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純情特區】Act. 1


  「張德鋒同學,我以身為你人生中最好也可能是最後一個對你那麼好的朋友身份建議你,關於你想要追到本校一年級的校花林佩毓小姐這一點,我只能給你三個字。」

  「……不可能嗎?」

  「不是。」

  「那是?」

  「下輩子吧。

  「那是四個字!」

  「有差嗎,反正意思還不都一樣。」

  戴著眼鏡的少年優雅地在座位上交疊起雙腿,雙眼目不轉睛地盯著手裡的書本,若不是他身上穿著學生制服,坐在木製座椅上的話,看起來倒很有貴族的架勢。

  「喂……你這人真的很過份耶,我都那麼沮喪了,你就鼓勵我一下是會死啊!」

  坐在少年面前的,是另一個滿臉苦相的少年,他的瀏海有些過長,使他的臉看起來更沒精神,不過他本人似乎毫不在意。

  「如果你只是想撒嬌的話,到別的地方去,是你自己要我給你建議的,結果我說了你又不高興,真是好心沒好報。」

  「阿哲──你就幫我打氣一下嘛,我是真的很喜歡那個女生……」

  「我就明說吧,阿鋒,」他銳利的眼神從書頁中抬起。「這整間學校裡,就我所知道的,只有一個女生會喜歡你。」

  「誰?」

  「王小花。」

  聽到這名字,阿鋒顯得有點困惑:「那誰啊?聽都沒聽過。」

  「你這人還真過份,她明明每天早上都在校門口等你耶。」

  「……就說我沒印象了啊,有這個人我怎麼不知道?誰是王小花啊?」

  「本校的校犬。」

  「喂!」

  「你不知道警衛姓王嗎?那隻狗是他養的。」

  「算了!我不想跟你說了!」他站起身來,打算往教室門口走去。

  「你要去哪?」戴眼鏡的少年揚起眼。

  「我要去找……林佩毓。」說到這個名字時,他的音量明顯變小。

  然而,阿哲似乎聽得很清楚。「哦?告白嗎?」

  「……沒錯!」他頭也不回地邁開腳步。

  「可是上課鐘響了耶。」

  話音剛落,悠揚的電子鐘廣播聲便響徹校園。

  阿鋒沉著一張臉,回到座位上坐著。

  「怎麼?不是決定要衝了嗎?」阿哲微笑望著他。

  「午休的時候再去。」他繃著臉說道。



  午休時分,此刻的合作社,只能以「戰場」二字來形容,當然,在整個上午期間,每一次的下課時間裡,合作社一向都很多人,較有遠見或所處教室離合作社甚遠的學生,通常會在第二或第三節下課時間就到合作社購買午餐,儘管每間教室裡都附有蒸飯箱,但真從家裡帶便當來學校吃的人並不多,也因此,為了省電起見,班上少數帶便當的同學必須得和其他班的人使用同一個蒸飯箱,這或許也是許多人不怎麼願意帶便當來學校的原因之一。

  阿鋒坐在阿哲的對面,慢條斯理地啃著一條巧克力麵包,他前往合作社的時候已經太晚,沒能買到熱食類的食物。

  阿哲的桌上擺的則是他自己帶來的便當,雖然因為蒸過而有一股蒸飯箱的氣味,且色澤也頗為暗沉,但論菜色與份量,倒是讓只有麵包可嗑的阿鋒頗為嫉妒。

  「你不是說午休時間就要去告白嗎?」阿哲很有技巧地邊吃飯邊問。

  「……總也要等我吃完這條麵包吧。」

  阿哲笑了笑:「那條麵包還比校花重要啊,真搞不懂你的標準。」

  「少囉嗦。」阿鋒不太高興地回了他一句,並以奇快的速度把麵包解決。「好啦,我現在就去總行了吧。」

  「你跟我說又沒差,記得注意一下牙齒有沒有卡到巧克力啊,免得到時就好笑了。」

  「知道啦!」

  他用力將包裝紙揉成一團,扔在桌上,然後站起身往門外走去,但走到門口時又繞了回來。
  這時,阿哲也已解決完飯盒裡的最後一口飯,他收好飯盒,抬起頭來瞥了阿鋒一眼。「幹麼?」

