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維特先生的煩惱】第八章‧倫菲德先生的裸奔


  歐洛克醫師比維特先生所想的還要年輕,他的雙鬢甚至還未轉灰,起先這讓維特先生對他有些不能信任,但歐洛克醫師的談吐卻相當穩重,老成得幾乎超出他的年紀,而從口音聽起來他似乎是來自歐陸的某些古老地區,維特先生甚至懷疑他或許是貴族出身,而且還是歷史頗悠久的家族。

  維特先生向來不喜歡那些與他年紀相近甚至更年輕的人,因為他們的自以為是與毛躁總讓維特先生覺得很難相處,但歐洛克醫師卻很快便得到了維特先生的好感,除了他超齡的沉穩態度外,或許也有一部份原因得自於他是個相當有魅力的人,男士們會願意接納他的看法,而女士們則很可能對他的建議言聽計從。

  「恕我直言,維特先生,我認為你實在不應該到外頭吹風,那對你的身體並不好。」

  「呃──但今天外頭其實還滿暖和的。」

  歐洛克一臉認真地看著他:「以你目前的身體狀況,需要更多的休息,擅自四處走動並不妥當。」

  維特先生沉吟了一會兒。「醫師,我看得出你是位值得信任的人,也很感謝你沒把這件事說出去……但──其實有件事我必須請你幫忙。」

  「只要是我能幫得上的。」

  「呃……事情是這樣的,我的意思──咳、我想說的是……」

  歐洛克微微地挑起一邊眉毛:「維特先生,你不會是想墮胎吧?」

  維特先生假裝咳嗽以掩飾被一語中的的慌亂。「這……嗯──是的。」

  「我很想幫你,維特先生,」歐洛克醫師雙手交疊。「但這有違我的醫德,而且可能會觸犯法律。」

  「我想,法律並沒有涵蓋到男人懷孕的情況。」維特先生委屈地說道。

  「這是道德與信仰上的問題,很抱歉,我不能幫這個忙。」歐洛克苦笑道。

  「但──我並不願生下這個孩子啊,醫師,若你換作是我,你會願意讓這個孩子來到這世間嗎?」

  「老實說,如果你是擔心事後的問題,其實這不難解決,我已經與米娜夫人談過了,她願意認養這個孩子,所以你並不需要擔心孩子一出生就沒有母親,而且就算她沒有這麼說,我也認識不少想要孩子的夫婦,你不想要,別人可是很樂意接收。」

  維特先生仍然面有難色。

  「我明白你的不安,維特先生,生產的確有風險,但那通常只在偏遠地區等醫療不發達的地方才有比較大的風險,且產婦身體強壯程度也是因素之一,而維特先生,我並不認為你在這方面會有太大的問題。」

  換個情況,維特先生可能會認為他在出言揶揄,但他從歐洛克醫師的臉上卻看不出絲毫開玩笑的成份。

  「對了,歐洛克醫師,其實有件事我一直想問你」良久,維特先生開了口:「為什麼你似乎對我……呃,懷孕這件事沒有太大的驚訝,這應該是不可能自然造成的,所以我原先以為你會對我提出非常多……令我難堪的問題,但你卻沒有,事實上,你似乎對此完全不好奇。」

  歐洛克笑了起來:「我當然好奇啊,但如果你不願說,我也就只得壓抑我的好奇心,許多人都有不想對他人說出口的秘密,包括我也有,所以我可以體諒這點,有些事還是別知道比較好,不是嗎?」

  「歐洛克醫師,如果每個人都像你這麼想,那就天下太平了。」維特先生由衷地說道。



  這天早上,維特先生正在某條小道上散步,突然一旁的榆樹後閃出一個人影,差些撞到維特先生,隨後又飛奔而去,維特先生起先嚇了一跳,但接下來他看到的景象才更令他吃驚,因為那竟是一個全身赤裸的成年男子,而且還目中無人地在小道上奔跑,維特先生一方面頗為驚訝,一方面又因一大早就看到如此不堪入目的景象而相當不悅,所幸附近並沒有女士經過,不過若放任這瘋漢四處亂闖,難保不會嚇到不幸挑在這時間出門的女士,於是他快步走上前去──此刻裸男已停止奔跑,正蹲在草坪上抓蟲子。

