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維特先生的煩惱】第十二章‧伊麗莎白的肖像


  維特先生自床上幽幽醒來,並很快意識到他正待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裡,他趕緊起身下床,卻因突如其來的暈眩而險些跌倒。

  他勉強撐住自己,以為過一會兒暈眩感會消失,儘管他仍然感到頭暈,不過他很快確定自己還能行走,於是他走到房門邊,試圖將門打開,然而就像所有故事中的這類情節一樣,門被冷酷的上鎖了。

  維特先生懊惱地站在門前,考慮是否應該嘗試將門撞開,但他想起上次與伯爵決鬥的下場,於是他認為不該試著以強硬的態度對付眼前這扇門。

  他知道歐洛克必定料到他不會敢嘗試強行將門撞開,維特先生並不想如對方所願,但他沒得選擇,於是他走回來,坐在床上。

  維特先生並不了解自己為什麼不願冒這個險,他很清楚如果有機會,他必定會很想擺脫身體裡這個累贅,不過在此同時他也考慮到一件事,那就是他很有可能盡了一切努力還是逃不出去,而他會因為流產致死(是的,他知道這很可笑,但他卻不得不考慮這可能性),他明白以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這並不是沒有可能的事。

  這並不是為了保住身體裡的那傢伙,他暗自這麼告訴自己。

  他環視房內,想尋找是否有任何能夠破壞門鎖或是窗戶的東西,然後,他看見了一幅畫。

  畫上是一個十分高雅的女子,穿的是中古世紀時的服裝,她並不算相當美麗,但堅毅的面容卻足以吸引他人的目光,她看來像是個修女,或是生活相當制約的寡婦,在她臉上沒有任何放蕩或豔麗的成份,但她卻自有一股魅力,那宣告著不可侵犯的禁慾氣質正是令人不得不注意到她的地方。

  「她很美,對吧。」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維特先生嚇了一跳,他立刻轉身,而歐洛克不知何時已站在那裡。

  「你怎麼進來的?」

  他聳聳肩。「這是我家,我當然有辦法進來。」

  維特先生很快地望了一眼畫像,隨後又將目光移回到歐洛克身上。「她是誰?」

  「她是伊麗莎白,」他笑了笑:「就是在你之前敢於對我說『不』的那個女人。」

  「……她後來怎麼了?」

  「她死了,別那樣看我,不是我殺的。」歐洛克走上前,調整了一下畫框,並退後兩步欣賞著它。「在她死後,我先後找了三個願意陪伴我的女人,第一個有她的髮色,第二個有她的面容,而第三個則有她的聲音,但事實是,她們都不是她,也永遠不可能取代她。」

  「她是你的妻子?」

  「沒錯。」

  「她為了什麼拒絕你?」

  「她拒絕與我共享永生。」

  「換作是我也會拒絕。」維特先生喃喃說道。

  「為什麼?」歐洛克一臉不解地望著他。「難道你不認為丟下自己的伴侶獨自死去是一件很殘酷的事嗎?」

  「那是魔鬼賜予的永生,不是自上帝那兒得來的生命。」

  「上帝?哈!」他突然笑了起來。「上帝根本就已經遺棄人們了!祂放任我們上魔鬼那兒去!祂任我眼睜睜看著心愛的人死去卻不伸出援手!祂也任我殺戮生命而坐視不管!上帝根本不存在,維特先生,如果祂當真存在的話,那麼我活著就是為了要詛咒祂!」

  維特先生皺起眉頭,一臉憐憫地望著他。「你真可悲,你將你的不幸歸咎於上帝,卻不去想想正是因為你的軟弱才會讓你自己陷入永世的孤獨。」

  「你給我住口!」突然,他一把拽住維特先生,將他壓制在床上,力量之大使得維特先生毫無反抗餘地。「你沒那種資格教訓我!萊納斯‧維特,在我面前你不過就像是個剛出生的小兒,才活了短短幾十個年頭的你根本沒資格對我說教!」

  「……你自己知道我是對的!格拉夫‧歐洛克!否則你為什麼會發怒?你為什麼那麼急於要我住口?呵……我這下明白為什麼伊麗莎白那麼趕著以死來擺脫你了,因為要換作是我,有你這種無理取鬧的伴侶我也吃不消!」