  「……陪我去一下啦。」

  「拜託,告白你還要人陪你去啊?你也太沒出息了吧。」

  「可是──」阿鋒悲苦的說道:「可是我會緊張嘛……」

  「真是……又不是小女生,好啦好啦,我陪你去總可以了吧。」

  阿哲站起身來,跟著阿鋒走了出去。



  廣一信,位於這間學校甫建完成的新大樓內,而大樓的後方,便是學校第二後門,然而校方在新大樓落成之餘,也順便改建了第二後門,使得如今的後門比起原先的舊正門,顯得更為新穎氣派,也因此,如今的後門相較於正門,反而顯得更像是正門,大多數廣設及室設科的學生會由此門上下學,而位於新大樓另一端的商經、綜合等舊樓,簡直荒涼、朽舊地像是另外一個世界,清晨,除了少數從正門進來上學的學生外,只有一些老人與溜狗人士會在操場上出沒,若非學生制服已經大幅改制過,猛一看還真會讓人誤以為回到了民國六十年代。

  對阿鋒他們來說,由於他們所處的綜合大樓完全位於舊正門的正對面,也就是新大樓的另一端,所以不管距離哪個門都很遠,校齡又頗有歷史,也因此學校佔地甚廣,不管從舊正門進來穿越整個操場,或是從新正門進來繞過整棟新大樓,都得花上不少時間,各棟大樓內雖然設有電梯,但校方卻以省電為由禁止學生搭乘,對於許多教室不在一二樓的學生來說,在好不容易穿越操場或是新大樓後,還得爬上四五層樓才能到教室,不論夏天或冬天都很是磨人。

  此外,綜合大樓後方還正好朝著山,所以到了夏天,還會有一些不知名的生物黏在窗上,或是在教室裡結網繁殖,冬天,則是陣陣山風吹來,好不涼爽。

  「阿哲,你不覺得很不公平嗎?廣設大樓這邊連電梯看起來都比我們的高級。」

  這時,阿鋒與阿哲兩人正站在新大樓的電梯裡,儘管這是違反規定的事,但每天還是有不少學生會偷搭電梯上下樓,一般來說,被教師發現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主要只有教官會抓人,而教官當然不是每分每秒都守在電梯附近。

  但阿哲聽了只是聳聳肩:「既然是新大樓,總不可能只有電梯是舊的吧。」

  「……我不是說這個啦,我是說……只有廣設跟室設的可以用那麼好的設備太不公平了吧,他們連桌椅都是新的,只有我們還在用舊的木頭桌椅,而且我們那棟的哪叫電梯啊,根本就是貨梯,還比這窄多了。」

  「聽起來你很嫉妒嘛。」

  阿鋒盯著他:「難道你不會嗎?我當初考上這裡可不是為了用那種矮人一截的設備耶!而且我們學校又不是廣設掛帥,為什麼現在看起來一副比較禮遇他們的樣子?」

  「商經他們用的還不是跟我們一樣,你也太小心眼了吧,更何況,我也不記得你當初有拼了命想考上這裡啊,國三的時候你有在唸書嗎?」

  「……是沒有啦,但是……」

  「很簡單,」阿哲雙手一攤。「你真有那麼多不滿的話,就去轉科考到廣設啊,而且搞不好還能跟校花同班哩。」

  「……我要是有那種天份的話早就去啦。」阿鋒嘟囔道。

  「結果你看,你還不是只是嘴上愛嫌而已。」

  兩人走出電梯。

  「你根本就把話題轉開了嘛,許哲人!」阿鋒不死心地還想爭論。「這又不是我考不考得進廣設的問題,而是基本的公平性問題好不好!你想想看,學校真有心的話,就應該把錢平均分配給每一間大樓作翻修啊,好處只單單給廣設他們,這樣對其他科的人根本就不公平嘛!」

  阿哲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這樣就叫做:把自己的嫉妒正當化,要改變現狀的話,一個方法,就是你轉進廣設,把那些好設備用到爛為止,另一個方法,就是你自己拿錢出來給學校,把商經大樓跟綜合大樓都翻修到你滿意為止,就這麼簡單。」

  「好吧,阿哲,我不想跟你吵該怎麼解決這回事,」阿鋒有些惱怒,他從以前在說理這方面就特別弱。「我只是想問你,難道你一點都不會覺得不公平嗎?