  「先生,你在這兒做什麼?」

  裸體男子頭也不抬:「喔,我在抓蜘蛛。」

  「抓那要做什麼?」

  「當然是拿來吃啊!你這蠢豬!」

  「不論你在做什麼,我都懇請你先穿上衣服,或是回到你的屋子裡,你該知道你這模樣走在路上相當羞恥。」

  「哈!我抓到蜘蛛了!」說罷男子立刻將某種生物塞進嘴裡。

  「先生,你再不聽勸我就不客氣了。」

  「倫菲德──!」

  維特先生抬起頭來,看見一個斯文裝扮的紳士跑了過來,看起來他似乎跑了很長一段路,因為維特先生看見他大汗淋漓。

  「倫菲德!你怎麼可以隨便跑出來!」他一臉歉疚地轉向維特先生:「抱歉,先生,這人是我的病人,呃……他是精神病患。」

  「我看得出來。」

  「我才不是精神病患!約翰‧舒華德!都是你不讓我養小貓!你老是關著我!我很正常!我不是精神病患!」

  「好好好,你很正常,但一個正常人不會在街上裸奔,先把衣服穿上好嗎?」

  名叫倫菲德的男子又執拗了一會兒,不過最後還是將對方帶來的大衣披上。

  「先生,真的很抱歉造成你的不快,」名為舒華德的醫師有些緊張地說道。「如果方便的話,可否到舍下喝杯茶?」

  維特先生原本想拒絕,但對方看來實在歉疚到令他不自在的地步,於是終究勉強答應了。



  傑克爾博士坐在一旁,將數顆方糖一口氣扔到杯子裡。

  「傑克爾,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維特先生沉著臉說道。

  「舒華德是我的老友,我來找他是很正常的──我比較奇怪你怎麼會到這兒來。」

  「啊,沒想到你們竟然認識,緣份真是奇妙的東西,亨利,維特先生剛剛幫了我的大忙,他找到了私自外出的倫菲德,所以我才會請他到這兒來……你不介意我這麼做吧?」

  「當然不會,我與維特老友也頗久不見了。」傑克爾博士回道。

  「是啊,的確是很久不見了。」維特先生心不在焉地說道,一邊儘可能調整到最不會讓茶香飄過來的位置。

  「維特,怎麼了?你臉色有點難看。」說話的是傑克爾博士。

  「呃……我突然想到我還有點事,我還是先告辭吧。」

  「這麼快就要走了?」舒華德醫師一臉失望。

  「是的……很高興認識你,舒華德醫師,下次有機會再聊吧。」他勉強伸出手向舒華德握別,但卻因濃郁的茶香而忍不住嘔了起來。

  「天哪,維特先生!你怎麼了?」舒華德見狀嚇了一跳。

  「……沒……我沒事。」話才說完,維特先生又感到一股噁心。

  「你看起來不像沒事,維特老友。」傑克爾博士此時也從座位中站了起來。

  「是啊,維特先生,要不要到後邊休息一下?」

  維特先生此刻心中暗自詛咒真不該到這裡來,但他僅是眨著泛紅的雙眼默默地點了點頭,因為他已經連話都沒辦法好好說。

  兩人合力將維特先生攙扶到客房後,舒華德再次以溫情的眼神望向維特先生,並說了一句令維特先生魂都差點飛掉的話:「維特先生,我認為你需要接受一些診斷。」

  「不!我是說──我很清楚我的身體狀況,這只是……呃,老毛病而已。」

  「我不記得以前你有這樣的症狀,維特老友。」此刻傑克爾的多嘴令維特先生真想掐死他。

  「維特先生,我真的覺得應該替你檢查一下,見你剛才的模樣,也許是相當嚴重的疾病也說不定。」

  「不──真的不礙事,真的,我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了。」

  舒華德充滿擔憂地看著維特先生一會兒,接著開口道:「好吧,如果你堅持的話。」他站起身來,與傑克爾博士走了出去。「你就先在此好好休息吧,若你改變主意的話,隨時可以叫我進來。」

