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桃花源】第一部:壹之章‧黃髮垂髫


  「他死了嗎?」一個小孩的聲音問道。

  「比死還糟,」這個聲音很低,卻聽不太出來是屬於男性或女性。「他還活著。」

  一股清涼澆在東籬的臉上,鑽入了他的口鼻,害他嗆得咳了起來。

  「喔,真的耶!」小孩的聲音說道。

  「馬的……誰啊!不知道這樣會嗆死人嗎!」東籬坐了起來,他的臉上及胸口因為被潑了一頭水而溼淋淋的。

  「像你這種小伙子,這樣是死不了的。」那個不男不女的聲音淡淡回道。

  東籬抬起頭來,看見聲音的主人就站在他面前,而很遺憾的是,就算看到對方的臉,他還是分辨不了那是男的還是女的。

  聲音的主人看來很蒼白,連頭髮都是淡淡的淺色,像是老年人的白髮,但偏偏那人年紀看來頂多二十來歲,只比東籬大不了多少,他──姑且稱為「他」好了,因為東籬沒看到他胸部有明顯隆起,不過「他」長得很秀氣,還是持保留態度好了。

  但最令東籬感到奇怪的是他的穿著,他穿著一身白色的長袍──活像是古裝劇裡跑出來的人,但他交疊的衣領裡又穿著一件黑色高領衫,而且還戴著一副絲邊眼鏡,看起來不古不今的,東籬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傢伙鐵定是嗜玩角色扮演的人,綺琪曾為了湊熱鬧而拉著他一起去看他們的活動,他完全不覺得那有什麼好玩,但綺琪卻似乎頗有興趣,還說她下次也要扮個哥德蘿莉,不過當他知道作一件那種衣服要多少錢時,他下巴都掉了下來。

  看起來這人身上的行頭也不少錢,因為他的衣服質料感覺還滿高檔的,是很光滑柔軟的布料,而且袖口跟下擺還有精緻的綠色繡紋。

  「對不起啦,我差點把你弄丟了。」那個小孩的聲音從東籬身旁傳來,他猛一回頭,就看見那個偷他手機的小鬼蹲在他旁邊。

  「就是你偷我的手機!你這──」他伸手抓住那男孩,這次他沒有失手了。

  「啊!對不起啦!因為不這樣你不會跟過來嘛!哇啊!痛死了!不要打我屁股啦!色狼!」

  色狼?東籬愣了一下,那孩子立時鑽出他的臂彎,躲到那個不男不女的背後。

  「喂!誰是色狼啊!我對男生才沒興趣──」

  「誰跟你說我是男生了!」

  嗯?

  那個戴眼鏡的人輕輕地嘆了口氣:「夕露,是這孩子的名字,她是女孩。」

  東籬呆然地望向那孩子,他現在才發現,「她」的穿著跟那個不男不女的一樣很奇怪,她的上半身穿著一件很像刺客的黑袍,腰間紮著一條黑色的腰帶,並吊著塊白玉,但下半身穿的卻是件短褲,此外,她的頭上戴著一頂塌塌的黑色軟帽,看起來簡直就是不搭軋到了極點。

  「呃……」他抬起頭來,一臉狐疑地望著那個不男不女的傢伙:「今天是不是有什麼活動啊?你們……」

  不男不女挑起一邊眉毛:「什麼?」

  「活動啊──就那個……」他立時住了口,因為他看見了周遭的景色。

  「什麼活動?」名為夕露的女孩問道,但東籬沒有理她。

  他正坐在一片無邊無際的花海裡,花香與青草味飄進他的鼻子,他手掌底下是泥土的觸感,沒有柏油路,沒有車,沒有水泥大樓,這裡就跟電視廣告裡那種夢幻到超過的場景一模一樣。

  面對如此美麗的景色,東籬唯一想到的問句只有這麼一句話:

  「這裡是什麼鬼地方?」

  不男不女笑了一下:「反正不是你來的地方就是了。」

  東籬跳了起來,眼前這兩人……還有這地方都太怪了,簡直是莫名其妙……

  「你是誰?這是整人嗎?」

  不男不女臉上露出一種客套的笑容,彷彿他已經習於做出這個表情無數次:「第一個問題,我叫五柳,第二個問題,這不是整人,我們之所以找你是有正經事要辦的。」

  他朝東籬走來,而東籬忍不住後退一步。

  這個叫五柳的人雖然看起來很文弱,可是東籬就是很想逃走。

  這個地方跟這兩個人都太詭異了,他非回去不可。

  「我……我不知道這是什麼鬼地方,還有你們兩個是做什麼的,如果是你們把我弄到這裡來的,就讓我回去,那個……夕什麼的?」

  「夕露。」五柳輕聲說道。

  「對,夕露,如果妳要手機就儘管拿去,我不要了,」他將手機交給夕露,但她只是很為難地盯著手機,沒有收下。「妳喜歡的話,連這個《長江七號》的娃娃一起給妳,拜託,讓我回去好嗎?」他最後一句話是對五柳說的。

  五柳咬著下唇,很明顯地裝出一副苦惱的樣子:「這恐怕沒辦法。」

  「為什麼?你們是想綁架我嗎?我家又沒有錢!我窮死了!」

  「我們沒有要綁架你,東籬。」

  「哪沒有!你們連我名字都調查好了!」

  「東籬──」

  「別過來!」

  五柳臉上的笑容消失了,顯然他已經沒有要再假裝客氣的意思。

  「好吧,」他轉向身旁的女孩:「夕露,過來,我們回家。」

  夕露愣了一下:「咦?可是你不是……」

  「他愛待在這裡就待在這裡好了,算了,我們可以找其他辦法。」

  五柳牽著夕露,轉身就要離開。

  「喂!等一下!」東籬沒想到對方竟會是這種反應。「那我要怎麼回去?」

  「我哪知道,」五柳沒好氣地回道:「不然你再跳回去那個洞好了,看奇蹟會不會再發生一次,不過,我可不能保證你這次不會摔斷脖子。」

  東籬呆立在那裡,看著那兩人的背影漸行漸遠。

  然後他決定追了過去。


〈續〉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