  阿哲停下腳步,雙手交抱看著他:「什麼嘛,你只是要問我認不認同你的想法啊?」

  「對,」阿鋒也同樣直視著他,雙手叉腰。「反正我一向說不過你,你老是這麼簡單就否定我的說法,這讓我很不爽耶。」

  阿哲笑了笑。「阿鋒,我就明講吧,其實我從來就不覺得你的說法是錯的。」

  「對吧!你也覺得這樣很不公平吧!我就知道!」阿鋒拍掌叫道。

  「不過,我也要告訴你一件事。」

  「啊?什麼?」

  他輕推了推眼鏡,一臉「真拿你沒辦法」的表情。

  「阿鋒,在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沒有公平的事情喔。

  阿鋒聽到這話愣了幾秒,然後又叫了起來:「這麼簡單的道理我當然知道啊,可是,為什麼我們就非得被丟到比較低的那一端?難道我們就沒有權利去用比較好的東西嗎?」

  「我們是活在資本主義的社會啊,張德鋒同學。」

  「……什麼啊?」

  「已經到廣一信囉,阿鋒,去吧。」

  「嗯?咦?」

  「去啊,難道你去告白還要我跟在你旁邊嗎?」

  阿鋒突然感到臀部被某人的皮鞋踩了一腳,並且猛力往前一推,當他意識到他被踹出去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他當場面朝下重重摔在廣一信班的教室門口。

  這真是最不堪的開場。

  他慢慢爬了起來,聽見身旁隱約傳來了些許笑聲與竊竊私語,並看見眼前還剛好有一雙皮鞋正對著他,看來是女孩子的款式,要命,跌倒就算了,還摔在完全不認識的女孩子面前,真是糗大了,他站起身來,儘管痛得要死,但他還是盡量保持沒事的表情。

  而當他抬起頭來時,他頓時愣住了。

  一個有著一頭服貼長髮,長相極為清秀,儘管制服下的身材相當凹凸有致,但整體氣質卻相當乖順溫和的少女正站在他的眼前,而那雙無須化妝品修飾便已炯炯有神的烏黑大眼,此時也相當驚訝地望著他。

  那正是全校一年級的校花,林佩毓。

  「你……」她微微啟齒,從她的眼神看來,似乎認識眼前的這個人。

  「呃──那個、我……」阿鋒頓時陷入結巴狀態。

  「你流鼻血了……」她說,看來有些擔憂──不過很難說是否只是單純被嚇到。

  「啊……不會吧!唔!」他伸手往人中一摸,手指上果然沾滿了血跡。

  「……要不要找東西擦一下?」

  「呃……唔──」阿鋒頓時陷入慌亂中,他當然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擦鼻血,有那麼一刻他差點就要拿袖子來擦,但在心儀對象的面前這麼做只會讓情況更糟。「啊!不管了!」

  「咦?」

  「我有話要告訴──」

  話音未落,某個物體便自右方衝來,重重地撲向阿鋒毫無防備的身軀,只在一瞬間,阿鋒便再次摔倒在地。

  「誰啊──!」他猛地爬起身。

  「阿鋒哥哥!

  一個似乎很熟悉,卻又像是已經很陌生的稚嫩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他轉過頭來,看見那個綁著雙馬尾的嬌小身影。

  「……妳是……?」

  「什麼?你已經忘記了嗎?」那嬌小的身影氣呼呼地叉著腰:「我是許哲安小安啊!」

  「許哲──」他驚叫起來,並望向走道另一端的阿哲,而阿哲的表情看來似乎也頗為驚訝。「……小安?妳是小安?阿哲他妹?

  「嗯!」綁著雙馬尾的小女孩點點頭。

  「妳……妳來這裡作什──不對!應該說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來找你啊,阿鋒哥哥,你不會已經忘了吧?你說要跟我結婚的啊!老婆來看未來的老公,有什麼不對嗎?」

  阿鋒倒抽了一口氣。

  只因女孩的音量不大不小,剛剛好讓走廊上的所有人都聽得到。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