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維特先生的煩惱】第六章‧以玫瑰的名字


  維特先生正處於一種騎虎難下的局面。

  當著現場眾人的面,他似乎無法也不能拒絕對方的挑戰,但他又百般不願與對方決鬥,只因這決鬥的理由實在荒謬至極。

  只是為了一朵根本不存在的玫瑰。

  但他能說出真相嗎?就算他能,他也決不想在這種眾目睽睽的局面下說,更何況對方信不信還是個大哉問。

  他注意到哈克夫人的目光了,老天,他會被她宰了。

  「收起你的刀,伯爵,別忘了今晚是一位甜蜜女士的生日。」維特先生冷靜地說道,但只有上帝才知道他內心有多麼地慌亂。

  伯爵瞇著眼盯著他,又很快地掃視了一眼屋內的人們,終於決定將武器收回刀鞘,而維特先生按在佩劍上的手也才放鬆下來。

  「抱歉,我失態了。」伯爵說道,但很明顯不是對維特先生說的,他走過去執起哈克夫人的手輕吻了一下。「非常抱歉,哈克夫人,我破壞了妳的宴會。」

  哈克夫人露出了一個大方的笑容:「沒關係,伯爵,我相信這之中必定有些誤會。」

  伯爵禮貌地笑了笑。「不,這之中並沒有誤會,哈克夫人,我與維特先生有些私事必須解決,但看在今晚不該破壞各位興致的份上,以及為了不使哈克夫人這樣的甜美女士受到驚嚇,我認為應該延到改日再說,而現在我想我應該告辭了,美麗的夫人,非常感謝妳的邀請。」他說罷轉向維特先生,並冷冷地告訴他:「萊納斯‧維特,我要向你挑戰,以玫瑰的名字!」

  維特先生此時心情有如啞巴吃黃連,他感到喉頭一股乾澀,但他仍然說了出口:「是的,以玫瑰的名字。」

  伯爵穿上他的黑色大衣,像是隻大蝙蝠般的離開了。



  維特先生與伯爵訂下的決鬥日期是這個月的十九日,而天曉得維特先生有多不願這一天到來。

  一切只是為了那天殺的玫瑰。

  在維特先生的生涯中,見識過幾次男士們為了某位女士而決鬥的場面,當時的他認為,女士們對這種決鬥肯定會感到十分光榮,但如今他突然發現他當時的看法真是大錯特錯。

  當自己也成為決鬥的理由時,那感覺一點都不好受。

  當然,維特先生的立場並不客觀,因為他不但同時是決鬥的理由,也身兼決鬥者一職。

  這真是荒謬。

  就連維特先生現在站在這裡練習劍技時,都沒辦法不覺得自己像個白癡。

  他沒有練習太久,因為他不知為何感到很快就累了,最近總是如此,他覺得自己似乎虛弱了一輪,而他完全不清楚原因。

  不過,就算排除體力的因素,他也不認為自己能繼續練習下去。

  畢竟,這是他有生以來所知最愚蠢的決鬥。



  很快地,十九日便到來了。

  令維特先生有些驚訝的是,當他到達決鬥地點時(那是位於一處樹林中的荒地),卻發現哈克夫婦居然也在場,而哈克夫人一見到維特先生,便立時走上前去。

  「萊納斯,放棄這場決鬥好嗎?我不想見到你或任何人受傷。」

  「不,米娜,妳不明白,」他抬頭望向站在另一頭的伯爵,以一種清晰的音量說道:「這是為了我的名譽不被莫須有的指控沾污。」

  「萊納斯……」哈克夫人還沒來得及阻止,維特先生便已朝伯爵走去。

  「哼,無恥之徒。」伯爵抽出一把相當富有東方風味的大刀,而那是維特先生早已十分熟悉的武器──在他初次與伯爵──水手辛巴達交手時,對方使用的就是這把武器。

  「伯爵,我沒有殺她。」他低聲說道。

  「你果然認識她……」伯爵緊蹙雙眉:「別再辯駁了!你這罪犯!」

  一擊突刺立刻朝維特先生的胸口襲來,維特先生朝後一閃,反手一擊便阻住了伯爵第二次的攻勢,但對方的力道卻大得令他吃驚。

  難道就算條件已經與當時不同,也一樣勝不了他嗎?

  這個念頭才閃過維特先生的腦海,自伯爵刀鋒上傳來的勁力便立時消失地無影無蹤,維特先生才想著該向前直擊,某段已刻印在反射神經上的記憶卻促使他立刻回身,當下,他便及時擋住了那自身後直殺而來的刀尖。

  「……你竟然料得到這一記?」

  維特先生露出吃力的笑容:「你以為我會上兩次當嗎?」

  伯爵還未來得及思考這話的含意時,維特先生便立即反攻,數記迅速的劍擊頓時令伯爵措手不及,只能勉強抵擋,不一會兒,伯爵便身處頹勢,而維特先生自是不會放過這大好時機,他乘隙閃進伯爵的罩門,反手一劃,劍尖便抵在伯爵頸間。

  「你輸了,伯爵。」維特先生說道,汗滴自他的鬢間滑落。

  「……真是意想不到的後果,沒錯,我輸了,」他望向維特先生:「動手吧。」

  維特先生的劍鋒此時輕微一震,但他並沒有下手。「……我並不想殺你。」

  伯爵望著他的眼神頓時轉為光火。「憐憫是最不需要施予給敗者的情感,萊納斯‧維特,你這只是在侮辱我!」

  維特先生陷入了兩難,一方面他當然樂於這輩子不用再見到基度山伯爵,但另一方面他又感到不該因為這麼愚蠢的決鬥而斷送伯爵的生命──他希望伯爵最好永遠離開他的生活範圍,但他不希望是以殺死對方達成他的目的。

  「快殺了我!萊納斯‧維特!」

  突然,一股極不舒服的感覺自維特先生的體內傳來,他感到他的腹部正在痙攣,很快地那股不適便轉為激烈的疼痛,維特先生倒抽了一口氣,頓時單膝跪地,只能勉強以劍身撐住地面,但他感覺自己很快便會支撐不住。

  伯爵見此也驚了一跳,維特先生明明沒受傷,此時看來卻像是個快死的人。「萊納斯‧維特?你……」

  維特先生沒有回答,因為下一刻他便倒了下去。

  「萊納斯!」哈克夫人的尖叫聲響起,而基度山伯爵卻全然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