  「你這──!」

  維特先生扭過頭去,緊閉雙眼,以為自己下一刻就會被折成兩段,但壓制在他身上的力道卻立時消失得無影無蹤,他睜開眼睛,看見歐洛克頹然地站在他面前,像是所有的敵意都在一瞬間從他身上被抽乾。

  「維特先生,你就跟伊麗莎白一樣毒舌,」他沮喪地說道。「但儘管如此,她還是我最愛的女人,這些年來,我無法不承認我實在很懷念她痛罵我的樣子。」

  「呃……是、是這樣的嗎?」維特先生有些愣住,但他很快意識到自己的手腕似乎扭到了。

  「你的手……」

  維特先生撫著自己的手腕,確定它還能轉動。「呃……不礙事,只是有點扭……」

  當維特先生再次抬起頭時,歐洛克不知何時已坐在他身旁,一手並揉著他扭傷的手腕。「抱歉,維特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我……」他嘆了一口氣,沒再說下去。

  維特先生想將手抽開,但歐洛克卻沒放手。

  「……歐洛克先生,請你放手。」

  「維特先生,你令我想起伊麗莎白,儘管你們在外表上沒一點相似,但……我不得不承認,你令我動心──雖然還不至於到愛慕的程度,但我認為距那或許也不遠了……」

  維特先生聞言大驚:「不!歐洛克先生!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我很清楚我自己在說什麼,當你首次對我說『不』時,我就意識到沒有必要再去費心哈克先生的事了,你才是我想要的人,萊納斯‧維特。」

  「不……我是說……一定是哪裡弄錯了,等等──」

  維特先生沒來得及再說下去,便再次遭到強吻,他一拳揮向對方,卻反被抓住,歐洛克很有技巧地抵住了他的關節處,令他完全使不上力,緊接著,維特先生再次感到頸部被囓咬,只是這次沒有讓他失去意識,但他也已陷入恍惚狀態,像隻被催眠的羔羊,直到確定維特先生不再具備反抗能力時,歐洛克才放開他,一手靈巧地解去他的眼罩,在他的右眼上輕吻一下,接著開始解開他的扣子,直到維特先生的胸腹都完全敞開為止。

  維特先生想罵出聲,但聽來只像是夢囈般的喃喃自語。

  歐洛克見此笑了笑,隨後俯身向前,然而就在這時,房門卻被撞開了。

  「噢!天哪!」發出這聲驚嘆的人是基度山伯爵,而站在他身旁的則是一個學者樣貌的紳士,手中並握著十字架。

  「你這惡魔!」那手裡握著十字架的男子叫道,並高舉著它往床邊走去,歐洛克見狀立刻抓起身下的維特先生,作勢要破窗離去,而幾乎就在同一時刻,伯爵以刀砍斷了歐洛克的手腕。

  令人驚奇的是,那隻斷手並未噴出血液,而是一如沙子般散落,拽住維特先生的那殘肢在轉瞬間變成一只枯槁死黑的爪子,並立時化為散沙,伯爵跳上前去往歐洛克身上一砍,卻撲了個空,原先的肉身頓時化為薄霧往窗外飄去,而在那一刻,伯爵看見兩道血紅的光芒自霧中透出,彷彿在嘲笑他一般。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伯爵望向窗外,但除了一片漆黑的夜色外什麼都沒有。

  「那是吸血鬼。」

  「吸血……凡赫辛教授,你不是在開玩笑吧!」伯爵回過頭來叫道。

  「你自己也看到了,那東西根本不是人類。」名為凡赫辛的男子俯身察看陷入昏迷的維特先生,隨後發出一聲驚呼。「老天,他被盯上了!」

  「什麼?」伯爵立刻自窗邊走回來,而橫在床上的維特此刻頸上則有兩個紅色的小孔,像是針刺的傷痕。

  「這是被吸血鬼咬過的痕跡,被咬過且死去的人就會變成『他』的同類,基度山伯爵,我想你的朋友危險了……伯爵?」

  伯爵這時才回過神來。「呃、嗯?」

  「你好像不太專心?」凡赫辛說道,並彈了一下手指。

  伯爵沒有回答,而是將床頭的黑色眼罩拿了起來。

  「那個眼罩有什麼問題嗎?」

  「不……它沒有任何問題……」伯爵喃喃說道。「我想,是我有問題了……」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