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維特先生的煩惱】第二十章‧塞維利亞的理髮師


  劇院裡暗了下來,唯一亮著的只有台上的燈光,女主角正高聲唱著,訴說她對伊人的愛意。

  維特先生望著台上的演出,但並不真的是為這齣戲所吸引,他只是需要一個轉移注意力的媒介而已。

  基度山伯爵此時就坐在他身旁,以一種安適的神情觀賞著女主角的演唱,而維特先生今晚便是受了他的邀請,此刻才會坐在這個包廂裡。

  維特先生不是個對歌劇特別熱中的人,也因此他實在有些後悔答應了伯爵的邀約,並不是他不懂得欣賞戲劇的美好,也非女主角的演唱不佳,而是與伯爵共處一室始終令他感到侷促不安。

  「維特先生,你以前看過這齣戲嗎?」伯爵友善的聲音令維特先生驚了一跳。

  「不,我從未看過。」

  「我注意到你對這齣戲並不十分熱中。」

  維特先生抱歉地笑了笑:「不是因為這齣戲的關係。」

  「那麼是……?」

  他望向台上,此刻女主角正因受了男主角的欺騙而陷入悲傷的詠嘆。「伯爵,你不好奇嗎?」

  「好奇什麼?」

  「我之所以會……懷上孩子的事。」

  「我不認為你會因為他人的好奇便說出真相,如果我問了,你會告訴我嗎?」

  維特先生將視線自台上抽離,但女主角的悲唱仍在持續。「說不定會。」

  伯爵注視了他一會兒,隨後開口道:「那麼,你願意告訴我嗎?」

  「你知道一個叫亨利‧傑克爾的人嗎?」

  「知道,但我聽說他失蹤了。」

  「他沒有失蹤,」維特先生知道自己該住口,但他無法停止。「他只是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如今他的名字是愛德華‧海德,而且仍然住在傑克爾的住所裡。」

  「什麼……?」

  「是一種藥水,傑克爾發明了一種藥,喝下後便能讓他變成另一個人……一個擁有他性格中最陰暗面的人,可以去幹那些白天他不敢幹的事,但他一度在調配藥劑上出了差錯……他讓自己變成了女人,也讓他的朋友遭到同樣的下場……」

  「那便是你,對吧?」

  維特先生點點頭。「那是個意外……是我自己一時不察,我坦承錯並不完全在傑克爾身上,如今他也自食其果,他無法再恢復傑克爾博士的模樣,只能以海德的面貌活下去……而我儘管在那之後很快便恢復過來,但那藥仍為我帶來了莫大的後遺症,我的身體不再是個正常的男人,因而才會……」

  伯爵盡力不讓自己的語調顯現激動之情。「那麼,你腹中的孩子就是你變成女人那時懷上的?」

  維特先生痛苦地點了點頭。「以我平日的個性,是死也不會作出那種事的……但那次不同,我的一切行為突然都無法被我的理智所駕馭,那藥劑釋放了我性格中最惡劣的一面,至今想來我仍然感到不寒而慄,我本想徹底忘掉此事,回歸正常的生活……但,卻在此時我得知我懷孕了……我……我簡直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儘管早就約略猜到事實,但親耳聽到當事人所述,仍使伯爵感到久久不能自持,好一會兒他才開口,說了句連自己都沒想過會說出口的話:「你為此感到後悔嗎?」

  「如果我說我一點都不後悔,那就是在欺騙我自己,」維特先生的聲音微微顫抖著:「但我盡力不讓自己逃避我應負的責任──雖然我的確想過逃避,但我終究沒有那麼做……孩子的父親還不知道真相,不過也有可能他早知道了,只是裝聾作啞,我不知道我在期待什麼,也許我真的在等他認這個孩子也說不定……但那是不可能的,誰都知道這不可能,我只會成為一個笑柄──我知道你一定也認為我很可笑,我跟你認識才多久,卻跟你吐露了一堆我自己的事──」

  「我一點都不認為這有什麼可笑。」伯爵嚴肅地說道。

  維特先生虛弱地笑了笑:「我想,我應該將孩子墮掉。」

  「為什麼?」

  「再這樣下去對誰都沒有好處,雖然我不理性的那面似乎希望對方認這個孩子,但若他真那麼做,我也沒有把握接受一個……男人,這對我或對他的聲譽都會造成很大損害……所以,只要沒有這個孩子,一切就可以回歸原有的狀態──」

  「我不准你這麼做。」

  聽到這話,維特先生不禁將視線投向伯爵,此時伯爵已經執住了他的手臂。

  「萊納斯,孩子的父親是誰?」

  「為什麼突然……」

  「我要你親口告訴我。」

  台上的女主角因為受了欺騙,斷然拒絕了男主角,男主角拉住了她的手,對她親口道出真相,他是為了她才會隱瞞身份,女主角這時才破涕為笑,真正確認了彼此的愛意。

  「那麼,伯爵,」維特先生不想去看台上的快樂結局。「你是不是也能告訴我,你到底是誰?」

  「什……」

  「基度山伯爵、水手辛巴達、還有愛德蒙……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你?」維特先生不想再去管自己到底在說什麼了,他只感到胸口有一股灼熱,逼著他將一切全都吐露出來。

  「你說什麼……等等!」

  維特先生起身離開了包廂,當他快步走在長廊上時,伯爵拉住了他。

  「萊納斯!你非告訴我不可,你剛剛那話到底什麼意思?」

  「請你不要叫得那麼親暱,」維特先生頭也沒回:「還有,請你放手。」

  「你就是薇多莉亞,對吧。」

  「那只是我信口胡謅的名字,我說過了,你絕不會想知道她是誰。」

  「你欺騙我……你怎麼能這麼做!」

  維特先生一把甩開他的手:「就算知道又如何?真相只會令你失望而已!還不如……」

  「還不如就這樣把『薇多莉亞』的回憶永遠記在心頭,是嗎?你以為我是那種一旦得知真相就會憤而離去的人?難道你認為一旦受到打擊,我就有辦法忘卻這股愛意?」

  他望向伯爵,一臉愕然。「你這話什麼意思?」

  「事實是,我忘不了,即使明知受到欺騙,即使真相令人難以接受,我還是無法否認我愛薇多莉亞的這個事實。」

  「但──薇多莉亞並不存在……」

  「所以,萊──維特,」他打斷他。「我想我可能已經──」

  這時,謝幕已經結束,人群的交談聲自他們身後傳來。

  「抱歉,伯爵,我想我得走了。」他抽身離去。

  「等等──」

  人群淹沒了他。

  這是他第二次讓他從他眼前離去,不,或許該算是第三次也說不定。



  他在想什麼?

  維特先生沒有叫馬車,而是選擇讓夜晚清冷的空氣讓自己冷靜下來。

  伯爵想對他說什麼?

  他不敢去想。

  他走進一條幽暗的巷道,注意到身後傳來沉重的腳步聲,他轉過頭去,眼前卻儼然一黑,遮蔽了他的視線。

  「父親……?」一道像是嘴的裂縫浮現在那個龐大的黑影上,吐出了這個詞,他抬起頭,看見兩顆佈滿血絲的眼球正望向自己,在他還來不及反應前,就感到一隻大手覆住了他的口鼻,緊接著一股刺鼻的藥劑氣味傳來,而他並沒能掙扎太久。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