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  Comic |  Event |  Fiction |  Goods |  Gallery |  Game |  Link 

【純情特區】Act. 2


  「喂,阿鋒,聽說你玩弄過一個小學女生的肉體,而且還對她始亂終棄是真的嗎?」

  「啊?」阿鋒抬起眼來,一臉困惑。

  站在他面前的,是與他同班的梁成樹,一頭完全無視於校規的金髮在後腦綁成一束馬尾,此時此刻,他的表情意外地凝重。

  「你是聽誰講──」

  「咦?可是我聽到的不是這樣耶,」突然,旁邊一個同學又擠了過來。「不是一個小學男生才對嗎?」

  「啥──」阿鋒還來不及反駁,又出現另一個聲音打斷他。

  「亂講!哪是男的啊,我聽到的是那女生還懷孕了耶!」

  不一會兒,大家便七嘴八舌了起來。

  「你們給我等一下!」

  聽到這聲大吼,大家一下子都噤若寒蟬,往聲音的來處望去,只見阿哲正站定在教室門口,肩上還背著書包。

  現在正是早自習時分,還不到早上七點。

  鏡頭轉回剛走進教室的阿哲,他仍舊保持著一貫的優雅,走到他一貫的座位上,先前雖然沒有提及,但他高挑的身材及俊秀的長相,連男人都不得不認同他的確是個頗帥的傢伙,儘管其中分的髮型及眼鏡的造型是有那麼一點老氣,但這反而更顯出他有股品學兼優好學生的氣質──而事實上他也的確是。

  「我知道你們是討論得很熱烈啦,」他放下書包,站到阿鋒背後,並將雙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可是,你們覺得張德鋒這個人,有可能辦得到那種事嗎?

  眾人面面相覷,接著相視而笑。

  「說得也是,根本就不可能嘛。」

  「拜託,對象是阿鋒耶,哪有可能!」

  「唉,這種社會頭條的新聞果然還是不可能出現在我們學校嘛!」

  「你們這些人……」阿鋒頓時感到心情有點複雜。

  眾人不一會兒便作鳥獸散。

  阿哲在座位上坐下,從書包裡拿出課本開始溫習。

  「阿哲。」

  「嗯?」

  「你不覺得有必要跟我講清楚什麼嗎?」

  阿哲望向他,一臉不解。「講什麼?」

  「你妹的事啊!你妹沒事跑來我們學校,又說那些莫名其妙的話,你這個當人老哥的是不用解釋一下喔?」

  「喔……你說這個啊,我以前不是跟你說過,小安到國外去唸書了,但她最近放假,所以就回來啦。」

  「這樣啊……不對!我要問的不是這個!」阿鋒一把奪下阿哲手上的課本。「我是說,她幹麼沒事跑來我們學校說什麼……我要跟她結婚的事……?」

  「你忘啦?我們小學的時候,有一次你不是這樣跟她說過嗎?」

  「……有嗎?」

  「在我們家附近的公園啊,那時我也在場不是?」

  「……喔──」阿鋒拍了一下掌。

  「想起來了吧?」

  「嗯,想起來了──不對!那時候明明就是你設計我的嘛!

  「是喔,我忘了。」阿哲煞有其事地歪頭思考著。

  「少給我裝蒜──你這陰險的狐狸!」他一把抓住阿哲的領子。

  「阿鋒哥哥!」

  那象徵不祥的聲音又再次在門外響起,阿鋒猛地站起身來,果然,那綁著雙馬尾的嬌小身影就站在外頭,還雀躍地猛揮著手。

  「……她怎麼又來了啊?」阿鋒抱著頭。

  不一會兒,教室中又騷動了起來,阿鋒只得硬著頭皮走了出去,儘可能忽視身後那一雙雙好奇的眼睛。

  「阿鋒哥哥!」見到阿鋒走出來,小安開心地往他身上撲,卻被阿鋒一把擋住。

  「拜託,不要見人就想撲過來!妳來這裡幹麼啊?」

  小安聞言立刻不知從哪拿出了一個粉紅色的提袋,裡頭鼓鼓地不知裝著什麼。「來拿這個給你啊!」

  「……這啥?」

  「你打開來看嘛。」小安有些扭捏。

  他拉開提袋的拉鍊,頓時看見裡頭有一個以桃紅色繫帶繫著的飯盒。

  「……便當?」

  「對啊,哥哥跟我說,你平常都只有吃麵包而已啊,所以我特地幫你帶了愛、妻、便、當喔!」小安一派天真無邪地說道。

  ……什麼跟什麼啊!