  維特先生這才鬆了口氣。「我會的,醫師。」



  當維特先生驚覺自己真的睡著時,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他一方面驚訝於自己居然睡了一整天,一方面也懷疑舒華德與傑克爾會不會趁他睡著時,跑來做了些不該作的診斷,那樣的話他就死定了,但他又想到傑克爾應該會猜到這是因為他那要命實驗造成的後果,也因此他必定會秘而不宣。

  然而,傑克爾也一定會知道他變成女人時到外頭幹了什麼好事,光想到這點他就感到非常羞恥。

  這時,維特先生突然發現身旁似乎有東西在蠕動,他嚇了一跳,連忙將被單掀開,卻發現一個頗為眼熟的人正躺在他身旁。

  「天哪!海德!你怎麼會在這裡!」

  海德揉揉睡眼惺忪的雙目:「搞什麼……維特,不要大驚小怪的嘛。」

  「你為什麼睡在──」維特先生這才突然想起傑克爾說過海德愛好男色這點,他立刻跳下床,並確定身上的衣服都完好穿著。

  「你緊張什麼?放心吧,我對你才沒半點興趣。」

  「你跑到這裡來幹什麼?」

  「你眼瞎了嗎?我現在是海德,要是被舒華德發現傑克爾不見了而我在這裡,我要怎麼跟他解釋?」

  「所以你就躲到我的被窩裡來?你還真是會挑躲藏地點啊。」

  「維特,求你幫我,我現在已經無處可去了,我要是踏出這裡一步,厄塔森就會把我宰了!」

  「這是你自找的,沒人逼你非變成海德不可,你那些藥劑呢?」

  「被舒華德沒收了,而且也銷毀了。」海德痛心地說道。

  維特先生聞言一驚:「他知道藥劑的事?」

  「不,他並不知道用處,而我又無法解釋那些藥劑的用途,於是他將它們全扔了……」

  「明智的決定,不過,那我就不明白了,既然如此,你是怎麼變成海德的?」

  「我想是因為之前用藥過度吧,我現在已經不能隨心所欲變化成傑克爾或海德了,我的狀態越來越不穩定,有時一覺醒來就莫名發現自己變成海德,就算沒用藥也一樣,現在就是這種情況,我的外表是海德,但還保留著傑克爾的意識,維特,我該怎麼辦才好?」

  維特先生沉吟了一會兒。「也就是說,傑克爾與海德這兩種人格正越來越彼此適應,而且還漸漸融合?」

  「沒錯……可以這麼說。」

  「這樣看來……不是其中一方把另一方完全吞噬,就是最後會衍生出第三個人吧,這個人既不是傑克爾,也不是海德,而是一個融合了兩者的人。」

  「老天!絕不能讓那種事發生!救救我!維特,我現在只有你能夠求助了!」

  維特先生搖頭並嘆了口氣。「就算我想幫忙,我又有什麼能力可以阻止呢?這只能問你自己,在你心底真正想當的是哪一方,如果你的意志力不夠堅定,那麼就算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你。」

  「我……我當然是想要繼續當亨利‧傑克爾啊!」

  「不,亨利‧傑克爾這個身份只是對你比較有利,因為他既富裕又擁有良好的名聲,你只是認為放棄這個身份會很可惜,根本就不是真心想維繫這個身份。」

  海德這時站起身來。「萊納斯‧維特!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會這樣指控我!」

  「你如今的模樣就是最直接的指控了,愛德華‧海德。」維特冷冷地說道。

  海德此時一怔,接著便跪倒在地。「天啊……我該怎麼辦?難道我這輩子都必須躲躲藏藏地過日子……不……」說著說著他便痛哭了起來。

  「海德──不,傑克爾,」維特先生見他如此,也不禁生出了幾分同情。「把一切都說出來吧,把實情告訴厄塔森,他是你的朋友,我相信他能夠諒解的。」

  「不……不可能的,我對他……對他做過那種事──」

  維特先生想起厄塔森當時憤怒的模樣,心也不禁涼了半截。「但是……難道你要這樣永遠逃避下去嗎?這並不能解決問題。」

  海德淚眼汪汪地望著他。「那我該怎麼做?」

  維特先生思索了一會兒。「這樣吧,你寫封信,將真相都說出來,我會代你拿給厄塔森的。」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