」他望向博士身後那個以白布覆蓋住的東西。

  「呃……這是我最近進行中的研究,抱歉沒先跟你說……這其實是一部份的動物軀體……」他訕訕地笑道。

  這傢伙居然在屍體旁邊喝茶?維特先生心想,他一點都不了解這些科學狂熱者腦子到底在想什麼,但更令他不解的是,為什麼他總是會認識這些奇怪份子?

  他辭別了法蘭肯斯坦博士,並思考著是否真的該去找個醫生看看,他之所以不這麼做,就是因為他恐懼他的身體萬一真的產生了異樣的變化,那麼醫生將會是第一個得知並將其公諸於世的人,那樣的話,他很有可能必須招認他曾服下那藥劑的事,甚至更進一步公開傑克爾博士的研究,最糟的是他說不定還得詳述他服下藥劑後當天的行蹤,而那是他最不想觸及的一件事。

  他完全可以想像當事情變成那樣後,他跟傑克爾博士會有何下場,博士無疑會被厄塔森律師梟首示眾,而他恐怕逃不過軍法審判。

  他完全想不出有任何辦法,可以讓他一方面掌握自己的身體是否真的出了任何變化,又能夠讓他無須擔心被公開的可能,無論如何,如果他想要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那就無疑要讓第三人得知他所做的事,但他偏偏又苦無能夠信任的對象。

  畢竟,他所認識的科學家們,都是怪胎居多。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