  「妳開玩笑吧……妳是說,這便當是妳準備的?」阿鋒一臉扭曲。

  「對啊。」

  阿鋒困難地嚥了嚥口水,以一種不可置信地眼神望向手中的便當盒,眼前的這個女孩,雖然相較於他記憶中的模樣是長大了不少,但再怎麼看也還只是個小學生,小學生的廚藝……他實在不太敢信任。

  「幹麼那種眼神啊?」這時,小安像是察覺到了他的不安,一臉不高興地盯著他。「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話,可以打開來看看啊。」

  「……算了,我才不要吃妳的便當,這東西我不需要。」他一把將提袋推給對方。

  「……為什麼?」小安瞪大著眼,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根本就沒必要送什麼便當來吧,我跟妳又沒關係!」

  「怎麼會沒關係!我是你的──」

  「夠了!」當他吼出聲來時,就連自己都嚇了一跳。「……妳也不要老是說什麼妻子還是結婚的,那種小時候開玩笑說的事,根本就沒人會當真啦!妳以後也不要再來了,妳知不知道妳這樣讓我很丟臉耶!」

  劈頭宣洩了一堆後,他頓時後悔了。

  因為小安眼看就要哭了。

  「……啊,不是啦,妳不要哭嘛,喂──」

  「──你的意思是……你要跟我離婚嗎?

  「……啥?」

  「我再也不要理你了!你這個負心漢!」小安尖叫道,並頭也不回地奔了出去,一邊哭著一邊跑過各班門口,最後衝下樓梯。

  阿鋒拿著提袋,一臉茫然地站在教室門口。

  明天開始乾脆請假不要來學校好了……不對,乾脆今天就早退也許才是上上之策──

  阿鋒站在那裡,認真地考慮著。



  小安走到以前常與哥哥和阿鋒一起玩的公園,手中提著便當袋,不知道為什麼,原本滿心期待帶來的便當現在卻變得好重,她抹了抹眼睛,不讓眼淚輕易留在她的臉上,然後她走到長椅邊,沮喪地坐了下來。

  那種小時候開玩笑說的事,根本就沒人會當真啦!

  所以阿鋒哥哥那時候說的話,全都是騙人的嗎?

  她覺得好難過,也好不甘心,這些年來她一直都喜歡著阿鋒哥哥,也沒有一天忘記過他,但是阿鋒哥哥卻早就忘記他們的約定了,只有她一個人還以為阿鋒哥哥會像自己喜歡他一樣喜歡自己。

  「小妹妹,妳怎麼了?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哭呢?」

  「咦?」她抬起頭來,看見一個高大的身影站在她的面前,陽光自他身後照射下來,逆光使得她看不清楚對方的臉,但似乎是一個二十來歲的陌生男子。

  這時她突然發現,整座公園裡除了她與眼前的來人外,沒有半個人,也許是因為現在離放學時間還很早吧,公園裡一片寂靜,雖然是大白天,但還是令人感到一股異樣的氣氛。

  小安這才發現自己很可能已經置身在一個危險的處境中,她很想立刻站起身來逃走,但眼前的這個男人已經站在一個伸手便能抓住她的距離內,就算她立刻逃開,也很可能反被一把抓住,於是她決定先看情況再說。

  這時,對方似乎也察覺到她的不安,於是立刻揚手說道:「啊,妳不用擔心,我不是什麼奇怪的人,我只是剛好經過這裡,看到妳一個人坐在這裡哭,所以有點好奇而已。」

  奇怪的人當然不會說自己奇怪啦,小安仍然對眼前的這個人充滿警戒。

  「現在這個時間……難道妳不用上學嗎?」

  小安沒有回答。

  對方輕嘆了口氣:「這麼小就翹課可不行喔,妳是哪間小學的學生?」

  「……我才沒有翹課!我們學校已經放假了!」

  「是嗎?現在的小學這麼早就開始放啦?」他眨了眨眼,看來有些驚訝,此時小安才看清楚他的臉,那是一張長得頗為清秀的年輕臉孔,看來有點像是外國人,但若要說是東方人也不算違和,一頭黑色的長髮紮在腦後,身上穿著黑色的皮衣皮褲,還穿戴著大量的銀飾品,看起來就像是個過氣或是根本沒成名過的搖滾歌手。

  ……不管怎麼看,這個人都很奇怪。

  「我要走了,我爸爸還在等我。」小安站起身來,說爸爸在等當然是謊言。

  「哦?妳爸爸在附近嗎?」

  「嗯。」她站起身來。

  「啊,等一下,我有東西要給妳。」

  這時,小安跑了起來,頭也不回地就往公園外衝。

  「啊……喂!妳別跑啊!」

  她一路跑著,對身後的叫喚置若罔聞,然而當她快跑到公園入口處時,她卻不得不停了下來。

  因為她看見一個黑色的身影凌空降了下來。

  「真是的……我在叫妳耶,妳怎麼都不理我啊?」

  小安望著眼前的男人,頓時愣住了。

  眼前的黑衣男子,身後不知何時長出了數對黑色的羽翼,像是死亡天使般地降臨在她眼前,阻絕了她的去路。

  她想尖叫,卻叫不出聲來,想拔腿逃跑,雙腳卻完全不聽使喚。

  「我剛剛會注意到妳,不是沒有原因的,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妳身上有股讓我很熟悉的氣息,一般來說呢,像妳這種在路邊哭的小鬼我是根本不會想多看一眼的,不過,看來我好像就是沒辦法不理妳的樣子。」

  他搔搔頭,一臉無奈的樣子,身後的黑色羽翼也在一瞬間收了起來。

  然後他從口袋中取出了一張像是名片的東西,並交給小安。

  「這個給妳,我想,要解決妳的煩惱,這個應該就足夠了。」

  小安愣愣地收了下來,那是一張全黑的名片,以紅色的浮印字體在上頭印著L.C.F三個英文字,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寫。

  「這是什……」

  她抬起頭來,卻發現眼前的男人不知何時早已失去了蹤影,她舉目尋覓,但那個男人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這時,整座公園也突然間變得不像剛才那樣安靜了,她轉頭望向遠處的溜滑梯跟鞦韆,那裡已經有小孩在那裡玩,也有幾個家長在附近聊天,還有人牽狗在公園裡散步,這些都是剛剛根本沒有出現的景象……

  她低頭望向手中的名片。

  「L.C.F……」她喃喃唸道。



  「阿鋒,你還真厲害,才不到一天你就變成全校名人了耶。」下課時間,阿哲倚靠在座位上,面帶笑容地望著趴在他對面的阿鋒,手裡還拿著一罐蜜豆奶。

  此時,不論教室內外都一片亂哄哄的,門外多的是路過來看熱鬧的鄉民,門內則是滿腦子只想看好戲的損友們,阿鋒摀住耳朵想隔絕一再湧入的竊竊私語,卻完全沒有用。

  「不要再說了……」他的聲音因為面朝下而悶悶的。

  「啊,對了,這麼一來,就更難對校花告白了吧,畢竟你現在根本連教室門都不能踏出一步。」

  聽到這話,阿鋒頓時像被電擊般直起身來,雙眼發直地瞪著前方,導致剛好路過他面前的同學嚇了一大跳。
  「對喔……還有跟小佩告白的事……」

  「小佩?什麼時候叫得那麼親密了?」阿哲揚目看了他一眼。

  「阿哲,你告訴我,我該怎麼辦才──啊!」他猛地轉過頭來望向阿哲,卻沒來由地突然大叫一聲,並倏地站起身來。

  阿哲一臉不解地盯著他。

  「你這傢伙!小安明明就是你妹,你為什麼不幫我跟大家解釋清楚?」

  阿哲略顯驚訝地望著他,一副「你怎麼會這麼問呢」的表情。

  「那還用說,當然是因為這樣比較有趣啊。

  「喂──媽的!你這狐狸!」

  「咦?外面在吵什麼?」阿哲彷彿完全沒聽到他講話似地往外望去。

  「混帳!不要裝沒聽見……」

  這時,他看見窗外有一個纖瘦的身影走了過來,那個身影的模樣非常秀氣,猛一看還會誤以為是女孩子,然而這一點很快就被他身上所穿的男生制服所澄清,他緩步朝窗邊走來,陽台上的微風輕輕地吹拂著他茶色的短髮,而他俊秀的雙眼此時正直視著站在窗後的阿鋒,彷彿很久以前便認識他一般。

  不對,他的確認識他。

  茶色頭髮的少年一手將被吹亂的頭髮撥向耳後。

  「好久不見了,小鋒,還記得我嗎?」

  他微笑問道。


To Be Continued......

本站圖文引用、轉載or衍生皆可,惟須註明出處,且未經授權不可用於商業用途。